1. 愛下電子書
  2. 神光沖霄下載
  3. 神光沖霄
  4.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魔王使命(一)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魔王使命(一)

作者: |返回:神光沖霄TXT下載,神光沖霄epub下載

周家人已然皆知狄沖霄身份,看著越來越近的地面,沒一個怕的,反倒覺著一種從沒有過的新奇。狄沖霄以流電環帶著所有人安全落地。先前周家七太爺已從趙老大處得知了消息,大哥遠行不在,便帶病出迎。到得居內,明情晶先行為七太爺看診,以灼陽花而來的醫具火灼鳥喙棒將七太爺的痰濕舊疾化散。

聽完趙老大所說,七太爺氣怒重現,可知道生死兄弟全是為了自己,沒法怪責。問完周顯鶴這些年來的行止,七太爺深思之後方覺大哥所思絕非無因,立場改變。有了七太爺的支持,周顯揚喜出望外。經歷此事,周顯鶴也覺著平常過於閑散,心中生愧,便決定將靈花園由一變二,一園建在祖居,另一園依原想建在海神幫送贈的一個小島上。月眼龍血樹是海生靈樹,於海島上種育才最為合適。

事情解決,就著方便,狄沖霄在羽鶴山尋了一處好地方,帶著白瑪三女給周顯鶴夫婦建了一個靈花園,附贈了滿園靈土與靈花。靈花園的守御單憑滅神師並不足夠,狄沖霄又以一杖鏡結地界珠為主料給靈花園雕琢了一尊封園魂器,分為內外兩重,內園入界珠只有五個。

周顯鶴平生最喜靈花異草,深喜無盡。七太爺更是驚喜,於家中宴謝狄沖霄。狄沖霄正打算給靈靈做頓好吃的,便留了下來。七太爺對於薛家的驚變一向疑思多多,尤其想不通薛家為什麼要置數十代的辛苦積累於不顧,真神在前,便是探問。

隱世神族,狄沖霄不能說,便是略去此節,只是說了薛家與百獸幫、天之御中暗中進行的諸多黑暗交易。七太爺聽得心驚,由此對大哥信心又多了幾分。當初正是老太爺一力反對與薛家過於走近,卻又不說任何緣由。聊著說著,狄沖霄驚覺屋裡一盞火靈燈有異,急取燈在手,與屋裡人告辭,帶著靈靈與白瑪三女如電離去。

趙老大對火靈異變也是微有察覺,壓下驚懼,低語:「狄神將取燈一事,屋裡人都要徹底忘掉。稍有不慎,就是滅族之禍。」

七太爺最知兄弟,半點不問,叫道:「顯揚,去拿一盞火靈燈來,要一模一樣的。親自去,一個人去。」

周顯揚獨自出屋辦事去了。七太爺叫過周顯鶴,商議起家事來。

遠離羽鶴山,狄沖霄選了處僻靜地,將火靈燈放到地上,散去束縛火燈的神光,看向飄搖火光,皺眉不解。靈靈戒備威吼,月芽兒躲到狄沖霄身後。白瑪兩女互看一眼,都猜到是哪一位能在心愛男兒眼皮子低下隨心操縱火焰。忽地,飄搖火光驟然擴燃,化做一個空界門。

白瑪低語:「他這是什麼意思?」

狄沖霄道:「不管什麼意思,我都無法拒絕,也不能拒絕。而且我也很好奇他要做什麼。安心,以他的魔王氣度,要殺我只會在焚世魔願。小可人,正好聖女姐姐在,我就不送你去了,你和姐姐們一起去毒蝕之海玩吧。一月後我送你去任姐姐那。」

月芽兒應下。

狄沖霄叫上靈靈,穿門而過。人過焰散,火靈燈化為一堆黑灰。山風吹過,飄散無痕。

「以往弱時還不覺得,數萬裡外凡火穿界,真是驚世手段。」明情晶驚嘆。

白瑪道:「越修行越覺得緲小,回程吧,回去之後我求爺爺給我們指引修行,焚世魔願,遺族不能讓人小瞧了。小可人,有你在,咱們或許能去找一找雙靈淵喲。」

明情晶自三百御魂器袋中取出小一號的蒲英飛花,是碧玉心按照百花谷的器雕書親手雕琢而成,放到地上。花門打開。三女進入。魂器飛空,向毒蝕之海飛去。

狄沖霄穿火焰門而出,打量周遭,發現是一處城郊小崗,處處可見火光,遠處小城毀壞一盡,正奇怪間心中閃現不應有的記憶,對此行目的及來龍去脈盡知無遺。如此穿界傳令之技,狄沖霄由衷羨贊,帶著靈靈向毀壞小城行去。靈靈喵吼喵吼,很不解極炎魔為什麼不自己來。

狄沖霄道:「這種小事尚不配天下第一魔現身,一個炎魔使命足夠有餘,這是其一;他要看看我現在修行到什麼程度了,這是其二;雙方都是擁有魔碎的,他或是他身邊的人出現,就與焚世魔願之意相違,他絕不會為,所以需要一個與他無關之人,這是其三。御聖佑嘛,當年我與甄彩櫻借魔威進入御家花園時聽極炎魔提起過,知他與此人該是朋友,可沒有想到交情如此之深,竟能令他起心護佑血脈不絕。天命就是這麼怪趣,我本沒時間來湊御神羽美的熱鬧,偏是來了。靈靈,嘯一嘯,讓隱在附近的人知道這事有人管了。」

靈靈引頸威嘯,混雜著邪靈殺威的六彩靈光沖霄而起,攪得風雲激蕩。須臾,天雲聚攏,化為一隻虎獸外形,俯瞰大地。荒野遠處,見到天雲虎形,獸群無分強弱,盡皆驚鳴遠避。唯有虎獸沒避,向虎雲下方聚集而來,十來只。

狄沖霄看了看畏懼虎群,發現多是王獸,由此明白此城並非射國邊城,是接近邊城。靈靈又是一聲威嘯,虎群四散,或行向林中,或行向河邊,威發咆哮。隱伏人見躲不住了,各自現身,各展神光,攻向虎群。靈靈威嘯再起,天空虎雲散化為十來道六彩靈光,下飛,附於虎群身上。虎獸們靈光倍增,無視神技、魂器,壓著現身人攻戰,將人逼離小城十里後退回。

人不過界,虎不攻殺。

隱伏眾人知是狄沖霄最後的警告,心恨又心懼,退圍不進,分人知會長老前來。

狄沖霄入城,只見處處伏屍,衣飾分為兩屬,天之御中與御家,偶有雜衣也是屍中殘蘊神光,並無普通城民,心下明白此城必是御家居城之一。往來探察,狄沖霄沒有發現活人氣息與避難地,明白倖存者必是躲在某個空界里,微微一笑,眼蘊神光,尊神意蝕籠罩全城。

不容違逆,是尊神意蝕皆有的,此等意蝕也是尊神意蝕的基本,能做到將自身神魂玄奇合入其內方是有成,能將自身覺醒心念合入其中才能稱做精深,能將神魂、靈源、心念合入意蝕,一體不分,方是至境。狄沖霄對尊神意蝕極有體悟,於聖神時就能弱化出聖神意萌,破界尊神,修悟數月,於意蝕一道已在精深之上,不用任何神技,意蝕護身就能破散攻身神技,意蝕籠罩既能讓本就歡悅的人更為幸福與滿足,也能撫慰驚慌。

意蝕無形,只要你在此處地域,無論隱躲在什麼空界里,一樣要深受意蝕。除非空界中擁有類似神魂石碑一般可以抵禦、隔開意蝕的存在。

不多時,有了動靜,一處斷壁下打開一個土門,一個少女探頭出來打量,滿眼的搏命賭色。

狄沖霄樂了,揮手道:「彩櫻大小姐,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我和你說過的,射國就沒有能和御神羽美一戰的宗門。宿姨呢?」

甄彩櫻驚喜嬌呼,爬上地面,叫道:「真的是你。我還以為是我絕望生出幻想了呢。宿姨前一個月就留書走了,你一定知道去向,要是敢不說,本小姐一定找人殺了你。」轉過頭,對土洞叫道:「是救星,明善、明愛,出來吧。」

一對少年男女爬了上來,年紀上比八茵姐弟要大上一些。身處絕境,面上毫無任何懼急,淡然平靜得像局外人。男的大些是兄長,女的小些是妹妹。

狄沖霄輕輕點頭,危不懼、安不喜,只此就見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最後上來的是甄彩櫻的貼身老管家,傷勢頗重,見是狄沖霄,心下大安。

甄彩櫻道:「說來話長,御神羽美不是好人不假,可御家也非善類,我甄家對兩邊的恩怨是避之為恐不及,哪敢插進去。大戰初起的那會,甄家就依著宿姨的安排撤離了京都,並在皇族默許下帶走了皇長孫與皇族近半積累。前些天,有一個垂死人來到甄家避難地,將一封信交給爺爺,爺爺看后頗是憂嘆,最後召集了所有子孫,一起抓鬮,誰掂到誰就是信的主人,爾後他做的事與甄家無關。我抽到了,這才知道是樁近乎必死之事,但必須要去做。」從懷中取信,交了出去。

狄沖霄展信一看,是封垂死老人的親筆信,頗有些年頭,落款是御聖佑。狄沖霄來了興緻,拿出無憂靈漿交給老管家,坐地看信。很快看完,狄沖霄感慨不已。甄家老太爺雖是邪道中人,可也是個義氣人,受人之恩就報還,若是救不了,便讓一個甄家人陪著一起死。

狄沖霄將信交還甄彩櫻,叫過御家兄妹,揉揉兩孩子頭,道:「你們很不錯。遭逢大難,便是成年人也未必能如此平靜。」

御明善道:「曾祖爺爺早知會有這一天,說御家作孽太多必將報應兒孫,自小就教導我們遇事要處驚不變。曾祖爺爺一生不曾婚娶,在御家人眼裡,我們一脈都是野女人生的,不算御家人,但在仇人眼裡沒區別。爹常說曾祖爺爺英雄一世,是御家最強之人,之所以會殘傷失去神光,就是御家上兩代家主做的,卻是曾祖爺爺自願的,以此了斷御家恩情。爹死時和我們說,我們不是為了御家戰死的,是為了身邊的親人。」

御明愛道:「娘要我們跟彩櫻姐姐一起走,儘可能地活下去,替所有親人一起活下去。所以我不哭。大哥哥,你能救我們么?我要活下去,替爺爺奶奶、爹娘、伯伯叔叔、伯娘嬸娘、哥哥姐姐們活下去,開開心心地活下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