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師無敵下載
  3. 仙師無敵全文閱讀
  4. 第七百九十四章 黎蘭芳

第七百九十四章 黎蘭芳

作者:葉天南


  看到這自己都捨不得多用的天材地寶被鮫人一口吞下,半聖中階修士臉上露出了肉痛的神色,但是很快又恢復了諂笑,畢竟東西都收了,想必這位也不再會為難他了。
  「咳咳……」一陣聽起來十分刻意的咳嗽聲從這修士側面傳來,他轉過去一看,彷小南似乎忽然染上感冒了一般,捂住嘴輕咳不已,黎青夷也向他攤著一隻手,鼻孔朝天,顯得特別囂張。
  「……也還要拜託青夷師侄和方道友,為我等被無辜連累的人說句公道話啊。」那半聖修士臉上掛著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從懷中掏出一大一小兩個瓷瓶,分別遞給了彷小南和黎青夷。
  彷小南打開瓷瓶瞄了一眼,瓶中數顆丹藥異香陣陣,令人神清氣爽,從色澤和氣味看,乃是能夠在極端時間恢復全部內力的上品丹藥歸元散,之前在拍賣會上見過,一顆就拍出了數百元晶。
  他見黎青夷對著半聖修士給的小瓶也在咧嘴傻笑,便將瓷瓶收入懷中笑道:「道友不必擔憂,這黎木賢確實是利令智昏,烏鴉尚知反哺之恩,一個修士卻做不到抱有一顆感恩心態,就算是再多資源,也終究無法窺得大道。」
  那半聖修士笑道:「是極是極,這等狼心狗肺的東西,如何配當雲夢澤長老會的長老。」
  說話間,遠方湖面上,三艘飛行法寶徐徐接近,停靠在了沙灘上。
  一半聖中階的女性修士,從最前面那艘為主的飛行法寶上徐徐落在沙灘上,快步來到了眾人面前,在看到狼狽倒在地上的黎木賢時,她眉毛微微一抖,但又迅速恢復了正常。
  這婦人渾身盛裝打扮,衣香鬢影珠圍翠繞,雪白一張瓜子臉上幽眉彎彎、鳳目含威,在嬌媚的氣息之間自有一分不可侵犯的威嚴流露出來,正是黎青夷和黎青雅的母親、雲夢澤黎家的現任家主黎蘭芳。
  黎蘭芳徑直來到鮫人木恩前方,欠身施了一禮,道:「晚輩黎蘭芳,代表黎家上下,恭迎木恩前輩回黎家指教不器弟子。」
  木恩微微點頭,這黎蘭芳擺出的恭敬態度令它很是舒坦,雖然現在實力下降到了神通境,但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真聖,之前一著不慎被彷小南和黎青夷聯手欺負,又被一個半聖上階的黎木賢圖謀性命,已然是十分不爽,現在有個識相的過來侍奉,自然是心情有所好轉。
  黎蘭芳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黎木賢,沒有去管在黎木賢身邊負手而立的彷小南,反而轉向那半聖中階修士道:「木賢長老不是在跟你巡查雲夢澤西邊湖面嗎?這是如何了?」
  那修士忙道:「黎木賢不知在何處收到傳訊后,便以救援和硬接木恩前輩為由,帶著我們前來此處,誰料居然是對木恩前輩圖謀不軌,還好方道友及時察覺出此人的狼子野心,將其拿下。」
  黎蘭芳略微有些驚訝的看了彷小南一眼,沒料到這彷小南區區半聖中階,居然能在毫髮無傷的情況下將黎木賢制服當場,與她心中所推測的事件發展頗有所出入,但黎木賢與她積怨頗深,此時就算再慘上個十倍,她也不打算追問詳情。
  更莫說這一會,她已經基本上理清了對方的來路。
  黎蘭芳向木恩欠身下拜道:「家中有如此叛賊,實在令人蒙羞,還請木恩前輩不要介懷,如何處置此獠,任憑前輩發落便是。」
  鮫人擺擺手道:「你看著辦就是。」說罷也不管黎蘭芳等人,徑直往主船上去了。
  黎蘭芳眼中一絲厲色閃過,一條白光從飄飄長袖中飛出,尚在昏迷當中的黎木賢還沒來得及哼一聲,便已身首異處,身上法寶及納戒轉瞬之間已盡被黎蘭芳收走。
  黎蘭芳厲聲道:「膽大妄為,辱及宗祠,十惡不赦。黎蘭芳在此執行黎家家法,誅殺首惡,其餘從者雖受蒙蔽,但未盡職責,罰陰水淵面壁十年。」
  那半聖中階修士帶著其餘從屬連連磕頭領罪,心中卻是樂開了花,眼下雖然要面壁十年,但畢竟還算是雲夢澤黎家修士,已然要比小命被人奪走好多了。
  黎蘭芳對彷小南微笑施禮道:「多虧彷道友目光如炬,出手為木恩前輩護駕,黎家上下對方道友感激不盡,還請道友移步黎家小憩片刻。」
  彷小南目光輕閃,方才對方說的是彷,而不是方,看來這位黎家主已經將自己的身份查清了,當下微微一笑,拱手還禮道:「正有此意,請家主帶路。」
  說罷雙方客套著隨鮫人木恩身後一道上了飛行法寶。
  彷小南其實在黎蘭芳果斷出手滅殺黎木賢之時,心中就已經有了開始暗暗驚嘆。黎蘭芳乍一看只是一個處處都受黎家長老會掣肘的家主,只能夠在長老會監督下不斷為家族利益做貢獻,但其能上位家主,其心思之縝密,出手之狠辣,絕非普通人能夠比肩。
  要說之前那三個黑衣人中,兩個黎木賢的人成功將鮫人消息傳遞了出去,由此引發出黎木賢暗算鮫人的一系列事件,那麼剩下的那個忠於黎蘭芳的人在被同伴滅殺之前會沒有足夠的時間通知黎蘭芳么?
  黎蘭芳要是已然知道了黎木賢要謀算鮫人血肉,為何不提前阻止,或者傳訊警告黎木賢呢?
  只能說,黎蘭芳坐視這一切發生,只有黎木賢犯下了這等大錯,才有可能被下台,她才有理由藉助這位木恩大人之名將其斬殺;否則一位半聖長老,怎麼都不可能輕易被弄下台,在長老會中少了一個敵手,對她掌控整個黎家自然可謂是少了一份極大阻力。
  在那半聖中階修士甘願承擔「受蒙蔽」的罪責后,再以家主執行家法的名義,迅速滅殺黎木賢,將隱患消除得乾乾淨淨,又用黎木賢的血展現了自己的威嚴,為眾人埋下威懾的種子。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是將權力鬥爭用得出神入化,彷小南心中都快為她鼓掌叫好了。
  這能執掌偌大一個黎家的人物,果然是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