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啞姑玉經下載
  3. 啞姑玉經
  4. 490 人才

490 人才

作者: |返回:啞姑玉經TXT下載,啞姑玉經epub下載

大年三十轉眼到了。

柳府里,幾個小廝忙著掛燈籠。大大小小的紅燈籠掛到各院各屋門楣上,給一向凄冷的寒冬增添了暖洋洋的喜氣。

「鍾管家,大門口掛不掛呢?」一個小廝跑來問。

「不掛。外頭是亂世。小奶奶說了,我們只在自家府里關起門熱鬧,不要叫外頭看到為好。」老鍾叔回答。他換了一襲青布長衫,戴了頂管家都戴的軟緞帽子,越發顯得精神飽滿,儒雅謙和。

人抬人貴,人踩人賤,他當了管家成為柳府下人中的頭號人物,自然顯出了一份尊貴。

「鍾管家,小奶奶叫給您傳個話,今晚的團圓宴席,老爺們都在外頭廳里吃,而她們娘們,想去二姨太屋子裡吃團圓飯。」另一個小廝趕來回稟。

「分開吃?還去二姨太屋裡?」老鍾吃驚,這可要打破往年的老規矩呀。

啞姑此刻也站在柳丁茂書房裡,「兒媳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和幾位姨娘好好坐坐,有老爺在大家免不了拘謹,而二姨娘那裡我看了,屋子雖然小點,但也足夠擺上兩桌子。我們娘兒們坐在一處,說說笑笑的,聯絡聯絡感情,要比所有人擠在大廳里吵吵鬧鬧的好。」

柳丁茂點頭:「大年三十齊聚大廳會餐,是祖宗傳下來的老傳統,不過你想改一下也好,祖宗也曾經是人嘛,祖宗的規矩未必不能改。只是開飯前拜祠堂的事可不能絲毫改動,不然叫全族人笑話。」

啞姑趕緊點頭:「兒媳不是想改了府里規矩,只是今年二姨太病著,我不忍心她拖個病身子出來辛苦,我們過去坐坐,一來團聚了,二來她哪裡也不至於太冷清。二姨娘是個老實人,我們都不去,她病中也出不來,滿院子冷冷清清的,她肯定要傷心的。」

柳丁茂讚歎:「還是你想的周到。那就由你們吧。我們前廳有老鍾料理就成。」

啞姑告辭出來,淺兒等在門口,迎上去悄悄問:「為什麼非得改府里的老傳統?前廳多好,又大又寬敞,二姨太那兒窄巴巴的,又破舊又寒酸,在那裡吃年夜飯有什麼好?」

啞姑看一眼淺兒,「連你個小妮子都知道二姨太是那裡實在寒酸破舊,那麼大家就更應該都去親眼看看了。叫她們知道這位二姨太這些年過的都是什麼日子,大太太活著時候第一個拿來出氣的就是這位老實又沒子女、不得老爺寵愛的二姨太了,那時候她能忍氣吞聲活,大太太死後,李媽等人繼續踩著她欺負,她還能忍,而且我還發現,她即便衣食那麼短缺寒酸,卻還是整整齊齊樸素雅潔,病中的人卻髮絲絲毫不亂,衣衫整潔,能在這樣的環境里安靜地生活下來的人,不抱怨,不自棄,肯定是一個堅強的女子。

這樣的女子,以後要是站出來掌管這個大家庭,也是有能力做到很好的,而且她沒有子女又不能繼續生育,府里又沒有她任何親屬家人做僕人,所以她一不會偏袒偏向,處處害人,二不會和下人勾結藏私,高門大戶里有這樣一位女子掌家,我也能放手去做我想乾的事。」

淺兒聽傻了。

「小奶奶,只是去了一趟無名小院,你什麼時候知道得這麼多?我怎麼一點都沒看出來呢?」

「去一遍也就夠了呀,用眼睛看,用耳朵聽,用心感受,難道還不夠?」啞姑輕笑,伸手拍拍小丫頭的肩,「你心裡就知道惦記你的萬哥兒別以為我不知道,怕他夜裡不蓋被子涼著了,你正沒日沒夜地忙著綉肚兜呢!」

淺兒羞紅了臉。

「你畢竟還小,等你掌家,估計至少還得十來年,這期間我又不能把自己拴在這柳家給你們做免費的苦役吧,我得及早解脫自己,所以這二姨太就是我尋找的人選。不過這事千萬別先流出口風去。只是我們角院以後對二姨太要十分敬重,只要我們率先做出表率來,那些攀高踩低的勢利小人也就不敢輕看這位二姨太。等她的威望一天天抬起來,我再慢慢把大權交過去。」

淺兒眨眼:「我明白了,今晚去她屋裡吃飯,就是你計劃的第一步?」

「噓——」啞姑一個指頭壓在淺兒嘴唇上,故意板著臉:「天知地知——」

淺兒點頭,「你知我知。放心,奴婢嘴巴這就掛一把鎖。」

主僕兩個說笑著走向二姨太的無名小院,到了門口卻愣住了。

小院柴門緊閉,一點都沒有要過節的氣象,就連各院都掛的紅燈籠也沒有。

「怎麼回事?難道鍾管家沒有派人通知?」淺兒驚詫,就要喊人來問。

啞姑抬手制止,上前查看,門從裡頭關閉了,推了推,斜斜地裂開一點,「誰呀——」一個女子聽到聲音走了出來。

「小奶奶。」淺兒代為回答,「為什麼你們這裡還這麼冷清,一點年的氣味都沒有?」

啞姑不跟丫鬟啰嗦,直接進屋去了。

屋裡二姨太坐在窗口,啞姑進去她才站起來,臉上露出清淡的笑,「你送的葯我吃著呢,正想著派人去跟你說謝謝呢,你倒是親自來了。」

啞姑閃眼打量,二姨太還是一身粗布衣裳,看樣子是親手縫製的,裁剪合身,盤扣素雅,頭上烏髮盤了一個簡單的髮髻,卻沒有任何首飾,只用一個素銀簪子別在腦後。

啞姑一陣恍惚,看呆了。心裡禁不住感嘆,這樣的女子,要是放在自己離開的那個社會,應該是典型的綠茶系和佛系高度融合的化身,安靜,淡雅,樸素,又沉穩,身上有一種天然的氣息自然流露,在這樣的女子面前,叫人不由就覺得自己自慚形穢。這樣的女子,自然走到哪裡都深得男人傾慕。

可惜生錯了年代呀,二姨太是一顆明珠,卻被埋在塵埃里,無法閃現出該有的光芒。

見小媳婦這麼目不錯睛地看自己,二姨太眼神閃過一絲淡淡的難為情,笑了:「怎麼,不認識了?」

啞姑點頭,盈盈給她施禮,「上次來姨娘在病中,這次再見,姨娘氣色大好了。」

說著轉身打量屋子,屋裡也清素如水,絲毫沒有過年的氣象。

「難道二姨娘不過年?」

「過。只是在心裡默默的過,一樣也是過。往年是不敢張揚,今年嘛,你看看外頭,家家戶戶關門閉戶,只怕大過年的有盜賊歹人惦記上,所以我覺得,今年的年,無論如何不能張揚。」

啞姑心裡不由得讚歎,果然自己沒看錯人,二姨太身處這樣的環境,居然還能從大局出發考慮問題,真是閨閣中難得有腦子的人。

「謝謝二姨娘提醒。」啞姑再次施禮,「我年輕,不經事,所以一時考慮不周才把燈籠掛上了,要不我馬上叫人去摘下來。」

「那倒不必了。」二姨太搖頭,「該有的喜慶還是要有的。只是我這心裡不踏實啊,我們府雖然只是靈州府最普通的門戶,老爺這些年官兒做得平淡,家裡收入也少,但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在外頭看來,我們好歹是高門大戶,所以那些歹人萬一惦記上了,我們心裡再及早沒個成算的話,只怕到時……我今晨四處略略看了一圈,四面的牆頭還是早年修的,牆頭的防體榻滑毀壞了幾處,磚塊缺失,若不及時修補,到時候人家拿大鏟鋤頭在外頭挖起來,牆體的泥土鬆軟腐朽,根本不起作用。更有後面的花園子,有幾棵樹長高了,和牆頭連搭一起,這可是給歹人起了再好不過的梯子呀——」

啞姑吸一口冷氣,心裡喊了一聲「乖乖我的娘!」

果然自己沒走眼,這二姨太是個高級掌家人才!

不愧姜還是老的辣,本來自己以為已經把安保問題想得滴水不漏了,老鍾叔的兒子身手高,昨兒又精挑了幾個青壯專門做家丁,每天在後院悄悄學武,料想一般的小毛賊是不敢來騷擾的。所以才關起門踏踏實實過大年。二姨太這一說,她慌了,人家是一針見血呀。

「那依二姨娘的主意,我們該怎麼做呢?」啞姑虛心請教。

「別的都可緩一緩,只是那幾個缺口,還有後院的樹,必須馬上補救,不然今晚這大年夜我們都有可能無法安穩地過。我聽說你在老爺面前力請趕走劉管家和李媽,賣了蘭梅,還攆了好多人手。蘭梅和李媽是婦道人家,掀不起大風浪,那劉管家卻不一樣,他可是在這府里做老了的人,萬一他使點壞——」

啞姑頓時冒冷汗,「那我先去處理吧。只是你這裡還是先略略準備起來吧,至少人來了不要閉門才好,今晚我們娘兒們就在這無名小院里迎接新年。」

人已經噔噔噔跑出去了。

二姨太望著那忽然風風火火的身影,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