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定親

【01】定親

西涼二百一十年春,中山王世子玄煜率軍北上,以三萬精兵,橫掃北域十萬鐵騎,成功結束兩國長達十七年的對峙。

北域降,自此以臣國自居。

初冬,玄煜班師回朝。

皇帝龍顏大悅,授其神威大將軍印,並設宴,百官同賀。

太液池畔。

宮燈搖曳,湖光粼粼。

光輝交映處,宴正歡,夜伶歌聲挾裹着君臣笑聲,隨月光,一路鋪陳到筵席盡頭,那裏,一名白衣男子盤膝而坐,他頭頂,月光皎潔,襯得他脖頸上膚色玉潔。

「玄愛卿。」

聽到皇帝叫他,他站起身來,如水月光似銀河流瀉,自他清逸挺拔的身軀迤邐而下。

場內出現了一陣陣驚艷的、倒抽涼氣的聲音。

他猶自不覺,從容淡定地走過漢白玉雕花小路,來到皇帝面前。

皇帝笑眯眯地掃了眾人一眼,而後,含笑的眸光落在他清雋如玉的面龐上:「玄愛卿,朕曾允諾過你,只要你打贏北域,朕便答應你一個請求,你可有什麼想要的?」

「臣,的確有個不情之請。」

這聲,低沉冷靜,像玉石擱淺溪底,清潤中猶帶了一絲涼意,煞是好聽。

皇帝笑了笑:「快說。」

「臣,想求娶一名品貌端正的嫡出千金。」

所有人,包括皇帝在內,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給臣弟玄胤。」

眾人:「……」

一下子被潑了盆冷水!

如果說玄煜是西涼女子最想嫁的男人,那麼他弟弟便是西涼女子最避如蛇蠍的噩夢!

無才無德無能不說,模樣也是奇醜無比,更要命的是,他八字太硬,一連剋死了三任未婚妻。現在,但凡有些臉面的人都不敢把女兒嫁給他了。

玄煜對於自己引起的冷場似乎並不怎麼在意,頓了頓,說道:「作為答謝,臣,願意娶對方家中的另一名千金為妻。」

此話一出,眾人的眼神紛紛閃爍了起來。

玄煜疼惜弟弟是出了名的,他會為弟弟做出如此大的犧牲,眾人並不感到十分意外,只不過——

他給的條件雖然誘人,可一個女兒的幸福要用另一個女兒的性命來成全,未免也太殘忍了些!

就算當爹的同意了,當娘的也捨不得。

除非,這女兒不是親生的。

……

冷如冰窖的屋內,寧玥一個激靈,從睡夢中醒來。

「哎你說這都幾天了,三小姐怎麼還不醒?」

「我要是她,巴不得一輩子昏迷才好,誰樂意嫁給一個廢物?我聽說呀,胤郡王都剋死三任未婚妻了,反正她嫁過去也是個死,倒不如這樣賴在娘家好了。」

三小姐?胤郡王?

她們在說什麼?

寧玥睜大眼,看了看有些熟悉的屋子,卻好半天沒反應過來自己究竟在哪裏。

這時,她又聽到了那個明明嬌美卻讓她覺著刺耳的聲音。

「人家好歹是皇上親封的郡王,怎麼委屈她了?她一藥罐子不說,還有個瘋子娘親,依我看,能做郡王妃,她合該在夢裏偷着笑呢!」

話音剛落,門外響起一道嚴厲的婦人話音:「吵什麼吵?都不用幹活嗎?我看灶台上的灰都沒擦!一天不說你們就給我偷懶!拿錢不干事,盡吃乾飯!傻了嗎?還杵著?去啊!把灰擦乾淨了,碗洗了,衣服也給收了!」

這聲,好像是……鍾媽媽?

「哼!就你勤快!」那嬌滴滴的丫鬟跺跺腳,拉着同伴走掉了。

「不像話!」鍾媽媽打了帘子進來,將手中的葯碗放在桌上后,發現床上空了,當即嚇了一跳!隨後又見自家小姐坐在銅鏡前,這才長長地鬆了口氣。

「小姐你醒了啊?怎麼也不披件衣裳?」一邊說着,她一邊拿了棉襖給寧玥穿上。

寧玥看看銅鏡中的自己,又看看同樣年輕了許多的鐘媽媽,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你……掐我一下。」

鍾媽媽一愣:「啊?」

「算了,我自己掐。」寧玥說着,果然在臉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噝!

真疼!

不是做夢,她真的變小了,還有鍾媽媽,也明顯年輕了。

她放下手,盯着掌心的紋路看了半晌,怔怔地問:「鍾媽媽,今年是哪一年?」

鍾媽媽見小姐不大對勁,忙摸了摸她額頭,不燙,才說道:「西涼二百一十年,小姐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西涼二百一十年,她命運發生重大轉折的一年。

這一年她被聘給西涼第一廢柴為妻,以換取她二姐嫁給西涼第一將軍。

這一年她退掉了胤郡王的親,將中山王府得罪得乾乾淨淨。

這一年她被庶母逼出家門,偶遇了那個成為她一世劫難的男人。

這一年娘親為找尋她,半夜溜出院子,掉進水中淹死。

這一年父親驚聞噩耗,冒雪從邊關趕回,半路遭襲,被敵軍用亂箭射死……

她一生所有的悲劇都始於這一年,也許是上天有眼,也許是她命不該絕,她竟然在悲劇發生之前,完完整整地回來了!

既如此,她絕不會浪費上天給她的機會!

幹掉該幹掉的人,守護該守護的人,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從今天起,她要讓命運的輪盤,在她手中運轉!

……

喝完葯,與鍾媽媽聊了一會兒,寧玥大致弄清了自己的處境。她並未重生在所有事情發生之前,至少,議親已經開始了。索性也僅僅是開始而已,從合庚帖到下聘,至少需要半年。這半年,應該足夠她改變父母和自己的命運。

「鍾媽媽,我娘現在怎麼樣?還是神志不清嗎?」

鍾媽媽嘆了口氣:「是啊,奴婢前幾天去看過了,還是老樣子。」

寧玥沉默。

她與娘親的相處其實並不多,她娘雖是父親明媒正娶的嫡妻,卻在大哥過世后變得瘋瘋癲癲的,除了父親之外,好像誰都不認識。

聽下人說,有一次娘親給她洗澡,忘記摻涼水,險些把她燙死。

那一年,她三歲。

之後,她被抱出了娘親的院子。

娘親來找過她幾回,每一次都把她偷走,藏進自己衣櫃。

有一回是冬天,她在衣櫃里尿了褲子,娘親沒給她換,她發起了高熱,又險些死掉。

自那之後,娘親便被關起來了。

她也曾與其他人一樣,一度懷疑娘親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直到娘親為尋她送了命,她才明白,做母親的再瘋再傻,也永遠記得自己的孩子。

現在,十一月已經過半,距離娘親去世僅剩十天。

這一次,她要從源頭避免悲劇的發生!

------題外話------

先佔坑,2月22號更新。

求收藏、求留言、求評價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魅王毒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魅王毒后
上一章下一章

【01】定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