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見到容卿

【04】見到容卿

容麟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散發着檀香的懷抱,他第一反應是連大表態連他睡著了都不放過,還記着給他檢查呢!

睜眼一看,就見連公子笑眯眯地看着他,要不是有耳朵當着,那唇角都能咧到後腦勺了。

他皺眉:「傻笑什麼?」

連公子微微一笑:「醒了啊,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爹了哦,我給你取了個很威風的名字,連大寶,怎麼樣?喜歡吧?」

媽的!你才連大寶!你全家都連大寶!老子有名字!叫容麟!是容卿給取的!

等等,不對,這連大表態說什麼?從今天起,他就是他爹了?

「司空朔!你個王八蛋!你又對老子做什麼了?」

司空朔聞聲,閑庭信步地走來,手裏拿着一個橘子,優哉游哉地剝著。

「叫誰呢?大清早的,也不讓人睡個好覺。」他慵懶地說着,唇角含笑。

容麟高高躍起,刺溜一下撓向了司空朔。

司空朔單指一點,便將這不聽話的小傢伙按在了桌面上,隨後,將剝好的橘子塞進容麟嘴裏,輕輕一笑道:「瞧我對你多好,你都不是我兒子了,我還給喂東西吃。」

容麟心裏那個火呀,要是眼神能殺人,司空朔已經灰飛煙滅一百次了!

「你他媽的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把你送了人啊。」

「把我送了人……你說的倒是輕巧!你是我誰?憑什麼把我送人?」還是送給一天到晚想檢查他小豆丁的大變態!

司空朔勾唇一笑:「我是你爹啊,你親口叫的,忘啦?」

「……」容麟恨不得一口咬死自己!昨天在外頭,他着急見「容卿」的時候,司空朔攔著不讓去,逼他叫了聲爹,他還以為這傢伙就是占點嘴上便宜,誰料,竟是在這兒等着他呢!「你一天不算計我會死啊?」

「不會啊。」司空朔一笑,「不過算計了,也不會死。」

容卿:「……」

等老子長大了,咬死你!

司空朔把容麟擰到連心面前:「看好你的……」

連公子提醒道:「連大寶。」

「對,看好你的連大寶。」司空朔將容小麟塞進了連公子懷裏。

連公子心疼地摸了摸自己小獸,剛剛司空朔把它按在桌上時,他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兒了,生怕這小東西還沒養狗就被司空朔給捏死。抱緊了容麟,對司空朔道:「你剛剛跟它說了什麼?它好像很不高興。」

司空朔淡淡一笑道:「就說讓它好好聽新主人的話。」

「哦。」

司空朔又道:「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按照官老爺的意思,昨晚就該出發的,為給容小麟治病,連公子強硬地留了下來,礙於他的「內定太子妃」身份,官老爺並不敢真拿繩子綁他,但今早又來催了一遍。

連公子其實並不想上雲都,他好端端一個男人,怎麼可能嫁給太子?但皇后已經誤會了,他就算是為了解除誤會也有必要走上這麼一趟,更何況,他還答應帶司空朔入都。

看着懷裏的小麒麟,他幽幽地說道:「吃過早飯就出發吧。」

「老子不去!」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司空朔賣了他,換取進入雲都的機會。找皇甫燕皇甫珊是司空朔的任務,又不是他的,憑什麼犧牲他做炮灰?

連公子茫然地看向司空朔:「他在叫什麼?是不是肚子餓了?」

司空朔無懈可擊地笑道:「先把他給我吧,你去準備早飯,我不吃肉。」

該吃肉的人不吃肉,不該吃肉的麒麟卻搶肉吃,連公子挑挑眉,放下容麟後去了。

容麟撇過臉:「別指望我答應你!我告訴你!你送了我沒用!我有腳,我能跑!」

司空朔如玉修長的手指在桌面上輕輕點了一下,漫不經心地說道:「昨天你睡着之後,本座與連公子暢談了一番,連公子和本座提到不少東吳太子的事。」

哼!東吳太子干他屁事?

容麟翻白眼,翻白眼,再翻白眼!

司空朔悠然自得地說道:「連公子告訴本座,他原先並不懂排兵佈陣之道,那些陣法,全都是太子書信傳授給他的。」

哼,那又怎樣?再厲害有他的容卿厲害嗎?

「他還說……」頓了頓,司空朔看着容麟,眼底浮現起絲絲意味不明,「太子兩年前生了一場大病,痊癒后,性情大變,原先會的騎射之術通通不會了,原先不會的詩詞歌賦卻能信手拈來,還使得一手好醫術,連公子原先只是獸醫,如何也能醫人?據說也是他給指導的。」

容麟的耳朵豎起來了。

「連公子還說,太子原先最愛吃羊排與牛肉,如今卻偏好糖醋排骨和水晶糕。」司空朔拍了拍手上並不存在的塵土,「你說奇不奇怪,一個東吳人怎麼吃得慣我們中原的東西?」

話音剛落,容麟風馳電掣地跑出去了。

……

早飯後,兩人一獸,外加若干侍衛,踏上了前往雲都的馬車,因中途要穿越三處大沙漠,官老爺特地帶上了幾頭健壯的駱駝。

豹子是不能跟去了,連公子命人將她小心翼翼地送回她的叢林,她抱着容小麟最後餵了一次奶。

好歹是乳母呢,容小麟其實也挺捨不得的,他做人的時候,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長大的,做了麒麟才感受到這份溫情,依偎在豹媽媽懷裏,良久捨不得離開。

車夫也是不可能跟去的,便接了送豹子返回叢林的任務。

容麟從司空朔那裏訛來一個金項圈,戴在了豹媽媽脖子上,這上面有它留下的印記,獅子猛虎聞到了也會躲開,從此她在叢林里,再也不會有猛獸敢欺負她。

把容麟從豹媽媽懷裏扯出來的時候,豹媽媽落淚了,容麟的眼圈也紅紅的。

連公子暗暗稱奇,沒想到獸也有不遜於人類的感情,都說人面獸心,依他看,人還不如獸。

……

容麟沒沉浸在悲傷里多久,畢竟他們只是去不同的地方了,又不是生離死別,日後想見面,多的是機會。而且,有個這樣的娘親牽掛自己,他覺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心情一天天地好了起來。

容麟依舊不愛吃素,每次連公子給他喂草、喂蔬菜,他都嫌棄地撇過臉。

沙漠水果是十分難得的,連公子從一個商人手中買到了一條黃瓜,興沖沖地來到容麟面前,容麟暴走:「黃瓜,你給老子黃瓜!老子是不是還要給你奉獻菊花?」

連公子雖然沒聽懂,但看大寶的表情應該是不高興了,真是一隻難養的小獸!

容麟在絕食三天後,終於迎來了人生第一頓肉食盛宴——香菇排骨粥,雖比不得蘭芝和玥玥的廚藝,但已經足夠秒殺司空朔了,司空朔的廚藝,不是他心存偏見,實在是……難以下口!

容麟一開始還是會鬧肚子,吃了一段時間后逐漸適應,變成了有史以來,第一頭愛吃肉的麒麟。

吃肉給容麟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它的個子儘管沒有太大變化,可身上的肉結實不了少。

「古書上說,麒麟十歲才會長角,但根據我的觀察,它可能三歲就能長了。」連公子翻開古書,不知疲倦地說道:「不過,也有終身長不出來的。」

「長不出來會怎樣?」司空朔隨口問。

連公子道:「角是麒麟交配時用來吸引對方的東西,觸碰和撫摸的話,能讓麒麟達到催情的效果,如果沒有角,那就相當於人類的太監,下面是無法起反應的。」

容麟一口肉丸子噴了出來!

從那日開始,大家就發現連公子的小怪獸時常對着牆壁或石頭磨蹭自己的額頭,好像……想磨個什麼東西出來似的。

沙漠難行,在中原只需一個月的路,在這邊可能需要走上半年。抵達第三個沙漠時,容小麟已經半歲了。

連公子翻開古書:「……半歲,麒麟進入萌生期,這意味着麒麟已經熬過了最脆弱的階段,以後都能百毒不侵、百病不犯了,而且,它的骨骼與皮肉全都異常結實,砍一下,摔一下,根本沒有大……」

「嗷——」

連公子話未說完,容小麟便被司空朔從城牆上丟了下去。

連心瞠目結舌地看着自己的小愛寵從三十米高的沙漠之牆墜落到堅硬的青石板地上,木訥地吐出了最後一個字:「礙。」

嘭的一聲,容小麟面朝下,將地板砸出了一個大字型大坑。

「司、空、朔!」

……

一個星期,容麟沒理這黑心肝兒的。

……

某日,連公子又在研究古書上的麒麟日誌:「麒麟一族都是天生神力,我太爺爺說,即便他們修鍊成人類了,也還是有相當一部分麒麟保留了神力之威。對了,司空大人,我從前給一個南疆的遊客治過病,他說他們南疆有個大帥,七歲便能撕裂一頭成年水牛,如果我猜的沒錯,此人應該是麒麟後裔。」

「徒手撕裂一頭成年水牛,大概需要多大的勁?」司空朔突兀地問。

「呃……這……」他算術不好,「反正、反正……反正麒麟一族應該……都能力拔千斤就是了……」

說完,眸光一掃,「咦?大寶呢?」

已經被司空朔壓在千斤鼎下,兩眼翻白,口吐白沫……

……

容麟被蹂躪的日子,終於在進入雲都時結束。

連公子把路引交給守城侍衛,侍衛檢查完路引后,因知是皇后宣入京的人,很爽快地放他有司空朔進城了。

越臨近皇宮,容麟的心情越忐忑,他很害怕,自己滿懷希望地找進宮,結果東吳太子又是另外一個連公子。

萬一那人不是容卿,他該怎麼辦?

就算是容卿,容卿又認不認得出他來?

就算認出了,又肯不肯原諒他?

無數疑惑在心頭交織,他身上的冷汗都冒了出來。

……

宮內,皇宮正與太子下棋,太子下得很好,每一盤都能贏她:「你這孩子,都不知道讓讓母后嗎?外頭多少人討母后歡心,母后就在你這兒受委屈。」

太子說道:「兒臣不讓棋,是因為兒臣敬重母后,不願拿那些小伎倆誆騙母后,至於說到討母后歡心,兒臣病癒了,難道還不夠讓母后高興?」

皇后忍俊不禁地笑了:「我也就是逗逗你!那些人哪裏能讓母后開心?也就是你,讓母后牽腸掛肚,笑也為你,哭也問你。」

太子莞爾。

宮女邁著步子走了進來,行了一禮,稟報道:「娘娘,連公子到了,在宮門口等候您的召見。」

皇后急道:「還等什麼等啊?快宣啊!」

「可是,連公子還有一個朋友……」

「連公子的朋友不就是太子的朋友嗎?恭恭敬敬地請進來!」

……

容麟終於踏進了東宮,他等這一刻,等了太久。

海棠樹下,太子聽到輕輕的腳步聲,緩緩轉過身來。

T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魅王毒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魅王毒后
上一章下一章

【04】見到容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