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馬前卒下載
  3. 馬前卒全文閱讀
  4. 2048:意料之外

2048:意料之外

作者:槍手1號

?  李家榮自然也看到了從同方城內升起的飛艇,心中亦是一驚。不過他擔心的是這艘飛艇會從空中對他的軍隊發起襲擊而非其它。眼見著那艘飛艇懸停在高空之中並沒有什麼其它動作的時候,倒是放心了不少,看來這隻不過是一艘負責偵察戰場情況以便於敵人將領指揮的偵察飛艇罷了,倒是要比斥候有用得多。
  烏林在五芒陣的中央,也抬頭看了一眼飛艇,在他的身邊,緊緊地跟著一個身背信號旗的信號兵,這是他與飛艇聯結,同時也與遠處的江上燕聯結的紐帶。
  洶湧而來的齊軍很快就吞沒了他的五千人馬,五芒陣便如同浩瀚海洋之中的一塊礁石,在一波波狂野浪潮的衝擊之下,頑強地挺立著。
  十里開外,江上燕也抬頭看著天空中的飛艇,密切關注著飛艇的動作,他需要一個最好的時機切入到戰場之上,而這隻能依賴於烏林的判斷,江上燕相信,像烏林這樣的沙場宿將,必然不會錯過最佳的那個時間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萬餘騎兵耐心地等候著最後的命令抵達。
  天空之中的飛艇突然開始了在空中加速的飛行,不停地變換著軌跡,勾划著一道又一道的印痕,看到這一切的江上燕嘴角上勾,露出了一絲微笑。
  他翻身上馬。
  隨著他的動作,萬餘騎兵齊唰唰地跨上馬匹。
  「出擊!」江上燕摧動馬匹,小跑著向同方城方向奔去。
  李家榮的心中沒來由的焦燥起來,齊軍瘋狂的攻擊,並沒有撼動明軍的陣容,雖然他們的軍陣比最開始的時候,已經縮小了不少,但每縮小一點,彈力反而就要更大一些。
  天空之中的飛艇異樣的舉動,自然不會逃過他的眼睛,這鬼東西當然不會是空中閑得沒事做而發起了羊角瘋,它的動作,肯定代表著什麼用意,只是他不明白而已。
  作為一名將領,他極度討厭這種自己無法明白,也無法掌控的事情。
  「城內在集結兵馬!」身邊的掌旗突然叫了起來,李家榮將目光從空中收回,看向同方城頭,果然,城頭旗幟招展,本來在城牆之上嚴陣以待的明軍正在迅速地減少。
  是烏林自覺撐不住了,想要城中軍隊出來接應他退回去嗎?李家榮有些疑惑,因為直到此刻,他還有一萬預備兵沒有動彈,等的就是這一刻,城內不出兵則已,一出兵,必然會撞在他們的面前,那是一塊硬鐵板,只要出城的兵被纏住,那麼奪取同方城並不再是夢想。
  只是,真有這麼輕易嗎?
  舉棋不定之中,他看到同方城數座城門幾乎在同時打開,內里的明軍蜂湧而出。
  左右兩翼的齊軍在這一刻都是大喜,事前他們雖然這樣計劃過,但對於這一狀況的出現,並不抱太大的指望,但奇怪的是,並不指望的事情,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現了。
  不管是因為什麼,對於了們來說,這是一個絕佳的千載難逢的機會,不用等待李家榮的軍令,兩翼的齊軍將領很自然地就帶兵迎了上去。
  事情至此,即便是雙方將領,也再也沒有辦法控制整個戰場之上的態勢了,只剩下了最後一件事,那就是擼起袖子,干吧!直到一方徹底失敗。
  李家榮不再猶豫,一伸手拔出了戳在地上的大刀,他準備帶上自己最後的預備隊,自己最為精銳的一千騎兵,去衝擊烏林的五芒陣。打開缺口,切割,穿插,然後憑藉著自己的優勢兵力,穩穩地將其吃掉。
  戰馬感受到了主人激昂的戰意,仰頭長嘶,李家榮的大刀剛剛舉起,地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陣的震顫,悶雷似的隆隆之聲從遠處隱隱地傳來。
  李家榮的臉色,霎那之間,便變得慘白。
  他猛然回頭,視野之中,烏泱泱的騎兵正如同洪水一般漫延過來,飄揚的大明旗幟在這一刻是那樣的刺眼。
  一萬個步兵聚在一起,或者並不能讓人產生多少震撼的感覺,但上萬騎兵聚集在一起發起衝鋒的時候,場面就著實有些嚇人了。
  飄揚的江字大旗讓李家榮的眼瞳不住地收縮,江上燕,江上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一刻,他心膽俱喪,他終於明白了烏林為什麼要在今天出戰,終於明白了為什麼今天這裡的一切都顯得那樣的不正常。
  「聚陣,聚陣!」他向著身邊的傳令兵聲嘶力竭地下達著命令,傳令兵也沒命地揮舞著旗幟,鼓手們拚命地擂動大鼓,將李家榮的命令傳遞到戰場之上。
  可是一切都是枉然,此刻數萬人分成了數個小戰場,彼此廝殺慘烈,又如何能夠脫身,如何能夠好整以遐地聚集起防止騎兵衝擊的陣容來?
  即便是中軍中的那些火炮,先前也是全對著同方城的方向,此刻,炮兵們雖然想要掉轉炮口,但齊軍那種動輒便是數千斤的大炮,又豈是能夠輕而易舉就能轉過頭來的?
  蹄聲如雷,聲聲敲響在李家榮的內心深處,他咆哮一聲,舉起了手中的大刀,帶著了的一千精銳騎兵向著已經衝鋒而來的明軍騎兵迎了上去。
  當他這一千騎兵被洶湧而來的明軍騎兵吞沒的時候,中軍本陣之中的霹靂火終於開始了開火,有一門火炮也掉轉了炮口,炮口冒出了火光,向著無邊遠際的騎兵衝鋒群開響了第一炮。
  馬候喲嗬喲嗬地怪叫著衝進了驚慌失措的敵人群中,胯下高大的戰馬兩隻碩大的前蹄抬起,落下,一名舉槍欲捅的齊兵頓時被踩踏在腳下,鐵甲發出難聽的吱吱喀喀的聲音,那個七竅都滲出血來,前蹄落到實處,被馬候輕輕一拍馬股,兩隻后蹄旋即迅猛向後踢出,又是兩個騎兵口噴鮮血倒飛而出。戰馬風一般地向前奔出,馬候揮舞著大刀,先是一刀將一名齊軍將領的腦袋乾淨利索地砍掉,刀鋒余勢未衰,向前繼續揮也,刀尖輕盈地掠過了另一名騎兵的脖子,眼見著那人驚恐地捂著自己的脖子,但再怎麼用力,那血也是止不住地從指縫之間噴出。
  馬候眼中不會有任何的憐憫,那是戰後才會有的情緒,現在這些敵人,在他的眼中,與平素帶著自己的麾下砍的那些木樁子也沒有什麼兩樣。
  馬猴和他的軍隊向前推進的極快,他看都沒有看正在與拚命攻擊江上燕的那一小撮齊國騎兵,而是筆直向前,他要先貫穿齊國人的軍陣,將他們切割開來。
  與他相比,許三妹的三千騎兵推進要慢得多,但殺傷卻要比馬候所部要多出不少,什麼人帶什麼樣的兵,馬候從小就被貫輸的是打仗殺人不是目的,達到戰略目標才是最終的目的,所以他想得是如何以最小的代價打贏。
  許三妹綠林豪俠出身,想的卻是如何將敵人殺乾淨然後獲得最後的勝利。所以許三妹的軍隊橫截面便鋪得很開,而馬猴的三千騎兵卻是列成了數個鋒矢陣。
  烏林再看到江上燕騎兵出現在自己視野之中的那一霎那,已是變換了陣容,先前的五芒陣在齊軍的攻擊之下已經慢慢地變成了圓陣,成了一個厚實的烏龜殼,此時這個烏龜殼卻霍然張開了,變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攻擊陣形,一柄柄的長槍開路,刀盾跟上,由里向外殺出。
  當李家榮的大旗被江上燕的騎兵徹底砍斷墜落在塵土之中,當一直很希望能殺到江上燕跟前的李家榮被一個不知名的小兵一馬槊給挑起來扔到空中,再落下去的時候又被四五柄馬槊同時給刺中懸在半空的時候,齊軍終於崩潰了。
  其實他們能在這樣的打擊之下還能堅持如此長的時間,已經讓明軍將領們很佩服了。
  一支潰散的軍隊便不用將領們再費心費力了,接下來的時間是騎兵們收割戰果的時候,追殺潰逃的敵人是騎兵們最喜歡做的事情。
  烏林自然也將他僅剩不多的騎兵們丟出去撈一些戰功,至於步卒就還是算了,鏖戰了大半天的他們,此刻也是疲累不堪,還是留下來善後,打掃戰場也是一個不錯的活計兒,大兵們能從那些死人身上弄到不少的錢財。
  至此,齊軍的一路進攻便算是基本上失敗,但一天之後,飛艇傳來的情報,便讓幾個人臉上的笑容都斂去了,彭春的那兩萬人,壓根兒就不是去萬州城的,他們擦著萬州的邊境行進了一長段距離之後,然後突然拐了一個彎,竟然向著湘州方向而去了。
  「本來還想讓你們在這裡休整兩天,我好好儘儘地主之誼的,現在看起來是不行了。」烏林笑道:「你們似乎又要趕路了。」
  「騎兵,就是一個勞碌命!」江上燕大笑著,「勞煩烏將軍給我們準備足夠的乾糧,酒水等物,我們這便去追彭春去,那小子想當孫悟空鑽到鐵扇公主的肚子里去鬧騰一番,我們也只好當一當如來佛袓了。」
  「小事一樁!一個時辰之後,便會備足各位將軍部屬所需。」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