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仙韻傳
  4. 第四千零三十章 朵羅術的劣跡

第四千零三十章 朵羅術的劣跡

作者:

作為建陽黑洞族一名高層長老,阿骨手下確實有一個星際商業勢力,也就是他剛才所說的榮寶行,他就是其頭頭,所以才會說得如此順溜,一時之間沒注意到前面曾對由余說是泰佬黑洞之人,而據他所知,無論是泰佬黑洞族,還是天罡黑洞族,都沒有開展星際商業,兩者一對照就會發現問題,想到這裏,阿骨對由余就更加痛恨了,都是這狡猾的小子害的,否則自己早就將其抓了起來,有他這個人質在手,現在還用怕智永嗎?

其實阿骨早就猜出由余應該是天罡黑洞族族長拉杜的血脈後輩,因為拉杜的血脈之力極為強大,由余的長相與其頗為相似,所以阿骨僅從這一點就能判斷出來,再加上由余說話的口氣與姿態,活脫脫就是一個紈絝子弟,這一點與朵羅術相比可以說是半斤對八兩,阿骨對這兩人均是厭惡無比!

如果不是任務在身,他才不願意出來尋找朵羅術…

所以他原本的策略就是先將由余給抓住,以其要脅天罡黑洞族使團,這樣就能掌握主動權,既保住了自己這支艦隊將士們的性命,又能繼續在這片星空尋找朵羅術,卻沒想到兩次上了由余的當,終於使得大好局面完全喪失,現在卻被對方使團的艦隊給控制住…

沒辦法,阿骨只能讓人拿出榮寶行的一些產品出來,滿臉媚笑着為智永展示起來,還向他介紹起榮寶行在外星空的生意狀況,兩人一聊起生意自然是沒完沒了,很快,榮寶行的底細都快被智永給摸得七七八八…

通過與阿骨的對話,智永對他那個榮寶行的星際生意有所了解,可以說進一步加深了對星際商業的認識,而這些都是天罡黑洞族人目前急切需要了解的東西。

不過,智永雖然問了許多關於榮寶行的信息,但他現在當然不會與其做什麼生意,畢竟雙方目前是敵非友,根本不可能進行合作,所以當了解得差不多之後,他笑道:「好了,小由已經來到這裏,我們一起聊聊吧!」

「這…很好!」阿骨一愣,想着該來的終歸會來,於是咬咬牙應道。

「哈哈,原來智長老與阿骨將軍在聊生意啊?」由余笑嘻嘻地出現在光幕之上,此時的他剛剛逃出生天,可以說是一身輕鬆,心情也好得不行,談笑風生…

「嗯,與阿骨兄了解一下他的榮寶行,他的星際生意做得不錯,你可要多多向他請教才行!」智永點頭道。

「星際生意?」由余一愣,沒想到星際間也有生意可做,以前怎麼就沒有想到?

在他的意識當中,星際間除了尋寶劫掠,幾乎不可能有什麼生意可做,看來還是自己的閱歷太淺…

智永點頭道:「不錯,本洞以後也會發展星際生意,你弟弟令飛已經加入了星運宮,開始從事星際生意了,你也要努力啊!」

「什麼?令飛加入了星運宮?星運宮是哪位長輩的勢力?」由余驚訝道。

「這些事情以後再與你詳說吧,現在你跟阿骨兄對質一下,說說你們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會鬧成現在這個樣子?」智永說道。

「此事還是我先來說吧!」阿骨一聽連忙說道。

智永搖搖頭,說道:「你說的我都記得,現在只須聽他講就行!」

「這…小由,你可要憑事實說話呀,我可絲毫沒有得罪過你,還特地調整了隊形讓你們通過,一切都是誤會!誤會!!」阿骨加重語氣,先打了一下預防針。

由余聞言,略一沉吟,說道:「智長老,此事確實是個誤會!」

「哦?此話怎講?」

「本來我正派人在幫阿骨將軍尋找那個失蹤之人,忽然收到使團即將到來的信息,於是就調轉方向來找你們,結果阿骨將軍可能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就追過來問,然後有人告訴我阿骨將軍那邊追得緊,還看到了炮口,我沒有仔細看,馬上命人釋放了煙霧與球彈,結果阿骨將軍可能就誤會我要對付他,於是他就反過來對付我,後來你們來了,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由余說道。

「原來如此…那你艦上有阿骨兄要找的那個朵羅術公子呢?」智永問道。

「沒有!我們的人翻查過了,沒有發現意外的生命,有的話也是一些極其低級的生命,基本上與廢料相差不大!」由余肯定地說道。

「竟然如此?那為何阿骨兄的血脈感應器有反應呢?」智永奇道。

「這個我就不大清楚了!或許其中有什麼意外情況吧?」由余說道。

智永轉而對阿骨說道:「阿骨兄,你說呢?」

阿骨剛才聽由余一說,心裏放下了一塊大石,看來由余這小子雖然姦猾,但還沒有把事情做絕,現在將整件事推到了誤會上面去,而且沒有提到自己身分的問題,那麼自己這邊的危機應該可以解除才對…

「小由公子如此講我自然是相信的,可能真的是有什麼意外情況吧?要不智兄,能否讓我派個人帶着血脈感應器過去查看一下?我們的感應器有指向,應該能夠鎖定有血脈感應的地方!」阿骨遲疑地說道。

他也不是很確定智永會不會同意,但這樣一個查證的機會如果丟了就太可惜了,萬一真找到了呢?

出乎他意料的是,智永點點頭道:「沒問題!你現在派個人過來,我們會帶着他去查看一下!」

「沃…那可多謝智兄了!我馬上派人過去!」阿骨欣喜地說道。

沒過多久,一名建陽族的戰士就帶着血脈感應器過來了,在由余這邊的人帶領之下,按照感應器的指示去尋找…

智永所在的空間其實就是使團母艦的大殿,只不過其他人沒有出現在光幕上罷了,此時眾人的眼光緊緊地跟隨着這幾人,只見血脈感應器在來到由余艦隊之中后反應得更加強烈,這讓所有人都感到極為驚訝!

「難道朵羅術真的在大少的艦船上?」

「那還真是湊巧了!」

「要是真能抓住他,那我們就能徹底掌握主動權…」

「希望如此…」

在拉杜與其他人看來,如果此時手上掌握了朵羅術,那麼在與建陽黑洞族的對話中就能掌握主動,這一點非常重要,或許,僅憑這一點,就可以讓建陽與巳水的聯合大軍退軍,一場大禍也可以消弭於無形之中…

不過,眾人心中剛剛升起的希望註定要落空,因為當血脈感應器找到那個發生感應的事物時,發現竟然是一件帶着血跡的雌性衣袍,這件衣袍看起來頗為名貴,但上面有明顯撕裂的痕迹,不知是因為艦船搜集廢料的過程中被損壞,還是因為別的原由…

阿骨看到這裏,心裏的希望完全落空,不僅大為失望,看來還需要繼續尋找,而這件衣袍很可能成為一個線索…

其他人對此自然也是心知肚明,顯然,這件衣袍上的血跡肯定有那個朵羅術的一部分,那麼,朵羅術的血為何會出現在一件雌性衣袍上呢?

很快,這件衣袍被送到了智永的手上,他仔細察看了一下,忽然眼神一亮,說道:「這件衣袍出自泰佬王族!」

「什麼?!!!」所有人驚叫一聲!

連光幕另一端的阿骨也震驚了!朵羅術的血出現在一名泰佬王族女子的衣袍上,而這件衣袍還被撕毀了…

根據這個事實,眾人完全可以腦補出這個意外背後的事件…

其實,隨着朵羅術的出現,凌道子為眾人已經介紹了他的基本情況,特別是他的心性,此人極其好色,過往就有調戲女子的劣跡,而他此次前來這片星空其實與帶兵打戰沒什麼關係,完全就是來遊山玩水,順帶玩一玩喜歡的女子罷了,那麼,照這個思路想下去,眾人不難得出結論,朵羅術來到這片星空之後,不知在哪裏碰到了一名泰佬王族的美麗女子,然後意圖調戲侵犯,過程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但肯定出現過激烈地侵犯與抵抗現象,結果那名女子的衣袍就染上了朵羅術的血跡,隨後掉落在星空之中,又湊巧被由余的艦隊搜集了過來…

如果說眾人能想到這一點,那麼光幕另一邊的阿骨幾乎第一時間就想到了!

他對朵羅術的了解肯定比眾人更加深刻,因此心情變得更加惡劣,想不到自己堂堂一名高級長老,竟然要在眾人面前為這個好色的小子來擦屁股,實在是太掉價!

另外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朵羅術別的女子不去侵犯,偏偏去侵犯泰佬王族的女子,難道他不知現在本族正要與泰佬黑洞族進行合作嗎?

只有得到泰佬黑洞族的能量支持,以及設計合作,才有可能抓住天罡黑洞族的使團,並在戰場上打敗他們的戰隊,如今,這小子侵犯了泰佬王族女子,也不知道具體是哪一個人,但肯定已經狠狠得罪了泰佬王族,這件事如果讓卡努及其他長老們知道,雙方的合作很有可能就此告吹…

……

大家還在看:萬帝至尊獨步成仙吞天帝尊雷法為王仙墓霸道大帝傲天聖帝絕世妖帝這個修士很危險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