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修真天地下載
  3. 大修真天地
  4. 第二百六十章:燕破雲與第五左流

第二百六十章:燕破雲與第五左流

作者: |返回:大修真天地TXT下載,大修真天地epub下載

「暫時沒有辦法。據我檢查,那朵花是一種未知的寄生生物,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碰到。那朵花已經長在他身上,好像將他身體當成土壤,紮根在上面。」

「現在已經蔓延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甚至已經盤在骨頭上。想要通過手術移除,不可能。那朵花有排外性,神識靠近它,它就會越往深處紮根。根部的蔓延,會讓病人痛不欲生。就像剛才那樣。」

「剛才的情況,很可能是那朵花不斷生長,然後根部蔓延,才導致他出現那種痛苦。」南門雨整理了一下思維說道。

「有什麼辦法讓它停止蔓延嗎?」小果抓著南門雨的手,淚水已經在她眼中打轉。

想起剛才古昊那種痛苦的模樣,她就揪心。

「暫時沒有,以往沒有過這種病例。不過只要知道這花是什麼,或者弄明白它的物性,或許能有辦法治療。」

南門雨又和洛傾城仔細了解一下信息后,往化驗室室。現在鐘山正在化驗古昊的血液,她也必須了解這些情況。

和醫療協會的平靜不同,短短几個小時內,外面的平台對古昊的事情進行了鋪天蓋地的報道。

《一代傳奇的隕落!》

《天妒英才》

《什麼病要了一個傳奇的命?》

《天才的隕落,意外?》

……

各種誇張標題,各種大新聞報道的都是古昊的事。特別是古昊一動不動躺在擂台上的畫面,引來無數人的嘆息。

從來沒有這麼一刻,所有符影平台都在說著同一個人的事。哪怕當年燕破雲和君不歸兩人的對戰,也沒有現在這麼火爆。

很多人都在罵舉辦方為什麼不及時救人,還有人直接說這是一場謀殺。

因為南天等人出現在擂台上時,並沒有施救的意向,而是一直等到古昊一動不動后,才抱著古昊離開。

有些平台直接請來資深醫師專家來評論古昊的病情。

因為在擂台上,古昊胸口處那朵花太過詭異。直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讓人知道那是什麼花。

古昊痛苦的樣子,確實讓人看得心寒。

然而,即便是資深醫師,看著古昊那種痛苦的情形,給出的答案也不樂觀。而且那種妖異的花,在一個人的身體里綻放。這種事情,從來沒有人遇到過。

這一場變故,讓所有人心情跌落谷底,甚至頒獎時,五星級擂台格鬥的冠軍獎盃也沒有發出去。

這是修真運動會舉辦那麼多屆以來,唯一一次冠軍獎盃沒有頒發出去的比賽。

每個現場的人,看直播的人,都在討論古昊的事情。甚至有傳言傳出,古昊已經隕落。傳言有板有眼,加上古昊被抱著離開時那個場面,很多人已經相信了這個傳言。

第五左流也在焦急等待消息,現在情況,他也不是很清楚,只能等。不過他不相信古昊這麼容易就死了。

「滴滴……」

通訊儀剛響起,第五左流就立刻接通。光幕上出現的是鬼手,鬼手此時那種擔憂消散不少,但眉宇間還緊皺著沒有舒展。

「鬼手,老闆情況如何?」

「醫師說,情況穩定,還處於深度昏迷中,醒來時間不確定,不過沒有危險。」

鬼手的話讓第五左流徹底鬆了口氣,癱坐在椅子上,擔心了這麼久,他消耗不少心神,現在老闆沒有危險,其他一切都沒事。

「還有其他情況嗎?」

「醫師說,老闆胸口那朵花,是一種未知的寄生生物,已經紮根在老闆身體里。如果能夠知道這種生物的物性,或許有辦法治療。」

「寄生生物嗎?好的,我知道了,你保護好總裁和小果,其他事情交給我了。」第五左流叮囑一聲,掛斷通訊儀,緊接著撥通朱雀的號碼。

現在朱雀負責情報部門的事情,查消息,朱雀最好不過。他就不相信,整個修真聯邦都沒有人知道這種東西是什麼。

「教官,老闆的情況如何了?」朱雀有些疲憊的臉色出現在光幕上。現在情報部門在不斷擴大,她手上的工作太多,已經有忙不過來的跡象。

「老闆情況穩定,沒有危險。你幫忙調查一下老闆胸口那朵花的消息,有這方面的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明白,教官。」朱雀打起精神,這是關乎古昊的事情,她不上心不行。

掛斷朱雀的通訊后,第五左流將桌子上的茶水一飲而盡,揉揉發通的腦袋。事情太多了,現在又出現古昊這麼一檔子事,有點麻煩。

「報告,教官,有人來基地,想要見老闆。」萬科走進會議室中,挺直腰板說道。

「哦?誰?」第五左流放下手中的茶杯,將椅子轉向萬科。

「燕破雲校長,任傑老闆,還有老闆在龍山城那幾個朋友。」

「帶他們去接待室吧。」第五左流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整理一下衣服,離開會議室。

認識古昊和洛傾城有一些時日,但真正來到基地,還是第一次。

作為資深高手,一走進基地,他便感覺到基地的不凡。即便老闆情況不明,外面的訓練還熱火朝天。連基地門口的守衛,都還是一絲不苟,認真巡邏著。

兩千多人的訓練,訓練項目都非常專業,嚴格程度,不亞於軍方訓練新兵。能夠制定這麼專業的訓練項目,顯然管理這座基地的人是一個高手,精通軍事的精英。

他敢肯定,古昊絕對沒有這麼專業的訓練手段。

古昊已經是一個煉器師和修真高手,如果還是一個軍事精英,他肯定會以為自己大半輩子白活了。

哨塔,堡壘,還有基地的布防設計,都堪比軍事基地的標準。如果不是任傑說這是古昊的基地,他肯定會以為自己走進軍方的基地中了。

這一刻,他對古昊的評價更高。這麼一個天才,還有得力的手下,以後的成就,不會弱於他。

只是現在古昊生死不明,不免讓他有些嘆息。感覺古昊和他是同一類人,都是草根出身,靠自己打拚出一片天地,在他心裡,是不希望古昊出事。

在運動場時,他想出手救古昊,這樣古昊就欠自己一個人情。但南天的出現讓他滿臉凝重,至今,我依然記得那股稠如凝煞的殺氣。

「燕校長,任老闆,蕭先生,蕭小姐,到了。你們先在接待室中喝茶,左教官很快過來。」一個基地成員帶領幾人來到接待室門口,說完便轉身離開。

「小兄弟,等等,你們老闆呢?洛小姐呢?」聽到是左教官接待,任傑立刻急了,拉住那名基地成員。

「這個我不知道,您等下問教官吧。」

任傑一聲嘆息,放開那名基地成員。他確實著急,現在古昊不知道去哪了,生死不明。對古昊這個朋友,他真心以待。像他這種生意人,難得有那麼一個真心朋友。

「燕校長,任老闆,蕭先生。」第五左流剛走進接待室,便和幾人打了招呼,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基地的總教官,你們可以叫我左教官。今天老闆的情況你們也知道,總裁也不在基地,就我招呼你們。」

「左教官?」燕破雲仔細打量了一下第五左流:「左教官,我怎麼感覺你眼熟,我們見過嗎?」

燕破雲看到第五左流第一眼,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呵,燕校長說笑了,我巴不得和你這種大人物眼熟呢。只是一個小小的教官,靠腦袋吃飯而已。」第五左流訕笑一聲:「諸位今天來這裡,都是想知道老闆的情況吧。」

「嗯。」幾人點點頭。

燕破雲深深看了第五左流一眼,也不在意他轉移話題,輕輕點點頭。

「那邊剛回消息,老闆情況穩定,沒有危險,只是現在還在昏迷。我代老闆多謝幾位的關心。特別是蕭小姐和琪怡小姐,你們多來基地玩玩,畢竟他鄉遇故知,也是一種緣分。」

第五左流的話,讓場上所有人都鬆了口氣。古昊沒事,其他的不重要。

「古昊什麼時候能醒來?」蕭鳳穎問道。

「醫師說不確定,對了,燕校長,你見多識廣,老闆胸口那朵花你認識嗎?」第五左流看向燕破雲。

「不認識,那朵花有點詭異。我也是第一次見。」

「嗯,老闆還在昏迷,至於老闆的情況,你們保密一下。」

「我們都明白該怎麼做的,不過到時候你們老闆醒來可以通知我一聲,那小子還欠我東西,裝昏迷不還可不行。」燕破雲調侃了一聲。

「左教官,我們來只是想看看古昊兄弟,不過現在知道古昊兄弟消息,我們也放心不少。等古昊兄弟醒來,記得通知我們。現在我們就不在這裡打擾了,明天還要比賽。」蕭乾喝了口茶水,從沙發上站起來。

兩人握了握手,蕭乾便帶著蕭鳳穎和琪怡離開。

他們本來在準備比賽的事,聽到古昊出事,匆匆趕過來,現在確定古昊沒事,現在也見不到人,只能回去先準備比賽的事。

燕校長,任傑兩人和第五左流也沒有太多話題,只是簡單聊了一下,兩人就離開基地。

中間燕破雲和第五左流聊了聊以前的事,都被第五左流一些不痛不癢的話拖過去,燕破雲也只能帶著疑惑離開基地。(未完待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