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魯公秘咒下載
  3. 魯公秘咒
  4. 第152章 大結局

第152章 大結局

作者: |返回:魯公秘咒TXT下載,魯公秘咒epub下載

鬼仙一來小善就變了臉,厲聲道:「這是什麼鬼地方?!」

「墨家機關城。」小善閉上一隻眼說。

「仙人,時間緊迫我無法向你細說了,勞駕仙人自己判斷下形勢。」吳浩跪拜在地說道。

鬼仙一躍跳上了亭樓,環顧四周道:「是那個乘坐機關飛盤的傢伙嗎?」

吳浩點點頭,鬼仙回頭鄙夷道:「這麼多人居然搞不定一個人,一群廢物!」

我們被鬼仙罵的無地自容,只見鬼仙展開身形飛向了革澤。

白承安和老爹靠了過來,白承安有些驚奇,問:「這是什麼能力?」

吳浩嘿嘿一笑說:「我們吳家的守護神,鬼仙!」

白承安微微點頭道:「沒想到還有家族能請到鬼仙幫忙,這麼一來我們的勝算就大了。」

說話間鬼仙已經靠近了機關石台,革澤見狀趕緊操控機關,石台上發射出大量暗器,鬼仙大手一揚,黑煙瘋狂湧出,一下就將暗器擊落,革澤眉心一皺操控轉盤石台飛向瀑布那邊,以轉盤石台的氣流動力激起水花,水花彷彿變成了一粒粒子彈鋪天蓋地的襲向鬼仙。

鬼仙在空中穩住身形,雙手舞動,五官湧出黑煙被他的雙手帶動形成了一層護盾擋住了水花。

革澤見沒佔到便宜,也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操縱著環流在機關城裡的地熱河水中冒出大量殺戮機關,霎時又是一陣弩箭雨,鬼仙沒料到有這變故顯得有些措手不及,身形在空中晃蕩,雖然躲過了這陣弩箭雨,但他也從空中飄落,停在了亭樓屋頂上。

「鬼仙雖然超脫輪迴,能力非同一般,但始終是依託在凡人肉身之上存在,需要顧及小善的肉身不受損傷,換做一個普通用氣高手倒是不在話下。但對付這些機關卻牽絆太多,我們必須想辦法施以援手,否則鬼仙也很難對付革澤。」白承安分析著局勢。

我們頭一次遇上這樣的情況,也都替小善捏了一把汗。

吳浩想了想撫摸了下肚子張開了嘴,只見金蠶蠱從他嘴裡猶如閃電般飛了出去,飛向革澤就在他周身打轉,尋找下手機會。

白承安立即躍起灑出鋼珠,鋼珠變成機械昆蟲飛湧向了革澤。

老爹此時注意到那艘在地熱河裡飄動的機關船,機關船上有一門機關炮,老爹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即躥了出去跳上了機關船操控著機關炮抬起炮口。對準了革澤。

看著大家全都以各自方式去對付革澤,剩下我一人有些著急,我環顧四周尋找著能幫的上忙的地方,這時候我忽然注意到瀑布邊上那個緩緩轉動的水風車,一個驚顫恍然大悟了過來,這機關城裡的機關靠的全是這水風車所產生的能量驅動,只要毀掉水風車所有的機關是不是會全失效呢?

我也不管推測對不對了,當即迂迴到水風車下方,站在水風車下方我才知道有多壯觀,這水風車在我身前就像是個巨大的摩天輪。

革澤這時候已經被鬼仙他們糾纏的分身乏術了,根本顧不上我這邊在幹什麼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一躍跳上了水風車,取出手斧一斧就劈在了水風車上,但水風車只出現了一道凹痕,幾乎毫髮無損,這讓我倒吸了口涼氣,這是什麼木頭打造的居然連魯班法器也傷不了,墨家打造機關的木頭顯然是經過特殊製作的,一時間我有些沒轍了。

我仔細打量著水風車想著對策,突然我意識到這水風車的核心部位在水下,只要毀掉核心部位讓它停止運轉,這麼一來就不用斧劈這麼笨的辦法了,但要深入地熱水有點困難,地熱水溫度很高,時不時還能看到炸開水泡,已經是沸騰狀態了,有什麼辦法才能下去呢,我急的抓耳撓腮。

正當我沒主意的時候,我一下觸碰到了腰間的巨子令,差點忘了這茬了,巨子令就是具有寒氣效果的,能不能利用巨子令的寒氣深入水下呢?

雖然不太確定有沒有用,但我還是決定要試一試了。

先前闖偏殿亭樓的時候我身上受了點輕傷。巨子令在散發著淡淡的寒氣緩慢癒合傷口,想要激發巨子令強烈的寒氣,除非我受重傷才行,眼下這情況容不得我有太多的顧慮了,操起手斧就開始在自己身上劃出傷口。

我自殘的壯舉讓遠處的吳浩看到了,吳浩立即想要阻止,老爹立即躍到吳浩身後,伸手搭在了他的肩頭,吳浩回頭老爹馬上搖了搖頭,吳浩有些發懵的看著我,好半天才把目光轉到水風車上,似乎明白什麼了,這才不做聲了。

我將自己渾身都划滿了血口子,鮮血頓時直流,巨子令果然溢出了強烈的寒氣開始癒合我的傷口,霎時我就感到寒氣浸入骨髓,冷的人牙關都開始打顫了,沒多大一會我的身體上就凝出了一層霜,冷氣直冒,我見差不多了憋了一口氣就跳進了水中。

我一跳進水中,冷熱相遇身上立即冒煙,冷熱在激烈抵消,身體周圍泛起大量水泡往上冒去,但我身體感覺非常舒適,一點也感覺不到地熱水的熱度,我趕緊在水下游向水風車底部的核心部位,只是我還沒游過去就看到了河底震驚的一幕!

只見在地熱河的河床上遍布著大量機關人,這些機關人有序的排列著,讓人一下聯想到了秦始皇兵馬俑坑,地熱泉眼在河床下噴射出水流,這些機關人好像在動彈了,我預感到情況的危機了,機關城的地熱河裡幾乎全是機關人,如果全都被革澤召喚出去,那後果不堪設想!

這些機關人顯然也需要某種動力驅動,這會彷彿還是在一個「充電」的狀態一樣,我不敢多看趕緊朝著水風車底部潛去。

當我到達底部的時候才意識到水風車底部的結構有多複雜和精妙,只見水風車底部是一個巨大的箱體,箱體上全是轉動的齒輪,這個箱體延伸出很多管道,管道深入河床淤泥,連通河底機關人底部,同時還穿透河床透向別處,我馬上明白是通往那些偏殿亭樓了。我明白這些管道是怎麼回事了,是將水風車轉化出來的能量傳輸到城牆、亭樓、機關人乃至整座機關城的機關,我的推測沒有錯!

我取出法器對這個巨大的箱體進行破壞,但這箱體的材質跟水風車是一樣的,法器都破不掉,更何況這會還有水的阻力根本就行不通,我運氣試了試,也是沒有卵用。

我憋的氣已經不夠用了,無奈我只好先浮上水面透氣。

等我浮上水面的時候才發現狀況有多慘烈,革澤的轉盤石台已經被擊的七零八落,碎石大量落入水中。但轉盤石台似乎沒有傷到核心機關,仍舊在高速運轉著。

吳浩和鬼仙都喘著氣,白承安也髮絲凌亂,老爹灰頭土臉的操控著船上的機關炮,只見他搖著機關炮上的手柄,齒輪轉動帶動炮管轉向對準革澤。

「嘭」的一聲,炮口白光一閃,濃煙滾滾,等我反應過來之際,炮彈已經擊中轉盤石台,大量碎石掉落險些砸到了我,我趕緊往水下一縮,利用水的浮力撐開碎石這才躲了過去,等我再次探出頭的時候發現那轉盤石台仍舊旋轉著,但已經左搖右擺不穩定了。

我注意到老爹的這一炮擊中了轉盤石台周圍的氣流管道,突然明白了什麼,給老爹和鬼仙他們打手勢,示意去攻擊氣流的管道。

革澤終於發現了我在水中,驅動轉盤石台朝我這邊過來。

白承安趕緊擲出機關暗器牽制住革澤,鬼仙和老爹隨後也各種運用手段進行牽制,老爹喊道:「這裡交給我們,你該幹什麼幹什麼,不要管我們!」

我立即吸足氣再次潛入了水中,這次我看到機關人已經零星的浮起,往水面上飄了,毀掉水風車下面的能量箱體已經迫在眉睫了。

我潛到了箱體邊上卻始終想不到對策,情急之下一發狠,將體內所有的氣都運了出來,霎時我就感到身體在水中沸騰了起來,冷熱的對流在周身產生了大量水泡上浮,我將氣全都注入了魯班手斧,寒氣彷彿給魯班手斧裹上了一層寒衣,我試著揮舞了一下手斧。霎時帶著寒冰的氣流四溢,氣流在水中立即凝成了一道道冰柱,很是驚人,我也顧不上許多了,使出渾身解數揮舞手斧劈向箱體,斧口一下就沒入了箱體,寒氣立即開始擴散,在箱體上凝結出了一層冰,將轉動的齒輪都凍住了,沒多一會就見冰層開始炸裂出縫隙。

我愣了下神,突然整個箱體都開始炸裂。從箱體里溢出大量氣流,這些氣流應該就是驅動機關的能量了,威力大的可怕,在水下這麼大的阻力卻將我彈出去老遠。

箱體炸裂后,那些蠢蠢欲動的機關人突然停止了動作,全都站在河床底不動了,我心頭一喜知道成功了。

水風車在傾斜著要倒進水中了,我趕緊往上浮去,快速逃離了地熱水上了岸,水風車「轟隆」一聲倒在了水中,濺起超大的水花。

與此同時。我注意到那些偏殿亭樓的機關宮燈也在漸漸熄滅,整個機關城陷入了黑暗一片。

「卧槽,羅輝你怎麼把燈都給滅了!」吳浩驚呼了起來。

我哪知道連那機關宮燈也是靠這水風車的能量驅動的。

白承安此時弄亮了一個大型宮燈有了一點亮光,我發現那轉盤石台已經被毀,掉落在了邊上,革澤嘴角殘留著血跡,一手捂著心口,看樣子受了很嚴重的傷。

革澤沒了機關城的機關護著,又失去了轉盤石台的依託,他的能力一般,現在就是一條砧板上的魚任人宰割,黑暗中我們聽到了器械掉落的清脆聲,沒一會就爆發出了歡呼聲,那些被革澤控制的墨者終於看到了曙光,一個個從黑暗的角落裡站了出來。

白承安和老爹環視著這些墨者,嘴角揚起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給我上啊!」革澤怒吼道。

可是沒有人聽他的。

只聽一個墨者喊道:「剛才你不是讓我們聽你說的話了嗎,現在我們知道你的身份了,不會在聽你的了,你根本不是為了墨者行會,而是為了你自己,為了所謂的偃師!這麼多年我們都誤會宋堂主了,真是慚愧。」

老爹指著革澤厲聲道:「革澤,你大勢已去,還不束手就擒!」

老爹說著就一躍而起朝革澤過去,想要給他致命一擊,這時候黑暗中突然閃出了一個身影攔在了革澤身前,借著微弱火光我定睛一看,居然是那個三番四次襲擊我們的小女孩,是革澤的女兒,好像叫什麼靈兒的。

「求你們別傷害我爹。」靈兒張開雙臂攔在革澤身前。

老爹急急收掌借著亭樓踩踏一躍跳了回來,沉聲道:「小姑娘,你雖是革澤的女兒,但我不想傷害你,你爹犯下滔天大罪,害死了那麼多墨者兄弟,死罪難逃!」

「總之別傷害我......。」靈兒那一聲「爹」還沒喊出來,革澤突然勒住靈兒的脖子,咬牙道:「有本事來啊,敢過來我就殺了這丫頭!」

這變故令我們目瞪口呆,革澤女兒靈兒也是一臉茫然。

小善憤恨道:「連自己的女兒都能下手,你還是不是人?!」

革澤揚著嘴角冷笑並不回答。

白承安似乎看出了名堂,皺眉道:「恐怕這小姑娘根本不是他女兒,老宋,你看這小姑娘跟誰相似?」

老爹認真打量起了小姑娘。突然一愣,道:「前任巨子!」

「沒錯,前任巨子雖未成婚,但我聽說他曾跟一個女子有過一段情,只是後來沒在一起了,沒準......。」白承安話未說完革澤就截口道:「不錯,這的確是前任巨子的女兒,當年這孩子剛出生我就殺了她母親,然後帶回撫養,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牽制住前任巨子,我也正是靠著她才真正牽制住了前任巨子,你們的前任巨子並非真的墮入了魔道,而是他的女兒就在我手上,哈哈哈。」

老爹和白承安神情十分凝重,我知道他們肯定不會對這個小女孩下手,然而白承安一番話卻讓我大跌眼鏡,只聽他說:「這小姑娘是前任巨子的女兒,前任巨子已死,他女兒對我們有什麼意義?要殺就殺。」

老爹馬上接話道:「老白說的對,前任巨子為了自己女兒竟然出賣了墨者行會,這小姑娘是罪魁禍首,死不足惜!」

革澤冷笑道:「別以為用這種法子我就會相信你們,信不信我真的殺了她?!」

革澤說著就將手掐在了靈兒的脖子上,老爹和白承安顯得不以為然,革澤猶豫半天遲遲沒下手,他應該知道這會靈兒是他唯一的後路了,我也明白了老爹和白承安是故意這麼說的。

革澤見我們不為所動神情有些焦慮了,此時我注意到有個墨者已經趁革澤不注意悄然迂迴過去了,老爹趕緊說些不痛不癢的話分散革澤的注意力。

那個墨者等迂迴到革澤身後不遠處,一個飛撲就將他撲倒了,靈兒趁機跑了開去,與此同時大量墨者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將革澤團團圍住,用各自的武器將革澤捅成了馬蜂窩,等墨者全都退開后,我們看到革澤已經千瘡百孔血肉模糊了。

他仰望著機關城,嘴角揚著一絲不甘的苦笑,雙眼一瞪就此斷了氣。

靈兒遠遠站在邊上心有餘悸,動了動嘴似乎在喊「爹」,但卻沒有發出聲音,現在她的心情一定很複雜,這個養育了她十多年的爹卻拿她做人質,到頭來發現他不是親爹,這一切全在一起發生,換了誰也消化不了。靈兒發了下懵后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白先生,這個小姑娘怎麼處理?要不要殺了以絕後患?」一個墨者問。

白承安搖搖頭說:「她是無辜的,更何況她爹也是受害者,咱們帶她出去,她怎麼選擇以後的路由她自己決定,我們墨者行會也對她敞開,墨者行會始終是她的家。」

此時大地震動了起來,大量的碎石脫落,地熱河水突然成洶湧之勢溢出河道。

「大家趕緊離開,水底那個能量箱體里的氣流滲透進地層造成地層不穩,這裡要塌了。」老爹大喊道。

墨者們開始撤離機關城,白承安環顧四周感慨道:「唉,墨家這千古機關城就這麼被革澤毀了,不然這裡絕對是墨者行會最輝煌的地方,如果作為墨者行會總壇......,還有祖師爺墨翟的遺體,不知道暗藏在哪個亭樓里了,可惜沒時間帶著祖師爺聖體離開了。」

「老白,我們就當這裡從來沒存在過吧,其實要不是革澤這裡也不會重見天日了,現如今這裡的機關都被毀了,基本是座地底死城了,一點用處也沒有,就讓祖師爺永遠在這裡沉眠吧,唯一可惜的是這麼座凝結古代智慧,彰顯祖師爺智慧的機關城毀於一旦,這些巧奪天工的建築......唉。」老爹也說不下去了。

「走吧。」白承安感慨一聲就先行出去了。

我們幾個跟著老爹隨後撤離,在我們撤離的時候,地層震動的更為劇烈了,大量的碎石掉落,地熱水猶如洪水一般淹沒了機關城。

我們順著鐵索橋快速撤離,終於回到地面逃出生天了。

外面早已經是陽光明媚,地層的震動已經消失了,眾人癱倒在旱海石林大口喘氣,望著蔚藍的天際我露出了笑容。

兩個月後,我和表舅去了鬼谷洞,鬼撲子真的研究出解咒之法將我們身上的秘咒給解除了。

跟鬼撲子告別後我們來到了天門山最高點,一覽眾山頗為感慨。

「師父,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我故意問道。

表舅嘴角浮起一絲笑意說:「魯公門已經重建完畢,總壇就設在天雲山深處,祖師爺想讓魯公門統一的遺願沒想到在我手上完成了,我對得起祖師爺了,我想是時候放下一切去做一些事了。」

「去找莫離仙子嗎?」我打趣道。

表舅不自然的咳嗽了一聲說:「我將魯公門交給你了,由你去做魯公門門主。我要逍遙去了,拿著。」表舅說著就把魯公門門主的信物塞在了我懷裡。

「別啊師父,我現在還是墨家的巨子呢,這身兼兩個團伙......不對,這身兼巨子和門主算是什麼事,恐怕雙方的人都不會答應吧?」我為難道。

「今時不同往日了啊,墨者行會和魯公門的恩怨都已經解開了,現在雙方友好的不得了,互相交流機關術呢,我有個大膽的猜想,我覺得在不久的將來墨者行會和魯公門有可能會融為一體,到時候機關術絕對能更上一層樓。」表舅笑道。

「只是......。」我仍很為難。

「別只是了,你為雙方做的事他們都看在眼裡,對你是信服的,我不管了,走了。」表舅說著就快速順著石壁施展內氣跳不見了。

我癱坐在山頂一陣發笑,這笑是釋然也是擔起重擔的責任。

吳浩的大臉和小善的白臉突然出現在了視野里,我一下坐起道:「你們怎麼來了?」

「來看看你死了沒有啊。」吳浩雙手抱在胸前說:「對了,我要回廣州了,方諾在等我呢。」

我有些不舍的給了吳浩一個擁抱,小善也抱了過來,我們三人大笑了起來。

「小善。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我問。

小善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還是跟著小哥你唄。」

吳浩白了他一眼道:「撒謊。」

小善立即紅了臉,我有些納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吳浩擠眉弄眼道:「羅輝同志你是不知道啊,那個靈兒現在老是跟著小善,就像跟屁蟲似的,你別不好意思,浩哥我是過來人,就那麼回事了,靈兒對小善有意思嘍。」

小善的臉更紅了,看到小善這樣我欣慰的笑了。

「走吧,下山吧。」吳浩搭著我的肩膀說。

「讓我在呆一會吧,好久沒有這麼清閑的時光了。」我說。

吳浩估計能明白我的感受,拍拍我的肩膀就帶著小善先下山去了。

等他們走後,我看著雲霧環繞的群山深吸了口氣,腦海里浮現了楊雪漫的模樣,我攏著手大喊道:「雪漫,我來找你啦!」(完)

完結感言

就在這裡寫幾句感應吧,謝謝那些一直支持我到現在的讀者,這本書因為成績不好寫的不長,我的精神狀態一直不怎麼好,後面寫的很平淡,但總算完整表達出了我要表達的劇情,是一本很完整的書,沒有爛尾,其實這題材寫好了會是一個IP大題材,但是我駕馭能力有限,只能寫到這程度了,有點慚愧,不好意思了。接下來我要休息一段時間,多看一些書充電,知識有點不夠用了,回歸的時候可能會先寫一本都市題材,也不知道會不會繼續在黑岩寫,到時候在通知吧,感謝大家收看《魯公秘咒》,大家後會有期。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