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星徒下載
  3. 星徒全文閱讀
  4.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星空(大結局 含彩蛋)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星空(大結局 含彩蛋)

作者:游雲之語


  除了回報社會,為曾經戰爭過後的老兵和戰爭遺孤提供救助外。4營老兵們也都混了個腰包鼓鼓。
  腰包鼓鼓歸腰包鼓鼓,雖然的確有不少人已經在KW27這顆首都星或者KW42這類燈紅酒綠的繁華星球購置的房屋,討到了老婆。但除了一部分人因為升職調崗等等原因去了其他同屬於第四機械作戰師的營隊當軍官以外,大多數還是離不開他們的「鐵盔號」。4營駐紮在KW388附近星域不僅僅是為了守衛KW388這個新興的貿易中心。4營的漢子們心中也還是帶著某種無法隨戰亂而去的「情懷」,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家」。
  在星際中飄蕩了太久,他們已經不習慣擁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家」了。手裡拿不到槍,摸不到冰冷的炮#管。視線里尋不到一起浴血奮戰的戰友。腳掌踏在地上聽不到星艦特種金屬發出的咚咚聲。頭頂上看不到那層淡黃色的保護罩......他們就會沒有安全感,就會吃不下,睡不著。仇星宇身邊那位著名的心理諮詢師朋友秋其然甚至不建議他們真正意義上的離開「鐵盔號」,因為這可能會在某種程度上加重4營老兵們的PTSD反映。也就是因為長時間處於戰爭狀態中而產生的應激性創傷反應。
  雖然秦水雁的心一向比身邊的大叔們還要大,從唐雲認識她至今也從來沒有過類似的狀況,*皆可去得。但只要4營的大叔們還在,這裡也永遠都是他的娘家。是秦水雁的娘家,那就也還是唐雲的家。更何況自己的母親也一直沒有動身去仇星宇替她安排的療養院。而是一直留在「鐵盔號」上,同自己父親生前的戰友們一起生活。
  時隔多年,「鐵盔號」的晚餐卻依舊同唐雲第一次踏上KW388時一樣。區別只在於人員、餐品和座位。還是一條條的條凳、條桌。秦昊蒼和唐母馮宛以及唐雲、水雁聚在一張條桌上。除了獨自離開唐雲一行人,還打算去演藝圈兒里晃晃的貝芙麗·艾迪外,其他幾個生化分身共處一桌。其他的4營戰士則和曾經一樣沿著條桌而坐。只是少了些老面孔,多了些新人。
  餐品......再沒了標配的壓縮蛋白塊或者速食麵。葷素搭配,而且每桌都有魚蝦。這些魚蝦無論品種還是味道,怎麼看都像是東湖杜氏贊助的。但吃起來卻和之前在KW42東湖大廈時完全不是一個味道。4營這幫傢伙窮人乍富,完全吃不得清淡的東西。做起葷菜來油水太大,無法迎合唐大聖子日漸「挑剔」的味覺。以至於唐雲只吃下了五碗飯、兩條魚便覺得飽了。
  唐母馮宛頭上的白髮少了許多,眼角的魚尾紋似乎也少了些。坎坷人生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正在一點點淡去。和秦昊蒼一樣,唐母依舊話少。看著唐雲和水雁這對金童玉女只是時不時的笑。那笑容落在唐雲的眼裡,暖在他的心中。同那個就算心裡高興也還是一臉嚴肅,總是「裝」沉默的秦昊蒼不同。秦水雁則更像是「鐵盔號」上的真正主人。熱情的給唐母夾菜,問寒問暖。
  「和平之輪」號空間站散發著如月光般的淡黃色,透過舷窗落在唐雲的眼中。再過上一年半載就帶著母親回伊瑞星吧,去亞拉特聖山享享福。
  就在這時,已經連接了星域網的六瞳面具忽然發出了滴滴兩聲。唐雲的眉頭皺了皺。
  自己身份上雖是影魘四哥,但他幾乎不會參與影魘的各種活動。充其量就是個白拿津貼,連帶著「濫用」影魘力量的混子。嗯,這麼說也不準確。某種意義上看,唐雲替的不是白板的位子,而是影魘老八邵遠洲的坑。因為身份特殊,就算是影魘也不敢輕易給「唐大聖子」安排任務。唐雲強大的個人戰鬥能力在影魘內部完全排不上用場,但他的光構和機修手段卻成了影魘刺客團的根基之一。
  這時候給自己發消息......難不成姚景天和魚刺都不在,影魘又出問題了?
  再沒了什麼裝神弄鬼的保密需要,唐雲大大咧咧的帶上六瞳面具。結果收到的這條消息里一個字也沒有,唐雲愕然,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只看到了一段簡短而模糊的視頻。
  唐母對唐雲的了解可能還沒有他的老丈人秦昊蒼多。席間秦昊蒼和秦水雁都放下了筷子,將目光聚在了唐雲帶著面具的臉上。秦水雁的劍眉蹙的比唐雲還要緊。
  但唐雲摘下面具時卻是個極大的笑臉。他將面具遞給水雁,隨後水雁也看到了那個動作誇張,手持一支粗雪茄,呼呼呼吐著煙圈兒的傢伙......魏松平。
  魏松平對韓夢雪求婚成功,而且也搞定了那不可思議的心形煙圈兒......
  唐雲扭頭望向正在慢條斯理吃魚頭的南郭信,「老南,魏松平要結婚了。三個月後,冬幕星第二衛星,江牧星。」
  「這事兒你應該跟白板他們說,我跟這小子又沒多少交情。」
  「你得幫我個小忙......我答應平哥送他點小禮物。」
  「什麼小禮物?」
  「S級的【幻六38】II型!」
  「嗯......這玩意兒......有點意思。」
  ......
  蠻荒星K5一行時秦昊蒼分配給唐雲的小型休息艙仍舊給他留著。施蕭回到4營以後還安排順子他們替唐雲打通了這艙室相鄰的兩個小型儲物倉。稍作調整,便成了唐雲自己的機修工作室。
  晚飯後沒有回休息艙,唐雲帶著水雁去了自己的小艙室。
  「我有件禮物送給你。」得知平哥即將結婚,唐雲的心情也明顯不錯。吹了半天把妹手段,其實魏松平到底也只能娶一個。沒法跟自己這個「人生贏家」相比。人食五穀雜糧,想到自己的三個老婆,即使唐雲也偶爾會生出些小得意,不得免俗。
  「但這件禮物不適合留在軍用星艦上,最後還是要送到KW27的藝術博物館里,委託他們收藏和展示。不過沒關係,就算你把它送到博物館,收藏證明上也還是留著你的名字。沒準還能在K279部隊里給你記一份功勞。」
  「什麼寶貝這麼神秘?還需要送進博物館?」
  「你看看吧,其實是百約入侵東湖州時從東湖州的收藏家手裡搶來的。後來原罪遠征軍又進攻百約星域。最後輾轉落在了教廷的手裡。我知道你會喜歡,就把它留下了。」
  打開照明燈和艙室除塵設備。唐雲走向艙室中間。掀開蒙在某物上的黑布,秦水雁才終於看清楚這東西的原貌。
  安靜躺在密閉玻璃箱中的一幅油畫,文森特·梵·高的——《星空》。
  第一次來到KW388時唐雲就見到過秦水雁臨摹這幅畫。秦水雁算是個小有文藝氣質的女漢子。最喜歡的無非兩樣東西,梵高畫作和貝芙麗·艾迪的老電影。
  看著呆立在油畫面前的秦水雁,唐雲輕輕按下玻璃箱一側的密碼鎖。隨著滋滋和哧哧的聲音,畫架略微升高,於普通人的視線平齊。擋在油畫前的玻璃蓋輕輕抬起。這幅來自舊曆地球的著名油畫終於毫無遮擋的徹底呈現在了秦水雁的面前。
  「這幅畫的歷史太久遠了,離開密封保護箱的話沒辦法保存太久。就算在博物館展出時也只能隔著這層玻璃罩欣賞。作為它的收藏者,今天這次零距離欣賞已經算是個小小的特權了。」
  「當然,你知道地球上的3D列印技術......等我南郭信將列印車床安排好以後還會仿製出一副完全一模一樣的,掛在你的艙室里。」
  ......
  梵高的星空和宇宙星際所表現出來的樣子大相徑庭,這是梵高內心主觀世界眼中的宇宙,不同於星際空間站拍攝出來的寫實照片。
  整幅畫充滿了墨藍色的夜空、漩渦一樣流淌的星河、充滿生命力的不羈筆觸和色彩。
  藍色的星空彷彿洶湧、動蕩的湍流。唐雲看到的,並不是一個弱小個體在浩瀚宇宙面前的渺小,而是無限的勃勃生機。是一個人同命運洪流抗爭時所展現出來的生命力。
  「很遺憾,雖然上過北域松岩大學藝術學院的課程。但我終究也沒能看懂這幅畫。我甚至覺得,如果作者不清楚說出自己的創作意圖,這世界上根本就沒人能完全看得懂它。」
  「但......我還是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個世界在每個人的眼中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是個獨立的個體,都有屬於自己的那片星空。只有每人心中的畫面都不一樣,這個世界才會充滿生機。也才會變得有意義。」
  「不能被庸眾的海洋所淹沒,也不能只把自己眼中的世界當作真實。」
  「對於我這個總是想太多,總是扭曲、糾結的傢伙來說......我喜歡舊曆地球上的那句話,『一個人同時保有兩種相反的觀念,還能正常行事,這是第一流智慧的標誌。』(注)」
  在心愛女人面前裝模作樣自誇了一番的唐雲頗感得意,轉身取過酒杯為自己倒了一杯將軍紅,輕輕的抿了一口。臉上又掛著笑容說道。
  「水雁,我覺得我做的......還不錯!」
  ......
  ......
  的確,每個人眼中都有著屬於自己的世界。哪怕是被剝奪了自#由#意#志的傀儡,他依舊可以擁有很「美好」的情感。
  穿過茫茫星域,在Z0星門那一邊。伊瑞星的東部沿海地區有一個風景宜人,氣候濕潤溫和的小鎮,索斯約里鎮。這裡屬於伊瑞星古老貴族羅密奇歐斯家。換言之,這裡是唐雲最忠誠的黃金聖戰士,羅密奇歐斯的家鄉。
  聖戰結束了,伊瑞星內部的叛亂也漸漸平息。「虔誠」的尼祿教皇終於卸下了肩上的「重擔」。由於權力被一點點架空,「操心事兒」越來越少。尼祿教皇的氣色比以前好得多,就連他長長的指甲都很少開裂了。脾氣更是變了很多,完全沒有了曾經的多疑和暴躁。
  此時的索斯約里鎮正值春季。為了「享受生活」,更好的接近聖光。教皇尼祿丟下亞拉特聖邦的教皇聖殿,將大部分霸佔來的神女遣散。僅帶著隨身那七八十個最貼心的神女,隨羅密奇歐斯來到了這片風景如畫的海濱小鎮。開始了他「無限期」的療養。
  教皇尼祿已經完成了教廷代代相傳的所有「心愿」。身旁有美女相伴,頭上籠罩著聖光,身旁有黃金聖戰士作為護衛。手裡端著的,是跨過茫茫星宇,送到自己行宮的「將軍紅」。尼祿忽然覺得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愉悅。
  尼祿聽說過柯米婭星域的傳說,「將軍紅」與其被成為酒,還不如被說成是一曲曲歌頌英雄的讚歌所組成的傳說。而自己......當然也是伊瑞星上的「英雄」。
  在數名漂亮神女的陪伴下,尼祿端著手中的「將軍紅」走向寢宮南側的落地窗。有神女替他拉開了綉滿繁複花紋的垂地紗簾。尼祿輕輕的推開窗。
  望著窗外湛藍的天空,無盡的大海。尼祿輕輕抿了口酒,不知道該如何抒發自己的心情,不知道後人將會怎樣讚頌自己的「功績」。毫無緣由的,他忽然想起了班尼迪克特送給自己的一句詩。
  於是他眯起眼睛,拖著長音大聲的念誦了出來。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正文完)
  ......
  ......
  ---------------
  PS:(注)這是《了不起的蓋茨比》作者,菲茨傑拉德的名言。「一個人同時保有兩種相反的觀念,還能正常行事,這是第一流智慧的標誌。
  《星徒》的正文到此就全部結束了,下面是一段彩蛋。
  ---------------
  ......
  十二年後,地球,某土著山寨。
  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將粥碗和面饢遞到自己那偶爾瘋瘋癲癲,還總是不停自言自語的母親手裡。這才走到木門前,扛上那把老舊的獵#槍。
  「阿布,早點回來。」
  「切,什麼早回晚回。本就是個拖油瓶,怎麼就那麼愛操心?」
  「你沒有當過母親,你懂什麼?」
  「我不懂?我是沒當過母親,但我倒是見識過你是怎麼受的傷!如果你當時聽我的,又怎麼會......」
  「你住口!那是我的選擇,我就不該任由你這種東西存在在我的世界里!」
  ......
  母親就像完全分裂成了兩個人一樣,自言自語的彷彿和誰斗著嘴。這場面十年如一日,阿布早就見怪不怪了。輕輕嘆了口氣,大踏步跨出了自家茅屋,登上一輛嶄新的四輪越野摩托。
  阿布沒有父親,從小就和母親生活在一起。別提知不知道自己父親是誰,母親瘋瘋癲癲的,阿布活了十五六歲,甚至都沒辦法搞清楚母親的名字。但這並不影響阿布家在這山寨里的地位。因為自從阿布年滿12歲參與狩獵開始,阿布家就慢慢變得富裕起來了。富裕到什麼程度?阿布家甚至比山寨寨主家還要有錢。比如這輛從「希望之城」遊魂手裡換來的越野摩托,整個山寨就只此一輛。
  但阿布狩獵時有個特殊的習慣,他從來都是獨來獨往,不跟其他年輕人結伴出行。尤其他很少會早出早歸,經常會回來的很晚,甚至會在地球這片充斥著喪屍和生化怪物的廢土上露宿荒野。回到家時,就算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撕得亂作一團,身上卻沒有一點傷。
  當然,寨子里的鄰居更不可能知道。阿布背著的破舊獵槍里一發子彈都沒有!
  「獐子、小鹿......今天打點什麼好呢?」
  按平時的狩獵經驗躲避著有可能遇上的喪屍群和強輻射區,阿布自言自語的尋思著。他考慮的倒不是食材肉質是否美味,而是它們的皮毛。眼看就要入冬,阿布想搞兩張優質的獸皮送到寨子里的裁縫手上,替母親縫製一件保暖的大衣。
  眼看距離自家山寨越來越遠,阿布跳下摩托,將沒用的破獵槍也掛在摩托車后。就著牛肉乾,吃著面饢。一邊吃,一邊徒步向林間走去。阿布的飯量比同齡人大出許多倍,幹什麼事手邊都少不了各種摻著主食的「零食」。
  走了約莫兩個鐘頭,一頭能吃能用的小獸都沒有遇到。阿布覺得有些奇怪。自己平時狩獵的區域相對固定,也就是幾個地方來回換。這處地區有一處安全的水源,平日里不乏各種值得狩獵的走獸。可今天......略微想了想,阿布毫無猶豫,轉身就往回走。
  要麼就是來了喪屍群,要麼就是來了其他猛獸。不然這地方不可能這麼安靜。
  「小心駛得萬年船,膽子太大死得快。」
  嘟嘟囔囔的轉身走出沒多久,嗷嗚一聲獸吼。不知道從哪竄出來一頭被土著村民稱為「劍齒虎」的變異野獸。一巴掌將阿布撲倒,對著咽喉便咬!
  「切,自找的,真是活該你死!」
  阿布抬起左臂擋在面前,不知不覺間他左臂上竟然凝聚出一層厚厚的「骨甲」。這變異野獸張開血盆大口卻完全咬不動。阿布並不驚慌,右手一甩,拳頭上又莫名其妙的覆蓋上一層黃蒙蒙的東西。這層黃蒙蒙的霧狀東西迅速凝結,最後幻化成一大塊硬石,包裹住了他的右拳。二話不說,對著這變異野獸的腦袋當頭就砸!
  一個體重不到六十公斤的瘦弱少年竟然和一頭體重二百公斤以上的野獸胡亂的滾到一處去了。在「骨刺」和「石錘」的幫助下,竟然還真就平分秋色,打了個熱火朝天。
  直到夕陽西下,在西方天際映出了滿天紅,阿布才疲倦的站起身。渾身上下到處都是流著血的傷口,那頭所謂的「劍齒虎」也趴在地上,有出氣沒進氣了。
  沒有急著去切肉剝皮,或者說阿布已經沒力氣去做其他事情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疼啊......」
  「真特么疼啊......」
  「左一道傷,右一個口的......真特么疼死小哥我了......」
  一邊斯斯哈哈的抱怨著,飯量極大的阿布還是忍不住前胸貼後背的飢餓感。掙扎著撿起之前掉在地上的面饢就往嘴裡送。一邊吃還一邊嘟嘟囔囔的罵著。
  「小樣的,要不是為了要一張完整的虎皮,小哥我早特么用骨頭刺兒戳死你了!」
  「咬的我渾身是傷,到處流血。你說我怎麼回山寨?又特么得被關進觀察籠里憋七天!七天呢!七天不能出來,還不讓見人。你說我媽可怎麼辦?」
  為了防止有寨子里的村民感染喪屍病毒,山寨會把狩獵時受傷的村民關到所謂的觀察籠里軟禁7天。確認他們沒有變成喪屍才會放出來,否則便會「處理掉」。阿布明顯是吃過苦頭的。
  「唉,實在不行就明天再回家吧......有了這張獸皮也不用給老媽縫衣服了。送到『希望之城』去,跟城裡那些晃晃悠悠的蠢貨遊魂們換件羽絨服穿......嗯,那玩意兒倒是不錯,又輕又暖。可就是不耐刮,老媽瘋瘋癲癲的。再弄件帆布風衣罩在她羽絨服外面,應該會耐用點。」
  經過了十幾年的時間,「希望之城」里的遊魂們似乎逐漸「活」了過來。雖然一個個仍舊是目光獃滯,傻裡傻氣。但卻和十幾年前那副半喪屍的遊魂樣子完全不同。
  不知道為什麼,「希望之城」從十年前開始就不再攻擊、打壓地球上的倖存者土著山寨了。雖然依舊不允許任何人進入他們的城市,但「希望之城」還是開放出了幾個「窗口」。同各個土著山寨的居民們進行些以物易物的交易。山寨居民們可以用獸皮、特殊的食物、礦物之類的東西換取賴以生存的汽油、機械或者彈藥。除此外,「希望之城」的遊魂們偶爾還會分發出一些報酬更為豐厚,但難度也更高的任務。
  最值錢的當屬關於殘存核設施的消息,只要尋到某個核#武#器、核#試#驗設施的舊址,一條消息就能換來許多刻著羽毛和翅膀標識的優質生活用品。
  ......
  也許因為從小就跟喜歡自言自語的瘋母親生活在一起,加上阿布為人內向,不太合群。沒人的時候他就忍不住會沒完沒了的自言自語,跟他那個瘋瘋癲癲的母親倒是有幾分相似。
  身體往後一仰,阿布直接躺在了地上。
  如果仔細看,阿布身上的傷口都在以極為緩慢的速度自愈。就像他自言自語時說的一樣,一夜工夫足以徹底復原了。
  就在這時,身邊忽然傳來了人類說話的聲音。那聲音低沉、沙啞,但似乎又暗藏著某種極具吸引力的磁性。
  「嘿嘿嘿嘿......」
  「好睡好睡,總算是醒過來了。小子,我得好好謝謝你這個能吃的小飯桶啊!」
  「誰?你是誰?」阿布猛然站起身,結果傷口處傳來的疼痛讓他腳下一軟,差點跌倒。
  「我是菲利克斯!沒必要一驚一乍的,咱可是十幾年的老鄰居了!」
  ......
  循著聲音的方向低下頭,阿布猛地撕開胸前衣物。自己胸口那出肉瘤般的疤痕上竟然凝聚出一張雞蛋大的小臉!嚇得他一個激靈。
  阿布隱約有點模糊的記憶,大概是在自己四五歲的時候經歷過一次危險。好像是一場很激烈的戰鬥。後來有什麼東西爆炸......自己那時候太年幼了,阿布也不知道這塊傷疤是那時候受傷留下的,還是有什麼東西爆炸,濺在自己身上的一塊生化物質。
  懂事以後的阿布更傾向於相信後者。因為他無法給自己可以凝聚出「骨質」和「石化」物質的能力找到理由。地球上是一片被生化污染和核污染覆蓋的廢土。變異生物不算新鮮事兒。也許就是這東西給了自己某種特殊的能力,讓自己「脫貧致富」。
  但他很確定的就是,一定要為自己的能力保密。因為當他第一次發現自己擁有這些能力時,瘋瘋癲癲的母親就曾用著「兩種」完全不同的語氣,「異口同聲」的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將這件事泄露出去。免得被迷信的山寨村民將自己當成什麼魔鬼邪祟。或者乾脆被他們上交給「希望之城」里的「庫巴神」。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阿布在狩獵時才會刻意的獨來獨往。
  「菲利克斯?你?你是活的?你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嘿嘿嘿嘿......很遺憾,因為曾經受過傷。軀體不全,記憶就不全。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玩意兒了。不過我知道,答案一定就在那個所謂的『希望之城』里!」
  「『小布布』,我可是知道關於你的很多事兒呢!你媽媽的真名叫田竹嫻,你要是聽話,我沒準能治好她的瘋病呢!」
  「你能治好我媽媽的瘋病?」
  「嗯!不敢保證,但把握不小。這樣,咱做筆交易吧!『陪』我去希望之城轉轉,讓我『吃』點好的,尋回自己的記憶!作為報酬,我也告訴你我所知道的一切!替你瞧瞧田竹嫻的老毛病,怎麼樣?」
  「說話要算數!」
  「菲利克斯從不騙人!」
  「好,那就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彩蛋完)
  ......
  ......
  《星徒》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