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恐怖沸騰下載
  3. 恐怖沸騰
  4. 第423章:風水殺陣

第423章:風水殺陣

作者: |返回:恐怖沸騰TXT下載,恐怖沸騰epub下載

邢烈的話,讓趙文斌愣在當場,他沒想到,邢烈獨佔了傳說級銹鐵鑰匙,並且從自己手中訛走五千點恐慌積分,可即便如此,仍是不打算把之前的事情就此揭過。

這擺明了就是在戲弄自己,泥人尚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在中級班都屬於資深者的趙文斌!

「邢烈,我勸你不要太過分,見好就收吧,否則得罪的人多了,今後怕是沒你的好日子過!」

邢烈掏了掏耳朵,神情頗為不耐的說道:「類似的話我不止聽你一個人說過,但我現在日子過得也還算不錯。」

趙文斌真是有些無話可說了,其實在說出這句話之後,他就後悔了,這種威脅對別人或許奏效,但對邢烈的話,就顯得十分無力了,畢竟現在中級二班還有個張浩作為邢烈的死敵,也沒見邢烈吃什麼虧,反倒是張浩不僅丟了人,還賠上了被他視若珍寶的一套手術刀具。

趙文斌很想把先前從邢烈手裡剝削走的平光眼鏡還回去,說兩句軟話,徹底化解彼此間的矛盾。

可是話到了嘴邊,他又放不下面子,身為中級班資深者的趙文斌,豈能容忍被一個新晉學員這麼威脅?

正在猶豫之際,邢烈卻不想再多說,直接選擇通過最簡單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多說無益,既然你沒有解決問題的想法,那咱們就好好交流一下!」

話音落下的同時,劍齒虎在邢烈的操控下,咆哮一聲撲了上去,趙文斌猝不及防之下,雖然還是閃身避開劍齒虎的撲擊,但還是被劍齒虎在肩膀上抓了一把,留下幾道可怖的血痕。

「邢烈,你找死!」趙文斌被徹底激怒了,怒吼一聲,一翻手,手中出現四個玉質把件,邢烈一眼就看了出來,正是青龍、白虎、朱雀、以及玄武。

「這四個小東西倒是雕得惟妙惟肖,文斌學長,或許你把這幾個小東西送給我把玩,咱們還可以再商量商量。」

邢烈不知道趙文斌手裡的四個玉質把件有什麼作用,但能被趙文斌在這種性命攸關的時刻拿出來,想來不會簡單。

果然,就如邢烈所料,趙文斌豈能答應,當即冷笑道:「哼,我這風水陣石到了你口中反倒成了玉質把件,真是無知!」

趙文斌的確沒有贈送給邢烈的意思,一揮手,這四塊玉石分別落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奇異的場景出現了,四塊玉石迸射出炫目的翠芒,匯聚在空中,變換出各種造型。

這些虛幻的造型中,有山川大河、有高樓大廈、有公路、有隧道、還有花草樹木。

很顯然,趙文斌這是通過這四個被他稱為陣石的東西來布下風水殺陣,邢烈對風水一道完全不懂,他也不在意,只要解決掉趙文斌,任何陣法也就都不攻自破了。

邢烈本身,外加這些傀儡,全部對趙文斌發起極其猛烈的攻勢,照說原本在對付厲鬼郭秀華的時候就已經受傷了的趙文斌,要解決起來也應該並不是很麻煩,但事實上,這四象風水大陣形成的殺陣,也給被困於陣內的邢烈以及他的那些傀儡造成了很大的麻煩,因此戰局才被拖住。

趙文斌雖然顯得十分狼狽,對邢烈包括傀儡的攻擊表現的應接不暇,似乎稍有不慎,就會落得葬送性命的下場,可即便如此,他還是能硬生生堅持著,看樣子堅持過接下來的近半個小時后回返高校,也並不是什麼難題。

在頭頂上方形成的幻象不斷變化,通過風水布局演變成的青龍張口煞、白虎抬頭煞、朱雀穿心煞、以及玄武斷頭煞,對邢烈造成了各種各樣的負面作用。

體現的最明顯的就是周圍重力分佈不均,行動在平地上,卻有一腳深一腳淺的感覺,時而如同身陷泥沼,時而又彷彿身處在真空之地,帶給最為薄弱的臟腑極大的壓力。

把這種環境當做戰場,對邢烈一方當然是極為不利,不過邢烈也根本沒辦法破開局面,只能是藉助傀儡在戰力和數量上的優勢,強行發起進攻。

趙文斌也算是手段盡施,身為中級班的資深者,他當然不是一個菜鳥,在布下風水殺陣之後,又動用了一些玄門術法,硬生生的託了十幾分鐘而不落敗。

眼看距離回返高校的時間越來越近,邢烈的表現雖然極為平靜,可心裡也不免有些焦急,今天放趙文斌回去不是不可以,但如果是讓他通過這種方式逃回去的話,那也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在與邢烈和他的那些傀儡纏鬥期間,趙文斌也在不住的對侯靜然使眼色,意思很淺顯,無非是希望她能幫忙,這樣一來不僅有機會討回被邢烈訛走的損失,還有可能獲得更大的收穫。

雖然邢烈目前仰仗著傀儡數量和戰力上的優勢,可四象風水殺陣也不是玩笑,如果在這一刻,侯靜然能全力出手的話,那麼勝負也就很難說了。

只是讓趙文斌失望的是,侯靜然已經完全放棄和邢烈作對,因此對趙文斌的暗示也是視若無睹,完全把自身當成了一個旁觀者,默默觀望著趙文斌此時的狼狽。

對於侯靜然的表現,邢烈還是很滿意的,對她的想法也有所猜測,無非是看到現在距離回返高校的時間所剩無幾,而且傳說級寶箱鑰匙已經落入邢烈手中,想要重新回來,只能是殺掉邢烈,拿到他的血腥鑰匙。

但即便如此,從血腥鑰匙中得到的物品也只佔隨機半數,也就是說,即便是能殺掉邢烈,拿到他的血腥鑰匙,也只有50%的幾率能從中得到想要的東西。

而且局面發展到現在,明顯是趙文斌處在被動,顯然想要殺掉邢烈也不會那麼簡單,如果計劃不成,反倒要結下邢烈這麼一個仇敵,那才真叫一個得不償失。

戰鬥進展到現在,邢烈也不打算再繼續拖下去,而且先前使用惡靈纏繞所帶來的損傷已經基本恢復,於是立即開啟虎軀黑化。

在完成虎軀黑化后,邢烈的戰力得到明顯增強,現在和趙文斌雙方的僵持,就像是保持平行的天平,而虎軀黑化的能力,就是打破平衡的一顆沉重砝碼!

在邢烈和傀儡們的瘋狂圍攻之下,趙文斌雙拳難敵四手,最終還是敗下陣來,那作用十分奇特而且怪異的四象風水殺陣也不攻自破。

趙文斌跪坐在地,一臉死灰,知道今天自己怕是沒命活著回去了,再看向邢烈的眼神,也充斥著深深的怨毒。

邢烈並沒控制傀儡乘勝追擊,而是笑呵呵的看著趙文斌說道:「其實文斌學長完全不用擺出這麼一副不善的樣子,畢竟咱們間的矛盾也不是不能化解。」

趙文斌冷笑道:「既然今天栽到了你手裡,要動手就痛快一點,不然等到了時間讓我回到高校,一切可就都晚了!」

邢烈搖頭笑道:「我記得自己並沒說過想要你的性命吧?」

邢烈的話讓趙文斌愣住了,一旁的侯靜然也是一臉費解的望了過來,趙文斌既然已經戰敗,下場如何,還不是全憑邢烈一個念頭,只要邢烈現在想,完全可以殺掉趙文斌,拿到他的血腥鑰匙。

可看邢烈的樣子,又不像是在故意戲耍趙文斌,難道他還有些其他目的?

「你真的不殺我?」趙文斌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不怪他由有此懷疑,他也很清楚,現在的自己,就像是邢烈碗中的一塊大肥肉,只要輕輕一張嘴,就能輕易的把這塊肥肉吞入口中,他又豈能輕易的放過自己?

但看邢烈的樣子的確不像是在開玩笑,這讓趙文斌心中生出一絲希望,眼中的怨毒之色也在頃刻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期待。

邢烈並沒直接回答,先是把趙文斌用來布置四象風水殺陣的四顆陣石取了回來,握在手中把玩一番后,這才說道:「當時我說過,拿走我的眼鏡,想要再還回來可是沒那麼容易,所以我有個小小的條件,只要你能答應,今天就可以安然回歸高校。」

趙文斌心中燃起希望之火,只要不是讓自己為奴為仆,用任何條件來交換自己的性命,都是值得!

念及於此,趙文斌強壓心中的激動,但還是不住的點頭,此時的他在也不去顧及所謂的面子,這些表面上的東西和生命比起來,簡直是一文不值。

邢烈笑了下說道:「很簡單,我要你成為我的助教。」

邢烈此話一出,不僅是趙文斌,就連侯靜然也愣住了,不過緊接著二人就相繼路出瞭然之色。

趙文斌試探著問道:「你是說,讓我成為你的助教,以後每次我從你花費的恐慌積分中得到的分紅,再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就這麼簡單?」

邢烈投去一道讚賞的眼神,和這種資深學員談話就是方便,自己簡單的一提,對方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也省去了很多口舌。

「對,我說過了,只是一個很簡單的要求,這等於是你只浪費掉一個助教名額。」

趙文斌想也不想的脫口道:「好,我答應你!」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