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恐怖沸騰下載
  3. 恐怖沸騰
  4. 第582章:詐

第582章:詐

作者: |返回:恐怖沸騰TXT下載,恐怖沸騰epub下載

刑烈讓揚子開車找一個適合為他做墓地的地方,這句話意思相當透骨,擺明了就是要對付他。

揚子面色變得更是僵硬了,旋即他咧嘴一笑,只不過此時的笑容再也不復以往那麼自然。

「邢隊,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啊!」

「真不明白嗎?」

刑烈搖頭一笑道:「我覺得到目前為止,最會演的就是你,在廢石村你要替換孟菲,和我一起進入案發現場,難道不是為了讓同夥對孟菲下手嗎?」

「這……我幹嘛要對菲菲下手啊,還有邢隊,同夥又是怎麼回事啊,這其中怕是有什麼誤會吧?」

刑烈不理會揚子的狡辯,自顧自的說道:「當時你們說是追蹤可疑之人到了廢石村,結果廢石村就發生了命案,還施展手段讓我誤以為這一切都是靈異生物所為,但這種手段根本無法解釋進入任務世界時會出現兩條通道這一點,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或許會捏造出一個類似高校學員特點的人,然後再動用靈異生物來混淆視聽,通過這種方式先讓自己拜託嫌疑,可你們的做法雖然能騙人一時,但卻漏洞百出,事後根本經不起推敲。」

刑烈難得來了興緻,反倒是說教起來,揚子也不發言,背對著刑烈,面色僵硬的坐在駕駛室。

「不過有一招用的還不錯,當時還是在廢石村,想必老吳鬧肚子也是你的手筆吧,只要讓老吳不斷消失在眾人視線中,誰管他是真去了茅房,還是去做其他事情,總之能讓我對他產生懷疑,再接著小李隱晦的點出吳廣恩的嫌疑,接著你在一旁煽風點火,表面上像是維護吳廣恩,實際上卻是把自己也給賭了進去,把你自己和吳廣恩的嫌疑最大化,我想你既然有膽量賭上自己的嫌疑,那麼你的主線任務一定和我錯殺劇情人物有關吧?」

揚子沉默了會兒,突然冷笑著說道:「刑烈,你猜的沒錯,不過既然你對吳廣恩產生過懷疑,那究竟是什麼讓你消除了這份懷疑?甚至剛才還放走了吳廣恩?在我看來,即便到現在,吳廣恩也仍是表現出破綻最多的一個。」

「也許有些可笑,有些不符合邏輯,但我的確是通過受害者的死亡時間進行判斷的。」

刑烈繼續說道:「我覺得如果吳廣恩是你的同夥的話,那麼發生在樓河鎮和太平鎮的兩起兇殺案中,兩地受害者的死亡時間至少會縮減至半個小時之內,但實際上兩地受害者的死亡時間差卻在兩個小時以上,這應該說明人都是你自己殺的吧,那麼你的同夥呢?」

揚子沒說話,刑烈也沒想從他口中得到任何答案,自顧自的說道:「所以說,你的同夥不可能是吳廣恩,不然他有足夠的時間和你奔向兩地殺人,所以說當時你的同夥應該有事情無法脫身,所以殺人迷惑我們的事情只能由你一個人來做,不過身為高校學員,能被拖住無法抽身的情況我覺得根本不存在,除非是當時你的夥伴和我們在一起。」

刑烈說道這裡,揚子面色巨變,但很快就恢復如常,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不過雖然揚子是背對著刑烈,但刑烈卻能感知到他的表情變化,這讓刑烈心中一笑,對自己的猜測更添幾分把握。

念及於此,刑烈突然來了興緻,甚至聲音都提高了一個聲調:「離開廢石村后,你和吳廣恩是同乘一輛車離開的,新的命案也發生在昨晚,不過當時我們被鬼打牆所困,而當時和我在一起的人只有孟菲和小李,所以說你的同夥就是小李,對不對?」

「哈哈哈,刑烈,你的腦洞開的未免也太大了吧!」揚子突然狀若癲狂的大笑起來,言語中透著深深的諷刺。

「小李是我的同夥,小李是我的同夥?哈哈哈,對,沒錯,小李就是我的同夥,進入世界時的分岔路口想必你也見到了,一條寬敞,而另一條卻十分狹窄,這其中意味著什麼你知道嗎?」

刑烈知道揚子是想告訴自己一些東西,也許是想為自己製造更多的疑雲,於是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應該是走進寬敞通道的學員能享受到一些特殊待遇吧。」

「沒錯!」揚子此時的笑容顯得有些猙獰,他壓低聲音說道:「選擇寬敞通道的學員,不僅可以享受蟄伏暗中的待遇,還有一點你絕對想象不到的優勢,就算我現在死在你手中,但接下來如果你錯殺一人,不僅要增加最終懲罰判定,而且我也會得到復活的機會,並且可以重新轉換身份,讓一切重新洗牌,所以接下來你就放心大膽的去找小李印證你的猜測吧!」

面對如此癲狂狀態下的揚子,刑烈有些懊惱的揉了揉額頭。

「怎麼,名聲鵲起的刑烈也有懷疑自己猜測的時候嗎?」

揚子冷笑著說道,毫不遮掩話語中透著的揶揄和諷刺。

「我對自己的猜測沒有任何懷疑,無論你再怎麼演,我都能確定小李就是你的同夥,讓我感到後悔的是當時為何不選擇另一條通道進入這次任務世界,我想如果讓我替換成你們的角色,那一定會非常有意思,你們的演技雖然是不錯,但煽風點火,禍水東引的手段實在是太蠢了。」

頓了頓,刑烈繼續說道:「如果昨晚你只製造一場兇殺案,也許還能拖上一些時間,但自作聰明的結果往往不是那麼容易能讓人接受的。」

「刑烈,既然你把話說到了這個地步,我也就無話可說了,咱們就手底下見真章吧,也讓我見識一下你是不是有傳言中那麼神!」

揚子仍是坐在駕駛室內,並沒回頭,不過身上的氣勢已經開始升騰,顯然是做好了戰鬥準備。

不過刑烈卻擺了擺手說道:「不急,人還沒到齊,等等再動手也不遲。」

說完,刑烈對著車外大聲道:「小李,別看戲了,既然除掉揚子后我也會去找你,那索性你也出來吧,也許你們兩個在一起還能平添幾分勝算。」

刑烈說完后,大概過了半分鐘左右,外面突然傳來緩緩鼓掌的聲音。

「刑烈,我以前一直都在質疑高校中對你的傳言,但現在我相信了,你果然是個難纏的角色。」

出現的果然是小李,他就在距離刑烈所在這輛車不足五十米處突兀的出現,這份隱匿行蹤的能力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刑烈嘆了口氣道:「說你們辦事蠢,沒想到人也聰明不到哪去,我只是隨便詐一句,沒想到還真能把另一個反派主角給激出來。」

「刑烈你,難道先前你不能確定小李的身份?」

揚子怒不可遏的吼道,走過來的小李也是面色不善。

刑烈聳了聳肩道:「當然沒辦法確定,就像先前沒辦法確定揚子你就是幕後真兇一樣,只是懷疑而已,不過既然你們主動站出來承認,那倒是省的麻煩了。」

刑烈推門下車,同樣索隆這具傀儡也下了車,懷中始終抱著初代鬼徹,垂著頭站在刑烈身後,就如同一隻隨時準備發起致命一擊的毒蛇。

揚子也下了車,走到小李身邊苦笑著說道:「沒想到啊,咱們只是堅持兩天就都被揪出來了,原以為這次任務世界能輕鬆度過,現在看來,在進入任務世界之前的選擇還真是個錯誤。」

小李沉著臉並沒去看揚子,只是沉聲道:「選擇是沒錯,錯誤的是遇到了不該遇到的人。」

小李面色不善,其實相比揚子此時的鬱悶,他也好不到哪去,小李認為從進入這次任務世界以來,自己和揚子二人的演技都無可挑剔,尤其是給吳廣恩下藥讓他拉肚子,再上演禍水東引這一招,讓吳廣恩這個無辜的劇情角色變成最大的嫌疑對象,而且這其中所付出的代價還是不惜暴露揚子的身份。

相信換做其他學員當做對手的話,一定會猜測揚子和吳廣恩才是幕後真兇,如果這樣的話,即便在戰鬥中揚子不幸喪生,只要刑烈對吳廣恩這個無辜的劇情角色出手,那麼揚子就能重新復活,並且和小李都能得到轉換身份的機會,這樣一來刑烈也就更是被動了,先前的一切線索和猜測,都將被推翻。

小李就是最大的底牌,昨晚小李自己施展鬼打牆的手段,故意將自己和刑烈困在一起,這也就提供了自己最有力的不在場證明,照說刑烈無論是懷疑誰,都不應該懷疑到小李身上,可結果卻偏偏變成了弄巧成拙。

都說完美的謊言是七分真夾雜三分假,可揚子和小李的計劃中把自己二人都給搭了進去,照說這場戲不可能崩掉才對,可結果和想象中卻完全不同。

不過話說回來,要說眾人中最會演的角色,在刑烈面前就連揚子和小李也都要甘拜下風,剛才刑烈所表現出的那份篤定,分明就是完全肯定了幕後真兇的身份,誰能想到無論是起初的對揚子,還是後來的小李,他多半是靠詐出來的答案?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