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恐怖沸騰下載
  3. 恐怖沸騰
  4. 第724章:陰魂不散

第724章:陰魂不散

作者: |返回:恐怖沸騰TXT下載,恐怖沸騰epub下載

想到被分身跨海追殺這一切很有可能是幻象,實際卻是碧眼惑天狐這隻稀有凶獸在背後搗鬼,刑烈這才平心靜氣,把大部分注意力從不斷接近的鏡像分身那裡收回,暗中留意周圍是否能找到一些線索。

碧眼惑天狐只聽名字就不難猜測應該是善用迷惑人心智的能力,刑烈從高校圖書館翻閱過各種各樣的書籍,對迷惑人心智的能力多少也有些接觸,這種能力都有一個共同點,施術時距離目標不能太遠,或者說基本上都是要近身觸碰或藉助味道傳播,來通過感官迷惑目標心智,能做到中遠程施術者已經是此道高手。

所以說除非追殺過來的分身是真,不然那隻稀有凶獸碧眼惑天狐此時應該就藏匿在周圍。

刑烈分心尋找碧眼惑天狐的過程中,他的鏡像分身已經抵達近前,沒有廢話,二段燕返如同不受時間與空間的桎梏,轉瞬間就到了刑烈近前,一爪狠狠襲來。

無論是這一擊的威力還是威勢絲毫都做不得假,刑烈匆忙招架,以同樣鋒利的利爪和分身的攻擊碰撞在一起,強大的力道讓刑烈片刻都沒能堅持下來,就被彈飛出去,同時手臂上三道火花迸射,那是分身的利爪割在本體骨骼上迸射出的火花。

手臂鮮血淋漓,剛剛那一擊摩擦產生的熱量幾乎讓手臂皮肉被燒焦,火辣辣的疼痛刺激著刑烈的心神,他差一點就認為這一切根本就不是幻象。

太真實了,這場戰鬥無法讓人和幻象聯想到一起,無論是分身氣勢上的壓迫,還是金屬利爪切割入肉時的疼痛,一切的一切絲毫都做不得假。

雙方一個照面之後,分身就完成噬靈進化,變身狀態下的他攻擊強度更是令人難以招架,被那一對金屬利爪稍微觸碰都是皮開肉綻的下場。

刑烈這邊也是疲於應對,但是他並沒施展變身,也沒用出保命的鬼步,原因還是心中那一份懷疑,如果這一切都是高明的幻象作怪,現在交出所有底牌就等於自掘墳墓。

刑烈不僅沒拿出任何底牌來應付分身,反而在這種被動的高強度作戰中分出少半心神留意周圍,寄希望於找到哪怕一絲一毫的端倪所在。

「胖子,我來拖住他,你在周圍放把火,範圍越大越好。」

被分身壓制的節節敗退,刑烈已經有些體力不支,加上仍沒在周圍發現破綻,只能是出此下策,藉助朱子傲的大範圍布火來最後一次驗證自己的猜測。

這種驗證方法有些冒險,如果根本不存在幻象,那麼將周圍變成火海對刑烈和朱子傲來說就等同於自斷後路,並不是說他朱子傲放的火就無法傷害到他自己。

朱子傲聞言稍微猶豫,他也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很嚴重,本來自己二人就敵不過鏡像分身,如果再火上澆油的讓周圍變成一片火海,那簡直是插翅難逃。

不過朱子傲並沒多說,相比於讓自身陷入更致命的危機中去,他更願意去相信刑烈,只要知道刑烈決定的事情就一定有其道理就夠了。

朱子傲一躍而起,一腳踏在巨石上借力懸停在六七米高的空中,火焰在肩膀上騰起,接著在身後灑下巨大的火焰斗篷。

「漫天火雨!」

朱子傲雙臂伸展,巨大的火焰斗篷迎風擴散,在空中交織成火焰大網,接著大網就如同受熱熔化的焦糖一樣落下,落點處變成久久不熄的火焰。

說起這漫天火雨估計在恐慌高校內一定是少有人聽聞,因為這是朱子傲突發靈感自創出來的範圍攻擊手段,先是布置出火焰大網然後在多處進行阻斷和拆分,讓其如同雨滴般密集的落下。

火雨非常密集,幾乎是瞬間就將周圍變成一片火海,逼人的熱浪灼燒的空氣發出噼啪聲響,石塊被焚燒碎裂,很少見的乾枯植物在一瞬間就連灰燼都消失全無。

一股毛髮被燒焦的味道從刑烈和朱子傲身上散發出來,非常嗆鼻,身為高校學員,強化過程中身體髮膚也同樣會被強化,現在能被烘烤出焦糊味道,可想而知周圍的溫度有多恐怖。

鼻子微微抽動,刑烈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他並沒在分身身上嗅到焦糊味,這一點可以很大程度上驗證他此前的猜測,即便分身有裝備武裝,實力強悍,但在如此高溫下毛髮不可能完好無損,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一切都只是幻想。

突然,刑烈目光如電射向一個位置,那裡表面看去並無異樣,只是在開啟白眼狀態下的刑烈時刻關注周圍,所以剛剛那一道透明身影挪動位置自然沒能逃脫上帝視角的捕捉。

「這麼久還不現身見面,真是沒禮貌呢。」

刑烈溫和的語氣和粗暴的動作形成鮮明對比,當話音落下的剎那,抬腳踢飛腳下一顆石子,石子就如同子彈般射向剛剛出現異動的位置。

刷!

石子在逼近透明身影近前時,突然自行調整方向,繞了一個彎繼續飛行,卻是避過了那道透明身影,像是有一股無形力量盤繞在透明身影前方,具有隔開遠程攻擊的功效。

突然,鏡像分身發起的進攻戛然而止,此時他的利爪距離刑烈的后心只有不足寸遠,當動作停滯后,身體也在趨於透明,直至消失不見。

場中重新恢復原有的寂靜,不同的是相隔大概二十米遠的位置上有一道身影正在逐漸凝實。

「我靠,老邢,還真是被你給賭對了。」朱子傲興奮之餘胖臉上還帶著幾分后怕,很快他又意識到另一個問題,有些懷疑的說道:「不過話說回來,剛才被你的鏡像分身抓過的地方還真是疼,不過現在傷疤都沒了,那又是怎麼回事?」

刑烈抬手看向自己的小臂,果然如朱子傲說的那樣,先前最嚴重的三道猙獰抓痕已經消失不見,沒留下丁點疤痕,也不再疼痛,就像根本沒受過傷一樣。

一切只能說是幻象太霸道了,如果不是最初熟知分身的一些特性,那麼這次是真要被坑慘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