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結局篇:無人永生

大結局篇:無人永生

只是這一擊,便讓四周鼓噪的氣氛馬上安靜下來,我不安地看著對面的仙人們,倒不是覺得他們有多可怕,讓我感到不安地是另外一股正在急速接近地氣息,雖然現在還十分微弱,但是神識卻在警告我,這個氣襲分強悍,甚至還在我之上,而具有這樣修為地人,在整個仙界只可能有一個,那便是那個假扮仙帝的混沌!

他來這裡做什麼?難道他修養好了嗎?這時,我地目光不經意地掃過對面那黑壓壓的人群,看著那磅礴的仙氣,我心中閃過一道靈光,沉著聲音,問道:「是否是仙帝將你們全部召集在這裡,說要與我決一死戰?」勿語奇怪地看著我。

我心中頓時一沉,知道這其中必有蹊蹺,混沌不可能不知道我的修為深淺,他肯定也清楚就憑眼前的這些仙人,來多少也無濟於事,可是,他卻還是派他們過來,這究竟是為什麼?我一邊感覺混沌那熟悉的氣息,一邊在腦海中急速地思考著,當混沌的氣息無意中一弱,我忽然茅塞頓開,那傢伙。想將這些修真和仙人全部都吞噬掉,但是他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時候呢?

混沌的氣息越來越強,用不了很久他就會來到這裡的。

怎麼辦?難道我就這樣一走了之,等備戰好再來?不,不行,當我的眼神掃過那些修真和仙人,我的心告訴自己不能那麼做。那些不知深淺地仙人和修真們,他們的本身並沒有錯,難道我可以眼睜睜地看著他去送死?可是,另一個聲音卻又在我耳邊盤旋,別傻了。他們是你的敵人,當然死一個少一個,再不走如煙他們就沒機會走了,到底我該怎麼樣做?我的心在左右搖擺著,而時間卻在飛快地流逝。

這時冥妃曾經說過的話。突然從我的心底冒了出來:「看來你的本質還是沒變,還是和從前一樣,你從來就不肯順應天命。你從來做是就是自憑喜好,你從來就不管身邊人地感受,可是,就是這樣的你,才是你真正的自己,即使是再經歷幾千萬,幾億年也不會改變的。」

是啊,我是天鬼!那麼我便順著我的心去作吧。別去在乎什麼,猶豫什麼!

心中拿了主意,我便大聲地對著那些修真和仙人們喝道:「你們快些逃吧,你們地仙帝是假的,他將你們引誘到這是想將你們全部吞噬。從而恢復他從前的力量。」笑聲。

是啊,我這樣說是太過於蒼白了。更本有沒有好的證據來證明我說地話,但是有著天鬼億萬年記憶的我卻也只有,這世上最好的證據就是力量和實力,既然如此,哼!我冷冷地看著對面,身後地鬼霧感受到我的氣息,馬上如長虹貫日一般向仙人那邊衝去,實質般的鬼霧幾乎沒有遇到什麼抵抗就將仙人們的紫色仙氣吞食了,天地間頓時一片黑暗,令人感到恐懼的安靜。

看到這樣的情形,我身後的如煙抓得我更緊了,我感覺著她手心的那一抹細汗,心想自己或許是有些過頭,嚇到如煙了,我扭頭向兩邊看去,只見,牙,老火,無極真人和戒嗔幾人也是張著大嘴,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地一切,或許我這樣以一己之力抵抗眾多仙人的修為已經超過他們理解範圍太多了。

我看火候已經差不多了,便將四周的鬼氣重新收了回來,眾人的臉上才有恢復了生氣,而對面的仙人們卻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來,因為我殺光臣在前,壓制仙氣在後,這兩招已經讓那些仙人拋棄了任何幻想,我想他們對我地實力已經深信不疑了,於是,我再次看著他們道:「我想現實已經很清楚了,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不是一點半點,而是有著日月之遙,要將你們全部毀滅,實在是一如反掌,在這樣地情況下我又為什麼要騙你們呢,我再說一次,仙帝是假的,要去留你們自便!」

這一次仙人們並沒有像上次那般哄堂大笑,而是若有其事的在下面切切私語,而在這片哄雜聲中,朱雀戰神格麗瑞亞的聲音顯得十分清晰,只聽她指著我身上的戰袍,大聲道:「天啊!那是狂神的戰袍。」

其他的人聽到后,紛紛驚詫地看著我。我低頭看著身上金黃色的戰袍,心道難道這裡有什麼蹊蹺嗎?

正在我埋頭苦思的時候,格麗瑞亞忽然道:「我相信他說的話,因為我相信狂神,那件戰袍現在穿在他的身上就說明狂神信任他,要知道如果沒有得到狂神的信任,那戰袍是無論如何不會被他穿在身上的。」格麗瑞亞,大聲道:「狂神是他殺的!」馬上插嘴道:「狂神不是我殺的,他是知道了事實真相后,自我了斷的,而這件戰袍也是他送給我的。」

格麗瑞亞聽后,也站在我這邊道:「墨於純,你也忘了,狂神這件戰袍是只有歷代戰將之首才能穿的,而不陪戰袍承認的人是永遠穿不上它的,難道這個你都不清楚嗎?」說著向我這邊走來,邊走邊道:「所以我相信他,相信戰袍!」信,你偏偏去相信一件破衣服!」墨於純看著格麗瑞亞的身影,不停地破口大罵。有太多我不了解的地方!或許正如天鬼所說的,仙帝並非原來地那個仙帝了。」格麗瑞亞口中說著,但是腳下的步伐卻沒有慢下來。

隨著格麗瑞亞的選擇,在修真和仙人間產生了不小的震動,有不少人也跟著她向我這邊走,就連八大戰將中也有兩個人朝我走了過來,但是剩下更多的停留在了原地。頑固地相信仙帝的存在。的!」墨於純只敢站在對面漫罵著,卻不敢向前越雷池一步,因為他也很清楚自己地實力。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仙人們的後面突然湧來一片大霧氣,無聲無息地吞噬著大片的修真。終於不知道是誰察覺,大聲地驚叫起來,這才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紛紛祭出手中的法寶向那片大霧打去,但是。那些微弱地法力,只能打散霧氣外面那些星星寥寥,絲毫都攻不進去一點。那霧一邊急速地向外擴張著,一邊發出狂妄的笑聲。

當聽到這笑聲,所有的仙人都驚呆了,連手中的抵抗都忘記了,當自己被吞噬的那一瞬間,才發出慘絕人寰地叫聲。

我看著這一切,知道隱藏在那霧氣中的一定就是混沌,沒想到它來得這麼快。並非是我的神識不準,而是他地修為高出我太多了,我看著那片還在吞噬生靈的霧氣,舉起手中的龍泉用力地將身前的空間切割開來,對著格麗瑞亞道:「你快將他們帶著。」

格麗瑞亞稍微由於了一下。便用清澈地眼神看著我,道:「謝謝。」說完便抬腳領著為數不多的幾個仙人穿過了這裡。我看著格麗瑞亞的背影,心中暗暗讚歎,她無疑是聰明的,以她的修為在這裡絲毫作用都幫不上,選擇離開擦是最明知地。

轉瞬間,那些仙人都離開了,我看著身邊的老火和其他幾個人道:「你們也走吧。」

老火神色黯然地點了點頭,道:「我知道,我們在這裡幫不上你任何忙了,你不用說,實力之間的差距我很清楚。」說著它轉身對著無極真君道:「酒鬼,是時候了,把東西給他們吧。」

無極真君輕輕地從懷裡掏出兩個水晶一般的石頭,分別遞給戒嗔和牙道:「冥妃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一天,她知道你們三個人會一直戰鬥到最後,並且永遠都不會再回來,如果你們兩個真得想陪著天星地話,就接過去,如果還想活著,就跟我們一起走吧。」

戒嗔小心地接過一粒水晶石,道:「天星在哪,我就在哪,因為我們是生死不離的好兄弟。」

牙也毫不猶豫地接過一顆,口裡罵罵咧咧道:「他媽地!我就不信老子干不過他,不就是片破霧嘛有什麼了不起,哦!對了,你給我這石頭怎麼用啊?」

無極真君嚴肅地看著戒嗔和牙道:「既然你們選擇了,就再也沒有回頭的路了,你們只需要將這水晶石含在嘴裡,它就燃燒你們這一生所有的修為,足夠你們提升到和天星一樣的程度,但是,燃燒過後你們的修為在經過這一戰後就完全消失了,以後你們也只能做普通人。」

「哈!普通人!老子好久都沒有作了,還真期待啊。」牙大大咧咧地笑道。

戒嗔連想都沒想就將那水晶石含了在嘴裡,頓時一道佛光通天徹地,讓人不敢正勢,而牙見狀,更是興奮地哇哇大叫,一張嘴也將水晶石含了進去,手中破神馬上爆發出震天動地的玄光,煞是驚人。

無極真君看了看我們三人,微微地嘆了口氣,道:「天星,這一次你們去可能永遠都回不來了,至少冥妃是這樣說的,而且她讓你們去流徙之池,她說只有在那你們才有能力和混沌一戰,可究竟是為什麼,她卻沒有說明,哎!走了,老了,時代永遠是你們年輕人的。」說著,搖晃著腦袋走進了空間裂縫。老火也依依不捨地看著我,玲瓏的眼睛地滴下一兩滴麒麟淚,慢慢地消失在裂縫中。如煙忽然從身後抱著,摟著我的腰,不肯離去。

多情的人啊,你這又是何苦呢。明明知道我心中有人,為何還愛著我?我轉過身子,看著如煙早已淚流滿面的俏臉,輕聲道:「走吧,你留在這裡也沒用的。」姐,我不想沒有你,我想我們生死都在一起。」

令人戀愛的女孩啊,你這又是何苦呢?為了一個即將死去男孩,捨棄自己地性命。這樣值得嗎?我看著如煙,對著她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感受她那唇尖處的一點柔軟。如煙嚶叫一身,身體馬上軟在了我的懷裡,我一邊吻著她,一邊將她抱向了空間裂縫,看著她流淚的雙眼,我暗暗道了聲:對不起,或許我什麼都不能留給你,那麼我就留給你這最後的一吻吧。希望它能讓你了一點心愿。

當我將如煙送開,她馬上無骨地癱在地上,早已是泣不成聲。

我狠一狠心,轉身向外走去,揮一揮手中的劍。將這空間裂縫地入口狠狠的斬斷。

當我走出裂縫的時候,牙和戒嗔都已經在那等著我了。我看著牙和戒嗔相視一笑,將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兄弟同心,其力斷金!

那一片吞噬完所有修真和仙人的混沌,也漸漸地將圍繞在自己身上的霧氣散去,露出健碩俊美地外表,天真無邪的笑容任誰都不會將他同惡魔這兩個字連在一起,可是他偏偏就是一個惡魔。沌話馬上讓牙和戒嗔呆在了原地。沌,笑道:「想不到你還是這樣叫我,我們已經有億萬年沒有這樣叫了,當初盤古開天後,我比早出來一萬年,你就一直這樣叫著我,有時我自己都分不清你究竟是不是是我弟弟了。」呢,反正等會我們就合成一個整體了,三哥都已經和我融合了,下一個就輪到你了,我親愛的哥哥。」刻聽到混沌的那親切的稱呼,心裡一陣噁心,我看著他道:「三弟當日就是受了你地蠱惑所以才會被你吞噬了,這也算是他咎由自取吧。」其實三哥這樣作不是讓我們一家人更快地團聚在一起嗎?」團聚啊!**!」牙忍不住大罵道,手中破神一揮,將天地截成兩半,一道精光以神鬼不覺的速度迅速向混沌衝去。

混沌面帶笑容地看著我道:「哥哥,你這兄弟怎麼這麼著急,若是想地話,我也可以讓你進來和我們一起團聚,永遠不分開,哈哈哈。」說著,右拳快速地沖著牙打出的那道精光一擊,轟的一聲,精光處流光一閃,下一瞬,牙身前的空氣沒有來由地一陣波動,我急忙將牙推開,只見剛才空氣波動的地方,暴出一道光芒,仔細看去,赫然和牙剛才打出的那道,而混沌已經在那邊皮笑臉不笑地看著我們。

看來我們和混沌之間還是有些差距,於是我笑著對混沌道:「弟弟,我們換個地方玩吧。」說著馬上對牙和戒嗔道,去流徙之池再戰!

話音落下,我們三個人立即化成天邊的流光,沖向流徙之池。

哼!混沌在我們身後冷哼一聲,也跟了上來。

流徙之池。

在這裡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有的只是虛無,五行地凌亂讓人覺得這根本就不屬於宇宙的任何一個角落。

我看著身邊漂浮著的無數屍骨,心中迷茫著,不知道冥妃為什麼會叫我們到這一片廢墟來,而且這裡似乎只有入口而沒有出口,即使想要跑都沒有地方跑。到哪裡呢,沒想到只是跑到這一片死路,哥哥,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難道你就不能給弟弟我一些驚喜嗎,不要每次打不了一下就逃跑。」混沌的身影忽然閃現在我的面前。

戒嗔見狀,伸手打出一道佛印,一個巨大地神佛騎著虎。呼嘯著從戒嗔的手中飛出,這平日里根本不可能瞬間施展地法術,現在卻一瞬間出現在空中,我愣住,戒嗔也愣住了,而混沌更是遂不及防,只見紅中佛光一閃。混沌的身體被打得向一邊飛去。

看著這一切,我忽然明白了,流徙之池是一個沒有空間,沒有時間的地方,在這裡不用擔心施法地速度。只要是法術在一瞬間就可以釋放出來,或許這就是冥妃叫我們到這裡來的原因吧。

我們站在遠處小心地看著混沌的那躺在空中的身影,心知這樣的攻擊強度更本就不能將他如何,可是他卻為何賴在地上不肯起來,我不知道。我想牙和戒嗔也不會知道,我們就這樣奇怪地對峙著,忽然混沌爆發出了一聲狂妄地笑聲。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來是這樣,哈哈。」

他怎麼了?難道被打瘋了嗎?我奇怪地看著混沌。我受得傷瞬間就會消失,哈!冥妃這樣的地方一定是你想出來的吧,你想我一生都虛耗在這裡嗎?哈哈,可是有一點你卻沒有想到。我已經徹底地融合了仙帝地力量,哈哈,不止是三哥的,而是每一代仙帝的力量,所以我要感謝你。冥妃!只有在這流徙之地,我才不會讓哥哥他跑掉。我才會讓我們一家團聚!哈哈哈,你說呢?哥哥。」

天啊!難道這真的是天意嗎?我一輩子斗天斗地,可沒想到頭來還是應天順命,我忽然覺得有些悲哀,冥妃讓我們到這裡,沒想到卻將自己逼進了死胡同,真是天意弄人啊。

「媽的!老子就不信你能吃得了我!」牙將破神橫手一甩,大力向空中跳去,落下時狠命向混沌劈去,一道天塹橫空而起,越破長空,直衝混沌而去,此刻,混沌只是朝著上空大笑著,根本就不理會牙那強橫地力量,只見那道如天塹在空中一閃,如流行橫空,直划進混沌的體內,還沒等牙咧嘴大笑,就見牙身上的空氣一陣晃動,我根本來不及提醒,那道本該切進混沌身體的天塹卻將牙橫腰切開。

幸好這裡是流徙之池,恢復這傷,也是一瞬間的事。

只是那失去地元氣卻無法彌補,牙此刻的臉色已經蒼白無比,看來上他的全力施為對自己造成地傷害確實不小。笑著看著我們道:「剛才近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這放了域,你們就在這等著乖乖地一個一個被我吞噬,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吧,哈哈哈。」

完了,聽見混沌這樣我說,我的心馬上就涼了下來,他的實力本來就在我們三人之上,再加上這域,實力的懸殊就更大了。

混沌高高地漂浮在上空,冷冷地看著我們三道,你們三個就等著被吞噬的命運吧。說完身影在空中一晃為三,分別向我們三個人擊下,我看著向我襲來地人影,伸手一擋,但那道人影根本就無視我的雙手,依然是狠狠向我舉拳衝來,哼!也太小看人了,我心中冷笑小一下,龍泉應聲而出,一道玄光暴射而出,我看著那道玄光射進混沌的身體,心裡頓時大喜,但是一如牙剛才的情況,我的身體頓時一陣巨痛,剛才那道玄光竟然從我地體內流溢而出,轟的一聲,毫無防備地我頓時被空中那道人影打得一邊飄去。

與此同時,牙和戒嗔也和我一樣,先是被自己的法術打在身上,然後被擊飛,我看見這樣的情況,腦海中靈光一閃,忍住身上的疼痛,大聲道:「別用法術,對他沒有效果的!」啊!」三個人影一齊放聲笑道:「可是那樣只會讓你們死得更快。」

說完再一次向我們襲來,當我和他的拳頭對在一起的時候,我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說,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我每打出一拳,他能打出十拳,二十拳,而且每一個拳上帶著的力量都是我的十倍。二十倍!沒有多久,我就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癱在地上,而另一邊的牙和戒嗔也是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只有那血還在一滴滴地向下流淌著。

牙你們千萬別死啊,我一邊忍受著身上的傷勢。一邊在心裡祈禱著。啊!忽然我感覺到自己地靈體天旋地轉,身體內似乎什麼東西被抽了出去,而混沌在我身後也突然停住了手,只聽見他在我身後嘿嘿笑道:「沒想到,二哥竟然在你的體內。」我轉身看去。只見他手上拿著一粒玉佛珠,看那樣子是剛從我的身體里奪走的,他一邊玩弄著手中的玉佛珠一邊道:「哈哈,真是太好了,當年我還來不及吞噬他。二哥的身體就化為八粒玉佛珠,沒想到在你身體里居然有七粒,再加上我身體里的就全了。哈哈哈哈,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必那麼大費周章去用神識去尋找這些玉佛珠了,害得二歌地記憶和我的記憶都竄在了一起,不過沒有關係,都回來就好了。」說著嘿嘿地向我逼進了兩步,將我從地上拉起來,道:「哥哥。我就不讓你受痛苦了,你就和二哥一起到我這裡來團聚吧,哈哈。」

看著混沌那張因為得意而扭曲的臉,我無助地反抗著,可是我的反抗卻絲毫沒有效果。他的修為實在是高我太多了,感覺著自己地力量正在向混沌一點點流去。我看著躺在地上的牙和戒嗔默默地道了聲對不起,早知道這樣的就不應該帶他們來。

當我的意識漸漸的淡薄,以為自己就要和混沌融為一體地時候,我和混沌身上的幾顆佛珠突然一起亮了起來,四周的一切似乎全部都顛倒過來,那深藏在混沌體內地第八顆玉佛珠終於將我所有的記憶補全了,看著眼前的一切我忽然全部都明白了,原來這裡並不叫流徙之池,而是叫彌須之地,是大自在修鍊的地方,而在和我那一戰後這裡就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那日大自在選擇我后,我們就一起為如何消滅混沌想了個計策,最後決定為了大局考慮,大自在將我殺死,我重新墮入輪迴,而他則選擇死在混沌的手下,並將自己的意識化成八顆玉佛珠,留下一顆給混沌吞噬,其他幾顆流落凡塵,而最關鍵的就是混沌體內地那第八顆玉佛珠,他是集大自在所有修為所煉成的,只要說出八字真言,那顆玉佛珠就會化作南明離火,將這裡連同混沌一起燒成虛無,而那八字真言每一個玉佛珠上都會有一顆,而我每找到一顆力量就會提升一點,一直確保我找到這所有的八顆珠子為止,就功德圓滿了。

看到這裡,那八字真言如電閃一下在我腦海中閃現,我和混沌都呆了,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原來自己一直以為天意弄人,卻想不到是自己一手的安排。

混沌突然大叫一聲,瘋狂地將他正在吞噬我地身體從我身上挪開,只是吞噬容易,想要分開卻哪能那樣簡單呢?你不要念啊!」

看著我開始念那八字真言,混沌著急得大叫著。

不要念?誰也不想念啊,我每念一個字,生前所有的畫面都會在我面前流轉一邊,我覺得有些悲哀,今世地我根本就不曾為自己活過,而是全在走上世自己布下的棋局,若還有下一世,我希望自己不再被誰操控。

當最後一個字響起的時候,南明離火如星光一樣閃爍在這空中,將這照亮得一片光明。

不知道多少年以後,在地球上的某一個角落,兩男兩女正在墳前祭拜著,在那墳頭上插著一把劍,那上面刻著的字,分明是:龍泉二字。

其中一個長得如同西歐人一樣的男子,權威著跪在地上三個人道:「如煙,七夜,戒嗔,算了,走吧,每年的這個時候你們都這樣傷心,哎!」

(大結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鬼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鬼道
上一章下一章

大結局篇:無人永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