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紅顏三千下載
  3. 紅顏三千
  4. 第663章 幽州防衛戰(七)

第663章 幽州防衛戰(七)

作者: |返回:紅顏三千TXT下載,紅顏三千epub下載

城門緩緩打開,王彥騎著赤兔緩緩走了出來,身上的鱗甲,閃爍著寒芒,兩柄尺余長的短刀握在手中,輕輕擺動著。

血狐掉轉馬頭,停留在原地,透過面具目光灼灼的看著王彥。

血狐的親衛一字排開,目光緊盯著王彥。

周圍的空氣彷彿在升溫,無論是城牆上的官軍,亦或是血狐的親衛,都感覺燥熱無比。

隨著二人靠近,不等開口,胯下的寶馬率先發出嘶鳴!

除去血狐,血狐的親衛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響,整齊的列陣頓時變得亂了。

王彥停了下來,四目相對,他從血狐身上感受到了滔天的壓力,即便是同十方無敵比試的時候都不曾有這種感覺。

莫名的興奮,只有在生死搏殺的時刻才能感受到,王彥已經很久沒有如此興奮過了。

到了這時,腦海中的一切都拋了開,此刻是享受的時刻。

突然!王彥和血狐同時發起了進攻,眨眼之間二人就撞到了一起,血狐的馬槊一記閃電般的突刺直指王彥咽喉。

叮!

王彥抬手用刀背在血狐的槍頭上輕點了一下,血狐的槍頭瞬間被震得抬起,同一時間,王彥的另一柄刀已經划向血狐的胸口。

就在刀刃快要劃到血狐身上之時,馬槊的尾尖隔在了中間止住了刀鋒的去路。

周圍很安靜,只有王彥和血狐兵器相撞的聲音在戰場上空盤旋。

時間彷彿變慢了,又彷彿變快了。

無論是城牆上的官軍,亦或是血狐的親衛,都無法看清二人的招式,不知不覺間,二人已經交手百回合,卻只過了盞茶的功夫,可當眾人再次回過神來時,夕陽已是快落山了。

戰鬥還在繼續,城上城下幾乎是同時亮起了火光,將戰場照的明亮。

兩邊的人皆看的熱血沸騰,斗將本就是沙場上的重頭戲。

王彥雖然年紀輕輕,但武藝之高強,在大梁已是小有名氣,但仍不及血狐之名響亮。

黑狐的士兵對血狐的武藝有著絕對的自信,尤其是血狐的嫡系親信,大多都目睹過血狐同十方無敵的驚天一戰。

隨著時間的推移,無論是官軍,亦或是血狐的士兵,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武藝冠絕黑狐的血狐,竟與一小將斗的旗鼓相當,不分伯仲。

錚!

武器相撞發出雷鳴般的響聲,巨力蔓延,兩匹馬皆後退數步。

二人的模樣都有些狼狽,王彥的肩甲胸甲上滿是划痕,最深的那道甚至破開了鎧甲,隱約能看到裡面透著血色。

血狐也好不到哪去,護心鏡下方一寸處的凹痕觸目驚心,頭盔左側的裝飾物更是不見蹤影,只餘下右邊的,看起來有些滑稽。

「哈哈哈哈!」血狐笑的極為爽朗。「小娃娃,好本事,老夫越來越中意你了,大梁已經腐朽,崩塌已是早晚的事,何必再為其白費力量,你若入我黑狐,老夫便將我那女兒許配與你,如何!」

王彥沒有接話,目中寒光繚繞,雙刀前送,如發狂猛獸般低吼道。

「小心了!」

說完,縱馬前沖,再次同血狐戰成一團。

高手過招,百回合不過是須臾之間。

光碟機散了夜的黑,天空中不見雲彩的蹤影,太陽閃爍著刺眼的光芒。

武器折射的光,晃的雙方人馬睜不開眼。

錚!

血狐又是使出一記重擊拉開了和王彥的距離。

王彥的呼吸聲微微有些沉重,一天一夜的全力戰鬥消耗巨大,血狐武藝之高強確如十方無敵一般。

王彥雙手殷紅,血順著刀柄流過刀身,於刀尖處一滴一滴低落到地上。

虎口已經崩裂很久了,但王彥握著刀柄的手仍舊緊緊的。

王彥的左肩甲已經不知所蹤,左肩上的傷口深可見骨,鮮血已經將裡衣染紅。

血狐的手同王彥一般無二,虎口也早已震裂了,身上的甲胄還算齊全,就是有很多鱗甲變了形狀而已,看起來比王彥要完整些。

「哈哈哈哈!不打了!不打了!」血狐將馬槊扛在肩上,盯著王彥笑道。

王彥感覺很怪,血狐雖然帶著面具,但王彥彷彿能看到面具之下,血狐笑的很燦爛。

這就是所謂的高手過招,惺惺相惜,戰鬥若是在繼續下去,結果八成會是同歸於盡,但王彥覺得,便是戰死於此,也痛快了。

「小娃娃,老夫相中你了,今天不是時候,改天,老夫自會去找你。」血狐說著掉轉馬頭,朝著黑狐大軍下令道。「收兵!」

血狐剛下完令,幽州城的城門就打開了,阿吉帶著親衛快馬上前將王彥圍在了中間,同一時間,血狐的親衛也將血狐圍了個嚴實。

王彥不急著回城,目送血狐離開,直到退出百步之外,才轉身回城。

進了城門,王彥並未在馬上多待,下馬之後,就回了營帳,慕容葯兒緊跟著也走了進去。

平局的消息傳遍了幽州城,王彥同大名鼎鼎的血狐斗的不分勝負,這個消息非常具有衝擊性,一時間,王彥在官軍心裡的地位提升了不止一個層次,若說之前還有些懷疑、不信任,在聽到這個消息后,那些負面情緒盡皆消散。

官軍的士氣受到了極大的鼓舞,幽州城內一片歡騰。

王彥的營帳被親軍包圍的嚴嚴實實,天機天時二人守在營帳門口,眉頭微皺。

營帳內,王彥坐在軟塌邊,慕容葯兒跪坐在王彥身後,正在用一根銀針縫合王彥肩膀上那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沒有麻醉藥,王彥嘴裡也沒有咬著東西,他目視前方,目光朦朧,腦海中滿是剛剛同血狐戰鬥的場景。

阿吉連著端了兩盆血水出去,神情很是憤怒。

「氣死我了!爺爺與那血狐不共戴天!總有一天,爺爺會砍下血狐的腦袋!給少爺出氣!」

阿吉說著豪言壯語,守在門前的天機天時不約而同的白了阿吉一眼,神色古怪,像是在憋笑。

阿吉回過頭,惡狠狠地回敬了二人一個大大的白眼!

..

血狐的隊伍正朝著相州的方向緩緩前進,一輛巨大的馬車中,時不時傳出幾聲痛哼。

「妞啊!你下手輕點!疼死爹爹了!」血狐依靠在一個枕頭上齜牙咧嘴道。

「昨夜為何不停手!」一旁,帶著面紗的少女含怒嗔道。

「妞啊,別生氣,這不是好不容易碰上個能讓爹爹施展拳腳的人么?一時貪戀就..」血狐賊笑道。

「哼,這就是報應,讓你貪戀,若是這刀口在深上一毫,你這條老命就交代在那了!」面紗少女一邊收拾葯匣子一邊輕聲說道。

「爹爹便是交代了,也能拉上他一起!」血狐自通道,不過話音剛落就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嚎,一根縫衣針粗細的銀針穩穩的立在血狐的腿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