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路桃花傳下載
  3. 仙路桃花傳
  4. 四十二 小玩意兒

四十二 小玩意兒

作者: |返回:仙路桃花傳TXT下載,仙路桃花傳epub下載

又過了兩天之後,黃昶處理完所有雜務,動身下山。

有了飛梭,他就不必專門去搭下山的順風船了。隨時隨地,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此時此刻,他正操控著翔雲飛梭,穿行在包圍昆崙山的重重雲霧之中。

胸前崑崙弟子銘牌微微發出熱量,以及神識中隱隱傳來的戰慄感都在提醒他:四周圍那一團團宛如棉絮般,貌似無害的雲團有多麼可怕——如果沒有表明身份的崑崙弟子銘牌,鋪天蓋地的雷電瞬間便會將他打成齏粉。這便是西崑崙的護山雷雲大陣,哪怕黃昶是崑崙自己人也得小心翼翼。

在雷雲陣中很難把握時間概念。黃昶以前有過藉助滑翔翼直接穿越雷雲陣的經驗。如今換了飛梭,按理說速度應該快了許多,但感覺似乎和從前那幾次也差不多。也不知過了多久,眼前驟然一亮,終於脫離了這片雲層。

於是黃昶催動神念,讓飛梭兩側各自伸出一條青色風翼,微微扇動之下,飛梭便開始加速——在雷雲陣中不敢動用法力,飛梭實際上是「掉」出去的。這時候才進入到真正的飛行狀態。

胸前忽然動了兩下,一個小小腦袋從黃昶懸挂在胸口的皮口袋裡探出頭來,正是鸚鵡波波——妖精最是畏懼天雷,波波自己雖然也有崑崙銘牌,不會被雷雲陣當作敵人,但在通過時卻還是把腦袋縮成一團,躲到黃昶懷裡尋求庇護,直到這時才敢冒頭。

四下望了望,見雲層已經過去,小鸚鵡頓時又神氣活現起來,拍著翅膀便想要飛出去,卻被黃昶伸手按住。

「別亂飛,飛梭速度快,你跟不上,會被拉下的。」

波波不服氣的撲騰了幾下翅膀,但最終還是老實了——這幾天他跟黃昶比賽了好幾次,以雙翅對飛梭,結局都是一邊倒的失敗。

其實禽類妖精在飛行速度上向來很佔優勢的,但波波畢竟還只是一頭小妖,在這方面還不夠強。等他成長到和他母親差不多水準時,飛梭之類人造物品就很難和這類天生靈禽相比了。所以有實力的法元強者往往都愛馴養靈禽寵物作為坐騎,而不是藉助法器,比如元真子就是這樣。

「乖乖坐好了,哥帶你兜風去!」

黃昶不知從哪兒摸出一副墨晶眼鏡,頗為臭屁的架到臉上,而小鸚鵡也立即效仿,從皮袋裡摸出一副同樣材質,只是專門適合架在它那小腦袋上的墨鏡,大模大樣戴上了,伸出翅膀,指著前頭大喊:

「加速!加速!嘎嘎!」

…………

有了飛梭,這一路上自是跑的飛快。返程路上黃昶專門繞行到褒國去了一趟,回家跟父母親打個招呼,順便看看被他藏在亂葬崗里的姚師兄修鍊進度如何——自從上次激戰,姚師兄境界提升后,黃昶發現他似乎出現了能夠自主修鍊的跡象。於是便按照標準的屍妖成長模式,在一處亂葬崗中找了塊陰氣積聚的養屍地,將其埋入進去,讓它嘗試著自行進化。

回到家中,連屁股還沒坐熱,就被老爸老媽抓去內室中好好審問了一番——他先前寫信回來,說是已經取得了師妹家中的同意,婚事也已談妥,父母自是對此極為關心。另外黃旭黃昭兩個跟他去鎬京城遊歷,雖然黃昶在書信中也用不少筆墨寫了他們的情況,還讓他們自己也寫了信,卻終究還是免不了要被爹媽反覆詢問。

費了不少功夫,好容易才應付完爹媽那層出不窮的問題,黃昶拖著疲憊身軀返回大廳,卻看見自家小兄弟黃豆豆坐在一張小板凳上,旁邊則是陳白兩位姨娘,以及許多丫頭婆子立在那裡,一個個都仰著頭,看著一隻站在高椅背上的綠毛鸚鵡指手畫腳吹牛逼——沒錯,那正是波波。

這小傢伙居然一點沒有尋常妖精怕見生人的毛病,黃昶帶它進門后只是簡單向大家介紹了一下,說這是來自昆崙山上的精靈,大家不必害怕。便進內室去應付自家爹媽了,讓小鸚鵡自己在外面熟悉環境。

現在看來這小傢伙適應的非常好,沒多久便跟黃家人都混熟了。整整一晚上,一屋子人盡在那兒聽它自吹自擂了。無非是變著花樣說自己在昆崙山上怎麼怎麼厲害——鸚鵡妖的天賦果然大都點在嘴上,波波這一通尬吹,聽得黃昶都臉紅。

其實波波那些大話騙騙沒什麼見識的小妖怪還行,在人類面前用處不大——人類社會的複雜詭譎豈是久居山野的妖怪所能想象。不過因為是三少爺帶來的,大家總要給些面子,何況小東西也確實挺可愛的,所以在聽它吹牛的時候也時不時發出哈哈笑聲,但之後便各自散去。

而波波的自吹自擂終究還是為他收穫到了小跟班一枚——黃豆豆很快跟它交上朋友了。因為黃昭黃旭他們都出門了,那位徐家的小未婚妻也不好整天上門做客,黃豆豆沒了玩伴難免寂寞。雖然全家人的寵愛也因此而完全集中到他一人身上,可對於四歲的小孩子來說,沒人陪著玩兒終究是挺無聊的。

波波的出現恰巧彌補了這份遺憾,關鍵在於他們兩個都是小孩子,黃豆豆很容易相信鸚鵡說的那些大話,而波波則把豆豆看作和自己一樣的存在,對他的童言稚語始終能夠用一本正經的態度加以回應。

於是兩個小朋友很快便玩到了一起。一連幾天,黃豆豆白天時帶著波波在院子里到處瘋跑,晚上則要求和它睡在同一間屋子裡,非常親密。

只是這樣的日子才過了沒幾天,白姨娘就上門找黃昶求助了——兩個小傢伙總是在屋子裡嘰里呱啦說個沒完。大半夜的都不睡覺,白姨娘起初因為膽子小不敢管,但連續好幾天黃豆豆都折騰到後半夜才睡著,白天一副精神不足萎靡不振的樣子。做母親的為了兒子終於壯起膽來,連妖精都敢懟了。

黃昶聽了原委之後禁不住失笑,便給了白姨娘一件小玩意兒——波波的嘴套子。他當初哄波波戴上的理由已經被看穿了,不過後來黃昶為自己做了一副墨鏡,小鸚鵡看到后非常羨慕,吵著也要一副,於是黃昶和它約定:墨鏡和嘴套子必須一起要。要墨鏡,就得同時也接受嘴套子。

小鸚鵡權衡了一番后表示同意,雙方說好墨鏡平時由鸚鵡自己保管,它想什麼時候戴都行,而嘴套子則由黃昶保管,拿出來就得乖乖戴上睡覺。

當天晚上,當白姨娘大著膽子在波波面前拿出那隻嘴套時,剛剛還撲扇翅膀大聲說笑的小鸚鵡頓時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兒才哼哼唧唧道:

「啊,他把這個給你啦?」

白姨娘有些心驚膽戰的看著鸚鵡,不知道這小玩意兒是否管用,不過波波是個遵守諾言的好妖精,最終還是戴上嘴套,站到專門的掛架上,把腦袋埋進翅膀下面,老老實實的睡覺了。

而白姨娘的院子在鬧騰了好幾天後,也終於安靜下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