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屍命下載
  3. 屍命
  4. 第1069章 新書試讀

第1069章 新書試讀

作者: |返回:屍命TXT下載,屍命epub下載

牡蛋兒,是我的小名兒,我的官名叫張牡,不過我今天要說的不是我的名字,而是和我眼睛有關的一件離奇事件,九歲那年,我因為發燒眼睛一下就什麼也看不見了,爸媽為了給我治眼花光了家裡為數不多的錢,只可惜因為沒有視網膜給我移植,我最後成了一個小瞎子。

開始的時候,我很沮喪,很絕望,還很害怕。

因為眼睛好不了,我就不能看書學習,長大成不了科學家,造不了原子彈了。

最主要的是,我沒有辦法看正在熱播的動畫片足球小子。

從醫院回來,家裡人並沒有徹底放棄我,而是開始給我尋各種土方子,老中醫,以及一些陰陽、跳大神的來給我瞧病,甚至我爺爺還找了一個瞎子來給瞧病,不過那可不是普通的瞎子,是我們鄉里出了名的「明眼兒」,據說陽間的東西看不到,但是可以看到陰間的東西。

老中醫,陰陽,還有跳大神的,對我的眼睛沒有任何的辦法,可唯獨那個瞎子對我家人說:「牡蛋兒這個眼有的救,就是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下點血本了。」

聽到瞎子的話,爺爺就問:「王瞎子,有話你就直說,多少錢,我就算上山給你挖十年的藥材,也給你湊齊了。」

王瞎子說:「不是錢的問題,老張,你是文化人兒,也是明白人兒,我說的血本和錢沒啥關係,要的是牡蛋兒的三滴童子血。」

我爸在旁邊問:「啥是個童子血。」

爺爺的語氣有些陰沉說:「我以前在咱們縣誌上看過一個故事,裡面說,那童子血,其實就是小孩兒的壽命,三滴,就是三年的。」

我爸在旁邊好奇問道:「縣誌上咋還記載這些東西,爹,你是啥時候看的縣誌,我怎麼不知道。」

王瞎子說:「你爹以前也是大戶人家的人,他的祖父是縣裡的大文人,為咱們縣編過縣誌,所以他看過縣誌也是正常的,倒是到了你這一代,你老張家的文化氣兒全給丟完了。」

爺爺在旁邊道:「行了,王瞎子,別數落他了,小牡的眼睛到底咋整,不用童子血行不行,用我的壽命,反正我這條老命也沒幾年活頭,早幾年,晚幾年,沒啥關係。」

王瞎子斬釘截鐵道:「必須童子血。」

「你們想好了,這牡蛋兒,要麼瞎一輩子,要麼少活三年,一輩子能看到亮兒。」

我記得當時爺爺和我爸媽商量了許久,然後爺爺問王瞎子:「說罷,咋整。」

王瞎子說:「你讀過咱們縣裡的縣誌,應該知道在東坡的狐娘塔吧?」

爺爺說:「知道,不過那塔不是破四舊的時候就被拆了嗎,現在那是一片槐樹林,還有啥用。」

王瞎子道:「你要是信我,今晚恰逢月圓夜,咱倆領著牡蛋兒去狐娘塔的遺址,我包牡蛋兒三天內能看到亮兒。」

我當時在旁邊聽著是有點怕的,少活三年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很恐怖的一件事兒,所以我就問王瞎子:「如果能治好眼,你咋不去治啊!」

王瞎子說:「我的血不幹凈,狐娘娘不收,狐娘娘要的是乾淨的童子血。」

那時正值深秋,夜色很涼,爺爺背著我,和王瞎子一起去了村東頭的那座叫東坡的荒山。

本來我爸媽也要跟來的,可王瞎子卻說,人多了壞事兒,所以他們也沒敢跟過來。

走在路上,涼風陣陣,不時能聽到幾聲鳥叫。

不過這一夜,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那些鳥都奇怪的很,所有的鳥都躲了起來,只有老鴰在不停的亂叫。

都說老鴰叫沒好事兒,所以我就摟緊爺爺的脖子,嚇的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爺爺被我勒的有些喘不過氣,不過他還是很溫柔地說:「小牡,別怕,爺爺在呢,不會有事兒的。」

「呼呼呼」

「嗚嗚嗚」

大風吹過山澗,聲音也是變得越來越令人感覺到驚悚。

我的眼睛本來就什麼也看不到,所以這聲音給我帶來的恐懼就更加重了幾分。

我不由自主咽了一口唾沫,此時又是一股清風吹過,好像有什麼東西被風吹到我的耳朵上,毛茸茸,濕漉漉,還黏糊糊的,這是啥?鬼!?

「啊!」

我下意識尖叫了一聲,然後用手不停去拍打自己的耳朵。

這一叫把爺爺和王瞎子瞎了一跳,爺爺蹌踉了幾步,趕緊把我從後背上放下問我怎麼了。

我嚇的蹲在地上道:「我耳朵上有東西」

接著我把剛才的感覺給爺爺講了一遍,爺爺把我兩隻耳朵都檢查了一遍,沒有任何的發現。

王瞎子也湊過來摸了摸我的耳朵,然後說:「沒東西,估計是風太大,吹過去的樹葉蹭到了。」

繼續趕路。

可是我依舊覺得剛才在我耳邊出現的不是樹葉,而是某種動物的鼻子,好像有什麼東西湊近我的身體,在嗅我的氣味兒,好像是美餐之前的享受,嗅我的是狐狸嗎?

狐娘塔住的是狐狸吧?所以一想到我們要去狐娘塔的事兒,我就不禁「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

爺爺問我哭啥,我則問他們,是不是要把我喂狐狸。

爺爺說:「放心好了,狐娘娘是好的,她不吃人。」

此時王瞎子卻是陰陽怪氣地道了一句:「好的?好的應該修廟,為啥給它修的卻是塔?而且還不是修的供奉塔,是鎮靈塔?好的?只是編寫縣誌的人收了它的好處,給它寫成了好的罷了。」

王瞎子這麼說的時候,我能感覺到爺爺的身體不由抖了一下。

很快王瞎子又道了一句:「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狐娘娘真的有辦法救牡蛋兒。」

爺爺這個時候愣了在原地不動彈。

王瞎子就問爺爺:「老張,我怎麼聽不到你的腳步聲了,錯過了吉時,牡蛋兒的眼睛就沒治了。」

爺爺問王瞎子:「王瞎子,你老實說,你是想救小牡,還是想害我們,你剛才的那一番話明顯是對我家祖上不敬,我家祖上編寫過縣誌,而寫下狐娘娘故事的,正是我祖父。」

「還有,你和狐娘娘,和我家到底有啥過節,為啥這麼埋汰我們?」

王瞎子「哈哈」笑了兩聲說:「老張,你想多了,我就是聽到一些坊間傳說,隨口說了兩句,你咋還著急了呢。」

爺爺還沒說話,王瞎子又說:「再不快點,牡蛋兒的眼睛就真沒救了。」

爺爺深吸了一口氣還是邁動了自己的步子。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我好幾次感覺到有東西在我耳邊,脖子後面晃動,不過那東西沒有再碰我,我只是嚇的摟緊爺爺的脖子,沒有再發出驚恐的叫聲。

等我們停下來的時候,王瞎子就對爺爺說:「把牡蛋兒放下,然後從我身上的背包里取出一個鐵匣子來,就是那個生鏽了,還刻著虎頭的那個。」

爺爺翻騰了一會兒,我聽到鐵匣子被翻出的聲音,然後爺爺慢慢道了一句:「祖開山」

「啪嗒!」

爺爺那三個字剛說出口,我就聽到了鐵匣子落地的聲音,而爺爺卻聲息全無。

我嚇的只喊:「爺爺,你在哪兒,你咋了?」

此時我感覺到一隻大手拽住了我的領口,然後我整個身體就被他從地面上拎了起來。

領口卡住我的脖子,讓我感覺呼吸都有點困難。

接著我就聽到王瞎子的聲音:「別踢騰了,牡蛋兒,你爺爺沒事兒,只是睡著了,接下來,我就要開始為你治眼睛了,你要是再喊,我就撕爛你的嘴。」

王瞎子這麼一說,我的腦子裡立刻浮現出這樣一副畫面,一個滿臉眼淚的小孩兒,嘴角裂開了很大一條縫隙,他一邊哭,一邊張嘴,整個嘴巴血淋淋地裂到了耳根下面。

我身上一寒,頓時不敢說話了。

同時我的耳邊也一下沒有了風聲,沒有了王瞎子的聲音,我的世界不光沒有光,現在連聲音也沒有了。

不過此時我卻聞到了一股很濃的香燭味道,王瞎子拎著我好像走在一條向下的階梯上,王瞎子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地獄嗎?

我做什麼壞事了?難道是我上學的時候,掰斷了女同桌的發卡,在後桌的作業本上畫了一個王八,前桌的抽屜里放了一隻死老鼠

我知道錯了,別帶我下地獄啊。

我「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我保證會做一個好學生,別帶我下地獄啊。

我一邊哭,一邊向王瞎子念叨,可他卻沒有理我,他帶著我,越下越深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