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如果你沒選擇離開
  4. 142:多年以來的心結

142:多年以來的心結

作者:

這個答案,周曄木還是有些意外的。

他以為周昱木從小嬌生慣養,應該對部隊這種地方很排斥才是。

現在他竟然主動提出來去軍校附屬高中讀書,看那樣子,也不像是開玩笑的。

周曄木點頭答應下來,然後讓他乖乖在家等通知。

為期兩個月的暑假很快就過去了,周沉昇和喬芷安在墨爾本呆了一個多月,臨近開學的時候回了北城。

軍校附高在北城郊區,周昱木過去讀書是要住校的。

他從小到大都沒離開過家裡,喬芷安不放心,送他去學校之前,所有的生活用品都為他準備齊全了。

周昱木去學校的時候,周沉昇和喬芷安都去送他了,唯獨周曄木沒去。

因為他去送邊奕南了。

邊奕南念了北城最好的私立高中,那所高中離周曄木新買的公寓很近,他時常會去學校里看望她。

邊奕南對周曄木依賴得很,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她最先想到的都是周曄木。

高一入學軍訓。邊奕南熱感冒被送去醫務室,周曄木放下手頭的事情,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學校。

他到的時候,邊奕南正坐在校醫室打點滴,整個人憔悴到不行。

看到周曄木的那一秒,邊奕南的眼眶立馬就紅了。

她本來就年紀小,從小到大沒吃過苦,軍訓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累了,每天站在太陽下面,皮膚都晒黑了好幾個度。

教官很兇,一個動作做得不標準就要訓她。

邊奕南每天都很委屈,很想哭,但是又不敢跟家裡告狀。

現在看到周曄木,就好像看到親人一樣,委屈的感覺瞬間湧上心頭。

「怎麼哭了?」周曄木走到邊奕南身邊坐下來,抬起手來為她擦了擦眼角的淚,「南南乖。」

「軍訓太累了……」邊奕南吸吸鼻子,「我不想再站軍姿了。」

「好,不站了。」周曄木揉了揉她的頭髮,「我去找班主任給你請假,軍訓結束再來學校,嗯?」

「曄木哥哥你真好。」聽曄木這麼說,邊奕南感動得不行。

周曄木從來都不忍心看邊奕南受罪。

小時候是這樣,長大以後也是這樣。

周曄木找邊奕南的班主任替她請了假,然後帶她去宿舍收拾了換洗的衣服,直接帶著她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邊奕南是不肯回家的,她心裡清楚。這種情況,回家之後肯定是會挨罵的。

所以,來周曄木這邊避一避,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周曄木的公寓是前些年買的,回國以後,他還沒有單獨出來住過。

周沉昇和喬芷安都要他留在家裡,這樣家裡能熱鬧一些。

所以,公寓里還是嶄新的。

邊奕南拎著書包走進來,看著全新的公寓,開心得不得了。

「曄木哥哥,這是你新買的房子啊?」她一臉好奇地看著他,八卦道:「是不是買來娶媳婦兒的?」

周曄木被她的話逗笑了,「是啊的,買來娶媳婦兒的。」

「哇,那你找到女朋友了嗎?」邊奕南突然開始八卦,「你在國外這麼多年,應該見過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吧,隨便找一個來給我當嫂子就好了嘛。」

小姑娘說話的時候眉飛色舞的,雖然臉色不太好,但依抵擋不了青春的氣息,看著她天真的模樣,周曄木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傻丫頭,到現在還沒感覺到他喜歡的人是誰么。

……

因為生病,邊奕南成功地逃開了軍訓,一直到正式上課那天才返校。

高中的課程比初中難了許多,高一的時候沒有分科,每個科目都要考試。

邊奕南算不上很有學習天賦的那種人,同時學這麼多門課,她大腦都有些轉不過來了。

但是,周圍的人個個都很優秀,和他們比起來,邊奕南完全就是一個學渣。

高一下半學期有會考,邊奕南都快愁死了。

她自己做了一套模擬試卷,基本上都是不合格的。

那天的邊奕南很著急,她晚上偷偷給周曄木發了簡訊哭訴。

第二天正好是周五,周曄木親自去學校接她,將她帶去了自己的公寓。

邊奕南拿了一大摞會考的模擬題,周曄木坐在她身邊,一道一道為她分析著。

他高中是在國外念的,國內的課本他根本就沒有接觸過,所有的知識都是為了邊奕南現學的。

當然,邊奕南根本不知道周曄木的用心。

聽著周曄木講解試卷,她一臉崇拜地看著他:「曄木哥哥,你真的是學霸誒……」

「好了,別走神。」周曄木敲了敲試卷。繼續為她講題。

邊奕南複習到十二點鐘,眼皮一直在打架,後來不知不覺趴在課桌上睡著了。

周曄木洗完澡之後,正好看到這一幕。

他無奈地笑了笑,走上前,將她從寫字檯前抱起來,輕輕地放到床上。

她睡得很熟,長長的睫毛輕輕地顫著,和小時候如出一轍。

周曄木到現在還記得,她剛出生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

不過,她現在比小時候漂亮多了。

人們都說女大十八變,大概真的是這樣。

周曄木蹲在床前,盯著她熟睡的樣子發獃,眼底寫滿了溫柔。

他為她蓋好被子,準備起身離開。身後的小姑娘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不要走……」她似乎是在說夢話,聲調軟軟的,一聽就是在撒嬌。

周曄木停下來,笑得有些無奈。

「好……不走。」他抬起手,食指輕輕地碰了碰她的臉蛋兒,「乖乖睡覺。」

「我會好好學習的,我會考大學的……」

小姑娘夢話不斷,似乎在夢裡也不忘學習。

周曄木聽了,嘴角的笑意更加明顯了。

他低頭,輕輕地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個吻。

「我相信你。」他說,「我等你。」

**

周曄木是一個很長情的人,不管對東西還是人,都是如此。

他很小的時候就認定了邊奕南,所以,即使分開這麼多年,他依然鍥而不捨地等著她長大。

這件事情,他早就和周沉昇還有喬芷安提過。

他們一向開明,不會幹涉他做出的選擇。

周曄木寸步不離地守在邊奕南身邊守了三年,為了她,他特意借了高中的教材跟著她一起學習,陪她背書,為她講解數學題。

……

三年的時光一晃而過,很快就迎來了高考。

這三年裡,周昱木和邊奕南一次都沒有見過。

周昱木兩周回家一次,他回來的時候,周曄木就會讓邊奕南在他公寓里複習。

他不願意給他們兩個再見面的機會。

上高中之後,周昱木似乎比初中時代收斂了一些,學習也有了些起色。

聽喬芷安說,他也沒有再跟別的女孩子談過戀愛。

這三年,周曄木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邊奕南身上,根本沒有時間再關注周昱木。

……

高考的前一天,邊奕南給周昱木發了一條微信,祝福他考試順利。

這三年裡,邊奕南和周昱木很少聯繫,只有節日的時候才會寒暄幾句。

邊奕南偶爾也會和周曄木打聽周昱木的消息,但是周曄木總是說他不了解、不清楚。

邊奕南發完祝福的消息之後,那邊很快就給她回復了,語氣正經得不像話。

周昱木:謝謝祝福,你也加油。

邊奕南看著這八個字,突然有些失落。

她不喜歡周昱木對她這麼客氣……搞得好像他們兩個是陌生人似的。

好歹他們一起玩兒了這麼多年,總還是有些感情在的吧?

邊奕南將手機扔到一邊,為了迎接高考,她不到九點鐘就上床睡覺了。

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夢見了初中時代的周昱木。

三年沒見,她發現自己已經記不太清楚周昱木的樣子了。

人的記憶真的很奇怪,有時候,你越是想要努力回憶一個人的臉。那個人輪廓就越是模糊。

為期兩天的高考很快就結束了。

與此同時,邊奕南的高中生活也劃上了句號。

……

高考結束以後,邊奕南在周家見到了周昱木。

那天剛好是晚上,周曄木帶著她回來吃飯。

剛一進門,就碰上了周昱木。

三年沒見,周昱木長高了很多,看起來也沒有當年那麼叛逆了。

看到他的時候,邊奕南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了。

「嘖,三年不見,你還是沒長高啊。」周昱木走到邊奕南面前,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腦袋。

這個動作他曾經做過無數次,時隔三年再做,邊奕南眼眶有些熱。

她抿著嘴唇,抬起頭看著他。

「周昱木,你離南南遠點兒。」周曄木將邊奕南護到身後,冷冷地對他發出警告。

周昱木早就知道周曄木喜歡邊奕南,看他這麼護著邊奕南,周昱木感覺自己找到了他的軟肋。

自打周曄木回到這個家之後。他穿的用的都沒之前好了。

上高中之後,一個月的零花錢只有一千,勉強能填飽肚子。

他原本以為喬芷安會心疼他,但是周曄木不知道跟她說了什麼,就連喬芷安都不肯偷偷塞給他錢了。

這三年,周昱木的日子過得要多窮酸有多窮酸。

他早就習慣了花錢不眨眼的日子,突然間變成吃一頓飯都要計算價格的那種人,他自己都瞧不上自己。

而這一切都是周曄木造成的。

如果他不回國,他也不至於過得這麼慘。

這三年。周昱木心裡始終憋了一口氣,他一直在找機會報復周曄木。

現在……機會似乎已經來了。

晚上,周昱木給邊奕南發微信,約她明天出來玩兒。

邊奕南收到周昱木的消息時,十分意外,還以為他是發錯地方了。

她跟周昱木確認一遍之後,才問他:為什麼?

周昱木回:想你了,不行么?

**

因為周昱木這一句話,邊奕南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著。

第二天,她穿了新買的裙子和小皮鞋去約好的甜品店和周昱木見面。

周昱木穿著天藍色的T恤,整個人看起來青春又陽光。

邊奕南走到他面前坐下來,四目相對的時候,她突然有些害羞。

她沒有談過戀愛,面對自己曾經喜歡過的男孩子,她還是沒辦法做到落落大方。

「雖然還是矮,但比以前好看多了。」周昱木湊到邊奕南面前盯著她看了一會兒。

距離很近,邊奕南更加不好意思了,她往後縮了縮脖子,紅著臉問他:「你幹嘛誇我……」

「情人眼裡出西施,行不行?」周昱木抬起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蛋兒,笑著說:「我發現我喜歡上你了。」

從周昱木口中聽到這句話,邊奕南整個人都驚了。

她動了動嘴唇,很長時間都沒說出話來。

周昱木看著她傻眼的樣子,笑得更燦爛了。

「嚇到了?」

「你……開玩笑的吧。」邊奕南還是不敢相信,畢竟周昱木之前很嫌棄她的。

「我沒事兒拿這個開什麼玩笑。」周昱木認真地看著她,「我是真喜歡你,你考慮一下吧,要不要當我女朋友。」

每個人年少的時候都有執念,邊奕南的執念就是周昱木。

她之前做夢都想和他在一起,如今也算是美夢成真了。

當邊奕南撲上來抱住他的時候,周昱木就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

周曄木欠他的,他遲早會一點一點地搶回來。

……

邊奕南和周昱木在一起膩歪了一天,回家的時候,兩個人都是牽著手的。

七點鐘,周曄木剛剛下班回到家裡,正好看到他們兩個人在小區里牽手散步。

周曄木走上去,擋在他們面前,低頭掃了一眼他們牽在一起的手,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周昱木能看出來,他這是在生氣。

那一瞬間,他立馬就有了報復的快感。

這個混蛋,剋扣他零花錢跟他過不去的時候就該想到這天的

「曄木哥哥……」邊奕南看周曄木的臉色不太對,小心翼翼地喊了他一聲。

她想把手抽回來,但是周昱木抓得太緊了。她根本動不了。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周曄木努力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

「你還看不出來么?」周昱木搶先一步回答他:「我跟南南在一起了。」

「我讓你說話了嗎?」周曄木冷冷地瞥了周昱木一眼。

「曄木哥哥,你別怪周昱木。」邊奕南見狀,趕忙站出來維護周昱木,「他說得是真的,我們現在在談戀愛。」

「……」

周曄木看著邊奕南認真的眼神,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了解她,所以明白她每個眼神背後的意思。

「我是真的喜歡周昱木,我們很認真地在一起。」

似乎是怕周曄木不放心,邊奕南繼續給他解釋:「周昱木現在已經變好了,他不會再像以前一樣了。」

周曄木握緊拳頭,反對的話卡在喉嚨里,怎麼都說不出口。

他在她身邊守了這麼多年,不過是想看她開心地長大。

他從未想過以愛為借口將她圈在自己身邊。

如今她有了愛的人,他怎麼忍心折斷她的翅膀。

「好,我知道了。」

周曄木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然後隨便找了一個借口離開。

周昱木很清楚地看到了他緊握著的拳頭,心底暗爽。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周昱木經常帶著邊奕南來家裡玩兒。

他會特意將邊奕南帶到自己的卧室打遊戲,為的就是讓周曄木心裡不舒服。

一整個暑假,周昱木都在以折磨周曄木為樂。

不得不說,邊奕南這人真的腦子不好使,反應力也奇差。

連他這個旁觀者都看得出周曄木喜歡她,她這個當事人卻渾然不知。

就她這種智商,以厚估計得被人玩死。

周昱木和邊奕南在一起之後,周曄木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

周沉昇和喬芷安看在眼裡,心裡也很著急,可是什麼都幫不到他。

感情的事情勉強不來。他們都是過來人,怎麼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周昱木和邊奕南成績相差太多,兩個人並沒有考上同一所大學,但是好在兩個人都沒離開北城,也算不上什麼異地戀。

……

上大學之後,周昱木又開始放飛自我了。

他完全沒有被現有的關係束縛,開學不到一個月就找了新的女朋友。

邊奕南在去學校找他吃飯的時候,發現他和別的女孩子摟摟抱抱,當場就氣哭了。

委屈的時候,她只能想到跟周曄木告狀。

時隔兩個多月再接到邊奕南的電話,周曄木有些訝異。

「南南?」他輕聲地喚了一遍她的名字。

簡單的兩個字,成功地讓邊奕南哭得更加洶湧。

「曄木哥哥……周昱木他劈腿了,他跟別的女孩子在一起了……」邊奕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周曄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立馬開車去學校將邊奕南接回了家。

喬芷安和周沉昇聽說這個消息之後,也十分生氣。

周沉昇直接給周昱木打了電話,命令他一個小時之內回家。

周昱木完全不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周沉昇的命令他也不好忤逆。

他小跑著來到學校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家裡。

周昱木剛剛進門,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抹眼淚的邊奕南。

「……怎麼回事兒?」他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你還好意思問怎麼回事兒?」一向好脾氣的喬芷安也被他逼得發脾氣了:「你和南南在一起的時候又去跟別的女生摟摟抱抱,我還想問你怎麼回事兒呢!」

「哦,原來是這事兒啊。」周昱木呵呵一笑,根本沒覺得自己做錯了。

他看了一眼邊奕南,隨後又將視線轉向周曄木。

「其實我根本就不喜歡邊奕南。」周昱木笑著說,「我追她,就是因為周曄木喜歡她。我想把他喜歡的人搶過來。」

聽完他的這番話,邊奕南完全愣住了。

曄木……喜歡她?

她下意識地抬頭朝周曄木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他拎起周昱木的衣服,朝著他臉上狠狠地扇下一個耳光。

「曄木哥哥……」

邊奕南從來沒見過曄木動手打人,他突然這樣子,她嚇得都不敢跟他說話了。

「爸媽怎麼就生出了你這樣的人渣。」周曄木猩紅著眼睛盯著他。

「是啊,你問問他們后不後悔!」周昱木笑得歇斯底里,「如果可以選擇,老子也不想生在這個家裡!你以為我願意每天活在你的陰影下面?」

藏了這麼多年的話,最終還是憋不住了。

周昱木甩開周曄木,往後退了幾步,抬起胳膊來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淚。

「你覺得我搶了你的父愛母愛是么,你以為我這些年過得很爽是么?」

「你以為他們很愛我?」

周昱木抬起手指著對面的周沉昇和喬芷安,

「他們每天都在念叨你,所有人都在誇你,我他媽算什麼?我不過就是一個沒出息的二世祖,我做什麼都比不過你」

「昱木,你在說什麼傻話?」喬芷安從來沒有想過,他竟然會有這麼細膩的心思。

「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周昱木又抹了一把眼淚,「你們覺得我跟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也從來沒想過我能成什麼大事,不是么?」

喬芷安被噎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沒錯,這些年,她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

邊奕南坐在沙發上看完了整場鬧劇,喬芷安和周沉昇將周昱木帶走以後,客廳里只剩下了她和周曄木兩個人。

邊奕南腦子裡全部都是周昱木剛剛說過的那句話。

曄木哥哥……喜歡她。

那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豈不是很傷他的心?

邊奕南愧疚得不行,她從沙發上起來,走到周曄木面前,小心翼翼地開口和他道歉。

「曄木哥哥,對不起。」

「……」

周曄木看著她,沒說話。

「可是,他說得是真的嗎?」邊奕南再三向他確認:「你喜歡我嗎?」

「是。」周曄木點點頭,「從你出生到現在,我一直喜歡你。」

「……」這次輪到邊奕南說不出話了。

「但是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負擔,我不會用感情綁架你。你選擇誰,都是你的自由。」周曄木如是說。

「那我現在可以選你嗎?」邊奕南輕輕地握住他的手,「曄木哥哥,我迷途知返還來得及嗎?」

「你想明白了么?」周曄木提醒她,「感情是一輩子的事,不要因為賭氣和衝動做出錯誤的決策。」

「我是認真的!我發誓。」邊奕南抬起手。

「……」

「是我太笨了,一直都沒發現你對我的好。如果我早點知道,我肯定毫不猶豫選擇你。」

邊奕南往他身邊湊了湊,將頭靠在他的胸口。

周曄木低頭看著她的腦袋,嘴角微微勾起,「現在也不晚。」

end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