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勝敗與套餐

第43章:勝敗與套餐

巨鎧城·后城區·第一巫師軍團駐紮處。

曾經的巫師軍團很強,先鏖戰古王陣營,后擊退部落,最後把冰裔打退到極北寒地,可謂是風光無限。

如果巫師軍團的體系延續下來,現在的巫師軍團一定戰力頂尖,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二代月女巫而起。

初代月巫師在巔峰時期半失蹤后隱退,這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這讓幾名都有資格成為二代月巫師的巫師與女巫,都彼此敵視,整個巫師陣營在那時分出很多派系。

好在外敵都被錘死或半死,讓巫師陣營內部的大亂斗,沒影響到巫師陣營對本世界的統治,當二代月巫師勉強上位,多名地位僅次於月巫師的星辰巫師不滿,導致二代月巫師的上位,沒出現預想中大局已定的局面,反而更混亂。

此等情況下,二代月巫師只能儘可能拉攏巫師陣營內部的強大力量,當時如日中天的「巫師軍團」是重中之重,這等局面下,二代月巫師做出了一個決策,他將駐紮在月環城的「巫師軍團」,分別調到靠近北部邊壤的「巨鎧城」、南部邊壤的「古王城」,以及位於西側沿海城市「寂靜城」。

這看似是不錯的邊壤防禦佈局,可沒過幾年,巫師軍團的幾位大將軍就開始聽調不聽宣,讓他們去攻打冰裔、部落、海蠻族都可以,但想要干涉巫師軍團的人事任命,以及讓這幾位大將軍來主城·月環城參加議會,是想都別想。

這一局面,直到巨鎧城的北境大將軍與天空城·三代城主勾結,從而爆發叛亂,那時的巫師們,正值特別能打的時候,那些抵抗過深淵侵襲的老巫師們還活着,且正處於衰弱前的最後巔峰。

事實證明,用於戰爭的巫師軍團,的確打不過這些抵抗過深淵的老巫師們,叛亂被鎮壓,為了避免巫師軍團再度失控,大將軍這能統御多個軍團的職位被剔除,改為統領制,每名統領最多可管制一個巫師軍團,且,統領之位僅能由巫師家族的成員擔任。

這導致的結果是外行管內行,巫師家族出身的統領,十個有九個半不懂帶兵打仗,剩餘半個還是紙上談兵,感覺自己理論特彆強,實踐起來就亂了方寸。

混亂的管理,優渥的後勤物資供給,軍官們貪污剋扣士兵薪金,巫師家族成為軍團高層后的勾心鬥角。

尤其是最後一點,巫師家族的成員,從小就是派系爭鬥的小能手,當他們與軍團的中層軍官們交鋒后,這些中層軍官都被他們搞的人都麻了,只會打仗與訓練士兵的他們,哪裏懂得派系爭鬥。

更致命的是,這個時期的巫師陣營沒有外敵,因此巫師軍團這種外行管內行的局面,持續了很多年,直到五代月女巫上位后,才正式結束這一情況。

當好戰的五代月女巫,準備重整巫師軍團的戰力,從而入侵其他世界掠取資源時,她發現巫師軍團的情況不對。

就是在這時期,巫師陣營與冰裔王國因一起貿易衝突轉變為武力衝突,發展到最後,雙方的邊壤軍團開始劍拔弩張。

當晚,老北境王失眠了,他沒與巫師陣營交手過,可在他爺爺那代,

已經被初代月女巫給打怕了,直到現在,老北境王還記得那飄飛在永冬城上空的女巫,手中拎着凜冬之神碩大頭顱的初始女巫。

問題是,雙方的矛盾,已經到了不得不打的程度,冰裔早就無路可退,再退就進入極北冰原,老北境王只能硬頂着對初代月女巫的恐懼,被動迎戰。

開戰當晚,五代月女巫失眠了,若非還有幾分曾經的底蘊,這次派出的第六巫師軍團,都有可能全軍覆滅。

就在冰裔因這場勝利內心膨脹時,巫師們用個體強者告訴了冰裔,誰才是女巫界的大爹,那些抵抗過深淵的老傢伙們,又拿起昔日的兵刃,次日清早,北境王與永冬城所有高官的頭顱,並排掛在城牆上。

從此之後,巫師大陸不再相信軍團流,外加這裏豐饒的資源,個體強者成為戰力的主導者。

而五代月巫師的野心,說來有趣,這位發展了一生的巫師軍團,就在巫師軍團剛有起色時,這位女王般的月巫師慘遭愛徒的背刺,那把「暗月長匕」,至今還在月環城·1城區的博物館里。

五代月女巫雖身死,但巫師軍團又支棱起來,問題是,後續上位的六代月女巫是保守派,外加很忌憚五代月女巫所發展出的巫師軍團,新一輪的打壓開始。

一代代的月巫師更替,巫師軍團處於一種,一會支棱起來,一會如秋後霜打的茄子,到了最後,巫師軍團本身都懵逼了,自我感覺是:『我大概還行吧?』

月女巫·瑟希莉絲上位后,她深知虛空萬界的情況,她雖不準備侵略他人,但也大力發展巫師軍團,這麼多年來海量資源與人才投入進去,瑟希莉絲也想看看,現在的巫師軍團如何,也因此,她對向蘇曉求援的意願並不迫切。

而此刻,巨鎧城·后城區,第一巫師軍團駐紮處,議會廳內,巫師陣營九成以上將領都聚集在此,緊急委派的最高統領·吉德烏斯坐在議桌首位,這位老將目光深沉,氣場不動如山,讓在座的統領、中等軍官都保持禁聲。

「各位,都拿出真本事吧,月女巫大人在等待我們的戰果,既然災禍軍團敢入侵我們,那就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最高統領·吉德烏斯的這番話說完,一眾統領紛紛附和,表示此戰必讓災禍軍團付出代價。

有了這次戰前會議,後續的作戰目標明確,先將災禍軍團驅逐出本世界,之後鎖定對方所在世界,加以征討。

當晚九點,一艘艘軍用飛艇在巨鎧城的后城區升空,以巫師大陸的龐大人口基數,巫師軍團5000多萬的士兵數量,其實並不多,巔峰時期,有200多個戰鬥軍團,每個獲冕軍團300~320萬名士兵,每個軍團分為50多個作戰梯團,然後一級級拆分,直到一個小隊15名士兵。

從今天下午開始,城內的氛圍逐步緊張,先是糧食價格瘋漲,引發居民搶購,隨後是生活用品的價格也有所提高,在獵手機構的三名巫師,去登門拜訪城內的幾名富商后,物價在傍晚時分逐漸穩定。

一艘艘飛艇與軍用飛行器直奔「天空城」,巫師軍團的裝備很先進,這邊的財力,讓其高科技裝備都來自巴納小人族和星族,但別小看巫師軍團士兵們的近戰能力,他們身上的戰甲與長槍是神秘特性,正可謂是,遠能科技狂轟,近可超凡力量死戰。

每名士兵的裝備也都如此,除了配備戰甲與秘紋長槍,他們每人一把動能槍械,2~5顆磁重力爆彈,一個小隊中,還配備一名用於攻堅的超導武器火力手,一名壓制的單兵重炮士兵,一名戰地巫醫,一名感知系,一名高防禦戰甲的雙刀近戰系,最後是名使用液質武器的狙擊手。

次日清晨五點,巫師軍團的艦隊已將「天空城·底城」半包圍,此時這座大城,已不能被稱之天空城,稱其「死敗城」更貼切,死亡、破敗、黑暗,隱隱有幽魂的低嚎聲,從黑霧中飄散出。

黑霧將「死敗城」的建築籠罩在內,艦隊後方重重保護下的巨型主艦內,最高統領·吉德烏斯下達進攻指令。

嗡~,咔噠噠~!

巨型戰爭機器在上方展開,轟的一聲,千米粗的暗紫色激光噴下,這導致「死敗城」的黑霧一陣涌動,伴隨着能量互相噬滅的噼啪作響,將「死敗城」籠罩與保護在其中的黑霧快速消耗。

一顆直徑幾公里大小的幽綠色焰球從上空落下,猶如一顆落下的幽焰隕星,轟然砸在「死敗城」內,一大片黑霧消散的同時,裏面的腐化者哀嚎著被點燃,而由平民轉化成的沉淪者更是不堪一擊,當場被燃成灰燼。

科技側與神秘側狂轟亂炸之下,從「死敗城」內蜂擁而出的腐化者們,如同被收割的麥子般,一片片倒下,幾個軍團的士兵,成半包圍陣列,開始以遠程武器向前推進。

原本想像中的慘烈混戰沒出現,在科技與巫術的碾壓下,「死敗城」外圍的防線,在短短一小時內土崩瓦解。

噗嗤!

一名精壯的士兵,以手中的長槍貫穿腐化者的頭顱,這名叫格奧的巫師軍團士兵,用長槍將對面的腐化者挑舉起,隨着他激活槍刃上的秘紋,長槍爆發熾紅,轟的一聲將腐化者的頭顱轟碎。

幾乎同時,士兵·格奧從后腰拔出大號手槍般的動能槍械。

砰、砰、砰!

精準的三槍,將一隻從十幾米外黑霧中撲出的腐化者轟殺,避免了一名治療女巫慘死當場,身上濺了些暗血的治療女巫向士兵·格奧看來,將對方的模樣深深記在腦中,只不過,戰場上可沒有愛情故事,兩人彼此點了下頭后,就再度投入到戰鬥中。

前線戰場打的如火如荼,從上空俯瞰的話,能看到士兵們在逐漸合圍,讓死敗城的面積快速縮小,偶有死傷與士兵重傷后的凄慘哀嚎,也被武器的轟鳴,以及步步向前的勝利沖淡。

後方重重保護下的巨型主艦·指揮室內,從開戰到現在,最高統領·吉德烏斯的狀態可以分為三個階段,首先是面容嚴肅,但心中忐忑,他真的無法確定,現今麾下的十幾個巫師軍團,對上「災禍軍團」後會是怎樣的局面。

當戰鬥開始,最高統領·吉德烏斯很疑惑,就是「災禍軍團」的戰鬥力……怎麼感覺一般呢,難不成是陷阱?

而戰鬥發展到現在,最高統領·吉德烏斯依然嚴肅,只不過,手中那杯冒着渺渺熱氣的濃茶,代表了此時他的心情,並且他有些後悔,之前和月女巫大人承諾時,語氣應該更果斷,對戰果預期也應該更高,例如,將敵人趕出女巫界后,立即進行反攻?

隨着戰事的進展,指揮室內的最高統領·吉德烏斯以及一眾統領,內心開始越發沉重,並非戰線失利,而是太順利了,當下午三點時,死敗城已是萬不存一,僅剩黑暗空間門,以及周邊駐紮的精英腐化者們。

轟!轟!轟!

在動能重炮與元素巫術的狂轟亂炸下,當天下午四點,千米高的黑暗空間門只剩大半,周邊全是精英腐化者的殘肢斷臂,以及少量重傷哀嚎的士兵,九成以上的士兵在受傷后,都能在短時間內得到治療女巫或戰地巫師的救治。

轟!!

一隻元素巫術構成的巨手,從上至下按上黑暗空間門,隨着轟鳴與氣浪擴散,這黑暗空間門破碎,這波及周邊十幾公里範圍的衝擊,讓不少士兵人仰馬翻,一些士兵罵罵咧咧的從地上爬起,吐出口中的土屑后,看到那逐漸崩潰的黑暗空間門。

先是短暫的安靜,隨後是山呼海嘯的歡呼聲,一名身高五米以上,全身科技戰甲的異族士兵,更是單手舉起一顆巨大的頭顱,這是腐敗領主麾下,三從衛之一·死咒男爵的頭顱。

指揮室內,全息投影沙盤前的最高統領·吉德烏斯眉頭緊皺,這一戰太過順利,他隱隱感覺哪裏不對,可「災禍軍團」潰敗,並被驅逐出女巫界,是不爭的事實,尤其是,那空間裂痕被徹底封死,這無疑再度宣佈,巫師軍團強大的戰力,以及這碾壓般的輝煌勝利。

沉思幾秒,最高統領·吉德烏斯聯絡月女巫,片刻后,月女巫上半身的全息影像被投影出,吉德烏斯立即單膝跪地施禮,將這次戰役的情況逐一彙報。

當聽聞災禍軍團已經狼狽退場,月女巫雖神情平靜,可心中卻出現短暫的心悸感,在得知那處空間裂痕已被封死,她才安心幾分。

女巫工會總部·月女巫辦公室內,結束通訊后,辦公桌后的月女巫閉目靠坐,片刻后,她才長舒了口氣,這次贏的實在太夢幻,她拉開抽屜下的暗格,裏面的一顆【原初之核】,以及八顆最強寶石中的【意志寶石】,就是她準備向蟲族求援的酬謝,沒想到,這準備沒用上。

所謂八顆最強寶石,分別是:意志寶石、神聖寶石、噬魂寶石、自然寶石、靈魂寶石、死亡寶石、元素寶石、深淵寶石。

已知的持有者為:

靈魂寶石(蘇曉,未獲得靈魂寶石完全體,暫獲得80%,剩餘20%靈魂寶石本源能量位於天啟樂園)。

死亡寶石(所羅門,未獲得死亡寶石完全體)。

自然寶石(奧術永恆星·自然之女·艾露克露)。

……

月女巫·瑟希莉絲放下「意志寶石」,仔細回想,這麼多年來她向巫師軍團投入的海量資源與人才,總該得到些回報的,而這次的勝利,就是最心儀的回報,想到這點后,月女巫才強壓下心悸感。

此刻,死敗城,也就是天空城·底城的原址,士兵們與後勤部門正在收拾殘局,士兵·格奧坐在彈藥箱上,他口中嚼著硬如樹皮的小塊肉乾,就在這時,他感到有人拍了下他的后肩,剛經歷戰鬥,他的神經有幾分緊張,若非沒感到敵意,他已經順勢反擊。

士兵·格奧偏頭看去,發現是自己之前救的那名治療女巫,他知道自己的春天要來了,剛要以有些笨拙的熱情打招呼,忽感眼前模糊了下,視線中浮現血絲,很是影響視線。

「咳咳……」

士兵·格奧捂嘴乾咳,一種滑膩、粘稠的物質從指縫間湧出,他看着自己的手掌,發現手心滿是暗紫色粘稠液體,這東西看着……很像腐化者的體液。

「吼!!」

一聲腐化者的尖吼傳來,層層黑色氣浪因這尖吼擴散開,士兵·格奧的瞳孔劇烈緊縮,他已經有些熟悉這聲音,是腐化者的吼聲,他聞聲看去,竟發現聲源是自己的隊長。

此時隊長佝僂著身形,隨着啪啪啪幾聲脆響,一根根骨刺從他背後破體而出,鱗片狀的角質在隊長雙臂上生出,他全身的血管如同流淌著岩漿般,熾紅的顯露出,那雙炙紅的豎瞳,代表這已是腐化者。

看到這一幕,士兵·格奧驚的頭皮發麻,他立即拔出后腰上的動能槍械,扣動扳機后,動能槍械發出滴滴滴的警報聲,代表無授權非法使用,這讓他有點錯愕,看向大號手槍般的動能槍械后發現,一隻血管岩漿般熾紅的手爪,正握著動能槍械。

「這是……什麼?」

轟!

後面的一艘大型戰艦斜斜隕落而下,火焰燃燒的破口處,一隻只腐化者從裏面蜂擁而出,它們身上還掛着些戰甲殘片,分明是巫師軍團士兵們的制式戰甲。

肉眼不可見,甚至能屏蔽感知的腐化真菌飄飛在空氣中,之前就被污染的地下水,開始向上腐化着地面,天空中的黑雲深沉,紫黑色雨滴落下,沒錯,這才是災禍軍團的手段,深度腐化,而被巫師軍團消滅的腐化者們,九成以上都是故意留下的炮灰。

轟隆一聲,主艦拖着火焰隕落而下,金屬艙壁被衝破,大量腐化者以四足奔行而出,在最後,最高統領·吉德烏斯一瘸一拐的走出,當他身處紫雨中時,白色血肉組織在他體表瘋長、攀附。

最終,這位巫師軍團的最高統領·吉德烏斯,化為了腐敗領主麾下三從衛之一·死咒男爵,方才死咒男爵被斷頭斬殺,根本就是個陷阱。

……

安靜的卧室內,蘇曉正處於冥想中,忽然,一種腐敗的惡意彌散而來,並非針對他,而是整個女巫界將受到這等侵蝕,因他處於冥想狀態對世界的感知敏銳,才有此時的感覺。

巫師軍團應該是敗了,這是蘇曉在感知到「腐敗惡意」后的第一猜想,當然,他從不認為災禍軍團能戰勝女巫界,倘若雙方不計代價的血拚,最後勝的一定是女巫界,這是所付出的代價問題,而非勝負。

雙方都知道這點,因此腐敗領主表現的很克制,滅了天空城后,就沒再讓腐化蔓延,關於女巫界為何不強勢些,並非不想,是不能,和災禍軍團血拚固然能勝,可後續一旦隕滅星大舉攻來,那可能就是女巫界覆滅的開端。

災禍軍團的入侵,對於月女巫·瑟希莉絲來講,並不是關鍵性的大事件,而是古王身死的後續,當這個後續結束,對她來講真正重要的事才開始。

所以月女巫·瑟希莉絲的態度是,儘快度過當前這一階段,問題也出在這,巫師軍團遭遇慘敗,在天空城戰役陣亡超過七成,災禍軍團的「深度腐化」能力,堪稱消耗戰的天花板之一。

月女巫之前提出,委託蟲族解決此事,想的就是儘快解決這一階段,問題是,蟲族直接入場,等同於打臉巫師軍團,現在的局面截然相反,巫師軍團那邊已經被捶到自閉,慌忙躲回巨鎧城,最高統領·吉德烏斯更是無顏面對月女巫的信任,準備引咎辭職。

據說要不是他的副官夠機敏,這位老統領已經悄然駕駛戰鬥型飛行器,重回天空城的戰場,獨自再度征討災禍軍團。

其實這位老統領很有能力,這些年來,南部邊壤大沼澤濕地的部落被他錘到嗷嗷亂叫,他大半生都守在那,是月女巫最信任的幾人之一,可惜,此時這已是敵人所偽裝,而且演技爆棚,吉德烏斯這次指揮巫師軍團對戰災禍軍團,用數據化的形容就是:

(60級的巫師軍團)VS(97級的災禍軍團)。

打不過是正常情況,沒被全滅,已是進退有度,當然,打不過是暫時的,有個110級的怪物還沒入場。

結束冥想,蘇曉感受自身傷勢恢復情況,已恢復八成,大概2~3天就能恢復到巔峰狀態。

打開技能列表,蘇曉看到「天怒·奔流斬」能力,此時這能力邊緣正流淌著金色微光,代表封印許可權即將失效,眼下這能力為Lv.50,其有種特性為,此能力等級將與刀術宗師同步,並隨着刀術宗師的等級提升而得到提升。

蘇曉的刀術宗師能力是Lv.87,他深呼吸感受自己力、敏、體屬性都是539點的體魄,他估測,將「天怒·奔流斬」提升到Lv.87應該沒問題,並非自大,而是掌握多種滅法系能力后的自信。

蘇曉選擇解除「天怒·奔流斬」能力的提升封印,下一秒,他感到右臂內彷彿有無盡的界雷爆發,不過深入靈魂的劇痛很短暫,美好的一天就此結束。

不知過了多久,蘇曉睜開雙眼,剛一睜開眼,就看到布布汪湊近的狗頭,以及焦急又擔憂的小眼神,還有呼出的熱氣。

蘇曉坐起身,拍了拍布布汪的狗頭,右臂依然有點刺痛感,他剛準備查看提升后的「天怒·奔流斬」能力,一旁座椅靠背上的巴哈說道:「老大,月女巫來了。」

「他們三個來了嗎?」

「來了。」

「……」

蘇曉起身,來到隔壁的餐廳,之後看到吃飽喝足+打包不少食材的凱撒,張著大嘴剔牙的癩蛤蟆,以及拎着瓶酒的暴鼠,裁決者三賤客齊聚。

見蘇曉來,裁決者三賤客都起身,和他一同下樓,向一樓的內廳走去。

此時一樓的內廳中,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月女巫睜開雙眼,在她身後站着老會長和銀夫人。

阿姆推開房門,蘇曉、凱撒、癩蛤蟆、暴鼠走進內廳,凱撒落座在高木椅C位,蘇曉坐在單人沙發,歸鞘中的長刀從腰間抽出,-放在身前的茶几上,而在一旁,癩蛤蟆、暴鼠在三人沙發落座。

「這位,尊貴的女士,您是要雇傭我們對付災禍軍團嗎?請問您是單純的要擊退災禍軍團,還是要享受幾種套餐之一?如果購買套餐,我們可以給貴方打八折。」

凱撒滿臉奸笑的開口,說完,還從褲兜里掏出【無盡之貪婪破舊pos機】。

「套餐是……」

銀夫人有點迷惑,見此,凱撒立即解釋道:

「這個取決於貴方要對付災禍軍團到什麼程度,比如傾家蕩產套餐,我們保證在擊退災禍軍團的同時,也讓他們身無分文。」

「這……」

銀夫人的表情一時間有點精彩。

「這位容光四射的老婦人,請相信我們的專業性,類似的勾當……咳咳!類似的業務,我們已經很熟練。」

凱撒乾脆抽出個物價單,遞給表情更精彩的銀夫人。

月女巫·瑟希莉絲一言不發的看着對面的蘇曉、凱撒、癩蛤蟆、暴鼠,不知為何,在剛才看到這四個傢伙出場后,她忽然有種災禍軍團要大難臨頭的感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輪迴樂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輪迴樂園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勝敗與套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