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噩夢霸主

第29章:噩夢霸主

領主列車減速,列車底部一圈噴出炙熱的蒸汽后,車廂門打開,擺爛少女·德洛娜第一個跳下車廂,目光靈動的環顧周邊。

「汪。」

布布汪追下車廂,按理說,最懶的它應該最後一個下車,怎奈,德洛娜下車時,順手把它價值30枚靈魂錢幣的頭戴式接收器給扯了下來。

「狗狗,去接。」

德洛娜將頭戴式接收器拋向遠處,這是準備讓布布汪沖跑過去,瀟灑的躍起一口叼住頭戴式接收器。只見布布汪低俯幾分身形,它的臀大肌、後腿肌等繃緊發力,此刻它鎖定目標,蓄勢待發,迅捷如風,嗖的一聲就竄了出去,然後因一腳踩上地上的浮石,當場失去平衡到下巴接觸地面,隨後給眾人表演了個倒栽蔥,剎那出現在遠處的巴哈,輕鬆接住頭戴式接收器,這讓布布汪鬆了口氣,轉頭看向大貴族·盧西瓦。

「嗚嗷汪!」

布布汪的意思是讓盧西瓦管管自己的妹妹,盧西瓦沉默不語,從進入這片噩夢蔓延之地,他發現自己妹妹德洛娜變得很不正常。以往的德洛娜經常顯得無精打采,除了乾飯時有精神外,其他時候,對各類瑣事都漠不關心,平常出門,要不是有人催促,她能在安靜的公園長椅上,獨自坐一整天。

德洛娜最喜歡的事,是獨自坐在黑暗中,看着窗外更深沉的黑暗,並不會因此感到無聊。反觀此時的德洛娜,正哼著一種奇怪語言的歌謠,走路都很有活力的蹦蹦跳跳走着,路邊看到小花,還會蹲下身,開心的和小花交談。德洛娜的狀態很不對,越靠近遠處的噩夢入囗,她越是活躍,甚至翻身騎在布布汪背上,歡笑着想把布布汪當馬騎,搞的布布汪特別無語。

「等你們很久了。」坐在一塊怪異巨石上,身着金白色紅底法袍的艾露克露開口,滿頭銀色髮絲,代表她的心情不怎麼好,並非是因為等待,而是她討厭噩夢區域,這讓她想起一名慘死在噩夢中的摯友。

蘇曉、艾露克露、盧西瓦、德洛娜、布布汪、阿姆、巴哈一行人向噩夢之門進發,幾人雖在一個小隊,但目的各不相同。盧西瓦是為了解決自己妹妹的麻煩,她妹妹正與某個來自深淵的未知存在共生,更要命的是,德洛娜在黑暗覺醒,一旦被動完成覺醒,那來自深淵的未知存在,將奪取到這具身體的主導權,德洛娜的意識自然就不復存在。簡單說明德洛娜的情況就是,她的父親,遊獵團的老軍團長,一生都在探索無光區,以及想辦法根除血夜降臨,可以說,老軍團長的一生輝煌又兇險,能回到黃昏城安穩退休,已堪稱不可思議,老來得女,更是讓老軍團長那段時間臉上常有笑容。

可惜,

和無光區這種深淵蔓延區打了一輩子交道,真的很難善終,德洛娜誕生了,她最先帶來的不幸,是讓她母親死於分娩,四位太陽學者都毫無辦法的產後大出血,這簡直匪夷所思。根據一名太陽學者當初所言就是,夫人已經回天乏術,她的靈魂不知被什麼東西拖入到黑暗中,消失到無影無蹤。

在老軍團長的威嚴下,此事只有幾人知道,如果繼續這樣發展,德洛娜會有還不錯的童年,可在德洛娜誕生的第二天清晨,老軍團長坐在嬰兒床旁,臉上帶着安詳的笑容,那雙因身死已暗淡的眼睛,似乎還溫和的看着他襁褓中的女兒。

真正讓德洛娜被所有家人疏遠的,是第三天清晨這座莊園內的所有活物,在清晨時被發現都停止了呼吸,清早來送牛奶蔬菜的農場工人,被這一幕嚇到精神失常了半年,而且在半年中,還一直念叨,尊貴之人,貴族大小姐等瘋癲囈語。

遭遇這等事,老軍團長的原配夫人,準備不讓任何人靠近那座莊園碰碰運氣,看能否就這樣餓死那剛誕生不久的怪物。在那時,剛成為遊獵團新任軍團長的盧西瓦,提着祖傳的家族長劍,獨自走進這座莊園,

他是來給自己父親與從未見過面的妹妹報仇,可當他看到嬰兒床上,已餓到哭聲都微弱的嬰孩,他知道,這是自己的妹妹,什麼都可能偽裝,但他作為絕強者,血脈間的共鳴他不會判斷錯。事實證明,盧西瓦是正確的,他的妹妹不是怪物,除了有能讓他人消極的天賦能力外,德洛娜就是個不愛出門,不怎麼表達情緒的少女。

那來自深淵的未知存在雖與德洛娜保持共生,但並不在她附近,共生與寄生不同,共生是用因果作為紐帶,近乎不可斬斷。在之前,盧西瓦並不知道那未知存在身處何地,可現在看到他妹妹德洛娜的情緒變化,盧西瓦確定,那未知存在,就在前方的暗月噩夢中。

蘇曉停步在暗月噩夢的門扇前,前方由一面暗紫色岩石天壁所封閉這噩夢天壁唯一的入口,是十米高,五米寬的門扇,這噩夢之門如同黑暗顆粒所組成,嘗試將手探入其中,組成這扇門的黑色顆粒會被生物的氣息自行排斥開,露出裏面透出紫色熒光的黑暗。

蘇曉走進這黑霧中,周邊傳來模糊又晦澀的雜音,這是噩夢與物質世界的界限,當走過這界限,所進入噩夢區域多麼的光怪陸離,都必須保持淡定,否則會理智值狂掉。一種奇怪的壓力從周邊傳來,這讓蘇曉感覺到,一股很奇異的生命力,從他頭部湧現,蔓延到全身各處。更直觀的表現為,他個人屬性中的紅色血條逐漸暗淡,從鮮紅化為淺紅后沉寂下來,原本他是血條、藍條、血氣條並排,此時在血氣條下方,多出來暗紫色的血條。

[提示:你將臨時獲得噩夢體質],此為虛空之樹對本區域的公證,所有進入此區域的目標,將自行受到此公證(包括樂園陣營以外的進入者)。]

[提示:因你即將進入噩夢區域,身處噩夢區域內,你的身軀無法憑藉本源生命力,讓你在噩夢區域內不受到侵襲,且噩夢的侵襲,還將會侵蝕你的本源生命力,因此本源生命力已暫時進入沉寂狀態,當你離開噩夢區域返回物質世界后,你的本源生命力將重新活躍,讓你恢復到正常體質。]

[在噩夢體質的作用下,你的理智值,將代替生命值,當你的理智值歸零,你將死亡(你受到的所有傷害、侵蝕、詛咒等負面打擊,都將會扣除理智值)。]

[你的基礎理智值為:1950點。]

[理智值水平:高。]

[根據噩夢體質的判定,你最終的理智值為:基礎理智值+(意志力屬性x0.92)+(靈魂強度x0.5)+(深淵抗性x50)-最終理智值。]

[你的理智值為:7588點。]

[理智值水平:超高。]

[提示:因你的理智值過高,虛空之樹將對你重新進行噩夢公證。]

[公證完成,你已失去噩夢探索者身份。]

[你已被判定為噩夢區域·霸主級單位。]

[理智值低於1000點為探索者理智值1200點以上為首領級單位,理智值3000點以上為領主級單位,理智值6500點以上為霸主級單位,理智值10000點以上為???單位。]

[該噩夢區域內,霸主級單位總數量已提升到五個,總計有:

1.白狼領主

2.滅法之影·庫庫林·白夜。

3.暗月大王子

4.噩夢之王

5.???(不穩定狀態)]

[作為此噩夢區域的高度危險單位,你將在此噩夢中擁有一種獨屬於高度危險單位的能力,此能力僅能以器物作為承載,無法賦予到你本身。]

[你需選擇一件器物,作為此噩夢能力的承載。]

[警告:選擇器物與噩夢能力后,即使你後續進入其他噩夢區域

依舊需沿用本次的選擇,無法以任何形式變更。]

[你可在以下霸主級噩夢能力中選擇其一,一旦選擇,將永遠無法變更,所出現能力品級,將隨機抽取。]

1.噩夢同步(普通):身處噩夢區域時,可選擇一種自身能力,將此能力暫時噩夢化,從而對噩夢內的敵人造成更強的效果。

2.理智侵襲(罕有):以自身理智值,侵蝕噩夢中怪物的意識,從而在一段時間內操控這怪物為你戰鬥。

3.定位爆破(普通):以消耗自身少量理智值的方式,在周邊300米內的位置,進行一次噩夢爆炸,造成高額的噩夢屬性傷害。

4.噩夢領主(稀有)將形成以你為中心的被動特性領域,該領域直徑10~500米(根據你的開啟情況),所有進入領域內的敵方目標將每秒降低10點理智值,並每秒隨機承受[絕望]、[混亂]、[瘋狂]、[痛苦]、[絕對恐懼]這五種負面狀態之一。

絕望:敵人立即降低320點理智。

混亂:敵人每秒降低15點理智值,持續30秒。

瘋狂:敵人更容易受到噩夢特性的負面狀態,讓噩夢領主領域的負面狀態,從每秒觸發一次,轉變為0.5秒觸發一次。

痛苦:敵人的理智更容易受到傷害,一小時內,所承受的任何理智值傷害+35%。

絕對恐懼:敵人立即降低150點理智值,並有概率衍生出[[逃跑]與[恐懼臣服]兩種負面狀態,倘若目標逃跑,將立即觸發即死判定,倘若目標[恐懼臣服],將臨時成為你可驅使的召喚物單位。

無需考慮,當然選噩夢領主,這能力和其他三種能力的強度不在一個次元,他繼續前行,走出遍佈暗紫色光粒的黑暗區。蘇曉取出枚[書庫銀幣],作為承載噩夢能力的媒介,之前他獲得了[血月女王],只能祭獻幾件用了有段時間的裝備,才成功激活[血月女王]。

以靈魂大書庫的實力,[書庫銀幣]自然不是凡品,因此承載噩夢能力很順利,這枚[書庫銀幣]化為[噩夢銀幣]。猶如穿過一層結界,前方的景象驟變,蘇曉身處一處城門洞內,身後的高大城門緊閉,布布汪、阿姆、巴哈都不在附近,更別說艾露克露、盧西瓦等人。

走出城門洞后,上空圓月高懸,圓月的邊緣處隱隱有幾分血色,夜空中沒有星辰,而是暗紫色的厚厚積雲。在月光的映照下,一座恢弘的王城映入蘇曉眼帘,這座王城和黃昏城中心城區有八分相似,姑且稱其為舊王城。

舊王城內有些安靜,雖說不少建築內都亮着蒸汽燈的燈光,但最好不要去敲門,門一旦打開,裏面可能衝出大量噩夢中的怪物。不過這是探索者要遵循的法,則蘇曉抬步上前,找了個較大的尖頂建築,因這裏是噩夢世界,建築很難破壞,不是堅硬到匪夷所思,就是如同膠皮般,柔韌的扯不斷也砸不扁。

咚咚咚。

蘇曉敲響房門,門內方才還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可在他敲門后,裏面忽然安靜,那種裏面所有怪物都屏住呼吸的感覺,特別明顯。

咚咚咚!

蘇曉再度敲門,門內盤踞的幾百隻各類怪物,依然都屏住呼吸,有隻噬夢惡獸,悄然關上蒸汽燈,至於這蒸汽燈為何能點燃這麼久,是憑藉什麼為燃料,在噩夢中,這些不合理反倒是合理的,這就是噩夢的一部分。

所謂噩夢,並非幻象或夢境,是遊離於物質世界與精神世界之間的緩衝區,這裏既有物質世界的特點,也有精神世界的難以解釋。蘇曉都已經絕強,為何他還沒去過精神世界?他當然會去那邊,那是精靈、元素生物所在的地方,他去了那邊,不僅沒收益,還有不低的風險,得不償失,況且精神世界不算大,很難找到。

建築內的燈光一下熄滅,但這不影響裏面的噩夢生物們視物,這些噩夢生物都死死盯着那隻關燈的噬夢惡獸,恨不得將它給生吞活剝,眼神意思為:「外面那恐怖的存在還沒走你這蠢貨關什麼燈。」

咚咚咚。

蘇曉再度敲門,建築內的一隻只噩夢生物都開始表情扭曲,它們目光發狠,涌動着,將掙扎嘶吼的噬夢惡獸束縛,然後把門打開些,將噬夢惡獸給頂了出去,隨後砰的一聲關門鎖死。噬夢惡獸權衡了下,它人立而起,如同身高三米的人形怪獸,身上滿是稀疏、蓬鬆的毛髮,它悍然向蘇曉撲來。

噩夢領域開啟,只是瞬間,噬夢惡獸就從撲殺改為噗通一聲撲倒在地,它全身的血肉如同被無形力量撕扯,身上各處爆出暗紫色鮮血。

[絕望]、[混亂]、[瘋狂]、[痛苦]、[絕對恐懼]這五種負面狀態交相呼應,和預想中的不同,蘇曉根本不需要用其他手段拖住敵人,從而讓各類負面狀態有時間觸發,這些負面狀態,除了殺傷效果外,還有着各自本身的基礎特性。

就比如[絕望],讓敵人立即降低320點理智值的同時,敵人內心的確會倍感絕望,本來要用出的攻擊,一下就猶豫了。

不得不說,這種高等噩夢區域的怪物,的確皮糙肉厚,在觸發好幾種負面狀態后,噬夢惡獸才暴斃當場,蘇曉發現,五種負面狀態中,[混亂]與[痛苦]的控制效果最好,[絕望]的打斷效果最佳,而[瘋狂]則很適合拖延時間,陷入這種負面狀態的敵人,會在原地胡亂攻擊。

至於[絕對恐懼],這是絕殺,敵人一旦觸發這負面狀態,不是身死,就是落敗。

不過有一點要注意,蘇曉要是對付同為噩夢霸主級單位的敵人,負面狀態觸發的就沒這麼快了,甚至於[噩夢領主]這領域類能力,還可能與敵方的噩夢領域能量力互相抵消,那種情況,蘇曉也絲毫不虛,他自身戰力在噩夢中並沒受到削弱,青鋼影的真實傷害,在噩夢區域中依然很頂。

噬夢惡獸的理智值歸零後身死在噩夢區域內,一旦理智值歸零,就會開始被周邊的噩夢環境所吸收,酷似暗紫色神經系的觸鬚,從周邊空氣中一探出,攀附與刺入到噬夢惡獸的屍體各處,很短時間內,噬夢惡獸就被吸收的乾乾淨淨。

就在這時,蘇曉聽到遠處傳來一聲氣魄十足的狼嚎,沒猜錯的話,那應該是白狼領主,也就是大聰明隊的目標,以白狼領主的實力,大聰明隊這次有的受。蘇曉剛要繼續前行,忽感有什麼東西碰了自己腿一下,隨後融入環境中的布布汪現身。

「汪」。

「嗯」。

「汪汪。」

「在哪。」

「汪汪。」

「好。」

蘇曉根據布布汪所領路的方向前行,這是去幫巴哈脫困,巴哈被一朵噩夢中的巨噬花吞了,以巴哈的實力,當然能瞬間掙脫,問題是,經常在蘇曉調配藥劑時打下手的巴哈,認出了這是噩夢區域獨有的巨噬花,它就捨不得暴力掙脫,從而破壞這巨噬花,以它羽毛的防禦,被這巨噬花吞掉並不危險。

街道上,蘇曉與布布汪沒走出多遠,一道好似迷路了的身影,從附近的偏街走出,這是......身着黑色連衣裙的擺爛少女·德洛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輪迴樂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輪迴樂園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噩夢霸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