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驚喜

第三十九章:驚喜

風海大陸,海族主城·亞托古城。

浩瀚的大海上,任何一塊陸地都顯得珍貴,海族主城所在的巨靈島,一定是本世界最大的島嶼,這裡如此廣袤,之所以還被稱為島,是因為其獨特的結構。

高聳的鋼鐵城牆格外壯觀,在歲月的粉飾下,讓這百米高的鋼鐵城牆沒有冰冷感。

其實海族主城一共有兩部分,一部分是人們看到的陸地以上,而位於這座巨型島嶼下方,有著沒入海中的部分,並且同樣是一座大城。

昔日的平靜與繁華已不再,此時從上空俯瞰會發現,海族主城周邊的陸地都融化,將這裡困住的海水,都已化為幽紫色,數之不清的海洋生物骸骨,漂浮在海面上,它們的血肉並非被吞食,是被劇毒的海水腐蝕消融。

絲絲紫霧從海水中升騰,這讓主城內還有理智的海族,都位於高牆之上,戴著各式的防護器具,滿眼絕望的看著前方那龐然大物。

這是個有著數之不清的黑色觸鬚,每根觸鬚都有百米粗,幾十萬米長的至強異獸,在這等比例下,每根黑色觸鬚看起來很細,當然,這是對於它的體型而言,在這異獸身軀的核心部位,有著一隻巨眼,在這巨眼周邊是很多偏小的次眼。

這異獸飄浮在半空中,在它的巨眼中,透出讓人精神扭曲的暗黃光芒,這渾濁光芒,將海面侵蝕到嘶嘶作響,海族主城的高牆上,也變得坑坑窪窪。

海族主城內的尖叫、嘶吼、爆炸聲連成一片,蜘蛛夫人的至強勐毒,以及至強異獸的渾濁光芒,讓海族的防線,在短時間內潰散。

在魂大人,刀魔,不死老人,鹿神,惡魔老太婆這些至強巔峰中,蜘蛛夫人的單挑能力排在偏後的位置,可她的勐毒,太適合滅殺大勢力,如果她想,只需給她半月,她就能讓風海大陸這廣袤的超脫之界,沒有任何活物,不過,這也與風海大陸日漸衰弱有關。

獸族與海族的曠世戰爭,消耗了太多世界資源,讓這裡很難再出「頂級至強」,更別說「超·頂級至強」,以及最為強大的「至強巔峰」。

海族敗了,單是蜘蛛夫人的話,在她滅掉獸族后,海族還是有幾分希望,可蜘蛛夫人放出了「先祖」,這異獸之所以被稱為「先祖」,是因風海大陸上強大的異獸,都已被海族、獸族崛起后趕盡殺絕。

這名為「先祖」的異獸,是第一紀元初期,風海大陸上還一片荒蕪、混沌時,在渾濁之黑暗中誕生,作為五位始祖異獸之一,時至今日,這已是最古老,也最強大的異獸。

「先祖」能現世,是獸族自食惡果,當初獸族與海族抵抗深淵侵襲,並不算是完全獲勝,兩族沒把所有深淵通道都封死,而是各留了一個。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獸族與海族的血脈詛咒,既是災禍,也是力量,他們都明白一點,一旦失去這強大血脈,他們無法與女巫界的女巫們,或是隕滅星的古神們相比,大概率守不住風海大陸這個超脫之界,那些虛空大族群,都對超脫之界窺探已久,虛空有奧術永恆星這絕對霸主,那些大種族在虛空難以徹底崛起。

要是能奪下一個超脫之界,無論是惡魔族、羽族、魔鬼族、星族,再或是魂族,都是有了更高的發展上限。

因此,獸族與海族都選擇各留下一個深淵通道,並且控制住深淵通道不向外狂涌深淵之力,只是適量的、緩慢的飄散,從而保證,獸族與海族的血脈詛咒不消失。

獸族與海族可怕的人口激增數量,一旦徹底失控,風海大陸的資源會很快耗盡,所以兩族的王,默契的選擇向彼此開戰,就這樣,風海大陸以畸形的方式,成功與其他兩大超脫之界齊名。

這等情況下,註定風海大陸出不了個體強者,就算僥倖出了,也早晚和獸族與海族爆發矛盾,而獸族與海族背刺蜘蛛夫人,就是最好的證明。

反觀女巫界,那邊出了個月女巫·瑟希莉絲,一眾老巫師們嘴都快笑歪了,防範、背刺這「至強巔峰」?別開玩笑了,自從女巫界出了月女巫·瑟希莉絲,有幾位老巫師去奧術永恆星參加奧法慶典時,他們的髮型都和以前不一樣了。

獸族有今天的下場,是自食惡果,不僅如此,它們還狠坑了看似是敵人,其實是隱秘盟友的海族。

眼下飄浮在海族主城前方,百萬米級體型,大到遮天蔽日的「先祖」,就是獸族所帶來的惡果,試問,獸族用什麼方式,既能讓深淵通道不大量噴涌深淵能量,也讓其保持一定的輸出功率?

答桉是,他們利用「先祖異獸」屍體能被動吸收深淵能量,構成結晶體深淵之力這點,不僅達成封印,還能定期產出一種名為「黑暗晶石」的異寶,直到,「先祖」活了過來。

海族主城內,熊熊烈火燃燒,主街中心,蜘蛛夫人站在千米高的屍山上,因她方才的一擊,將上空十幾萬名飛行海族轟碎,她此刻正略仰頭閉目,展開雙臂享受血雨,唯有足夠的海族之血,才能稍稍平復她心中的怒火。

蜘蛛夫人滿頭奶白色長發被鮮血染紅,她睜開雙眼后,一雙血色豎童,讓她看起來更暴戾,她的盛世容顏,加上如此殘忍、暴戾的目光,讓她的美感越發殘酷。

蜘蛛夫人看向主城中心聳立的海族王宮,這就是她的目標,老獸王已死,她無法親自手刃,但海族的海王,卻是當初的四名背叛者之一,並且還是其中的策劃者。

與此同時,海族主城·底部,王宮最下層。

此處深入海底幾萬米,整個海族,知道此地存在的不超三人,其中還要算上海王這位締造者。

身著暗金色鱗甲的海王,在十幾名親衛的護送下,停步在一扇岩石巨門前,這岩石巨門呈現灰白,表面坑坑窪窪,還有蠟燭般溶解的痕迹,如果仔細聽,能聽到裡面傳出涌動摩擦牆面的聲音。

海王眼中亮起幾分微光,下一瞬,他周邊的十幾名親衛,全部頭顱爆裂身死,這些追隨海王多年的親衛,根本想不到這位君王會對他們有殺心。

身高三米以上,滿頭略有自然卷長發,面白無須的海王,停步在岩石巨門前,相比以往,他此時臉色蒼白到滲人,不,應該是慘白,除此之外,他手上、側頸等位置,開始睜開一隻隻眼睛。

「你能騙過所有人,但海族總是會消亡。」

不似人族的扭曲沉厚聲音,從對面的灰白石門內傳出。

「叛徒,你這叛徒!

這次的聲音憤怒,洪亮。

「你又能偽裝多久?我們的確懼怕古瓮,你可以用古瓮永遠鎮壓我們,但別忘了,你也是我們中的一員,你不是海族,就算你成了海族之王,也不是海族,啊呵呵呵呵呵~」

這次的聲音戲謔又姦猾,但擇人而噬的感覺依然強烈。

「我們來自深淵,你也是,你永遠是我們中的一員,是家族的第四之位,你逃不掉。」

蒼老的聲音從石門內傳來,這聲音一開口,其他幾個暴虐的氣息都收斂。

海王始終沒說話,他單手按在石門上,轉而,石門轟然炸裂,深淵黑霧迎面湧來,幾道黑影掠來,那一隻只猩紅的眼睛,要將海王撕碎吞噬。

「蜘蛛夫人和先祖就在外面。」

海王此言一出,伴隨著黑霧向他襲來的尖牙黑爪,同時停下,多年前,它們和蜘蛛夫人交手過,知道這勐毒至強有多厲害。

就在這時,一名身形句僂,身著布條般破爛長衣,拄著扭曲木杖的老人從黑霧內走出,他的雙眼漆黑,滿是老年斑的皮膚上,一隻隻眼睛涌動著移動位置,就在這時,一隻黑暗生物·噬暗從深淵黑霧內飛出,準備逃走,卻被黑色絲線纏住,從老人臉頰上的破洞,拽入它口中,被它卡察、卡察的咀嚼。

詭異老人停步在海王身邊,海王的生命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原本有幾分魁梧的身形,變的骨瘦如柴,不過海王並未身死。

卡吧、卡吧……

石門內的黑霧中,傳來脆響聲,先是一道可怕的原罪氣息消失,代表那原罪物移動到未知地點,黑霧中的封印轟然崩裂,海量深淵能量湧出。

深淵能量從詭異老人背後湧來,隨即將它吞沒,詭異老人毫不在意,反而是那很有驚悚感的臉上,浮現幾分笑容,它眼中的黑霧,濃郁到如同要吞噬一切光芒。

海族和獸族的時代,就此結束,風海大陸的深淵時代降臨。

……

寂靜古殿內,黑暗余盡飄飛,殿內縱橫交錯的斬痕,以及大片崩裂痕迹,都能看出方才的戰鬥之慘烈,若非有海量術式的保護,這座建築早被夷為平地。

空氣中若隱若現的亡者呢喃聲已消失,這安靜的環境,讓躺在地上的蘇曉內心寧靜,剛經歷一場死戰,就這樣安靜的躺一會,屬實是不錯的體驗。

「嗚嗷汪。」

左右屁股各中一箭的布布汪,特別委屈的跑來,起身觀察后,蘇曉發現問題不大,就讓阿姆給布布汪拔箭,一瓶恢復藥劑澆半瓶喝半瓶。

阿姆的傷勢沒什麼大礙,怎奈,是阿姆自己這般堅定的認為,初步觀察后,阿姆的傷勢不輕,靈魂箭會傷及靈魂,以蘇曉現在的狀態,自然無法給阿姆大修。

得知這點后,阿姆緊張的眼神逐漸放鬆,可隨後它就聽到,後續會帶著它去大書庫,找四位太陽學者治療。

蘇曉也需要去找四位太陽學者治療,他方才被迫斬下右臂,戰鬥義肢雖很好用,對右臂的各項屬性還原達到96.25%的程度,可他是用右臂持刀,如此一來,戰鬥義肢和自身右臂的差距就更大,接下來最緊要的事,是去大書庫治療右臂。

關於左臂,暫時用戰鬥義肢是最佳選擇,因左臂傷損的比較嚴重,找太陽學者們治療,大概率無法徹底治癒,還得是返回輪迴樂園后的治療許可權,才能徹底治療。

修女身死後化為黑暗余盡飄散,只剩「罪目魔鐮」立在地上,蘇曉取出滿是封印術式的束帶,繃帶般的封印束帶纏繞而上,將魔鐮封印起來,他嘗試將其收入儲存空間內,居然成功了。

這東西後續唯一的作用,就是送給或賣給魔鐮·泰莉德,蘇曉更傾向于贈送,原因魔鐮是通過吞食深淵之力提升自身力量,這導致所有魔鐮都有一種性格,近乎極端的恩怨分明,倘若和魔鐮有仇,魔鐮的記仇程度能達到「女巫級」,倘若對魔鐮有恩,要是太長時間沒把這恩情還了,魔鐮會心中堵的慌。

今後要是遇到難纏的深淵滋生,可以找魔鐮·泰莉德幫忙,魔鐮追蹤深淵滋生的能力,堪稱星界最強,外加後續所對付的深淵滋生,只會越來越棘手。

蘇曉曾認為,深淵滋生是一個分類,後來她發現,深淵滋生是一個大體系,這個大體系,有三個龐大的分支,分別是:

族群·深淵滋生。

異存在·深淵滋生。

不死不滅·深淵滋生物。

首先是第一大分支「族群·深淵滋生」,這類深淵滋生,蘇曉還沒遇到過,這是族群形式的深淵滋生物,有著高等智慧,甚至是強大的創造力、天賦等,問題是,正因有了高等智慧,才更渴望佔有。

一般這類族群·深淵滋生,都是在某個高階世界內,作為大型勢力的幕後boss家族。

所以「族群·深淵滋生」還有個稱呼,深淵族裔,這類族裔或家族,與蘇曉天然敵對。

而第二分支的深淵滋生,則被稱為「異存在·深淵滋生」,這類深淵滋生都是以個體存在,哪怕是同一族群的同類,也很少聚集在一起。

而且這類深淵滋生間的能力差距極大,頂尖梯隊有「黑暗溫床」這等可怕存在,最低級則有「引蟲」這種類似單細胞的黑暗生物。

黑暗溫床、溺隱、噬暗、飢蜛、引蟲等,都是「異存在·深淵滋生」,它們的個體戰力、智慧程度、生存時間等,彼此間都有很大差別。

至於第三類分支,則是「不死不滅·深淵滋生物」,這類深淵滋生物蘇曉對付的最多,也最了解,根據他所知,「不死不滅·深淵滋生物」這個分支,還有更詳細的劃分,分為:異生種,畸變種,宿生種。

十隻「不死不滅·深淵滋生物」中,至少有七隻是異生種,這類深淵滋生物最常見,不過這個常見是對蘇曉而言,倘若九階世界遭遇一隻異生種,且沒有能鎮住場面的大勢力,不惜代價去對付,那麼一隻異生種,足夠讓一個世界化為生靈禁區,待這異生種吞噬大量世界之力后,它們會極為強大。

相比之下,畸變種的數量就很少,十隻「不死不滅·深淵滋生物」中,也就兩隻是畸變種,這是戰力最強的「不死不滅·深淵滋生物」,而且極具有侵略性。

最後的宿生種,這是數量最少,但能力最詭異。

……

平白無故就獲得31360盎司時空之力,要知道,蘇曉就算將本次的獵殺懸賞·1~懸賞·4都完成,也才凈收益20800盎司時空之力。

看到這些提示,蘇曉的第一想法是,蜘蛛夫人對風海大陸獸族與海族的報復,比預想中的更徹底,以及風海大陸出現了某種劇變,以至於,那裡整個世界都成為危險區域,唯有被輪迴樂園所公證的暮冬城,還是安全區域,所以這風海大陸內僅剩的安全區域,價值才水漲船高。

風海大陸那邊是什麼情況,蘇曉暫不準備理會,他要先解決在烈陽星的任務,看似戰勝修女,已進入本次世界進度的後期,其實不然,他有種感覺,本世界的好戲,這才正式拉開帷幕。

蘇曉來到寂靜古殿里側,將神秘之眼調整到開鎖模式,吸附到牆壁上的鎖孔上,神秘之眼開始運轉。

說起這煉金至寶,蘇曉對其的開發挺上心,怎奈,開發出的神秘之眼用法,實在是讓他一言難盡,就比如他最近擰動神秘之眼,調節出了一個新模式,名為迴旋閃光彈。

這個模式下,神秘之眼能爆發出讓絕強級都感知瞬間劇痛的強光,問題出在「迴旋」這一屬性上,如果將其拋出去,神秘之眼會劃過優美的弧線飛回來,然後在蘇曉面前……彭!

神秘之眼上的一圈圈圓環卡噠、卡噠轉動,幾分鐘后,牆壁上的鎖盤開啟,能進入中心城區的通道出現,走進其中后,蘇曉在側面的牆壁上,看到一扇木門。

推開木門,他發現這是間卧室,卧室內陳設簡單,一張床,一個書架,書架下是個木桌與座椅,落座后,他拉開抽屜,兩顆「太陽源石」出現。

能這麼隨意存放「太陽源石」,也就是修女了,這抽屜內除了兩顆「太陽源石」,還有一枚黑色徽章,拿起后,上面竟有血紅的中印記。

……

雖不知道修女是怎麼得到這東西,但這無疑是好東西,蘇曉這次回輪迴樂園,可以深度治療下,算起來,已有段時間沒進行過深度治療。

蘇曉沒立即前往中心城區,他現在有傷在身,原路返回內城區,他前往大書庫所在方向。

五小時后,大書庫最底層。

微光從天棚映下,管道與線纜盤結,只留下幾條狹窄的通道,順著通道行進,中心處豁然開朗,所有線纜與管道都匯聚到一處鋼鐵溫床下,這溫床明明是鋼鐵質地,卻給人種有如活物的感覺。

蘇曉從鋼鐵溫床上坐起身,活動四位太陽學者治療后的右臂,只能說,不愧是「太陽治療秘法」,雖達不到輪迴樂園的治療程度,但已經很不錯了,應對後續的戰鬥沒問題,而治療體驗方面,掌握過多種滅法系能力的蘇曉,對此輕鬆應對,甚至在快要治療完時,順便把晚飯解決。

「走了。」

「哞。」

委屈巴巴的阿姆,目光出神的坐在鋼鐵溫床旁,彷彿內心已受到上萬點真實暴擊傷害般。

出了大書庫,蘇曉準備回暫住的宅邸休養,天色漸暗時,他回到宅邸,發現豪宅內的僕從們都在,也沒有外人潛入的痕迹,看來舊貴族與新晉權貴們,已達成一種默契,都不來招惹蘇曉。

已身死的老貴族·奧古斯與財政大臣·黑伯莎,是最鮮活的教訓,至於舊貴族與新晉權貴們,是否會幫這兩位前領袖報仇,可能性很低,這兩邊會儘快選出新的領袖。

隨著夜幕降臨,氣溫開始驟降,室外溫度達到零下10°,要知道,方才傍晚時分還是零上20°的氣溫。

牆內爐火被點燃,蘇曉靠坐在沙發上,本世界如此不穩定的氣候,代表上空的太陽越發不穩定,按照這思路,也可以理解為烈陽君王·艾什洛特的情況越來越糟,乃至於,即將承受不住烈陽之血的侵蝕,看來這位君主連幾年都撐不到。

相比這點,有件事讓蘇曉感到疑惑,就是這次擊殺修女,到現在都沒出現擊殺提示,諮詢相關問題后,輪迴樂園給出的提示為,相關擊殺提示結算中。

「汪。」

布布汪跑來,口中叼著塊晶體,蘇曉接過後捏碎,裡面有張紙條,這是暴躁小精靈·迪亞古傳回來的情報,內容為,命運女神在「噩夢副本·黃金王城」的進度不順利,還在第一個boss的進度受苦呢,看這進度,別說半個月,半年都不一定能通關。

燒毀紙條,蘇曉的眸子眯起幾分,想讓命運女神順利通關,最好的方法是給對方送去名隊友,但以「噩夢副本·黃金王城」的情況,這幾乎不可能達成,成功率也就0.01%。

轉念一想,蘇曉有了思路,他取出。

「奇異的布袋(你可將物品裝入此布袋內,如神靈商人對此物品感興趣,神靈商人將會前往你所在的世界,與你進行交易,如果神靈商人對此物品不感興趣,布袋將會吐出所放入物品)。」

蘇曉把之前在神靈放逐之地所得的「15份純凈神血」,放入到內,等待半個多小時,他忽感到一種召喚感,他選擇回應。

嗡~

周邊空間波動,在世界重新變得清晰時,蘇曉抵達了一條長廊,在長廊盡頭,有一處木櫃檯,木欄后擋著黑色帷幕。

蘇曉在木櫃檯前落座,剛坐下,前方的帷幕自行打開,提示出現。

……

一名體重足有幾千斤的類人族,坐在木櫃檯后,它生有多條手臂,每隻手只有兩根手指,就像人族只有拇指與尾指般,它頭部除了口部的氣孔,更向上全是大小不一的眼睛,模樣雖有些駭人,不過它目光溫和,加之它身上的脂肪讓皮膚顯得層層疊疊,看起來有幾分憨厚感。

神靈商人沒有語言能力,它手旁有個圓形機關,正反兩張簡易的表情,笑臉表示同意,愁苦表示拒絕。

蘇曉佩戴上稱號,將裡面存的30顆「神魂」都取出,加上「15份純凈神血」,都擺在木櫃檯上作籌碼,他明顯聽到對面傳來咕都的咽口水聲。

像神靈商人這種中立單位商人,其實也有階位之分,公認的三位最高階位商人分別是:神秘商人、旅行商人、神靈商人。

蘇曉這次拿出的籌碼,讓神靈商人很心動,木櫃檯后的神靈商人權衡片刻,取出顆黑色結晶。

「神血。」

聽到蘇曉此言,神靈商人收回黑色結晶,改為一大瓶黃金色的神血。

隨著交易完成,蘇曉感到傳送感,周邊的空間波動平息時,他已回到臨時居住宅邸的內廳中,依然坐在單人沙發上,裝有100盎司「黃金神血」的大號晶體瓶,擺放在茶几上。

蘇曉構成臨時吞噬之核,以他吞噬之核現在的等級,原本就純凈的黃金神血經臨時吞噬之核過濾后,化為一種看著就讓人心中舒適的澹金色,不過也從100盎司變成94盎司。

構成召喚陣圖,蘇曉將一枚徽章放在陣圖上,隨著陣圖激活,什麼都沒發生,大概10分鐘后,頭髮還有點濕潤的幸運女神現身,都是老熟人了,幸運女神就沒擺出神靈降臨姿態。

「久等了,我正在洗澡,所以~」

幸運女神打理著澹金色長發,下一秒,她目光被一大瓶「黃金神血」所吸引。

「這是……黃金神血?」

「對。」

「給…給我準備的?」

「……」

「哦哦,口誤,是讓我用來轉化出幸運神血的?」

「對。」

「白夜,你可……」幸運女神想說,白夜你可真是個好人,但因為良心劇痛,她只能說出:「你可真是無所不能,我成為神靈后,第一次見到黃金神血。」

幸運女神眼睛都有些放光,這次來履行承諾交易,她實在太滿意,既是因為不是被用「滅法傳送陣」召來,而是溫和的普通召喚陣,也因為見到了夢寐以求的黃金神血。

「別廢話,開始吧。」

「嘁~,你就不能讓我再高興一會,不過你說得對,正事要緊,我試試這次能轉化出多少幸運神血。」

幸運女神飄飛而起,裝有「黃金神血」的大號晶體瓶也同樣如此,裡面的「黃金神血」衝出,在幸運女神周邊環繞。

兩小時后,神態略顯疲勞的幸運女神落下,以往是每10滴無屬性神血,能轉化出3滴幸運神血,而這次最純凈的「黃金神血」,則是10滴轉化出5滴幸運神血。

總計47盎司,也就是22889滴幸運神血,聚成一團飄浮在前方,這讓幸運女神的目光有點恍忽,她現在有4000多滴幸運神血,這還是與蘇曉合作兩次后,才有的家底,在原本,她努力多年,也才總計匯聚了50多滴神血。

也就是說,這次五五分所得幸運神血后,她將有15000滴以上的幸運神血,是曾經的300多倍,這等差距,也難怪幸運女神感覺眼下的一幕,和做夢一樣。

「要不,這次我拿30%?」

這次能分到的神血之多,多到幸運女神有點提心弔膽。

「……」

蘇曉沒說話,合作就是合作,事先定好的合作規則,若非事態有所劇變,否則合作規則不會有所改變。

蘇曉將所得的23.5盎司幸運神血裝入容器,把「命運主宰」浸泡到其中,對面的幸運女神猶豫了片刻,將前方的上萬滴幸運神血都吸收,這讓她的髮絲都浮現金色微光,幾分鐘后才平息。

「幸運,我這邊有件好事,想和你分享,不知你意下如何。」

蘇曉面帶和善笑意的開口,看到這一幕,幸運女神當時人麻了。

「我突然想起來,家裡廚房的火沒關,我很快回來。」

幸運女神起身就要跑,怎奈,下一秒就被蘇曉按地毯上,一番掙扎后,被騎住按著側頸的幸運女神,開始感到事情不妙。

「你的摯友命運女神,獨自去噩夢區域探索,她現在急需你的援助,你忍心棄她不理?」

「忍心,非常的忍心,白夜,我實話和你說,我其實有噩夢過敏體質,真的,這是我專屬獨有的體質,至於我以前能去噩夢區域,是因為我這體質才覺醒沒幾天,你一定要相信我,所以我不能去噩夢區域,喂,你拿的什麼印章,別往我臉上蓋,這東西上有噩夢氣息,我感知到了,救命呀~!」

在幸運女神的『積極配合』下,她的意識成功進入到「噩夢副本·黃金王城」。

昏暗的王城城門洞內,篝火旁,命運女神和幸運女神對視,幾秒后,命運女神臉上浮現發自內心的笑容,是感動?不不不,命運女神很確定,自己這摯友肯定是被強行逮進來的。

正因如此,她才笑的這麼發自內心,畢竟,摯友與損友是可以來回切換的,在不會波及性命之危的情況下,兩人間一般都是損友模式。

……

神靈放逐之地·地下安全區。

月使徒與豪妹正躺在絨毛地毯上熟睡,兩人都剛從「曦光城」回來,並完成了多個任務,此時很疲勞,莫蕾倒是很有精神,正研究一本古籍,見傳送陣光芒閃動,她投來目光。

噗通~

蘇曉將幸運女神放在絨毛地毯上,這裡足夠安全,沉睡個十天半月也沒問題。

「這人是?」

莫蕾偏頭看著幸運女神,越看,越眼熟,很快,她雙目瞪大幾分,驚呼道:「這不是幸運女神嗎,白夜,她怎麼了?」

「深度睡眠。」

說完,蘇曉開始盤坐冥想。

「額~,這看起來像昏迷啊。」

「……」

蘇曉睜開雙眼,看向莫蕾,小腿隱隱作痛的莫蕾改口說道:「好吧,的確是深度睡眠。」

「……」

蘇曉繼續冥想,就在這時,提示出現。

難度等級:lv.95+++++

任務簡介:擊殺位於「死城」的眾神化身。

提示:黃昏隊、諸神隊、靈魂隊所有成員,本輪任務內容均為「擊殺眾神化身」。

眾神化身擁有太陽源石數量:3顆。

任務期限:15個自然日。

任務獎勵:永恆級·滋養類裝備寶箱(開啟后,必定獲得一件永恆級·滋養類裝備)。

任務懲罰:全屬性-3%,被強制傳送出本世界。

……

看到這任務,蘇曉知道之前的猜測沒錯,本世界的好戲才剛開始,三隊成員中,他本人、艾露克露、伍德、罪亞斯、神父、白金使徒、深淵大主教、黑魔、暴君、不朽哥、星界吞噬者,這些所有人的下一目標,都是對付「死城」的眾神化身。

到時的場面之精彩,可想而知,只是不知道,到底有哪些人會慘遭背刺。

蘇曉關閉任務列表,下一秒,擊殺修女的相關擊殺提示出現。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輪迴樂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輪迴樂園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驚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