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下載
  3. 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
  4.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無辦法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無辦法

作者: |返回: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TXT下載,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epub下載

聽完燕永奇的話,赫雲舒的眼神一一掃過在場的眾人,道:「你們呢,也想讓本王脫下衣服自證清白?」

眾人沉默,低頭不語。

見狀,燕永奇得意非常,他料定以銘王剛直孤傲的性子,是斷然不會脫下衣服讓眾人看的,如此,他就可以抓住這一點,大做文章。

「這衣服,本王是不會脫的。」赫雲舒看向眾人,一字一頓地說道。她眼神堅定,透過銀色面具露在外面的眼眸中沒有一絲一毫的躲閃。

燕永奇大喜:「你不敢脫,所以,你是假的。」

燕永奇說完,卻發現多半的將領對他怒目而視。

燕永奇不解,這時,他看到眾人紛紛朝著赫雲舒跪倒在地,道:「王爺,我等糊塗,請王爺責罰。」

見狀,他突然明白過來,自己方才的話,根本就是在自掘墳墓。

正因為銘王不脫衣服,他才是真的。

因為,這些人此前都是跟著銘王行軍打仗的,對於他的脾氣秉性最為清楚,依照他的性子,是斷然做不出脫下衣服自證清白這種事的。只有心虛的人才會這樣做,正因為此刻的他不心虛,所以他們認定,此刻站在他們面前的王爺是真的。

赫雲舒嘴角微揚,看著跪了一地的將領,復又看向燕永奇,緩緩道:「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燕永奇心裡一沉,他出師不利,不過沒關係,他還有后招。

他單手握拳,道:「王爺,即便您人是真的,只怕志向已經改了吧。」

「哦,那你倒是說說,本王的志向出了什麼問題?」說著,赫雲舒在椅子里動了一下位置,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

「王爺您威嚇無辜商人,這一點,只怕不夠光明正大吧?」

赫雲舒坐直身子,手擱在了桌子上,道:「呵,本王不去問你的罪,你倒是問到本王的頭上來了。好,今日本王就與你好好說道說道。」

說著,赫雲舒站起身,慢慢踱著步子走到燕永奇面前,道:「丟失糧草一事,你不準備跟本王詳細說說嗎?」

燕永奇臉色一變,隨即恢復如常,道:「丟失糧草一事,我與李將軍不是已經跟王爺說過了嗎?還有什麼好說的?」

赫雲舒看向一旁的李重道,道:「李將軍,當日糧草被暴漲的江水沖走的時候,你當真是親眼所見嗎?」

李重道搖了搖頭,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故而末將讓三殿下先出發,他早走了一個時辰。待末將趕到的時候,只有三殿下在江邊,而糧草全部不見了,運送糧草的兵士也少了許多。」

赫雲舒眸色一凜:「先前你為何知情不報?」

李重道的臉色訕訕的,不敢言語。

而這,想必便是忌憚燕永奇三皇子的身份吧。

赫雲舒不再看李重道,轉而看向燕永奇,道:「說說吧。」

燕永奇開口,說的話與之前一般無二。都是宣稱是碧江水暴漲,沖走了所有的糧草。

赫雲舒冷笑一聲,看向議事廳的門口,道:「進來!」

她的話音剛落,便有幾個士兵走了進來,待燕永奇看清楚他們的臉,心裡不由得一顫,卻還是強自鎮定。

幾人進來,見赫雲舒點了點頭,其中一人便開口說道:「當日,我奉命與三殿下一道運送糧草。過江之時,三殿下說太累了,要歇一會兒,等歇息好了再過江,便將押送糧草的車放在了江邊。誰知道,江水突然暴漲,拉車的馬都嚇呆了,趕也趕不走,就那麼一起被沖走了。」

赫雲舒揚手指向燕永奇,道:「這就是你做的好事,就因為你的一時大意,丟了大軍的糧草。事後為了掩蓋真相,還殺死了不少不願和你同流合污的兵士,讓他們的屍體順江沖走。若不是本王查清了這件事,你還準備瞞到什麼時候?」

聽赫雲舒一點一點將事實完整的陳述出來,眾將心驚不已。他們怎麼也料不到,身為三皇子的燕永奇,竟然做下了這樣的事情。

一瞬間,燕永奇覺得腳步虛浮,自己已經竭力掩飾這件事,想不到還是沒有瞞過去。是啊,他怎麼就忘了,這十萬兵士皆是他這銘皇叔的親兵,是他銘王的大本營,他若想讓他們乖乖聽自己的命令,無異於天方夜譚。

現在看來,終是他大意了。

此前,他知曉銘王已經將他丟失糧草且對抗軍法衛的事情具表上書,送去了京城,他派人攔截,卻是沒有攔到。於是,他便想著藉機誣陷他這銘皇叔,只要他這皇叔一倒,送去的東西自然也就不可信了。想來想去,他準備給銘王安一個謀反通敵的罪名,卻不料,他這皇叔竟是見招拆招,一步步粉碎了他的圖謀。

燕永奇看向赫雲舒,他倒是料不到,他這皇叔除了打仗是把好手,查事情的本事也是爐火純青。這一遭,倒是他輕敵了。

對了,打仗,想到這裡,燕永奇眸光一轉,道:「皇叔當真沒有和大蒙勾結嗎?」

赫雲舒一笑,只當是聽了一個笑話,一句話都沒有說。

燕永奇厲色道:「王爺,大軍已經到了兩日了,這兩天內,您非但沒有下令攻城,反而命人去林城城下搞什麼虛攻,您這麼做,該不會是為了和大蒙互通有無吧?」

赫雲舒沉默,並未回答。她的手指在棗紅色的桌案上輕叩著,一下又一下。

「你心虛了!」

赫雲舒抬眸看了她一眼,復又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指。

算算時間,消息差不多應該傳回來了。

就在這時,傳令兵疾步而進:「報!」

赫雲舒看了他一眼,隨即看向了李重道:「李將軍,戰報回來了,念念吧。」

李重道從傳令兵手中接過戰報,展開一看,臉上便現出驚訝的神情,爾後,他很快緩過神來,激動道:「六皇子已率軍攻破林城!」

什麼,林城已經被攻下了!

頓時,每個人的臉上都掛上了欣喜的表情。

自然,除了燕永奇。他滿臉的不相信,衝到李重道的身邊,一把搶過那戰報,這一看,他呆住了。這上面清清楚楚地寫明,燕曦澤已經率軍攻破了林城,林城的城牆上,已經掛上了大渝的旗幟。tqR1

燕永奇心驚不已,那戰報從他手上滑下,掉落在地。他滿臉的不可置信,整個人都頹唐了下來。

李重道激情澎湃,他激動地看著赫雲舒,道:「王爺,您是怎麼做到的?」

雖說攻下林城的是六皇子燕曦澤,但李重道心裡很清楚,在後面出謀劃策的,必定是眼前的銘王爺。

赫雲舒嘴角微揚,道:「還記得咱們這位三殿下剛才說的話嗎?沒錯,本王命一小隊兵士頻頻襲擾林城,卻又不動真刀真槍,為的就是讓大蒙軍疲憊,進而失去戒心。大家想想看,每一次本王派人去襲擾,大蒙軍以為是去攻城,自然會緊急戒備。可是呢,之後又並未攻城,這麼一折騰,大蒙軍自是疲憊無比。一次又一次下來,大蒙軍難免心生懈怠,而本王趁著他們心生懈怠之時,讓燕曦澤率五萬大軍前去攻城,如此兵臨城下,打大蒙軍一個措手不及,焉有不勝之理?」

聽罷,眾人明明過來,這便是一個戰場版的狼來了的故事。他們的王爺,仍是那個智謀雙全的不敗戰神。

至此,燕永奇對於銘王的所有指責都被一一反駁,眾人都等著赫雲舒的決定。

赫雲舒看了燕永奇一眼,道:「本王已將這件事稟告給了陛下,相信很快,陛下就會傳來旨意。現在,將燕永奇暫且押在軍法衛的牢房之中,聽候發落。」

即刻便有軍法衛的兵士上前,押走了燕永奇。這一次,他無所依傍,再也不敢反抗。

眼下,議事廳內一片寂靜。

赫雲舒環視眾人,道:「本王離開太久,你們對本王生出生疏之感,被有心人利用也屬正常,這件事,本王不會再追究。此後,大家務必要奮勇殺敵,別無二心,若不然,本王決不輕饒!」

「末將遵命!」眾人齊齊應和道。

爾後,在赫雲舒的安排下,眾將領各率領自己部下的兵士,前往林城布防。

隨後,除了一些人留在封城,其餘的人都要趕往林城,準備攻下被大蒙奪去的最後一個城池——呼城。

看著地圖上呼城的位置,赫雲舒眉頭緊皺。呼城兩面環山,山上的積雪終年不化,無法從側面入手,唯一的法子便是從正面強攻。

然而,攻下林城之後,大蒙軍必定會心生戒備,之前的招數也就不管用了。看來,得想個法子才行。

一連數日,大蒙軍都在呼城之中,閉城不出。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眾人心急如焚。這一天天等下去,天氣只會越來越冷,雖然保暖措施充足,但大渝兵士很難適應這種極度寒冷的天氣,在這種天氣下作戰,無異於自取滅亡。

這種情況下,眾人紛紛請戰,然而,一個又一個的將領去見了赫雲舒,得到的都是同樣的兩個字:「不戰。」

一時間,眾將領心中都犯了嘀咕,按理說,應該速戰速決才對。可眼下卻是一直待在這林城之中,毫無動作,除了枉費軍糧,沒有半點用處。

然而,這一日,如同往常那般,赫雲舒抓了一把鹽,灑進了燃得正旺的火堆里,聽著那噼里啪啦的聲音,一抹笑意浮現在她的臉頰之上,攻城的時候,到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