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下載
  3. 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
  4. 第一卷 第2088章 你不可能想得到!

第一卷 第2088章 你不可能想得到!

作者: |返回: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TXT下載,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epub下載

機會雖然來臨,但是還不夠成熟。

於是赫雲舒按兵不動,繼續等待著。

三日後,有消息從平城傳來,廖家全族被處斬,但是處斬的當天,有一股神秘勢力想要當街劫囚,但因為燕凌寒派去的人從中對抗,並未讓這波人得逞。

最終,該被處斬的人,一個不少。

但是,那股神秘勢力並未全部落網,這其中,有一人逃了,且是一個身手不錯的人。

只不過,暗衛也言明,逃走的是個男人。

看來,那並不是潘巧巧。

想來這個潘巧巧也是頗有本事的,他們的人找了這麼久,竟是沒有找到她的下落。

之後,燕凌寒和赫雲舒下令,仔細查了落網的那撥神秘勢力,發現那是一個殺手組織的人馬。

而那個殺手組織的幕後支持者,正是廖家。

追本溯源,眼下落網的這些人,幾乎已經是這個殺手組織的全部人馬。

有了這個籌碼之後,赫雲舒覺得,機會已經成熟。於是這一日,她去了天牢,見廖思敏。

雖然已經在天牢待了數日,但是廖思敏的臉上並未有絲毫的頹敗之色。相反,她依舊神采奕奕,就像是迴光返照的人,依然提著一口氣,沒讓自己倒下去。

此刻廖思敏坐在牢房的一角,看向緩緩走來的赫雲舒。

「你沒後路了。」赫雲舒直接說道。

「是么?」廖思敏反問道,嘴角噙著一絲笑意。

赫雲舒朝著左右看了看,道:「這天牢戒備森嚴,想必這段時日,你一直如同瞎子聾子一般,什麼都不知道吧。「

廖思敏站起身,獰笑道:「赫雲舒,你休要得意!你此刻來找我,必定是因為那個爛攤子你處理不了了,不是嗎?」

「哦,你倒是說說看,我有什麼處理不了的爛攤子?」

廖思敏得意道:「此刻我也不怕告訴你,因為算算時間,一切進行得剛剛好。早在決定去金鑾殿提議之前,我就已經準備好了第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三條路。倘若事發,我廖家人必定會被押解入京,而我安排的人會趁機佔領一個縣城,到那時,以一個縣城的數萬百姓要挾陛下放過我,去和廖家人團聚,陛下不會不同意的。身為陛下,若是落一個枉顧百姓性命的名聲,他這個皇位也坐不安穩。而我一旦被放出去,就如潛龍入海,你們就再也奈何不了我了。」

赫雲舒點點頭,道:「不錯,你這個法子,的確很好。」

「所以,現在你該放我出去了。」廖思敏篤定道。

赫雲舒笑了笑,道:「你的法子的確很好。但是你卻忘了,天有不測風雲。六天前,天降大雨,使得押解廖家人入京的隊伍受阻。結合種種考慮,陛下就下旨命平成縣令做監斬官,殺了廖家人。就在昨日,他們已經去黃泉之地為你探路了。不過,在廖家人被處斬之前,有那麼一撥人現身救他們。只可惜,不過是以卵擊石罷了。你暗中支持的殺手組織,沒了。」

聽赫雲舒提起殺手組織這檔子事兒,廖思敏的臉猛然轉白,她雙眼圓睜,猛烈搖頭,大聲道:「不,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赫雲舒不說話,只看著此刻的廖思敏。

廖思敏像是發了狂,她的手緊緊地抓著牢木,死死道:「你絕不可能識破我的計策!這是我的第三條路,你不可能想得到!」

「我想不想得到,不是你需要考慮的事情。我來就是告訴你,三日後,就是你的死期。」

廖思敏抓著牢木的手猛然縮回,她後退了幾步,口中喃喃道:「不對,這件事不對!」

片刻后,她眸光一閃,道:「你並未全部抓到我的人,你讓我三日後被處斬,是要把我當成誘餌,引他上鉤!」

「看來,你還不算太蠢笨。的確,有那麼一個人逃了,身手也不錯。能夠被你當做最後的退路,此人必定是你極為信任,又對你極為忠心之人,既是如此,你若是被處斬,他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而我,做事不喜歡留隱患,所以,這個人,必須要抓到。」

廖思敏惡狠

(本章未完,請翻頁)

狠地看著赫雲舒,怒聲道:「赫雲舒,我不過是肖想了一下燕凌寒而已,也值得你對我如此趕盡殺絕?這天下間的女子,哪個不想嫁他,你這麼殺,這麼算計,殺得完算計得完么?」

「廖思敏,你少在這裡偷換概念。你以一百萬兩黃金為籌碼進入京城,只是想著抬高自己的身價罷了。你選中燕凌寒,不過是因為他的權勢和地位,而你,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慾,不惜假傳聖旨,殺死當朝九大學士,又妄圖殺死馮老先生等人,挑起大渝和大魏的紛爭,如此一樁樁一件件,殺你十次都不為過。怎麼到了你這裡,反倒成了我因妒心殺你了?」

「我沒錯!既然我付出了代價,自然要有收穫。燕凌寒本該是我的收穫,而你,本該在大魏被處死。只可惜我棋差一招,被你算計,我恨!我恨!」

這一刻,赫雲舒再次體會到,對於喪心病狂的人,是沒有道理可講的。

於是,她也不屑於再講道理,只冷聲向廖思敏宣布:「就因為你的一己私慾,你賠上了廖家所有人的性命。而你廖家的全部財產,已經沒入國庫。廖思敏,如今,你一無所有了。」

說完,赫雲舒轉身離開。

而牢房之中的廖思敏,仍在一個勁兒地搖頭,口中喃喃道:「我怎麼會輸呢?我怎麼會輸呢?不,她在騙我,我沒有輸,我廖思敏沒有輸!對,我沒輸……」

轉眼已是三日後,京城菜市口,是犯人歷來被處刑之地。

兩日前,官府的文書已經貼遍了京城的各個角落,上面言明了廖思敏所犯的罪責,一樁樁一件件,寫的清楚分明。

人們見了,一個個皆是義憤填膺。

原本,他們還以為這廖思敏是個慷慨為民的奇女子,結果到頭來,不過是一個喪心病狂的瘋子罷了。

於是,聽聞廖思敏今日被處斬,許多百姓都趕來看,要看看她為非作歹的下場。

只是,對於赫雲舒而言,這只是一出引蛇出洞的戲碼。

那條蛇,很快就要現身了。

(本章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