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下載
  3.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4. 第八十章 布加勒斯特的瘋狂

第八十章 布加勒斯特的瘋狂

作者: |返回: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TXT下載,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epub下載

這些日子來,布加勒斯特城裡談論的話題不太多,除了奧斯曼人入侵這件大事,還有就是關於那位蒙蒂納伯爵。

由西方來的年輕貴族對於布加勒斯特人來說是個神秘而又充滿魅力的迷,這不只是女人這麼覺得,就是男人也大多對那位伯爵產生了巨大的興趣。

另外就是他那支可以說創造了奇迹的軍隊。

當蒙蒂納軍隊在穆列什河畔阻擊奧斯曼人時,雖然有很多人對他勇敢的舉動感到意外和好奇,但是卻還沒有真正令布加勒斯特人產生那麼濃厚的興趣,而在多瑙河平原上的戰鬥卻真正打動了布加勒斯特人。

與幾乎兩倍與自己的敵人交戰,這對巴爾幹人來說的是不可想象的。

很多巴爾幹貴族和他們的先人早年都曾經挑戰奧斯曼人,他們試圖改變自己被最終統治的命運,但是結果卻是屢戰屢敗。

奧斯曼人就如同真的有神在保佑一樣所向睥睨,以至很多人已經漸漸產生了奧斯曼是不可能戰勝和反抗的印象。

魯瓦?的投降對布加勒斯特人的打擊比想象的要嚴重的多,當聽說那位曾經抵抗奧斯曼人的英雄背叛投向了他們的敵人時,很多人因為徹底絕望而完全崩潰了。

所以蒙蒂納軍隊的到來並非只是帶來了一場其實並不足以炫耀的勝利和一支在數量上並沒有改變雙方實力對比的援軍,而是讓布加勒斯特人再次看到了久以不見的希望。

亞歷山大成了布加勒斯特人心目中的拯救者,他受到了最高的禮遇和諸多感激,只是真心歡迎他的人究竟有多少,一時間卻還看不出來。

人們看到的只有喜悅的歡笑和各種感激的辭藻,一個個的宴會與無數的姑娘湧向那些衣著透著異域風格的蒙蒂納軍人,雖然羅馬與巴爾幹之間只隔著一片亞德里亞海,但是蒙蒂納軍隊那充滿異國特色的風格以及與當地人截然不同的情調,還是吸引了很多女人願意冒險與這些外國人更加親密。

亞歷山大這幾天就周旋在這些酒宴與舞會之間,布加勒斯特人似乎要把所有熱情都一下子釋放出來似的,他們盡情的狂歡和取樂,就連平時被看做下賤的妓女也可以堂而皇之的被招進一些貴族的家裡,與客人一起放肆而又不知節制的享受美食美酒與這短暫的歡樂。

「這是一座歡樂之城,或者說是一座垂死之城,」在一個宴會上,采佩斯忽然這樣對亞歷山大說「你認為自己來了就能拯救這座城市嗎,其實你自己也應該很清楚要想戰勝奧斯曼人是不可能的,那麼伯爵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要來布加勒斯特,或許我可以幫助你。」

「大公你的意思是幫助你自己是嗎?」亞歷山大與采佩斯站在一起望著在院子里狂歡的人群,巴爾幹人的熱情讓他們一旦狂放起來就會不受約束,於是在房子里舉行的宴會往往最後會在院子里結束,而每一個人如果不喝得東倒西歪,似乎就說明做主人的不夠熱情。

這家的主人很熱情,布加勒斯特平原肥沃的土地為他提供了足夠的牧場,倚仗著飼養大批的綿羊販賣羊毛賺了很多錢,不過奧斯曼人的到來讓這家的主人變得一無所用,所以他乾脆回到自己的家裡,然後除了每天用酒宴舞會麻痹自己,還把大批的家產拿了出來捐獻給城市以來抵抗奧斯曼人。

而這個富有的貴族,如今是采佩斯最大的支持者和資金提供人之一。

「伯爵你認為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這座城市能守住多久?」采佩斯無奈的問「其實每個人都在問這個問題,可是沒有人敢真正的回答,因為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奧斯曼人就會發動進攻,雖然大家都奇怪為什麼巴耶塞特還不行動,但是如果那個人真的來了,你就會發現那些之前還對你充滿信心的人立刻就都變樣了。」

采佩斯神情冷漠的話讓人不舒服,但是亞歷山大卻知道他沒有說錯。

布加勒斯特原本有大約不到50000人的守軍,即便加上蒙蒂納軍隊也沒有60000人,而奧斯曼人的軍隊原本就有將近80000,如果再算上波斯尼亞軍隊和他們顯然要比巴爾幹人更加先進犀利的武器,布加勒斯特人會感到悲觀並不稀奇。

只是亞歷山大卻知道他們的這個悲觀如今還沒有必要,他記得很清楚布加勒斯特是在十幾年後才淪陷,而在那之後很多一段時間裡,瓦拉幾亞公國卻始終在堅持著抵抗奧斯曼帝國的入侵和統治,直到很久之後這裡才被徹底征服。

這些事情亞歷山大當然不會告訴采佩斯,他只是有些奇怪瓦拉幾亞是怎麼做到在幾乎整個巴爾幹都相繼淪陷后依舊能堅持了那麼久的,或許眼前這個人能告訴他。

「拉迪斯拉斯二世,或者叫烏拉西諾二世,他是波西米亞和匈牙利的國王,可他不是瓦拉幾亞的大公,所以他沒有權力統治這片土地,而且我也不相信他會真的珍惜這裡的一切,」采佩斯望著亞歷山大讓自己情緒放緩些「伯爵,國王的目的是用布加勒斯特牽絆住奧斯曼人,他希望希臘貴族們能給蘇丹製造更多的麻煩以延緩他對匈牙利的入侵,因為只要稍微有點見識的人就能看出來,奧斯曼人的野心可不只是這裡,他們是要征服整個歐洲的。」

亞歷山大輕輕點頭,他承認采佩斯說的不錯,奧斯曼人的野心的確是征服整個歐洲,或者說至少是他們認為自己能征服的每一個對方,這與東方人對土地執拗的執著有關,在他們眼中土地就是一切,而再也沒有比征服別人的土地的更能證明自己強大的了。

而奧斯曼人對歐洲的入侵,其實才剛剛開始。

不過亞歷山大覺得這些和他無關,他到布加勒斯特來的目的已經實現了一小半,他現在已經見到了索菲婭,而且發現她的處境雖然微妙,但是隨著自己剛剛與奧斯曼人的交戰引起了布加勒斯特人的抵抗熱情,至少索菲婭暫時是安全的。

那麼借著這個機會,是不是該考慮完成計劃中的另一半呢?

匈牙利的銅礦,這是亞歷山大從開始就念念不忘的。

亞歷山大並不清楚富格爾家為了從馬克西米安皇帝那裡獲得銅礦開採權付出的代價究竟有多大,但是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一個時期內,富格爾家幾乎成了整個歐洲的銅價制定人,他們利用手裡大量豐富的銅礦左右著整個歐洲的市場,除了源源不斷的財富流進他們錢庫,更重要的是這個家族借著控制當時歐洲最大的銅礦,把自己的觸角伸進了幾乎每一個歐洲宮廷的深處。

不論是維也納還是布拉格,也不管是義大利那些大大小小諸侯的宮殿還是位於法國的盧瓦爾河畔的城堡,富格爾家族利用手裡掌握的財富和資源打通了層層關係,進而開始試圖影響歐洲的那些君主。

或許現在說起來這樣的野心似乎有點荒誕,但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富格爾家後來真的做到了。

在這個家族最鼎盛的時候,他們甚至影響了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寶座歸誰所有!

只是現在的富格爾家雖然已經根深蒂固,但還沒有變成那個龐然大物,他們還在為了能得到匈牙利的銅礦不得不投入血本的獲取馬克西米安國王的支持,而作為匈牙利國王的拉迪斯拉斯二世卻顯然對此很不滿。

所以一切都有可能,亞歷山大不由想起了句很熟悉的話,而這時他恰好聽到采佩斯發出聲悶悶的哼聲:「國王的人來幹什麼。」

聽到采佩斯的話,亞歷山大聞聲望去,恰好看到兩個國王的手下正穿過人群向他們走來。

在經過對亞歷山大的熱情歡迎后,拉迪斯拉斯二世邀請亞歷山大參加了由國王自己主持的聯盟會議,在會議上國王宣布給這支遠道而來的援軍的任務就是聽從自己的直接指揮。

這當然引起了包括采佩斯在內的很多人的不滿,但是他們也知道他們無法反對國王的這個決定。

拉迪斯拉斯二世在布加勒斯特的身份無疑是最高的,更重要的是這次以希臘公主的名義召集的聯盟會議更是由他首先提出。

雖然采佩斯不久前借用著索菲婭的名義趁機在自己身邊聚集了一批貴族,但是隨著索菲婭重新回到國王身邊,或者說自從亞歷山大到來后,布加勒斯特的局勢又變得微妙起來了。

國王的隨從費力的穿過人群來到亞歷山大與采佩斯面前。

他們這時候滿頭大汗,一邊抖著身上的衣服一邊說:「大人們,陛下要你們立刻去城堡,」說著看看對望了一眼的兩人,隨從點點頭繼續說「我建議你們快一點大人們,陛下似乎很著急。」

隨從的話讓兩人又不禁對望,一時間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絲困惑。

拉迪斯拉斯二世眼睛緊盯著壁爐,四月的天氣已經十分溫暖,雖然巴爾幹山裡這個時候到了晚上還有些濕冷,但也足夠暖和了。

只是壁爐里炙熱的火焰映照在國王眼睛里,卻襯得他的目光依舊冰冷。

蒙蒂納軍隊的到來並沒有讓國王多高興,或者說從開始他就沒有想過依靠這些巴爾幹貴族能夠戰勝奧斯曼人。

拉迪斯拉斯二世只希望這些人能成為他保護匈牙利的屏障,

或者至少能延緩一下巴耶塞特徵服的腳步。

但是突然的,拉迪斯拉斯二世發現自己之前的打算完全落空了。

波斯尼亞人突然向匈牙利邊境集結的壞消息讓拉迪斯拉斯二世一下子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更糟糕的是據帶來消息的信使報告,卡尼奧拉公國似乎也正在醞釀著什麼陰謀。

「那個卑鄙無恥的駝子。」

拉迪斯拉斯二世惡毒的咒罵著,對卡尼奧拉的卡爾大公他沒有任何好感,在拉迪斯拉斯二世看來,卡爾是個純粹的小人,特別是因為他與奧斯曼人眉來眼去的勾搭,被拉迪斯拉斯二世視為給匈牙利南部造成威脅的主要原因之一。

要是在以前,拉迪斯拉斯二世是不可能把卡爾大公這種人放在眼裡的,可現在他卻不得不認真對待有關卡尼奧拉的消息。

波斯尼亞人突然出現在匈牙利南部邊境的消息讓國王不安,他猜測這應該是巴耶塞特二世的策略,不過雖然知道可他卻又一時間想不出解決這個難題的辦法。

而魯瓦?的使者頻頻出現在卡尼奧拉首府盧布爾雅納則引起了拉迪斯拉斯二世的主意。

卡尼奧拉的位置讓國王不能不予以注意,在如今這種波斯尼亞人顯然準備對匈牙利有所行動的時候,魯瓦?的使者頻繁與卡爾接觸,這就讓拉迪斯拉斯二世立刻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

走進房間報告的隨從打斷了國王的沉思,聽說采佩斯與亞歷山大已經到了,國王擺擺手示意隨從讓他們進來。

看到國王的那一刻,采佩斯敏銳的察覺到了國王向他投過來的透著疑慮的目光。

拉迪斯拉斯二世心裡的確滿是顧忌,他擔心剛剛出現的變故可能會動搖他對那些原本就桀驁不馴的巴爾幹貴族們的約束,更擔心可能會打亂他的計劃,令他之前的安排功虧一簣。

到了這時國王才真正意識到為什麼蘇丹在那之後按兵不動,現在看來這顯然並非是巴耶塞特二世對戰局舉棋不定,而是從開始就已經策劃好了一個針對他的計劃。

看著面前兩個人,拉迪斯拉斯二世忽然有種暗暗慶幸,雖然亞歷山大的到來在開始令他十分憤怒,但是現在他卻忽然覺得也許這位外國伯爵的出現正好可以幫助他解決采佩斯可能帶來的威脅。

「我的朋友們你們來的正好,我有些事情要對你們說,」國王對兩個人微微示意,讓他們隨著自己來到窗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布加勒斯特城,拉迪斯拉斯二世用略顯憂慮的腔調說「你們不覺得我們這段時間太悠閑了嗎,奧斯曼人好像把我們給忘了,他們的軍隊如今就在阿爾傑河對岸,可我們的人在幹什麼,在每天忙著召開宴會和跳舞。」

「可是蘇丹這段時間並沒有任何舉動,或許這對我們大家都更好點。」

采佩斯暗暗詫異,他覺得國王的舉動有些奇怪,以國王之前的舉動,他應該更願意看到現在這種局面,因為這意味著奧斯曼大軍至少在短期內是不會威脅到匈牙利的。

可突然間國王倒像是忽然對奧斯曼人的按兵不動變得不耐煩起來了,這讓采佩斯意外之餘不禁加上了小心。

「奧斯曼人可能在等待,他們在等著我們放鬆警惕,然後突然發動進攻,很顯然是這樣的,或許就在這個時候奧斯曼人已經開始行動了。」拉迪斯拉斯二世有些激動的說。

「那麼您認為應該怎麼半呢,陛下?」一直在旁邊聽著的亞歷山大終於開口,他知道國王找他們來絕不是只為了發表一番危言聳聽的言論,他想要知道拉迪斯拉斯二世究竟打著什麼主意。

「發動進攻,主動的向奧斯曼人發動進攻,只有這樣才能避免我們可能會陷入敵人的圈套,」國王終於說出了他的打算,看到采佩斯聽到這話后因為意外而顯露出的詫異神色,國王對著他只是笑了笑接著回過頭對亞歷山大說「伯爵,我們的軍隊應該走出布加勒斯特,之前你的勇敢已經證明了奧斯曼人並非是不可戰勝的,你用不到7000人證明了這個事實,而現在我們有將近60000人,難道這樣還不能創造一個奇迹嗎?」

亞歷山大錯愕的看著拉迪斯拉斯二世,一時間因為國王意外的提議感到有些無所適從。

而讓亞歷山大更意外的是,拉迪斯拉斯二世隨即下令召集所有貴族宣布他的這個決定。

「主動向奧斯曼人發動進攻,把他們消滅在瓦拉幾亞的土地上,」國王在會議上在座的貴族慷慨激昂的發表著演說「他們的軍隊的確比我們的要多,但是你們認為那些被他們征服之後被迫為他們作戰的士兵會忠於那個巴耶塞特嗎,或者是波斯尼亞人會完全聽從異教徒的命令,而我們沒有這個問題,我們是為了守護上帝在人間的世界而戰,蒙蒂納伯爵已經證明了奧斯曼人同樣也是可以被擊敗的,現在我們有將近70000人,而奧斯曼人的兵力並不比我們多太多,最重要的是這裡是布加勒斯特,不要忘了當初征服者穆罕默德就是在這座城市前被擊敗的,蘇丹本人甚至險些送掉性命,而那一次奧斯曼有著更大的優勢。所以你們還認為我們是無法取得勝利的嗎?」

國王的話在貴族們之間引起了激烈反應,人們先是低聲議論,隨著情緒激動聲音也越來越大。

終於隨著一些人開始大聲響應國王的話,整個會場里的人都變得異常激動起來。

漸漸的,一個共同的聲音在會場里響起:「進攻!進攻!」

「這不對,肯定有什麼地方不對。」

采佩斯看著那些被煽動起來貴族茫然的向坐在中間的拉迪斯拉斯二世望去,然後他立刻注意到國王正對坐在一旁的亞歷山大低聲細語的一幕。

而采佩斯沒有聽到的,是國王這時候正對亞歷山大說:「伯爵,我已經決定了,由您來指揮這次對奧斯曼人的進攻,我相信在您的指揮下,一定能讓布加勒斯特的奇迹再次出現的。」

聽著拉迪斯拉斯二世的話,再看著會場里那些正叫嚷著要與奧斯曼人決一死戰的貴族,在采佩斯神色陰沉的注視下,亞歷山大覺得自己這次可能真遇到麻煩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