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下載
  3.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全文閱讀
  4. 第五十三章 西西里的戰略部署(一)

第五十三章 西西里的戰略部署(一)

作者:陳瑞


  這時,菲利修斯大踏步的進入會場,朝每一個人點頭,微笑示意,並且婉拒了西普洛斯讓出主位,而是站在了他的旁側。
  米隆見此情形,不禁微皺眉頭。
  菲利修斯環視了眾人一眼,謙遜的說道:「在我來之前,陛下曾經鄭重的告訴我,『去西西里,你只能帶上眼睛和耳朵!』。所以,我不是來監督大家的,更不會幹涉你們的任何部署,而你們有什麼需求和建議,都可以通過我,向陛下和元老院轉達。
  但在你們開會之前,我有陛下和元老院簽署了兩個重要的公職任命要宣布!」菲利修斯說到這裡,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他的右手揚起一個用黑繩綁紮的莎紙卷。
  眾人的眼睛立刻聚焦在上面,只有西普洛斯和列奧提齊德斯保持著平靜,因為他倆事先已經知道了內容。
  菲利修斯展開莎紙卷,大聲朗讀道:「鑒於迦太基可能對我西西里島進行大舉進攻,為了更好的集中西西里各城市及盟邦的全部力量,更有效、更快捷的為作戰部隊提供後勤援助和支持,更好的協調各城市之間的防禦,經過我與元老院進行討論后決定,任命西普洛斯為戴奧尼亞王國西西里地區的戰時總督,兼任卡塔奈的行政長官,負責西西里的一切行政事務,積極配合作戰部隊與迦太基人作戰,希望西西里各城市行政長官遵從總督的行政命令。暑名——戴弗斯國王!」
  菲利修斯剛一念完,會場內響起輕微的嘆氣和呼吸聲:戰時總督啊!這可是一個權力遠大於行政長官的頂級官職,戴奧尼亞自建國以來,這才是第二次出現,可見它的珍貴。而上一位戰時總督塞多魯姆早已是元老院五位輪值主席之一,經常參與王宮的重要議事,可謂權重位顯。
  眾人都用羨慕的眼光看向西普洛斯,而菲利修斯則將這張任命書遞給了西普洛斯右側的米隆,讓其向下傳看,以辨真偽。
  米隆心情複雜的往莎紙卷上掃了一眼,戴弗斯國王和元老院的兩個印章清晰的映入眼帘,他心中雖有嫉妒,卻也不得不承認:西普洛斯和自己相比,成為戰時總督的優勢更大,畢竟他所掌管的卡塔奈無論是人口、還是土地都已經遠遠超過西西里的其他城鎮,卡塔奈已經代替錫拉庫扎,成為西西里島上最大的城市。而且,西普洛斯在西西里已經呆了快七年時間,比自己更熟悉這裡的情況。
  米隆畢竟曾與西普洛斯並肩作戰,彼此間關係不錯,到納克索斯上任后,他還得到西普洛斯的不少幫助,所以他輕吐了口氣,輕聲說道:「我沒有異議。」
  連身為戴奧尼亞在西西里第二大城市的行政長官,資歷、功績同樣突出的米隆都這麼說,其他人更不會反對。
  菲利修斯再次拿出一個莎紙卷。
  眾人的眼光頓時又火熱起來:這一次又會是誰?!又將是什麼職務?!
  「任命第八軍團軍團長普羅索烏斯為西西里指揮官,負責指揮西西里的所有戴奧尼亞陸上軍隊及其盟軍,與迦太基人作戰。署名——戴弗斯。」
  這一個任命的內容非常簡短,那是因為這是軍事任命,戴弗斯無需通過元老院可以直接作出決定,而且在西西里只有普羅索烏斯這一個高級陸軍將官,其他的行政官員也不會跟他爭,戴弗斯無需詳細做說明。
  所以,眾人在聽完之後,也沒有什麼異樣的情緒,只是微感失落:任命就這麼結束了?
  菲利修斯讀完,扭頭看向列奧提齊德斯,當年他可是第一位被任命為指揮官的高級將領,但是拉馬托河會戰的失敗,卻讓他的軍事生涯蒙上了陰影,面對後進者,他的眼中只有希望和鼓勵:「祝賀你,普羅索烏斯軍團長!希望你在哈迪斯的庇佑下,贏得在西西里戰爭的勝利!」
  普羅索烏斯點頭表示了感謝,接過任命書,臉上依舊是沒什麼表情,但他的心中卻在澎湃:在戴奧尼亞呆了十多年,他終於做到了地區指揮官——這個在戴奧尼亞軍隊中的最高位置(總指揮官及統帥只能是戴弗斯國王擔任),能夠指揮幾萬名士兵作戰,絕不會亞於一名斯巴達王!
  「感謝陛下和元老院對我的信任!現在,隨著迦太基撕毀友好協議,西西里不光是我們戴奧尼亞的領地、其他的希臘城邦都將遭受到巨大的危機!我希望,能夠得到各位大人及其友好城邦的全力相助,協助普羅索烏斯指揮官,挫敗迦太基人想要染指西西里的野心!」剛上任的戰時總督西普洛斯情緒激昂的發表他的就任聲明:「下面,我想請普洛索烏斯指揮官進行戰前的軍情分析。」
  列奧提齊德斯立刻站起來,走到牆上早就掛好了西西里島大地圖前,拿起牆邊細長的木棍,說道:「各位,根據軍務部的分析,依照迦太基現在的國力,它至少可以派出10萬大軍,如果再算上在伊比利亞半島的總督瑪哥手中的軍隊,至少它能投入15萬大軍到西西里島上——」
  15萬人?!在場的眾人包括米隆都禁不住目瞪口呆。
  「當然,迦太基軍隊人數雖然多,但他們士兵的戰鬥力遠不如我們的軍團,他們的士兵中恐怕一半多都是努米比亞人、茅利塔尼亞人、伊比利亞人、還有來自其他地方的雇傭軍……」列奧提齊德斯繼續說道:「我認為,迦太基不可能一次性投入這麼多的軍隊,最多不會超過10萬人!」
  這個數字是列奧提齊德斯參考了以前迦太基與狄奧尼修斯的錫拉庫扎兩次戰爭所得出的結論,他用木棍點著地圖上西西里島的西端:「迦太基的軍隊很可能會在利利俾或者厄律克斯登陸,他們的進攻路線有兩條,一條是沿西西里北部海岸線,向墨西拿進軍,這一路上的希臘城邦不多,實力都不強,但是北部山高林密,海岸線狹窄,兵力無法展開,迦太基人無法發揮人多的優勢,當年狄奧尼修斯在兵力佔了很大優勢的情況下,沿著北部的海岸線向迦太基進攻的時候,卻花費了很長的時間,因此我認為,北部海岸線不會是迦太基人的主要進攻方向。
  而另一條進攻路線是在西西里南部的海岸線,這裡地勢比較平緩,可以容納大軍的展開,以往都是迦太基和錫拉庫扎軍隊主要的進攻路線,我想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列奧提齊德斯肯定的說道,他手中的木棍依次在地圖上點著:「米諾亞、阿格里真托、傑拉、卡曼利納……南部海岸線上雖然希臘城邦眾多,實力也比較強,但我不認為他們能夠長時間抵擋住錫拉庫扎大軍的進攻,而我也不準備派出軍隊去增援這些城邦。」
  這話一說出口,會場內就有了小聲的議論。
  墨西拿行政長管阿密克利斯提出異議:「這些希臘城邦雖然和我們戴奧尼亞沒有在明面上建立同盟,但他們和我們王國一直保持著友好往來,貿易頻繁,還多次積極的配合我們在西西里的一些行動,比如針對西凱爾人、以及孤立錫拉庫扎……所以他們可以算是事實上的同盟了。一旦戰爭發生,它們一定會向我們的戴奧尼亞求援,按照王國的傳統做法,我們又怎能撒手不管!」
  阿密克利斯的話說出了在場行政長官們的心聲,畢竟他們在任期間,和這些希臘城邦的高層相處不錯。
  列奧提齊德斯不為所動,冷聲說道:「既然沒有同盟協議,也就不存在違背盟約。我們在西西里的軍隊人數並不多,第八軍團加上預備兵也就兩萬多人,如果進行緊急的動員,人數能增加到5萬人左右,但如果那樣,王國在西西里領地的青壯年幾乎被抽調一空,就會嚴重影響馬上要開始的冬季播種以及整個地區的日常秩序,我想這不是各位行政長官所希望看到的,更不是陛下所希望看到的!
  更何況,就算集齊了這麼多的軍隊,前往增援傑拉或者阿格利真托,很容易與錫拉庫扎的軍隊形成相持。一方面,長期的相持所造成的糧食供應壓力,我們西西里的各個城市能承受嗎?;另一方面,糧食運輸線被拉長,以及領地內的兵力空虛,一旦再遇到外敵的突襲,對於我們派出去的軍隊以及領地的各個城市都將是一場災難!」
  眾人被列奧提齊德斯沉重的語氣所觸動,更吸引他們注意力的是,列奧提齊德斯手中的木棍指向了地圖上的一個城市圖標——錫拉庫扎。
  「錫拉庫扎,西西里希臘城邦中唯一不與我們來往的城邦,卻偏偏擁有不弱的實力,還佔據著東部重要的戰略位置。前幾天,它對我們派去要求結盟的使者不予回應,可見其心中對戴奧尼亞心有怨恨。據我們收到了情報中說,這兩天在錫拉庫扎港口區看到有迦太基人出現,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警惕!我們要當心錫拉庫紮成為當年南意戰爭中的塔蘭圖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