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獸世修仙:當神棍,撩美男下載
  3. 獸世修仙:當神棍,撩美男
  4. 第1858章 大明星的起步58

第1858章 大明星的起步58

作者: |返回:獸世修仙:當神棍,撩美男TXT下載,獸世修仙:當神棍,撩美男epub下載

月影看著諸葛明離開的背影,這才轉頭看著陳蒲,「陳先生,竟然現在是已經解決了,是不是可以放我母親離開了?至於賠償方面的問題。

陳先生,相信剛才諸葛先生已經說的很明確了,陳先生,不會還賴在我們的身上吧?我母親欠下的債,我會還,但是別人欠下的……

我薛影也並不是一個軟柿子,相信陳先生應該掂量的很清楚,更何況我母親是常客,說不定他以後還會來這裡,給陳先生帶來生意呢?」

方程有些看不懂的瞄了一眼月影,他怎麼總覺得,聽著這個丫頭說的話有些怪怪的呢?

任誰有一個愛賭博,甚至整天欠債的母親,都不會高興的吧?可這丫頭心怎麼就這麼寬了?還忍不住眼巴巴的跑過來給人家擦屁股,實在是讓他看不懂。

陳蒲手放在桌子上,輕輕敲擊著,神情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聽到月影的話,也並沒有立馬回答和拒絕。

整個房間,瞬間都安靜了下來,也只有他敲擊著桌上的聲音,吧嗒吧嗒的,讓人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當然,這緊張的人裡面,卻並沒有月影和方程,方程是真的一點也不緊張,就算對方把薛母扣下來了,他也不會緊張,順便還很高興呢。

他還正愁處理不了薛母呢,能夠將對方扣在這裡,他高興還來不及,哪裡會擔心?要不是擔心被丫頭看出了端倪,他都想要錢,歡呼一聲,求著對方,把那薛母給留下來了。

而月影,也是面上透露著一絲急切,心中卻是老神在在,巴不得對方能夠多折磨一下那個老女人,別以為他剛才沒有讀心術,就猜不到對方心裡想些什麼了,那表情,簡直恨不得吃了自己一樣。

再聯想到上輩子薛影死的那麼慘,月影對對方還有什麼同情呢?別說同情,沒有火上澆油已經是很好的了。

她又不是傻子,專門給自己找麻煩,要是真把那個女人接回去了,他還得思考以後怎麼辦?那個女人安排在什麼地方,別給自己整天摟著就好了。

兩分鐘過去之後,陳蒲終於像是下定了決心,想通了什麼?他抬眼看著坐在對面的月影,突然笑出了聲。

「哈哈哈,薛小姐說的是什麼話呀,你能拿錢來贖你的母親,我自然是歡迎的,又怎麼會拒絕呢?畢竟沒有誰會願意和錢過不去,不是嗎?

更何況你的母親來了這麼多次了,也是我這裡的老顧客了,再怎麼不堪面看佛面?我也得給點面子,不是?

不過剛才薛小姐也看到了,你的母親手上受了傷,也不好,有大幅度的活動,要不就讓他在我這裡休息幾天吧。

而且剛才你也看到了流了那麼多血,我相信還需要補補血,薛小姐是你母親的女兒,那麼你們兩個的血應該能夠融合吧?我等會讓你輸點血給你母親,如何?

薛小姐是出了名的孝女,想來應該不會拒絕吧?你放心,我對你母親絕對會好吃好喝的招待著,只要錢到位,什麼都不是事。」

月影盯著對方這有些無賴的話語,忍不住心中翻了一個大白眼,要不是為了維持這高冷的表情,她都想要拍桌子了。

哈哈哈,這話說的,簡直了……竟然讓自己給那個老女人輸血?知道自己的血有多貴嗎?竟然敢在她的身上動刀子?你怕是不想活了?

月影心中逼逼叨,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笑容,張開口剛想說些什麼?原本坐在旁邊當陌生人的方程,這個時候卻突然開口了。

「小影,我也覺得陳先生說的很有道理,你看你母親剛才一大把年齡了,手上流了那麼多血,肯定虛要補血,畢竟年齡大了身體都很虛的嘛。

不過我覺得在輸血之前,應該要先查一下,你們兩個的血型能不能符合,畢竟我也看過新聞,知道點常識的,就算親生母女也有不能輸血的呢。

所以還是先去檢查一下,你們的血型可不可以輸血好了,如果不能的話,到時候可不就白抽了。」方程也裝作是一臉關心的模樣,說出來的話語卻是讓月影嘴角狂抽抽。

天知道月影有多討厭去醫院,上次因為要做檢查,他已經自己去了一次了,雖然是悄悄去的,但是也做了檢查抽了血啊。

這一次竟然還要去?你以為我的血真的是可以隨便抽的嗎?啊?不就手上中了一槍嗎?流了那麼點血,哪裡需要輸血了?

要不是知道方程式自己這一邊的,他都要以為這貨,是連著那個陳蒲想要一起自己笑話了。

陳蒲突然提到輸血這個環節,肯定是因為剛才諸葛明說的話,讓他放在心上了,已經起了懷疑,知道自己不是薛母的女兒了,再加上這些年薛母對自己的態度,只要有心人稍稍一查就能知道。

這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親生母親會做出來的事兒!

不過,她是那麼容易上當的人嗎?你叫我抽血,我就抽血,這多沒面子呀。

「我覺得還是先問一下我母親吧,畢竟我母親的傷嚴不嚴重,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如果她也同意了,那我就給她輸血。

而且,陳先生我還沒有問你,我母親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呢?陳先生能跟我解釋一下嗎?」月影原本有些懶散的神情,瞬間變得凌厲了起來。

陳蒲見月影不上勾,而且還轉移了話題,偏偏這個話題他還沒辦法過去,想了想,他只是對著月影微微笑了笑。

「薛小姐,做我們這一行的,有些時候也是身不由己啊,總得給下面有個交代,不是嗎?

誰讓你母親剛好撞到這個槍口上了呢?我也沒有辦法不是?你看我現在不是已經想辦法彌補了嗎?要不讓你母親在我這裡多住幾天?

至於吃穿用度,我全包了,如何?只希望薛小姐不要生氣就好了,更何況剛才諸葛先生也說了,薛小姐可是個大有福氣的人,陳某,還希望以後能夠得薛小姐多提拔提拔呢。」

如果說臉皮厚的話,陳蒲還真是一個當之無愧,你見過,前一秒還針鋒相對,下一秒就忍不住阿諛奉承你的人嗎?這種人還真是……呵!你跟他計較吧,顯得你小人了,你不跟他計較吧,又過不去心裡那個噁心。

不過,月影還好,她並沒有覺得對方噁心到了她,只是覺得對方能申能縮,到是一個能幹大事的人。

「借你吉言。」月影只回了四個字。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