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見下載
  3. 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見
  4. 【2373】我能做的只有這些

【2373】我能做的只有這些

作者: |返回: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見TXT下載,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見epub下載

一個長發飄飄的女人在機場上行走著。

她環視著四周,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準備去掏手機的時候,包包卻無故振動起來。

張曦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下意識的皺了下眉,淡然接起,沖著電話裡面問道,「局長,您給我打電話是不是安琪又在那邊出什麼幺蛾子了?還是說他依舊不肯放過非離?」

「張小姐,有些話我們三言兩語在電話里說不清楚,所以有些事情我想當面跟你說一下。」電話里傳來局長的聲音。

「您說!」

「我想讓你來一趟警局。」

「我現在在A市,所以您有什麼事情就讓直接說好了。」張曦微微皺眉,一臉為難的樣子。

「警局這邊出了點意外,你最好還是先趕回來一趟比較好,不然發生任何意外,你怪在我的身上。」局長深知這件事情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夠說清楚的,所以只好讓她趕緊回來。

「您是要對季非離私自進行處罰嗎?還是說你又被安琪收買了?」

張曦的心變得不安起來,心臟跳動驟然加速。

局長給張曦下了一顆定心丸,「我敢保證,這次我絕對是清清白白的,」

「您別忘記您現在的身份。」

「我們見面談。」

局長丟下一句話,就直接掐斷電話。

張曦聽著電話里的忙聲,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她竟然讓自己回警局?

開什麼玩笑?

她剛來到A市,手裡的事情還沒進展下去,一通電話竟然讓自己回去?

如果不回去,季非凡那邊發生什麼意外,她該怎麼交代?

無奈之下只好拿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簡訊:我臨時有事要先回一趟S市,A市這邊你最好給我找幾個靠譜的人去幫調查這件事情,所以這件事情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按下發送鍵,一條簡訊就被發送出去。

張曦來到售票廳,重新買了一張機票便耐心等待著。

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也依舊壓制不住內心的擔憂,

腦海里突然閃現出一個人影,急忙撥了一通電話,待那邊接通后就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我手裡還有些事,所以你就長話短說吧。」

「媽,您能不能先去幫我趟警局?看看非離那邊有沒有出什麼事情?」

「你在哪?」

「局長突然打電話讓我過去,可是我剛到A市,一時之間恐怕還回不去,所以就想著讓您先幫我跑一趟。」張曦嘴角抽搐了下,想到季母那不滿的樣子,毫不避嫌的說著。

「局長叫你,又沒叫我。」季母懶得搭理張曦。

「……」張曦無辜的扇動了下眼帘,再道,「您難道就不怕非離被判刑嗎?他可是您懷胎十月剩下的兒子,您難道就不怕他知道以後會對您傷心嗎?」

張母一聽,整個人頓時清醒。

她這分明就是在威脅自己。

判刑?

他竟然敢用這樣的借口來騙自己?

是安琪不依不饒?還是張曦在這裡胡言亂語?

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你是咒非離一輩子都住在那裡嗎?」

張曦下意識的皺了眉,急忙解釋道,「這只是我的猜疑,所以不管結果如何,您還是先到警局幫我查探一下情況。」

「我不去!」

季母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原本柔和的視線變得深邃起來,「我記得你說過,你會替我們支撐起這個家,怎麼才幾天的功夫你就忘記自己說過的話了?」

張曦面不改色的說著,「我說過的話從來沒有忘記,您如果真的不想去,那就讓他們多等我幾個小時好了。」他可以提想著,「倘若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們可千萬別把事情怪在我的身上。」

「你什麼意思?」

「飛機要起飛了,如果您真的無心,我也不會勉強你,警局那邊您大可以不去。」

張曦這一刻猛然清醒過來。

她很想說一句:你們答應讓我進季家的大門,無非就是想利用我。

可是想想,如果真的說出去,就會太殘忍。

呡了呡唇角,最終,還是忍了下去。

她不是傻子……

這麼明顯的問題,她不是不清楚。

她分明就是下嫁到季家。

季家所有的一切全部壓在她的身上,所以這時候必定會將所有的問題全部壓在她的身上。

這一切,不能怪別人,要怪只能怪她自己。

因為愛,所以承擔起整個家族的命運。

她起身,視線看向了遠處,「季非離,等我!」

她帶著沉重的步伐朝閘口走去。

***

三個小時后。

張曦一下飛機就急忙攔了一輛計程車趕往警局。

這一路,她的心就一直懸著。

終於在下午四點趕到警局。

一進門,就直奔警局辦公室跑去。

正欲敲門的時候卻發現開了一條縫,她直接走了進去,卻發現空無一人。

準備拿出手機的時候耳邊卻傳來碎碎的腳步聲。

她下意識的順著聲音看去,只見局長朝辦公室走來,不等她開口,就傳來他的聲音,「張小姐,你終於來了。」

「局長,您匆匆忙忙的找我來,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張曦忍了忍,到底說道,「是不是非離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

局長沒有說話,將門直接反鎖。

張曦雙手抱胸,「您要做什麼?」

局長坐在辦公桌上,看著張曦的舉動,再道,「你千萬別誤會,我只是想把門關起來跟你說一件事情。」他看了對面的椅子,示意讓她坐下,「你知道白沫被關在警局了嗎?」

他苦笑一聲,看著心不在焉的張曦,道,「張小姐,你又在聽我說嗎?」

「白沫是誰?」張曦猛然拉神。

「白沫是安琪的第二人格。」

「您是說他們是同一個人?」張曦回神皺了眉,「難道這就是安琪特殊的病?」

局長淡然開口,「安琪現在的主人格估計已經被她代替,所以一時之間對我們還是有好處的。」

張曦疑惑,「您怎麼知道她不是安琪?」

局長耐心的說著,「因為白沫對參謀長的女人動了不該動的心思,甚至還差點傷害了她,所以她才會被關起來。」

張曦冷然開口,「您說的話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

對季非凡的女人動了不該有的心思?

那種心思是什麼?

她沒工夫去想,也沒工夫去干涉。

眼下,沒有比救出季非離更重要的事情。

局長視線深了下,嘴角的笑意加深的說道,「眼下,你要明白,她現在是白沫,不是安琪,所以這個局面對我們來說或許會有所轉機。」

「您是說我們可以扭轉乾坤?」張曦緩緩的坐在椅子上,胳膊很隨意的搭在一起。

「我沒有說。」局長墨瞳深邃了下,臉上透著危險的氣息。

「您什麼意思?」張曦頓時有些捉摸不透。

局長沒有再說話了,只是微微示意了下。

「您這麼大老遠把我叫回來,難道就是想告訴我這件事情嗎?」張曦的心裡多少有些不滿意。

「你看起來似乎很不滿意。」局長皺眉。

張曦的臉上沒有一點兒表情。「您難道不知道眼下尋找證據是最重要的事情嗎?」

局長躺靠在椅子上,「如今安琪已經被白沫佔據,難道你就沒有想到利用這件事情而救出他?甚至為他洗清冤屈?」

「我壓根對這個白沫沒有任何印象,我又怎麼知道該如何下手?」張曦愣了下。

「她應該比安琪好對付。」局長並不敢保證一切,只好適當的提出意見,「難道藉此你不能小題大做,反正她的精神狀態出現了問題,正好可以將這件事情推在她的身上。」

張曦驀然睜大雙眸,思索了很久,才緩緩說道,「您覺得這件事情真的有迴轉的餘地嗎?還是說這是安琪故意給我下得套?」

局長反問道,「你難道不想救出季非離嗎?」

「我當然想!

張曦回答的乾脆利索。

她當然想。

因為她比任何一個人都想季非離能夠平安無事。

「既然想,那接下來就要看你怎麼做了。」

局長沒有再繼續點透,反而將問題直接丟給了張曦。

此事,他不能插手,也不會出面。

「謝謝您……「

張曦心裡有了一線生機,臉上漸漸的揚起了淺淺的笑容。

局長眉心緊皺,腦袋裡清醒著,「這些年,張氏也沒少照顧我,這些就當做是我的回報好了。」他將語氣放緩的說道,「如今,她得罪了參謀長,所以她會被關在在合離一個月。」

「原來……

張曦的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卻停了下來。

原來,顧恩恩不回答他竟是有別的目的。

突然給自己這麼一個驚喜,她一時間還有點回不過神。

「剩下的一切就交給你,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明天就估計會放掉季非離。」

「我明白。」

張曦轉身離開辦公室,沒走幾步,卻突然停了下來,「我可以去看一下他嗎?」

「誰?」局長問道。

「季非離。」

童雪回答。

局長沒有再說什麼,反而揮了揮手。

童雪帶著輕盈的步伐「」離開。

她恨不得將這件事情立馬告訴季非離。

所以,步伐也不由的急速了些。

眼看越來越近。

突然——

手機鈴聲響起,看著來電人名單,猶豫了下,接了起來。

她聽著裡面人的話,臉色越來越凝重。

她一言不語,繼續朝前方走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