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萬帝至尊下載
  3. 萬帝至尊全文閱讀
  4.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雪霽的消息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雪霽的消息

作者:燈下無語


  五天過去。
  轟……
  一股強烈的魂力波動,自摘星樓上輻射開來。
  山頂平原,無數宮殿樓閣,都在瑟瑟發抖。
  「發生什麼事了?」
  「又有人來惹事了?」
  流星閣的弟子們,一個個大驚失色。
  「不對,好像是摘星樓傳來的動靜,好強的魂力氣息啊。」
  「難道是閣主大人的那位貴客?」
  許多弟子的目光,都是投射向了摘星樓方向。
  摘星樓之上,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化為一圈圈漣漪,不斷在虛空中擴散。
  這股魂力,沒有絲毫陰邪之氣,反而是光明正大,浩然剛正。
  感受到這股靈魂之光,大家有種沐浴在暖陽中的感覺。
  「主公,你沒事吧?」
  夜無常一臉驚駭,看到秦風從閉關房走了出來。
  「不但沒事,而且靈魂得到了升華,魂力已經達到了古神二重天的水平了。」
  秦風笑了笑,很是滿意這次的修鍊。
  也就是說,他現在的魂力修為,已經接近於長生大帝了。
  當然,長生大帝是真正的古神,不僅僅靈魂強大,肉身也是無堅不摧。
  「古神二重天,這已經可以挑戰一下西鬼王了。」
  夜無常一臉驚喜。
  「不行,現在還差得遠,西鬼王有肉身,而我沒有,我現在和西鬼王交鋒,萬分之一勝算都沒有。」
  秦風搖頭道。
  雖然修為有了大的突破,但他並沒有得意忘形。
  「這話倒不假,西鬼王雖然也是古神二重天,但他修鍊了鬼王之體,實際戰鬥力恐怖無邊。」
  夜無常目光暗淡了幾分。
  他是想,如果秦風強大了,他也就不怕西鬼王了。
  「我們現在藏身鬼劍門,又在東鬼王域,不會被仇家找上門的,別多想了。」
  秦風安慰了一句。
  「是。」
  夜無常點了點頭。
  「秦先生……」
  而就在這時,摘星樓之外,傳來了流星劍客的聲音。
  「流星劍客來了?莫非有三爺和雪霽的消息了?」
  秦風一臉期待。
  「秦先生,你要找的人,稍微有點線索了。」
  流星劍客直言道。
  「是三爺,還是雪霽?」
  秦風追問道。
  「根據你提供的信息,冥界似乎沒有三爺這號人物,至少地府和鬼界是沒有找到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流星劍客搖頭道。
  三爺修為極高,已經是無限接近於仙人的存在了。
  他這種強者進入冥界,不可能默默無聞。
  根據這些線索,流星劍客查詢了鬼界和地府的記錄,沒有找到三爺的任何信息。
  「會不會在別的界域?」
  秦風又問。
  冥界龐大無邊,除了鬼界和地府,還有無數世界。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流星劍客點頭道。
  「可如果不在鬼界和地府,那就幾乎沒可能找到,除非三爺主動現身。」
  他又補充道。
  「哎……」
  秦風嘆了口氣,似乎也並沒有太意外。
  「那雪霽的消息呢?」
  他又問道。
  「我拖人查過地府的投胎記錄,並沒有雪霽的名字,也就是說,雪霽還在地府之中。」
  流星劍客回答道。
  「她地府?在哪裡?」
  秦風神色激動。
  「暫時沒有更多的信息了,目前也只是猜測。」
  「而且,近百年以來,有三千多個名為雪霽的人間女子進入冥界,我還需進一步調查才能確定。」
  流星劍客又道。
  「只要雪霽還在冥界,我就有機會找到她,這就是最大好消息了。」
  秦風長舒了一口氣。
  「秦先生放心,只要有雪霽一絲線索,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能找到她。」
  流星劍客拍著胸脯道。
  「有勞了。」
  秦風拱了拱手。
  「為秦先生辦事,是我的榮幸。」
  流星劍客笑道。
  見狀,秦風有些感概,前一世,他並沒有給流星劍客太多恩惠。
  相反,流星劍客卻為他而死。
  而現在,流星劍客又將其視為朋友,這讓秦風十分感動。
  要知道,流星劍客並不是傀儡,是真正交心的朋友。
  「流星,你現在什麼修為了?」
  秦風忽然問道。
  「天聖中期。」
  流星劍客毫不避諱的道。
  「我這裡有一份秘法,你拿去修鍊,可以助你早日踏入天聖後期。」
  秦風屈指一彈,一縷法則神紋,鑽入了流星劍客眉心。
  「這是……」
  流星劍客神色驚悚。
  「道家第一秘法,大符咒術!」
  秦風直言道。
  流星劍客是人族靈魂,只能修鍊人族的道術。
  (本章未完,請翻頁)
  而大符咒術,是人族最強的幾種道術之一。
  在沒有步入古神期之前,道術仍然有著巨大的價值,尤其是道術榜前十的存在。
  「大符咒術早就失傳了,想不到秦先生居然有此秘法。」
  流星劍客欣喜無比。
  大符咒術之中,分為八大神咒,每一種咒印,都具有強大的靈魂殺傷。
  如果能修鍊成大符咒術,流星劍客的即戰力會大大提升。
  「這裡還有一門劍法,也很適合你。」
  言罷,秦風又將一門劍法秘訣,傳輸到了對方腦海中。
  「這劍法源自於聖域,是我很敬重的一位前輩修鍊的,希望你能發揚光大。」
  「好精妙的劍法,這劍道覺悟,簡直超凡脫俗。」
  流星劍客剛剛領悟了片刻,就被其中的劍道思想所震撼。
  他甚至有種感覺,自己這輩子的劍法,白練了!
  「多謝秦先生授訣,我真不知該怎麼感謝?」
  流星劍客感動萬分。
  「你不必感謝,這是你應得的。」
  秦風淡淡一笑。
  「秦先生,你不知道,這兩門秘法對我意味著什麼,這足以改變我在鬼劍門的處境。」
  流星劍客喜極而泣。
  「這話什麼意思?」
  秦風不太明白。
  聽對方的口吻,似乎在鬼劍門處境不太妙?
  「此事說來話長,這還要追述到五十年前……」
  流星劍客微微一嘆。
  而就在他要訴說之際,流星閣之外,忽然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動靜。
  轟……
  一道沉悶的巨響,傳遍四野。
  緊接著,便是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血蒼公子又來撒野了?」
  流星劍客皺了皺眉,臉色陰冷。
  「血蒼公子?什麼人?」
  秦風詫異道。
  「他也是真傳弟子,血蒼閣的主人,從五十年前開始,就一直想吞併我流星閣。」
  流星劍客咬牙道。
  「需要幫忙嗎?」
  秦風一臉淡定。
  「暫時不用,現在風頭還沒過去,你還是先躲起來,待我去打發他走。」
  流星劍客讓秦風藏好,便隻身離去。
  秦風運轉慧眼,穿透層層阻礙,遠遠便看到,一名身著血袍的冷傲男子,正在前殿大發雷霆。
  而看到這名血袍男子,秦風心頭猛的一震,「呂穹川,大呂王的兒子,他居然也在鬼劍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