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門第一高手下載
  3. 玄門第一高手全文閱讀
  4. 第105章 筆仙

第105章 筆仙

作者:若水多福


  「大學校園,畢竟是優雅素凈之地,怎麼會出現鬼樓呢?!」周小龍思索了一下,覺得對面的胖子似乎是太誇張了。
  「不不不,大磊他不是開玩笑,那樓里真的有問題……」瘦猴兒齊東強附和著說。
  「是啊是啊……那棟樓不只是現在邪得厲害……而且……而且是有前科的……」歐陽磊又說。
  「你們到底什麼意思啊?!」周小龍皺著眉毛問。
  「那鬼樓裡面每隔幾年就要死一個人,學校里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歐陽磊拍了拍自己胸膛,「敢去那裡玩兒筆仙,都是津海大學的豪傑,起碼,膽子要特別大才行!」
  「你這樣的,也算豪傑?!」周小龍哭笑不得。
  「咳咳,我……我雖然不算什麼豪傑,膽子也不大,但是我主要是為了泡妞兒才去的,因為,我正在追求的那個女孩兒,也就是高靜,她是靈異社團的一名成員,他們靈異社那些人,特別喜歡神神鬼鬼這種東西,我既然想追高靜,起碼也要投其所好不是嗎?」
  「哥們兒,你這是泡妞兒不要命啊!」齊東強插話說。
  「好吧好吧,大磊,你先別著急,慢慢說,關於那鬼樓的歷史,你知道多少?」周小龍問。
  不知不覺,周小龍那種愛管閑事的毛病又犯了,一聽見稀奇古怪的事情,他忍也忍不住,或許這都是玄門弟子的職業病吧!
  歐陽磊撓了撓頭,低頭仔細想,他組織了一下語言,慢吞吞說道:「說起來話就長了,在抗戰時期,咱們大學的校園被鬼子佔領過,那棟樓,據說是島國人在戰爭時期建的一個看守所,主要的用途,就是關押和審問人犯,當時,很多特務人員,據說都被折磨慘死在了那棟小樓里,後來,津海市光復了,士兵們讓裡面的鬼子投降,留守在那裡的鬼子,不願意投降,居然引爆了一顆毒氣彈,不只是鬼子兵全都毒死了,而且還有不少無辜的人也一起死在了樓里,那叫一個慘啊!!!」
  「啊,居然有這種事???!!!」
  周小龍心裡一驚,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鬼樓里死了那麼多人,冤魂得不到及時超度,肯定會變成陰煞之地。
  那種地方,要說鬧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瘦猴兒齊東強說:「是啊,抗戰勝利不久,那棟樓還有周邊一帶就開始鬧鬼,咱們也沒經歷過那個時代,只是聽說,據說,每一年的鬼節,夜裡都能聽到鬼哭聲……」
  「沒錯沒錯!」歐陽磊一個勁兒地點頭。
  「我有一個疑問?」周小龍突然說。
  「什麼疑問啊?」歐陽磊看著周小龍。
  「這麼邪門兒的一棟鬼樓,為什麼學校不拆了,非得留著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讓學生去裡面玩兒筆仙嗎?!」
  「學校當然是想拆,這裡面,有個問題,小龍同學,你初來乍到,不了解情況。」歐陽磊說。
  「能什麼問題呢?!」周小龍又問。
  「因為那棟樓被市裡評為了歷史文化保護遺產,算是一棟古董樓,每到紀念抗戰勝利的日子裡,總是會有市裡的領導來參觀,你說,咱們津海大學的校領導怎麼敢把樓拆了呢?」
  「哦,原來是這樣。」周小龍似乎明白了。
  「其實,那棟樓早就空了出來,也就是個擺設而已。」齊東強也說。
  不過,只要懂一點兒道術的人都知道,如果有一個地方,死了這麼多人,有怨氣的靈體若是不及時超度或鎮壓,久而久之,陰氣越來越重,會成為陰靈聚集的巢穴……
  想到這裡,周小龍問兩個室友說:「那之後呢,既然這地方有問題,學校就沒想辦法解決一下嗎?」
  歐陽磊看了一眼齊東強,對周小龍說:「一開始大家都不信有鬼啊,不過,發生過命案之後,上面派了一支調查組進去調查,結果……」
  「結果怎麼樣?!」周小龍緊張地問。
  「沒什麼結果。」
  「沒結果?!」
  「不過,也有小道消息說,那些參與調查鬼樓的人,那些人……一個個的都離奇死亡了,找不到原因……」
  「啊,這個我倒是沒聽過,大磊,你說的是真的嗎?有那麼邪嗎?!」齊東強有些不相信地說。
  「也許是傳言,誰知道呢?其實,這些都是高靜告訴我的,應該算是小道消息,」歐陽磊抬起頭問,「不過,還有一個小道消息,你們要不要聽聽呢?」
  歐陽磊這個小胖子,真是能白話,很快,他又說起一件舊事——
  前些年,樓里鬧鬼的事傳開了,政府迫於壓力,暗中從大禪院請來了好幾位大和尚,趁著學生放假不在校區,大和尚們搞了一個法壇,做了一場法事,目的是給鬼樓超度亡靈。
  結果,大和尚們法事做了一半,那些大和尚都嚇得跑了出來,沒人知道為什麼?
  後來就有人想過乾脆把鬼樓炸毀,用這種強硬的方法解決問題,也不管市裡文化部門領導的反對,什麼文化遺產,什麼古董樓,人命才最重要不是嗎?
  但是,大禪院的和尚們,一起提出了反對意見。
  大和尚們提出的反對意見聽起來也有道理,和尚說,一旦炸毀鬼樓,鬼魂無處依靠,便會四處逃竄,那樣一來,控制起來豈不是就更麻煩了。
  聽了歐陽磊的話,周小龍點點頭,他同意這個說法。
  陰靈聚集的巢穴雖然可怕,但是有牆壁阻隔,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要是那些陰靈逃跑出來,豈不是校園大亂了。
  「唉,最後鬼樓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了,」歐陽磊嘆口氣,「不過,最近幾年,倒是沒發生什麼死人的案件,安靜了不少,倒是成了學生們尋求刺激的場所了。」
  說到這裡,三個男生都低著頭,沉默不語。
  周小龍忍不住長嘆一口氣,用手指了指歐陽磊和齊東強,「唉,你們這些年輕人,我還真是搞不懂你們,明知道那鬼樓有問題,偏偏還要去,不作就不會死,難道不明白這個道理嗎?」
  「嘿,我說小龍同學,看你年紀都沒我們大,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你說誰是年輕人,你你你……怎麼說話這麼老氣橫秋啊?!」歐陽磊有些不忿地說。
  「呃,其實我年紀很大了,只不過,我長得有些面嫩而已,」周小龍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錯開話題,「對了,大磊啊,你說了半天鬼樓的歷史,也沒說到重點,你不是說,你撞鬼了嗎?!」
  「是啊,都是你們兩個,總是問問題,把我的思路都搞偏了。」歐陽磊說。
  「那現在請你繼續吧!」周小龍催促。
  「當夜,我陪著高靜去了那鬼樓,本來以為,高靜這個女生,是因為長夜漫漫比較饑渴,找我來解渴……」歐陽磊雙手一攤說,「可是,我和高靜一進入那鬼樓,我就看見了有五六個人,都是學生,那些人都是靈異社的成員。」
  「人也不少啊?」齊東強說。
  「其實,那一晚,只不過是靈異社搞的一活動,也就是大家坐在鬼樓的二樓大廳里,一起玩筆仙……」歐陽磊一邊嘆氣一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