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門第一高手下載
  3. 玄門第一高手全文閱讀
  4. 第256章 過陰橋

第256章 過陰橋

作者:若水多福


  在趙家村,辦白事的時候,還有一個風俗,重要的風俗,當地俗稱「過陰橋」。
  聽村裡的多嘴的婆娘說,這過陰橋是很有看頭的,等到晚上的時候,全村人都會過來看熱鬧。
  周小龍雖然是個玄門弟子,他也並不知道「過陰橋」這種風俗為何物?
  聽著這個名字就挺怪的,似乎是把陽間的靈體送到靈界去,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因為覺得趙家祖母死的有些蹊蹺,周小龍就一直站在趙家祖宅里,看來看去,里裡外外有很多人在忙碌,也沒有人去管他。
  那個火居道士,也挺忙的,像是個大將軍一樣指揮著趙家人干這干那的,大概是在準備夜裡過陰橋的事情。
  歐陽磊這個小胖子忍受不住饑渴,偷偷的跑去廚房覓食去了,薛剛也去跟著趙家人瞎忙乎,周小龍則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那個中年道士。
  只見那火居道士用紙和稻草扎了一個人頭,又讓人拿來一把有靠背的木頭椅子,椅子上面套了一件趙家祖母經常穿的衣服,而後把那紙紮人頭固定在了椅子靠背上。
  那紙紮的人頭上還畫上了眼睛鼻子和嘴巴,然後用一塊黑布系在那紙人頭上面,看著很像是狼外婆的造型,但是比狼外婆可要驚悚很多。
  周小龍猜測,這其實就是個道具,這椅子大概就代表了死去的趙家祖母。
  那火居道士又讓人拿來四張長方形的桌子,看起來就是小學校的那種長條課桌。
  把桌子拼在一起,形成一個長方形的平面,兩邊搭上木板,就弄成了一座橋的形狀。
  基本準備好這些之後,天也完全黑了,有人在門口放了一陣炮仗,似乎過陰橋就要開始了。
  過陰橋的時候,需要孝子捧著牌位跪地以迎亡靈,那火居道士開始誦經,眾親友則扶著亡靈,其實那亡靈就是指的那把椅子。
  在眾親友的幫助下,孝子背著那個道具椅子,從桌子搭起來的小橋走過去,這就叫做過陰橋了。
  說起來簡單,但是,要是在現場觀看,這氣氛真的夠陰森的!!!
  趙家最有出息的孝子,自然就是趙增喜了。
  過陰橋正式開始,趙增喜捧著靈位走在最後面,前面有兩個親屬,那個道士在最前面帶路。
  那火居道士挺像那麼回事兒的,閉著眼睛,邊走邊搖鈴,手裡還灑著紙錢。
  用桌子和木板搭起來的那座橋是呈拱形的,第一次走也是搖搖晃晃的感覺不安全,火居道士輕車熟路,很快就走了過去,兩個親戚也走了過去。
  就在大家等著趙增喜背著椅子過去的時候,他卻在橋的中心處,摔了一跤,雙膝跪倒在了桌面上。
  一開始,大家是以為桌面比較滑,那個道士看見了,他也是經驗豐富,他連忙圓場說:「趙家祖母還不想走啊,那是留戀大家,那就讓孝子再重新走一次吧!」
  村裡的老百姓都抱著看熱鬧的心態,多走幾次也沒關係。
  可是,當趙增喜背著椅子二次過橋的時候,還是走到同一個位置,再次跪倒了。
  那火居道士也看不下去了,又找來了三個親戚幫著趙增喜一起扶著椅子走,可是這第三次,奇怪的事情再次發生,趙增喜依舊跌倒在同一個位置上……
  這過陰橋要是走不過去的話,按照迷信的說法是,這就意味著,人的魂魄去不到幽府,也就是不能輪迴了。
  因此,這可急壞了趙家的所有人。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趙增喜背著椅子總是摔跤,為什麼不換個人背椅子過橋呢?
  換人不是不可以,但是,這時候要是換了別人,就說明背椅子的孝子不夠孝順。
  趙增喜在趙家村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連這麼點兒小事兒都做不了,那樣豈不是丟人丟到了老家去了,不只是非常尷尬的問題了。
  這個場面或許也是那火居道士平生第一次遇到,他也是慌了神,湊過來跟趙增喜一商量,只好用了特別的辦法。
  火居道士用繩子將椅子綁在趙增喜的身上,這樣總算是牢固了。
  而且,為了萬無一失,火居道士還讓四個親戚,四個方向一邊站一位,一起抱著趙增喜和那把椅子。
  五個人就算是綁在了一起,這樣一起過橋,總該不會摔跤了吧?
  趙家村的村民今晚算是看到熱鬧了,從來沒看過這麼大陣勢的過陰橋,但是,奇怪的事情卻再一次的發生了,而且,這次還是無法挽回的失敗。
  在那桌子搭起來的小橋上,也許是人站上去的太多了,算那道士加在一起一共有六個人。
  第四次過橋時,桌子終於承受不了那麼大的重量,整座橋「嘩啦」一聲倒了,上面包括道士在內的所有人,全部摔在了地上,連那把椅子也給摔壞了。
  站在下面圍觀的親戚趕緊過去扶起了趙增喜,除了椅子之外,人倒是沒事,唯獨那個道士,腦門子摔到了桌子角上,還流了不少血。
  於是乎,現場亂作了一團……
  今天,周小龍本來是抱著來看熱鬧吃酒席的心態來趙家村的,沒想到,居然會出現這樣的亂子?!
  歐陽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跑回來了,悄悄走到周小龍的身邊,他滿嘴滿手都是油,也不知道偷吃了什麼好東西。
  雖然是吃飽了,但是過陰橋那些怪事,歐陽磊都沒看見,因此,錯過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師父啊,徒弟我回來了,」歐陽磊樂呵呵地說,「咦,師父啊,怎麼感覺這裡的氣氛有些不大對頭呢?!」
  「大磊,你幹什麼去了,怎麼嘴上油汪汪的?」周小龍看了一眼歐陽磊問。
  「我去后廚了,掀開一個大碗,嘿,裡面一隻清蒸大肥雞,我就把兩個雞腿揪下來吃了,可香了,師父,我現在帶你去吃怎麼樣啊?」
  「現在我哪還有沒胃口啊……」
  「師父啊,這裡怎麼那麼詭異,難道出什麼情況了么?!」
  這時,薛剛從人群後面擠了過來,他對周小龍說:「小龍啊,剛才過陰橋你都看見了吧,感覺不太對頭啊?!!」
  歐陽磊問薛剛道:「怎麼,有什麼不對頭啊?!」
  薛剛根本沒理會歐陽磊,有對周小龍說:「跟我一起去看看趙總吧,估計他那一下子摔得不輕……」
  歐陽磊站在後面對薛剛吹牛說:「有我師父在,你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