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門第一高手下載
  3. 玄門第一高手全文閱讀
  4. 第374章 金鐘罩鐵布衫

第374章 金鐘罩鐵布衫

作者:若水多福


  可是,奇怪的事情還是發生在了眼前,九叔那長長的金屬針頭,在接觸到白子墨那看似柔軟的肚皮之後,居然,立刻彎曲了,針頭成了一個九十度的魚鉤。
  「哎呦我去,小鬍子,你這針頭是不是山寨產品,一點兒硬度都沒有呢?」歐陽磊及時諷刺說。
  「死胖子,你說什麼,什麼山寨產品,這種針頭是高科技金屬材質,連犀牛的皮都能輕易地扎進去,怎麼白兄他……」
  說著,九叔又換了一個新針頭,結果一樣。
  那麼鋒利的針頭,居然就是扎不進去,白子墨的身體,難道是金屬的不成?!
  「師父啊,我師爺他是不是練過金鐘罩鐵布衫神功啊?!!」歐陽磊嘆為觀止地說。
  「怎麼可能,不就是肉嗎,摸起來軟軟的……」周小龍也很不解地說。
  「哎呀我知道了,這隻鳥的體內沒有內臟,不會是一個實心兒的肉球吧?」小童突然大聲說,「可是,就算是肉球,怎麼會扎不進去呢?還是用我的手術刀解剖一下看看吧?」
  「開什麼玩笑,這針頭都扎不進去,手術刀也不可能扎進去的……」歐陽磊盯著小童說。
  「我不信,讓我試試……」
  小童這傢伙也真是二百五,居然抽冷子就拿起了手術刀,對著白子墨的肚皮就扎了一下。
  周小龍和九叔都嚇得睜大了眼睛,可惜,他們都沒攔住小童的動做,因為小童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
  小童之所以敢於這麼做,大概,她是並不知道白子墨的情況的,也不知道白子墨其實是個人,小童或許只把白子墨當成一隻普通的胖鳥了。
  既然那隻鳥都快燒焦了,用手術刀扎一下也沒什麼,小童大概就是這麼想的。
  小童的手太快,九叔和周小龍都沒攔住,但是更加可怕的是,當小童的刀子觸及到白子墨的皮膚時,突然,那刀子竟然像麵條一樣,也彎了。
  小童舉起那折彎的刀片立刻傻了眼,吃驚地說:「這……這到底是什麼生物啊?!」
  歐陽磊生氣了,一把奪過小童手裡的刀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你怎麼這麼衝動,他是我師爺,不是你的小白鼠?!」
  「你們都別吵了,小龍,白兄的皮太厚太堅硬了,注射器扎不進去,那生命強化劑也就無法注入白兄的體內,你說怎麼辦吧?!」
  「九叔,要不這樣行不行,」周小龍想了一下說,「我把師叔的嘴巴敲開,你把那藥水倒進去……」
  「這能行嗎……」九叔嘀咕著說。
  「怎麼,難道不行么?」周小龍又問九叔。
  「行是行,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藥力吸收了……」九叔說。
  「要不還是試試吧,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周小龍和歐陽磊一起說。
  周小龍跟九叔對了一個眼神,而後,他就開始用手指去撬白子墨的嘴巴。
  還好,白子墨的嘴巴閉的並不是特別嚴,撬開了一條細縫之後,九叔就把那些葯,液滴進了白子墨的嘴巴里。
  要說這生命強化劑的藥效還真是強大,白子墨攝入了那些藥液之後,他的整個身體,似乎放鬆了很多,貼在身體兩側的小翅膀,也慢慢地鬆弛了,肚皮也開始一起一伏地有了呼吸。
  「哎呦,師父你快看,小鬍子的這種葯,好像真的很管用啊!」歐陽磊高興地說。
  「九叔,你這葯還有嗎,能不能再來一瓶?!」周小龍問九叔。
  「啊,這可不是健力寶和紅牛,不能隨便喝,那一小瓶,是一個正常人最大的量,你師叔身材那麼小,這一瓶就足夠了,多了恐怕會中毒……」
  也不知道是不是九叔這人小氣,估計,他是不會再拿出那種生命強化劑了。
  周小龍讓歐陽磊將白子墨扶起來,然後,用掌心貼在白子墨的肚皮上,用真氣,將腹中的藥物儘快地發散開。
  這雙管齊下的辦法果然奏效了,白子墨突然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地又吐出了一口氣。
  「師父,你快看,師爺他有呼吸了……」歐陽磊喊道。
  周小龍盯著白子墨的臉,他看見,白子墨那一對小黑眼珠,在眼皮下面開始慢慢地滾動了起來。
  這有可能說明,白子墨似乎是恢復了一些意識了。
  「師叔啊,你能聽見我說話嗎?」周小龍低聲問。
  「白兄,你怎麼樣啊?!」九叔也問。
  「本尊……本尊好像還死不了……」說著,白子墨真的慢慢地睜開了小眼睛。
  「師叔啊,你終於清醒了,嚇死我們了,實在是太好了!!!」歐陽磊高興得跳了起來。
  「哎呀,剛才真是從鬼門關里走了一遭,你們給本尊喝的是什麼,好像很有效果啊?!」白子墨的聲音依舊顯得有氣無力的。
  「是九叔提供的藥水,很有效果哦,這次我們真的要謝謝九叔啊!!!」周小龍看了看九叔說。
  「哦哦哦,老九啊,這次算本尊欠你一個大大的人情,以後肯定會回報給你的……」白子墨的性格一向是恩怨分明,他從來不願意欠別人的人情。
  「白兄啊,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咱們認識了幾十年了,那是多深的交情啊!!!」九叔笑了笑說。
  「對了,剛才本尊昏迷的時候,好像感覺有個吊毛用手術刀戳我肚皮,是特么誰啊?!」
  沒錯,白子墨一向是恩怨分明,沒想到,他居然又把這個茬兒想起來了。
  白子墨的小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了小童,小童跟白子墨對視了一眼,竟然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啊……我不知道……這東西……這東西……居然會說話……嚇死……嚇死寶寶了……」小童坐在地上,身體都哆嗦了。
  「都……都是誤會啊,師叔啊,你別怪小童,小童也是熱心腸……」周小龍連忙打圓場說。
  「卧槽,沒聽說熱心腸居然還想解剖本尊的……」白子墨又是惡狠狠地盯著小童看了一眼。
  「白兄,你現在身體怎麼樣啊?!」九叔擔心白子墨要報復小童,立刻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小童,問白子墨說。
  「是啊,師叔,你感覺好些了嗎?!」周小龍也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