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門第一高手下載
  3. 玄門第一高手全文閱讀
  4. 第88章 門後面有大恐怖

第88章 門後面有大恐怖

作者:若水多福


  「讓咱們看看,這扇氣閥門的後面有什麼寶貝吧???!!!」
  中年男人話音未落,立刻有兩個幫手上前幫忙,三個人一起旋轉門上的圓形氣閥把手。
  可是,那麼多年的時間過去了,雖然看著像是防鏽材質,但是氣閥的鎖芯也似乎被銹住了,費了好大力氣,圓形氣閥絲毫沒有轉動。
  這幫人真是有經驗,有人在上面撒了一些機油,潤滑了一下,用一根鐵管插在了氣閥中心,有了一個把手,就更容易使力。
  即便這樣,想要擰開氣閥門,依舊需要使出全力。
  一起下來的這幾個人,包括中年男人,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門上。
  周小龍和崔教授則慢慢地往後退,但是也不敢做出太離譜的動作,因為時機還未成熟。
  突然,氣閥門裡發出了「咯吱」一聲響,然後就是「嘶嘶」的聲音,看來,這門縫已經透氣了。
  門前的幾個大漢,又使了一把子力氣,終於,周小龍和崔教授看到,那扇橢圓形的氣閥門就慢慢地被他們拉了開來。
  剎那間,一陣明黃刺眼的光芒,從門縫裡射出來,將整個地下區域,映照的金壁輝煌,甚至讓人睜不開眼睛……
  「啊……啊……啊啊!!!」
  只在片刻,那些盜賊發出了異口同聲的驚呼聲。
  黃金,真的有黃金,黃澄澄金燦燦的金條,在那氣閥門裡面,被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連周小龍和崔教授都忍不住上探頭觀瞧,果不其然,這扇密封的氣閥門裡面,真的藏著不少黃金和珠寶。
  但是,絕不止是寶貝,就在一堆寶貝的旁邊,居然還端坐著好幾個身穿島國軍裝的男人。
  這些穿軍服的人,雖然面目如生,但很明顯都是死人,並且是剖腹自殺的。
  不難相像,這些鬼子兵,戰敗后,駐守在這裡,沒有了補給,也聯繫不上大部隊,走投無路,依靠軍國主義那種變態的性格,圍著這麼多寶物,竟然集體剖腹自殺了。
  只因為這氣閥門裡絕對的密封,所以,他們的屍身依舊保存完好,簡直就是栩栩如生,然而事實上,也只是幾具已經死去了七八十年的陳年老屍了。
  自古財帛動人心,尤其是那黃金獨特的光芒。
  太多的黃金,會讓人立刻亂了心性,令人因興奮而癲狂,甚至發瘋。
  包括中年男人在內,都因為這份癲狂,被喜悅沖昏了頭腦,四個人一起衝進了藏寶室里,還不時地在裡面發出狂喜地大笑聲。
  崔教授也有些看傻了,周小龍還比較理智,他連忙拉了崔教授一把說:「別看了,趁著這些人亂了心智,咱們還是快逃命吧!」
  「對對對!」崔教授這才反映過來。
  崔教授跟著周小龍原路返回,一路並沒有遇到什麼麻煩,跑到盜洞口處,突然從黑暗中伸出了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周小龍的前胸。
  此人,正是留守在盜洞外面的老黑。
  老黑在上面抽了幾根煙,已經等得不耐煩了,聽到下面傳來了興奮地歡呼聲,他忍不住也爬了下來,沒想到,正好與試圖逃跑的周小龍和崔教授遇上。
  一貫行事魯莽的老黑,見到周小龍逃跑,就準備開槍射擊。
  但是周小龍早有防備,因為之前有五個人,卻下來了四個人,就已經預料到上面有人埋伏。
  周小龍先發制人,抬起左手一擋那獵槍的槍管,令獵槍槍口偏離自己的身體。
  與此同時,右手已經死死扣住老黑的手腕,在老黑的虎口上用力一按,老黑扣著扳機的手就鬆了,獵槍馬上就掉落在地。
  還沒等到老黑髮出聲音,周小龍的肘關節已經擊打在老黑的下頜骨上。
  這一下可是不輕,生死關頭,周小龍絕沒有手下留情的必要。
  這一擊,連同下頜骨和喉結都受到重創,老黑要想開口說話,恐怕至少也要修養兩個星期。
  為了報那一悶棍之仇,周小龍並沒有放過老黑,反身把身體移動到老黑的身後,舉起手掌,做手刀狀,就在老黑的后脖頸上狠狠地來了一下。
  頓時,老黑全身虛脫,臉朝下趴倒在地,完全失去了知覺。
  這一連串的動作,周小龍也僅僅花費了三秒鐘的時間,崔教授都看傻眼了。
  見老黑倒地之後,周小龍拉住崔教授的手,兩個人費了一番力氣,終於是爬到了上面。
  不做任何停留,兩個人就朝著院門跑去,離開了這個院子,一直往山下逃。
  大約跑了十多分鐘,他們看見了一輛麵包車停在那裡,這麵包車就是白天載他們來的那輛悶罐車。
  崔教授氣喘噓噓地說:「小……小兄弟,快上車,咱們開車走……就會快一些,趕緊去報警,那些金銀財寶,可不能便宜了那些盜賊,那些可都是國家的財產啊!!!」
  周小龍拉開車門,卻發現,崔教授居然跟自己一樣,都往副駕駛的位置上衝去。
  周小龍問了一聲:「教授啊,您會開車嗎?」
  崔教授卻反問:「難道……難道你也不會開車?!」
  只可惜,周小龍和崔教授兩個人都不會開車。
  所以說,生死關頭,多一個技能是多麼重要啊!!!
  二人互相看著對方,面面相覷,一臉黑線,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只好繞過這輛車,繼續朝山下跑去。
  大約又跑了半個小時,崔教授拉著周小龍說:「小……小兄弟……我不行了……你自己跑吧……別管我了……我跑不動了……我這心臟不行了……」
  周小龍怎麼能在此地丟下崔教授,他來此地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救崔教授嗎?
  運用了觀氣術,周小龍判斷了一下方向,然後背起了崔教授,朝著東南的方向跑了起來。
  可是,畢竟周小龍身單力薄,背著一個大男人太費體力,只跑了半個小時,連周小龍也累得受不了了。
  實在是沒力氣了,周小龍只好暫時把崔教授放下來,一邊休息,一邊回頭去看,不過,後面卻沒有什麼人追過來。
  崔教授不無歉意地對周小龍說:「小兄弟啊,都是我給你添麻煩了,要不你還是快跑吧,我找個地方藏起來,你報了警,再上來找我好不好?」
  周小龍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掐指一算,說:「如果我沒算錯的話,那幾個人,現在恐怕都已經遇難了……」
  「什麼,」崔教授吃驚地問,「小兄弟,你這話什麼意思?!」
  周小龍告訴崔教授,在那個氣閥門裡面,常年密封著,也不通風,金屬在氧化的過程中,是會有毒氣發散出來的。
  加上那裡還有好幾具RB兵的不腐屍身,即便那些屍體不詐屍,裡面的有毒的空氣,也足夠要活人的性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