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戰地真人秀之血戰甲午下載
  3. 戰地真人秀之血戰甲午
  4. 第五百五十四章 科學養豬養出的白眼狼

第五百五十四章 科學養豬養出的白眼狼

作者: |返回:戰地真人秀之血戰甲午TXT下載,戰地真人秀之血戰甲午epub下載

趙之一知道漢斯跳出來嘗試擴張自己的殖民地是必然的,他也很清楚在穿越眾斷絕了他們對山東的野望之後,德國人鐵定會加快他們這種嘗試的步伐,但他卻沒料到德國人會選在這個時候入場。

作為第二次工業革命中發展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漢斯對產品傾銷地以及原料產地的渴望,來得遠比幅員遼闊資源豐富的鷹醬要強烈許多。

在那場轟轟烈烈的變革中,銳意進取的漢斯使用了新的機器,更新了新的技術,雇傭了素質更高的工人,但結果卻是沒辦法獲得比控制著大量原料產地和傾銷市場的約翰牛更多的利潤。

約翰牛此時依然在使用老舊的蒸汽機,工廠里充斥著大量的輟學的童工,但只要牢牢控制手頭上的那些殖民地,他們就能在利潤上穩壓漢斯、鷹醬一頭。

但是這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養一支能單挑全世界的艦隊那是必須的,不斷增加駐外軍事行動的支出也實屬無奈之舉,反覆挑唆這家懟那家那家懟這家也給自己樹敵不少。

但是這些投入對約翰牛家的資本家而言是一筆投入產出比穩定投資,更新技術添加機器增加教育投入什麼的那都是「額外投入」。

就這樣約翰牛在壓榨殖民地和制衡對手的道路上越行越遠,最後到了積重難返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就不了避免地爆發了。

被頂上臨時執委會主席的趙老闆,也是從購物APP里兌換過幾本書的,這些道理他都是知曉的,所以他很清楚現在應該還沒到漢斯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時候。

事實上,在原時空歷史上那場第二次布爾戰爭爆發的前夕,德皇威廉發給布爾人的那份電報被約翰牛截獲后,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趕緊解釋然後脫身。對於打小就不怎麼待見約翰牛的他來說,已經是一種忍辱負重式的低調了。

從以上種種不難看出,在原時空歷史上,這一時期的德國人感覺自己還不具備挑戰日不落的實力的,這也是趙之一不清楚漢斯特使到底要來談什麼的原因。

「我們打算擠壓葡萄牙人在南部非洲的生存空間。」漢斯特使小聲地對趙之一說道。

葡萄牙人在非洲的生存空間?你特么不就是指挨著南非的葡屬莫三比克咯?我曹尼瑪,說好的弱智光環呢,怎麼這些配角一個比一個精啊?

此時的趙之一也已經不是穿越前那個摳腳大叔了,漢斯特使這麼一暗示,他就知道那個左手殘疾的德皇打的是什麼雞兒主意了!

以在宋英戰爭中保持中立為籌碼,換取約翰牛對他們擠走葡萄牙人的默許;回過頭來又用擠走葡萄牙人佔領莫三比克后可向穿越眾提供便利的白條,在大宋人佔盡優勢的南太平洋地區討來一片原料產地。

宋英戰爭最後不管鹿死誰手了,那個手殘的威廉二世都尼瑪能穩穩把上述兩個地方揣到兜里去,人才啊!

「喲,威廉陛下是不是把我當成了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了啊?他這種所謂的謀略我們的祖先早在幾千年前的戰國時期就玩得爛大街了好嗎?」趙之一把玩著雪茄悠悠地說道。

「皇儲殿下,華夏人有這樣一個成語——討價還價,我們出價您要是覺得不合適的話,您大可以還價的嘛!」漢斯特使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嘿,這廝還知道自己這手空手套白狼玩得點過了呀?不過就沖你們不願意和約翰牛翻臉的架勢,我特么能和你們還什麼價啊?

人家毛子再無恥好歹也是從和華夏東北接壤的邊境線上往後撤了駐軍的呀,往黑海派艦隊再怎麼說那也是在某種程度上幫我們分攤了約翰牛的兵力的,更不用說那支駐紮在金蘭灣附近的艦隊還能給我們打打下手了,可你丫就是想純混,我特么還你妹的價還!?

「威廉陛下的想法我已經知曉了,在你們拿不出新的籌碼之前就不用再來打擾我了。」趙之一忍著噴這廝一句『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的衝動揮手送客了。

「趙總,德國人是不是想提前搞出第一次世界大戰啊?」趙之一剛回到戰情室,郝大建就湊上來問道。

「搞個雞兒第一次世界大戰啊,丫純粹就是想空手套個白狼來玩玩!」趙之一罵道。

接著趙之一就把漢斯那個把算盤打得啪啪響的計劃給全盤託了出來,這下戰情室里可就炸了鍋了。

炸鍋是必然的,畢竟從穿越之初起,穿越眾對漢斯一直都是本著給約翰牛添堵的初衷,實施著科學養豬式的培植政策的。

這會兒那隻豬倒是養膘了,但智商也特么跟著見長了,不僅沒有全力去拱約翰牛那顆老白菜還特么學會翻過身來回懟養豬人了!

「我艹,威廉你可以呀,這都打起我們的主意了呀,老子特么寧願便宜毛子也不能便宜你這白眼狼啊!話說,毛子在金蘭灣不是有艦隊嗎?乾脆把馬尼拉讓給毛子算球了!」馮雲翼說道。

「切,漢斯這手是情理之中的,在我們沒和約翰牛分出勝負前,你特么還指望威廉態度明確地挑邊啊?和英國人翻臉,你給了他馬尼拉又怎麼樣,他沒有能抗衡英國人海軍的艦隊,要再多的海外殖民地也枉然啊!」羅燦說道。

「所以,現在鷹醬的態度也是出於同一個理由,海軍擰不過約翰牛這條大腿,他們吃下馬尼拉也是枉然。」羅燦繼續說道。

「我擦,照你說的,除非巴爾幹這個火藥桶被人點了,要不然還真沒什麼人願意在這個時候和英國人翻臉咯?」郝大建說道。

「管不了這些了,先想辦法把我們的人從馬尼拉撈出來再說吧!主動權不在我們這兒,也不在約翰牛那兒,全尼瑪在『導演組』手裡,走一步算一步吧!」趙之一說道。

整個戰情室的氣氛突然就冷了下來,在場粗胚對於這個時空的土著都有著一股子先知先覺的優越感,之前哪怕是在面對這個時代最傑出的政治家時,他們也都能從容應對。

但,近期出現在外交事務上出現的一系列挫敗,呃,應該說是不順,說明了這麼一個現實,先知先覺帶來的弱智光環是有時效性的,那些人精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懵逼之後,智商就會慢慢回復到原本的段位上了。

在壓抑氣氛下煎熬了數小時之後,戰情室里的眾粗胚終於迎來了一個能提一提士氣的好消息,投票的結果並不是他們最擔心的第三選項,電台中傳來了「灰背隼」直升機飛行員的呼叫。

「這裡是S2,我正駕駛一架『灰背隼』直升機前往『海上巨人』號的規劃航線,請友軍注意,不要誤擊!」S2的飛行員說道。

「這裡是綠漆區指揮中心,S2,你是否救出了墜機的卡-27的機組成員?」趙之一問道。

「沒有,長官。卡-27上生還的機組成員和繩降下去營救他們的S.A.S小隊都困在了馬尼拉的貧民窟里。」S2的飛行員說道。

困在貧民窟里了?那些拿砍刀和吹箭的土人你們都干不過的嗎,這特么是打哪兒來的S.A.S啊?算了,幸好不是第三選項,這S.A.S小隊都成了這逼樣了,那「導演組」送來的EKAM還特么能看嗎?趙之一在心裡吐槽道。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