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4. 第426章 淘金人聚集地【一更】

第426章 淘金人聚集地【一更】

作者:

日落,黃昏時分。

天邊紅霞似火,霞光萬道。

呼!~

晚風呼嘯,荒漠中風沙肆虐,氣溫驟然下降。

陳涯駕駛水鳥摩托,頂着風沙,總算在天黑之前,抵達了德格縣。

此刻,一塊路牌上,寫着藏文與中文的雙重標識,內容如下:

[-德格縣,我喜歡藏文,西藏永遠是中國的一部分。]

其中的宣傳語,使得陳涯、包括直播間的網友們,全都肅然起敬,尤其後半句,絕對是所有華夏人的態度。

陳涯沒有耽擱時間,立刻發動機車,朝着路牌所指的方向駛去。

十分鐘后。

前方出現一座小縣城,看起來並不繁華,最高的建築物,也只有四層,更多的還是平房、兩層樓的建築。

在無人機的拍攝下,陳涯駕駛摩托,進入這座臨近西藏自治區的縣城后,發現大街上,人群密集,熙熙攘攘,雖然經濟並不繁華,但卻十分熱鬧。

哪怕在街道兩旁,也有許多小吃在叫賣。

烤饃、羊肉串、糌[zan]粑、蒸牛舌、爆燜羊羔肉……

各種小吃,簡直讓人眼花繚亂。

而此時,除了類似陳涯,這種旅客之外,許多身穿藏袍、羌族服飾的人們,也穿插其間,彷彿來到了夜市一般。

「哈哈,我的晚餐來了!」

陳涯大喜,迅速在路邊停車,隨後翻下摩托,就開始了胡吃海喝。

什麼青稞面、糌粑、牛羊肉,吃得陳涯大呼過癮!

實際上。

不止是他,那些來到德格縣的車友、驢友們,同樣吃得很舒爽。

沒辦法,實在太香了!

藏族美食,喜歡重油、厚味和香、酥、甜、脆的食品,調料多辣、酸,也常常使用香料。

比如,糌粑。

這是一種青稞,炒出來的麵糰,食用時配合酥油茶,簡直滿嘴噴香。

在藏民心中,糌粑算得上是主食,因為營養豐富、熱量高,很適合充饑禦寒,還便於攜帶和儲藏。

而接下來,在直播間無數網友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陳涯在縣城大街上,一頓胡吃海喝,花了好幾百塊軟妹幣,這才填飽了肚子。

與此同時,陳涯也購買了『十斤』的糌粑,裝進摩托尾箱內,打算作為後面幾天,路上的食物給養。

雖然他還有臘肉、香腸,但不能總吃肉,至於餅乾……

陳涯早就吃膩歪了!

反倒是糌粑,味道更好,也頂餓一些。

購買好了食物,陳涯也看向無人機說道:

「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裏……」

話還未說完,直播間的網友們,立刻滾動起了彈幕。

「古蛇X:千萬不要!涯哥,我們還想繼續看直播!」

「真是河蟹社會:搞毛啊?剛到德格縣,怎麼也得四處轉轉!」

「仁心浪子:我打賭!涯哥下了直播,肯定又會偷偷的去洗腳!」

「磚頭鍋鍋:洗腳?這個小縣城,哪裏有洗浴中心?」

「洪荒死神gg:(壞笑)闊以去瓢猖!」

「Thomas隨風:有藏族酒吧,我剛剛就瞧見了!」

……

瓢個雞毛!

陳涯翻了個白眼,早在東廣的那些年,他就已經瓢到吐了,但眼見直播間的網友們,確實還想繼續看直播,於是無奈道:

「好吧,等下我們去藏族酒吧。」

歐耶!~

直播間的網友們大喜,陳涯則笑了笑,原本,他就打算去當地的酒吧,打探一些消息,畢竟這種娛樂場所,是最容易獲取信息的地方。

當然。

現在暫時不着急,陳涯開口說道:

「去之前,我得先找一家旅店,不然,晚上可沒有地方睡覺。」

……

半小時后。

陳涯拿着無人機,走出一家民宿旅店,發着牢騷道:

「這裏住一晚上,真不便宜。」

擁有獨立洗手間的民宿,住一晚要600軟妹幣,當然,也有便宜的。

50塊錢一夜的床位。

就是在走廊過道上,擺上一張床,專門提供給窮游的驢友。

而此時,陳涯訂好了房間,水鳥摩托也停在了院中,於是在網友們的呼喊聲下,前往了當地的藏族酒吧。

……

五分鐘后。

由於,事先找民宿老闆打聽過,陳涯直接來到當地,最大的一家藏族酒吧。

[-瑪吉阿米]

看着閃爍LED燈的廣告牌,直播間的網友們有些好奇,陳涯則笑道:

「這家名為『瑪吉阿米』的酒吧,藏語代表『未婚娘』也就是年輕姑娘的意思。」

此刻,陳涯將無人機拿在手中,進入這家酒吧后,發現燈光並不強烈,於是隨手扔出無人機。

嗖!~

下一秒,無人機便隱藏在天花板的陰影中。

卻見,這家藏族酒吧,裝飾一般般,但許多紅黃相間的布料,充斥着藏族文化特色。

身穿藏袍的服務員,瞧見陳涯,立即跑了上來,詢問道:

「先生是一個人嗎?」

「嗯,我隨便喝點酒。」

陳涯笑了笑,隨後在服務員的帶領下,進入內部的迪廳,接着就聽到了婉轉的藏語歌曲。

好吧,文字沒辦法形容。

但熟悉的旋律,卻是讓陳涯,忍不住看向迪廳駐唱的藏族姑娘。

「兩隻蝴蝶(藏語)?」

沒錯!

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前面帶刺的玫瑰……

只是藏語版的,陳涯雖然聽不懂,但通過旋律還是猜出來了,而直播間的網友們,則新奇不已,藏語的兩隻蝴蝶,聽起來感覺很棒!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陳涯來到吧枱,隨後取出五十……又換成二十塊,打賞了服務員。

好吧,這是小費。

但陳涯將五十,改二十塊的畫面,立刻讓網友們嘲諷了起來。

涯哥,真是個摳比!

摳個毛!

陳涯翻了個白眼,老子的錢,都是拿命換來的,是隨便花的么?

打發走服務員,陳涯看向吧枱的酒保,隨後說道:

「來一杯果酒。」

「好的,請稍等。」

酒保說完,立即調配了起來,而陳涯的目光,也開始掃視迪廳,除了跳舞的人,以及少數酒客之外,許多身穿藏袍的壯漢,正咬緊牙關,互相掰手腕。

這些人大多戴着帽子,而其餘的藏族人,並沒有戴帽子。

於是乎,陳涯轉頭看向酒保,開口詢問道:

「你是漢族?」

聽到這話,身穿藏泡的酒保,有些驚訝,不由點頭道:

「我是江西人。」

「哦?江西老表!」

陳涯笑了笑,而直播間的網友們,也迅速滾動起了彈幕。

「牛奶薑餅:(激動)江西老表!我是江西南昌的!」

「最好滴額:來來來,江西的兄弟們,全都走起來!」

「遺忘丶Lost:江西+1」

「幽冥檬大:江西+2」

「夢中天子哥哥:這些都是我老表!emmmm」

……

卻見,陳涯與酒保有說有笑,拉近了一些關係,隨後看向那些戴帽子的藏族壯漢,開口問道:

「那些掰手腕的,都是什麼人?」

酒保撇了一眼,隨口回答道:

「他們是淘金人。」

淘金人……

果然不出所料,陳涯暗自點頭,酒保的話語,印證了他的猜想。

下午趕路時,見到兩名藏族壯漢的包裹,輪廓類似圓盤,其實並非是什麼羅盤,而是淘金盤!

但此時,直播間的網友們大驚,私人淘金不是非法的嗎?

關於這個問題,陳涯也十分好奇,正準備詢問酒保,可突然聽到不遠處的座位上,傳來了對話聲。

「小姑娘,這條是愛情線,這條是事業線……」

卻見,一名白髮老頭,正拿着一位小姑娘的手,裝模作樣的看手相,說到事業線的時候,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對方的胸脯,似乎要一眼望穿。

「小姑娘,你有福氣啊,將來一定旺夫!」

老頭的話語,使得小姑娘興奮道:

「真的嗎?」

還不待老頭回答,陳涯果斷沖了上來,抬手指著老頭的鼻子,破口大罵道:

「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滴很!」

此人……

正是老皮,皮長山。

……

【PS:凌晨2點,老沙寫的欲罷不能!但畢竟……從未有人寫過,老沙也是摸著石頭過河,因此速度慢,請大家理解。

很快,就有大戲要上演,還有『糌粑』等藏族美食圖片,已上傳至群文件,另外,老沙會看手相哦,有意的小姐姐私戳我,emmm】。

大家還在看:聖尊精靈之短褲小子征戰樂園逆成長巨星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