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醫妃讀心術下載
  3. 醫妃讀心術
  4. 第1273章婦唱夫隨(3)

第1273章婦唱夫隨(3)

作者: |返回:醫妃讀心術TXT下載,醫妃讀心術epub下載

而說話間那神情也是極為的奇怪,又急,又慌,又怕,而且臉上還有著幾分可疑的紅暈,羞於出口。

太后聽她提到假山後面,又見她一臉的羞澀,便更加的以為厲王是強要了那個宮女,被這個小宮女撞見了,不由的怒聲吼道「不長眼的東西,也不看看也是什麼場合,竟然還驚動皇上,還不快點滾出去。」

靖王殿下在聽到宮女提到假山時,雙眸微閃,轉向楚童,此刻,他已經十分肯定,這件事情,絕對跟這個女人脫不了關係。

楚童知道他正望著她,暗暗的呼了一口氣,一雙眸子左望望,右看看,就是不看他。

靖王氣的暗暗咬牙,看來,她還不準備告訴他,好,他倒要看看,她要裝到什麼時候。

只是,看到那個宮女的樣子,他心中也在想著,厲王到底怎麼了?

他望向楚童的眸子閃了閃,這個女人,到底對厲王做了什麼?

「可是,可是,厲王身上,好多血,好多血。」那個宮女吞了口口水,結巴的更厲害,臉上也更多了幾分害怕。

「把話說清楚了。」皇上也意識到事情的異樣,沉聲問道。

「奴婢,奴婢一時也說不清楚,皇上,皇后還是過去看看吧。」那個宮女的身子顫的更加的厲害,神情也更加的怪異,最後竟然不說了,讓皇上,皇后自己去看。

「在哪兒?」皇上的聲音中更多了幾分冷意。

「沒用的東西,連個話都說不清楚,還不帶路。」太后的眸子中狠意猛現,狠狠的瞪了宮女一眼,怒聲吼道。

只是看到她的樣子,心一沉,一雙眸子中,也驚現出幾分害怕,厲王不會是真的出了什麼大事了吧。

血,難道厲王受傷了?難道不是她想的那樣?想到是厲王真的只是跟宮女鬼混,這個宮女也不至於嚇成這樣,而且若真是那樣的事情,這會厲王也肯定離開了,也斷然不會在那兒等著皇上去抓的。

「是,是。」宮女連連應著,便轉過身,在前面帶路,只是,剛走了兩步,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停了下來,再次迴轉過身,望向那些打算跟去的大臣們。

「你在幹嘛,還不快走。」太后此刻著急,看到她停了下來,更是氣的冒火,怒聲吼道,。

那宮女原本想要說什麼的,被太后這麼一吼便沒有再說,轉過身,繼續向前走去。

她原本也是去端茶水的,結果聽到假山後面有動靜,因為心中好奇,她便大著膽子想去看看,其它跟她一起的宮女害怕,勸她不要去的,但是她好奇心太重,還是走過去了。

只是,走過去后,看到假山後面的情形,卻是頓時驚的魂飛破散,當時是又怕,又悔,早知道是這樣的情形,打死她,她也不來看。

但是,既然看到了,不稟報,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硬著頭皮來稟報。

假山離大殿並不遠。所以有些好奇之人,便也跟著來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皇上,太后等人跟著那個宮女,很快便到了,走的近了,便聽到低低的沉吟聲,那聲音不是很大,似乎帶著幾分嘶啞,悶悶的,還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卻有著一種讓人驚顫的痛楚。

太后的腳步微頓了一下,身子也跟著輕顫,那聲音,她聽的出,正是厲王的聲音,心也猛然的懸了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聽這聲音,厲王好像是受了傷。

但是,在這皇宮之中,誰敢傷厲王?

難道不要命了嗎?

「快,快過去看看是怎麼回事,聽這聲音好像是厲王受傷了?」畢竟是自己親生的兒子,太后心中著急,連聲吩咐著,當然,太后只以為是厲王被人打傷了。

撐燈的太監們便連連的向前,隨著聲音,繞到了假山後面。

太后也緊隨著跟了過去,其它的人,也都厲王是太子受了傷,便也都跟著繞到了假山後面。

只有楚童,不但沒有向前,反而還向後退了幾步,只是,唇角卻是微微的帶著一絲冷笑,厲王這一次,可是徹底的玩完了。

靖王見她沒有過去,便也跟著她停了下來,只是望著她時,眉角卻是微微的挑了一下,她不就是想要在皇宮裡製造混亂嗎?怎麼這會反而不過去呢。

「啊,啊,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呢,是誰,是誰這麼狠。」突然假山後面猛然的傳出皇后驚天動地的哭喊聲,那聲音中帶著無法掩飾的害怕與恐慌。

其它的跟去的人也有的跟著驚呼出聲。

靖王聽到太后的哭喊聲,再聽到其它的的人驚呼,眉頭緊緊的皺起,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讓大家這般的驚慌。

她到底做了什麼?

靖王向前邁動了幾步,透過人群望去,等到看到躺在地上,全身赤露,一身是血的太子時,也是不由的一驚。

而再看到太子受傷的地方時,眉角狠狠的跳了幾下,這就是這個女人說的只是一點的小事?

她,竟然將太子給閹了,而且還將太子的衣服全都剝光了,這,這是一個千金女人能做的事情嗎?

靖王的臉色瞬間的黑了幾分,眸子中的怒火也冒了出來,還有什麼事情,是這個女人不敢做的,她,她竟然。

快速的迴轉了身,一個跨步,便躍到了楚童的身邊,一雙眸子直直地,狠狠的瞪著她,唇微動,有些咬牙切齒的低聲狠道,「這就是你說的一點小事,恩?」

「是沒多大的事。」楚童的唇角微瞥,小聲的嘀咕,只是,一雙眸子,還是不敢望向她,她很清楚,在這個古代,她一個女人做出這樣的事情,是那麼的驚世駭俗。

不過,對她而言,她不覺的是多大的事情,她也只是按著厲王先前說的想要對付她的法子還給了厲王,不過就是另外多送了他點『獎勵』罷了。

「你?」靖王氣結,「你脫了一個男人的衣服,還……」靖王的話猛然的停住,只是,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怒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