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夢入紅樓下載
  3. 夢入紅樓
  4. 第八零三章 一點沒變

第八零三章 一點沒變

作者: |返回:夢入紅樓TXT下載,夢入紅樓epub下載

「那二叔覺得悛兒的事如何辦才好。」尤氏問道。

從族譜輩分上來說,賈清是賈悛的爺爺輩了。

「將悛兒和他母親的名分移到我的名下。」賈清沒有猶豫。

這件事他不準備遮掩。

既然發生了,就讓眾人來指謫他。他不能讓小孩子成長的路上,一直受人的指指點點。

寶釵道:「這樣對二爺的名聲是否影響太大?」

寶釵有些擔心賈清為此在朝堂上受到攻訐。

言如刀,特別是御史口中之言,比刀更甚。本來賈清就在風浪之中,這不是給人以口實嗎?

「無妨。」賈清拉過寶釵的手,讓她也感受小傢伙軟軟的小手。

他很慶幸,這種時候,寶釵這樣優秀的女孩子沒有埋怨他,反而一心為他考慮。

真的,這些女子都很容易滿足,只需要給她一點點溫柔和好,她便能傾盡江海一般的對你好。

賈清心中有愧,無以為報,只能暗自發誓以後加倍呵護她們!

至於名聲。

這個時候,或許,他有一個壞名聲,對他而言,並不算一件壞事。

賈清嘴角一笑。

之前他本來就準備干幾件「壞」事,壞壞自己的名聲。

本來梅家是個好靶子。「衝冠一怒為漂亮小姨子濫殺朝廷命官......」多好的風評。可惜最後自己為了拿回寶琴的自由身,放了他們一馬。

既然要自污,還有什麼能與這件事相比嗎?

國公爺、太保大人作風如此低劣,大家會跟著這樣的人造反起事嗎?

想來,正慶帝也能安心不少。

見賈清堅持,寶釵也沒多說什麼。她也少見這樣可愛的孩子,摸了兩下覺得甚是軟綿可愛,便從賈清懷裡抱過去。

可是賈悛不太給這個將來的嫡母面子,扭了扭身子就下地去了。

哼,剛才的那個人力氣太大,本寶寶掙扎不動,你,還困不住本寶寶!

小賈悛傲嬌的皺皺鼻子,一跌一拐的四處轉悠去了。後面自有丫鬟跟上去照看。

尤氏是個討厭的,又拋難題:「那悛兒的名字,是不是也要改一個?」

賈清想了想,道:「族譜上我會給他改一個,不過悛兒這個名字也不必廢了。悛,意改之。原本當初我為他取這個名字,是為戒他將來不與他父母親學,想不到最後竟應到我身上。

罷了,他之事,本為我之過。就讓他來提醒我,戒我今後吧。」

尤氏聽了也沒多說什麼。

如今賈府,除了皇後娘娘,也沒人能違背賈清的意思。

悛兒的名字,自然也不會像賈清當年那樣,引起什麼風波。

又談了幾句話,賈清對尤氏道:「伶兒丫頭的喪事,我沒有時間親自來辦,就勞嫂子費心了。過後我會到宗人府為她請封一個六品安人的名位,你們便按這個規制辦吧。」

照常理,一個官員只能為自己的母親、正妻請封一次。但是以賈清如今的身份,要給自己的小夫人追一個低品階的誥命,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宗人府也不會為這點小事與他為難。

說起來,自庄親王去世后,宗人府的宗人令便是忠順親王,這個賈府前世的大敵......

之前他幫著正慶帝打理內務府,如今高升宗人府。與賈清倒也打過幾次交道,可惜,並沒有什麼嫌隙發生。

大家都和和氣氣的。

這,本也是官場常態。

打打殺殺,那都是下等人才愛乾的事。

......

處理完府里的事,賈清照例要到園子里去瞧瞧。

不然以黛玉的小性子,估計又要不高興好久。

不過中途賈清想起之前尤氏說秦氏身體抱恙,在嘉蔭堂靜養,便折道先去瞧瞧她。

然後賈清才知道,秦氏並非真的生病,而是那日賈蓉的話在府里傳開,她羞於見人罷了。

對此,賈清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安慰她,只能在身體上給她滿足......

效果果然不錯,受到滋潤后的秦氏臉上愁容全部不見了,只剩下幸福的嬌羞。

「其實,你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出去,誰若是敢說你的不是,你來告訴我,我幫你收拾她。」

賈清不是穿上衣服不認人的主,舒爽之後笑道。

秦氏撒嬌道:「我可沒有爺那麼厚的臉皮。」忽又笑道:「我就不信,要是薛大奶奶說我的不是,你也捨得收拾她。」

「捨得,怎麼不捨得!」賈清狠狠的捏了佳人翹臀一下,笑道:「我就這樣,幫你收拾她。」

「嚶~」秦氏媚眼如絲,白了賈清一眼。

忽然又咯咯笑起來,道:「看爺今兒這般高興了,怕是已經吃到嘴了吧?」

賈清聞言,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

秦可卿兼具部分寶釵的風姿與黛玉的靈巧,以及她獨有的妖媚。連起來可謂與寶釵黛玉二人成一體系。

如今自己已經品嘗到了其二,當真是各有千秋,令人神魂顛倒。

眼下,就只有黛玉了......

不過黛玉與寶釵不同,賈清知道,只要他真的想要,黛玉並沒有太大的反抗能力。不過是他憐惜黛玉體弱,一直淺嘗輒止罷了。

只是想到這裡,賈清就耐不住想要去瞧瞧黛玉。但是這邊剛剛才穿好衣服,就要走似乎也不好。

賈清有些猶豫。

秦氏猜到什麼,偷偷抿嘴一笑,並不樂意放賈清走,故笑道:「奴家近來又新學了幾支舞,不知爺是否有興緻瞧瞧?」

賈清渾身一個機靈。

不是秦氏的舞跳的不好,相反,是十分......勾魂!

雖然技藝比不得慕容嫣然等人,但秦氏勾起人來,那簡直能要了世間男子的命。

特別是在私室,什麼勾魂銷骨的舉動都敢做。

賈清常常是看著看著,就忍不住與她共赴巫山,坐看行雲布雨了。

「呃,今日時辰不早了,下次再看吧......」

賈清逃出了嘉蔭堂。

要是再待下去,估計今兒就別想去瀟湘館了。

......

「喲,你這腦袋什麼時候給人開了瓢了?」

跨入瀟湘館,頂頭看見給鳥雀投食的紫鵑,賈清沒忍住打趣道。

只見這一向沉穩自重的紫鵑丫頭,俏麗的額頭之上,居然貼著一張膏藥,看去頗為俏皮。

紫鵑白了賈清一眼,到底還是行禮問好,最後道:「姑娘在裡面,二爺進去吧。」

「嗯~」賈清點著頭,繞著紫娟轉了一圈,神情思索。紫娟羞澀道:「二爺在看什麼?」

「哦,我在看我的紫娟小寶貝還有沒有別的地方被打壞了。」賈清說著,伸手在她的花邊小裙的凸起處細細的把玩了一下,點頭道:「嗯嗯,還是那個感覺,想來這裡還是好的……」

說著已經溜進了房間。

只剩下紫娟媚眼汪汪的看著房門處,哪怕如今越發位高權重,二爺還是那個二爺,一點沒變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