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名人的婚姻都是政治婚姻

第253章 名人的婚姻都是政治婚姻

馮見雄買下的這個小島,名叫新城島。位於琉球島鏈的末端,是曰本第二靠南的小島。西南兩面都是直面無垠的太平洋

(最南端的是波照間島,不過太大了,有上千人口,不適合買下來當島主)

因為足夠靠南,緯度和旁邊灣灣的花蓮差不多,所以可以看到熱帶深湛的藍海。坐直升機的話,往西飛100多公里就到台北了,也就半個多小時的事兒。

因為本來就只有三四平方公里的面積,所以小島被馮見雄買來之前,實際上就只有3口居民——南半部的牧場島,住著一家三口養馬的牧民,那就是全部常住人口了。

至於北半部尚未開發的森林區,名義上註冊著10個人的籍貫,但實際上只有兩座伐廢棄的伐木人小屋,根本沒有人真的住在那兒。買地的「拆遷」成本非常低。

3個億的島主費,其實只有8000萬是給佔了南半部的牧場主的(人家畢竟是大地主,2平方公里的牧場還有設施,碼頭、停機坪,確實值這麼多)。而那幾戶伐木工,加起來也就給了幾百萬,讓他們能去嘉手納附近盤個鋪子維生,對方就千肯萬肯註銷掉祖籍的破房子了。

剩下的錢,反而是交給政府,購買無主林地,以及預交物業稅和改造許可稅的。另外就是對「開發中可能會破壞的森林面積」進行補償,誰讓扶桑人在環保方面抓得還是挺嚴的。

曰本法律對於旅遊業的開發,是有一定的許可制的。本來新城島就屬於「未申請旅遊業經營許可」,所以沒有進行任何旅遊開發。

而只要試圖開發渡假設施,政府就可以預征一些營業稅和物業稅,來作為開發到位的擔保。性質上其實跟國內的政府把地賣掉后,還要開發商交一筆「確保按城市規劃來建設」的保證金,免得到時候出現爛尾或者違反規劃私自加蓋亂蓋。

馮見雄其實壓根兒沒打算開發旅遊業,他只是來自己當島主爽的。不過既然要上這些設施,該給的錢還是只能給了。

當上島主之後,南北兩島之間的淺灘,被馮見雄命人挖去了渾濁的底泥,然後吹填、最後在頂上鋪兩萬噸純澈的白珊瑚砂。

這種東西對於國人來說是沒有施工難度的,隨便拉一艘在南海填海造機場的吹填船就能搞定。

一個效果堪比馬爾地夫、只是海水沒那麼藍的浴場,輕鬆就造好了。綿延四五百米寬,兩三百米縱深。

供一家幾口逍遙,怎麼看都夠了。

暴富之後這幾年來,他總的來說還是比較節儉的——買別墅都沒買過總價3000萬以上的好房子(當然後來升值超過3000萬的不算,那是因為雄哥投資眼光好,經常買價值窪地),遊艇和私人飛機更是碰都沒碰過,此前一直靠稍微買幾輛豪車解決代步問題,簡直配不上百億級富豪的身份。

如今,也算是被阿狸系的入股,倒逼著把想花的錢先花了,證明自己的實力。

史妮可、田海茉這些分別還處在千萬級眼界的女生,到了這個「模擬蜜月」的小島后,幾乎就邁不開腿了。(史妮可眼界比較淺,一直賺「辛苦錢」,沒有投資任何生意,所以至今才剛剛積蓄到上千萬。田海茉比史妮可強了好多倍,但她在「三隻松鼠」的股權比例並不高,個人的凈資產也還沒過億。她們的實力,跟虞美琴、周天音相比,差了一位數。)

她們很快沉迷在這種夢幻的享受中,不能自拔。這也不能怪史妮可們沒見識或者貪圖享樂,實在是情人提供的補償,天經地義,沒道理往外推。

每天在白珊瑚砂的海灘上隨波逐流。

用椰樹芯木刻成尖樁,插在白沙底上。然後用繩子,把裝著酒水果品、冷飲佳肴的托盤,系在椰芯木樁上、漂浮在碎浪上,隨時想到一伸手就能享用。

綠茶加冰的威士忌雖然有些俗套,但不得不說,確實很符合國人在溫暖氛圍下的口味情調。

一夥妹子遠離了世俗塵囂,不用擔心會遇到任何馮見雄以外的男人,也不用擔心會不會丟人現眼,自然是放得特別開。

每天都能消耗掉馮見雄好幾瓶威士忌,和半打冰酒。

迷迷糊糊的狀態下,難免有人膽子爆棚,玩「俄羅斯輪盤賭」。最後就徹底沒羞沒臊,丟掉了節操和廉恥之心。

當然了,她們也是有底限的。至少不會跟海天那幫玩輪盤賭的外圍那樣下賭注。談錢談跑車談遊艇,那就俗了么。

她們充其量只會拿島上某些規劃中的設施的冠名權,來玩玩彩頭。

短短几天之內,這段白沙灘就被改名叫了「茉茉灘」,島上規劃的高科技別墅,則成了「天音閣」。另外還有「紗馬場」、「妮可林」……不一而足。

……

連續十天的樂不思蜀,一夥妹子徹底死心塌地地回到錢塘。該當伴娘地當伴娘,該給虞美琴喊666的喊666,一伙人分工明確心悅誠服地幫手開始籌備婚禮。

那場景之和諧,真要是讓知道真相的人看見,恐怕驚得下巴都得掉下來。

廢話少說,反正馮見雄擺平了後方各種不穩定因素;舉重若輕地迎來了情人節正式大婚的日子。

虞美琴也知道他提前去救火安撫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畢竟有些事情,能在結婚之前擺平,總比結婚之後再鬧出幺蛾子要好。那些女生一個個都比她更早,就當讓她們反主為客欠虞美琴個人情吧。

婚禮當天,馮見雄挺低調的,除了女方的親戚之外,就是請了些同學、故友為主。這些客人加起來,也才擺了十幾桌。

按馮見雄如今的身份地位,這已經算很樸素了,簡直錦衣夜行。

反正他自己也沒多少親戚。

不過,在生意場上,他倒是請了不少合作夥伴。光是N站的頂級知名UP主們,他就請了兩桌,基本上N站上看的人數最多的名人,都被他一網打進了。

新拆分出來的「得到」APP上,知名脫口秀達人,加上當初參加「奇葩說」的獲獎選手,加起來也湊了兩桌——這基本上相當於漢語文化圈的口才擔當了,全中國最能說話的一小撮人,都來給他捧場。

他請的婚慶公司,本來已經是很專業很高端的了,一貫是做億萬富翁級別的私人訂製。不過,馮見雄的客人團隊,依然讓婚慶公司的策劃小姐們瞠目結舌。

本來么,無論再怎麼私人訂製,婚慶公司的招數總是那幾招。比如找個二線甚至一線的明星啦,出來當嘉賓唱兩首說幾句,暖暖場子。

所謂的「私人訂製」,也無非就是「當你只有10億家產、婚禮預算1000萬時,給你請林JUN傑。當你有200億家產,婚禮預算兩個億時,給你請周潔倫」這麼點區別。

可一看給馮見雄捧場的網紅藝人名單后,策劃小姐們覺得還是別玩那麼虛了,直接學皇上翻牌子吧,讓旗下藝人一個個抽籤賭酒獻藝亮絕活,說不定效果都更好。

另外,除了演藝和傳媒名人之外,馮見雄請得最多的就是生意場上的夥伴、以及馮見雄擺明了要想取信的對象——主要是一些投資人和機構,比如阿狸系的傑克馬。

這也沒什麼丟人的。

說句難聽的,馮見雄之所以趕著結婚,完全是因為他趕著做婚前財產公證。

而之所以趕著做婚前財產公證,完全是因為他年底之內就要把後續融資、估值全部敲定下來。

到了他和虞美琴這樣的地位,對於自己的婚姻被附帶其他社會價值,已經不會覺得奇怪或者不能接受了。

又不是霸道總裁文主角,還得「讓自己的女人原理這個冰冷無情的競爭世界」。

你丫虞美琴本身就是很有手腕的犀利女生,是他馮見雄的共犯好不好。

……

來參加婚禮的,除了女方親戚和雙方同學之外,大多數都是很有見識的。

不過饒是如此,他們還是被馮見雄排出的伴娘隊伍給嚇了一跳。

最後決定出場的,包括周天音、田海茉與馬和紗。一個新娘帶三個伴娘的場景,竟然讓人覺得很有默契的樣子。

而且,伴郎的數量明顯跟伴娘不等,少很多,只帶了一個湊數,也沒有任何介紹,看樣子也比較弱氣娘炮,走完場子之後也再沒有露面過。(其實是虞美琴為了懲罰白靜當年的阻撓,讓這個變態男裝了。)

稍微有些熟悉情況的,都知道田海茉跟虞美琴是多年默契的隊友,周天音如今跟她則是生意上的搭檔。

「我靠,馮總有本事啊,把老婆的搭檔隊友、學姐學妹、各路閨蜜,都調教得這麼服帖?怎麼做到的?感覺她們好和睦好和諧。嘖嘖,真是人生贏家。」

「真為N站的周總可惜。人家好歹也是互聯網圈子裡有名的年輕女總裁了。這圈子裡凡是比她有錢的女人,都沒她年輕,也沒她漂亮。聽說還是馮總親姐姐的閨蜜呢。這麼好的條件,還是近水樓台,人還那麼得體,居然最後沒拼過虞總。嘖嘖,都是命吶,不過也就虞總條件比她更逆天。」

「這也是人家雄哥仗義,貧賤之交不相忘,優先找自己默契的。周總說不定是吃虧在年紀上,畢竟是老妹兒了么。男人,呵~」

「馬和紗也算是流量小鮮花了,那麼漂亮那麼水靈那麼嫩,估計對馮見雄也是百依百順予取予求了。可惜,抓不住馮見雄這種類型的心。」

每當晚宴上,馮見雄被人逮住機會、截著單獨敬酒,這樣的調侃之語就少不了冒出來。又或者是背後感慨。

馮見雄對此自然是不否認也不承認,只說「大家都是好朋友,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

酒過數巡,場面上的才藝節目也過去了數波高潮。一些比較忙的、關係相對疏遠的客人,開始退場。

不過,那些商業上的夥伴們,卻是越喝越亢奮,似乎一點走的意思都沒有,哪怕平時再忙。

因為他們知道,來馮見雄的婚禮上捧場,這哪能算喝酒,哪能算浪費時間?

各路投資界大佬,都在這兒神出鬼沒地觀摩呢,其他人也正好趁機套近乎。

尤其是江湖地位超然的傑克馬都沒提前走,那些指望逮個機會到傑克馬面前露臉的人就更不會走了。

馮見雄第三次、帶著老婆一起,敬酒路過傑克馬這一桌時。

此前一直只說恭喜、不了正事兒的的傑克馬,終於像是稍微有一丁點兒喝高了。開始思路寬闊起來,逮住啥說啥。

「小馮,聽說你買了飛機遊艇,還花了幾個億當了島主?」傑克馬的開場白很別緻,也不說人發達了,也不直接往生意和投資上扯。

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問候、戲謔之間,摻雜著生意。

馮見雄沒有馬上回答,只是報以一個「男人都懂的」的表情。

還是虞美琴端著細頸杯,上千半步攔在馮見雄面前半個身位,笑得春風滿面:

「馬總見笑了——他這是拿了我增贖股權的錢,去瞎折騰。昨晚聽他說夢話還在吹,等將來拿了馬總的錢,就沒機會爽了。哪怕他花的是自己錢,也得給馬總江湖面子不是。」

這番急智,引得阿狸系包括CFO蔡重信在內的一水兒人,都湊趣地大笑起來。

「小馮的信用還是有保障的么。不過人言可畏,知道給馬總留面子,說明還是老馬的威望管用!跟著老馬混的創業者,連自己掙的錢都不敢亂花了。「

這麼說的人,不僅包括阿狸系的人,也包括一些其他投資基金的人。

傑克馬頓時覺得挺爽,他不禁順勢開了個玩笑:「好,我信了你的鬼了——明天記得把你們的婚前財產公證,也列到融資TC里,到時候我讓JOE親自過目!」

旁人都轟然大笑起來:「不愧是霸道投資人,連被投的人的私房錢私賬都要乖乖全部交代清楚。」

「小馮,你以後可不能這麼散漫了。做好過沒私房的苦日子的心理準備吧。」

眾人起完哄后,傑克馬虛按了一下手勢,笑著說:「大家不要過度解讀啊,外面那些賣我說過啥的人,都編了不知道多少我沒說過的話了。

我這也是考驗一下小虞做家務賬的本事清不清爽。她要是把自己跟小馮的家務賬都做清爽了。我才放心把拆分支付寶的家務賬交給她辦么。」

此言一出,圈子裡幾個涉及財務、法務工作的資深專業人士,頓時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虞美琴真是狗S運啊!難道都是安排好的嗎?才剛剛跟馮見雄公證完財產結完婚,就要拿到這筆所有同行都羨慕的業務了?

她才24周歲呢。

不過,即使不完全是因為她本人的業務能力,而是因為她老公……那也不能降低大家多少挫敗感。

畢竟馮見雄也一樣是24周歲的。

這個一度讓人覺得該看年紀資歷吃飯的行業,怎麼突然一夜之間就跟那些新經濟行業一樣,被20來歲的年輕人統治了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噴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噴神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3章 名人的婚姻都是政治婚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