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邪王寵妻狠強勢下載
  3. 邪王寵妻狠強勢
  4. 第四百七十九章 身為小白臉

第四百七十九章 身為小白臉

作者: |返回:邪王寵妻狠強勢TXT下載,邪王寵妻狠強勢epub下載

第四百七十九章身為小白臉

「哦?看來你對它有所了解?」鳳離歌挑眉,眼神頗有些興趣的打量著他。

「我與那女人交手的時候,無論如何攻擊,長劍的劍氣總能吞噬我大部分靈力,不然以我的實力,早就捏死那個跳蚤一樣的臭女人!」大漢搓著牙,惡狠狠的罵道。

靈智是極少的武器才會產生的一種情況,武器因為與主人心意相通,會主動吸納主人的靈力為自己強化,人與武器會更好的契合,有靈智的武器哪怕只是一個勺子,也比絕世的兵器值錢許多。

見鳳離歌不說話,大漢以為是想聽他說更多,便接著說道「那長劍與那女人之間的感應極強,那女人明顯是喝過酒後不清醒,但長劍卻還是發出原有的威力,足以說明它有靈智!你這種小白臉應該也知道,武器擁有靈智后,就很難接納新的主人,甚至會為了原主人自毀,你若想搶過來,除非那個女人自願把劍送給你。」

大漢說到這兒頓了一頓,眼神放肆的打量起鳳離歌「瞧你長得還不錯,說不定把那女的泡到手以後,她就心甘情願的把劍送給你!」

大漢說完,仰天笑了幾聲,看著鳳離歌的眼神裡布滿了譏諷。

鳳離歌原本就沒想給他留活路,那總歸是一死,還不如罵個痛快!

「你的想法不錯,只是在這個故事裡,角色互換了一下。」他才是那個被白冉泡,然後心甘情願把鳴月白錦送給她的人。

大漢根本聽不懂,便訕訕然的沒說話。

洛飛站在門外,時不時往這邊投來疑惑的目光,主子怎麼還沒辦完那個畜生?照以前主子的個性,手起刀落不過幾秒鐘的事情,怎麼會拖了這麼久?

「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關於那劍的事情都告訴你了,我看你也不是要替那女人報仇的吧,不如把我放了,我們實力高強的人互相認識一番,也不失為一番美事!」大漢自信的看向鳳離歌,全然忘記剛剛被他嚇破膽的那瞬間。

他還以為這小白臉把他抓來就是為了殺他報仇,現在看來也就是對那長劍感興趣。雖然長了一張過於俊美的臉他有些看不上,但實力上應該不錯。

鳳離歌眼神微捶,瞧著大漢一副施捨的表情,默默的收回了眼神,眉梢漸漸染上厭煩。

「不如你幫我綁了那女人,我把劍讓給你,你把那女人留給我怎麼樣!」大漢不禁在心裡為自己的絕頂聰明拍手叫好。

「身為一個稱職的小白臉,那個女人該給我才是。」鳳離歌用商量的口氣道。

大漢聞言默了默,陷入認真的糾結中,最終咬了咬牙,一副忍痛割愛的樣子道「行!就給你玩兩天,然後我把她交給雲家交差,這樣總行了吧!」

果然是小白臉,滿腦子就知道女人!

大漢也只敢在心裡說說,他知道自己一定不是眼前這人的對手。

「玩兩天可不行,我要的是永遠。」鳳離歌微微歪頭,墨發悄聲擦著平直的肩膀滑了下來,在半空中微微晃動。

大漢頓時瞪圓了眼「你是不是在玩我!你根本不想放我走,也不想跟我做這筆交易!」

「交易?你是說我明明可以殺了你再去奪了美人又奪劍,卻偏要讓你這個丑東西分走我想要的其中一個,這種傻子才會做的事情是交易?」鳳離歌不緊不慢的說著,嘴角流露出嘲諷的笑。

丑東西……那個臭婆娘也罵他是丑東西!

大漢粗糙的手攀上自己滿是溝壑的臉,疑惑的摸了兩下后,忽然回過神來,狠狠的哼了一聲「那你這半天廢什麼話!長得娘性子也婆婆媽媽的招人嫌!」

「有人教育我說要尊重生命,我正在學習。」鳳離歌失神了一瞬,鳳眸望著遠處的楓林不動「學的不到位,你多見諒。」

大漢徹底無語,尊重生命就是和要死的人多聊天嗎?

這算哪門子尊重,這簡直是榨乾他的最後一絲尊嚴。

「你殺了我吧!」大漢昂起頭,露出猶如木樁子一般粗壯得毫無美感的脖子。

鳳離歌指尖輕抬,一團霧氣頓時將大漢包圍,忽的霧氣聚攏,無形的霧氣縈繞在大漢周圍,卻似千萬把利刀將他凌遲一般。

大漢緊咬著牙,恐懼的閉上眼,只感覺頭頂被一團涼意包裹,自己周身的靈力慢慢的從他的丹田脈絡等各處緩緩流失。

大漢猛地睜開眼,眼見鳳離歌站在他身前,頎長的身影被霧氣籠罩,白色的衣衫佔據他所有的視野。

「你……你為什麼不殺我!」大漢被霧氣逼得疼痛萬分,自牙縫裡擠出了顫抖的聲音。

鳳離歌食指輕點大漢的天靈,霧氣自他的掌心出現,慢慢的從大漢的腦中劃出了幾縷流光,最終被霧氣吞噬。

大漢原本混著驚詫的眼慢慢的失去焦點,最終整個人像灘爛泥倒在地上。

鳳離歌嫌棄的後退了兩步,招了招手,洛飛便立刻走了進來。

「丟出去。」鳳離歌扭過頭,暗戳戳的使勁兒掃著衣擺處的灰塵「丟到下界去。」

洛飛微微一怔,彎腰點頭「是。」

隨即便拖著石頭一樣的大漢出了院子。

暗衛隊長忽的出現在院門口,往洛飛身後看了眼,面具下的眼神微顫「沒死?」

「沒死,還要丟到下界去。」洛飛瞪大了眼,附和著。

「那要不要解決乾淨再處理掉?」暗衛隊長支支吾吾的道。

「解決什麼解決,主子故意留著他的命,你敢殺了他,主子殺了你!」洛飛誇張的說道。

暗衛隊長立刻不說話,卻還是好奇的打量著已經暈死過去的大漢。

「此事你去辦吧,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辦!」洛飛忽的將大漢往隊長面前一扔,留下一串話后,便消失在樹林間。

宅院亭台下,鳳離歌甩著根本沒染上任何灰塵的衣衫,望著樹林微微搖晃的樹枝,薄唇輕啟「真是我的好侍衛。」

……

白冉手裡捏著剔透晶瑩的冰凌草,撅著小嘴,興緻高昂的逗弄著糰子。一旁,洛飛眉飛色舞的述說著鳳離歌剛剛做的好事,越說越激動。

「他真是只是廢了那人的靈力和記憶?」白冉挑眉,卻沒看洛飛。

「真的!主子連他一根寒毛都沒動!還擔心他在上界活不下去,特意囑咐把他安置在下界。」洛飛篤定的點頭。

劃了幾百道傷口不算動寒毛,丟到下界也等於好生安置,洛飛如是想到。

「這是你猜的還是你主子的原話?」白冉狐疑的看向洛飛,滿眼的不相信。

「額……主子自然不會什麼都告訴屬下,但應該是這樣考量的……」洛飛低下頭,躲開白冉灼灼的目光。

「就知道奪人記憶,他就不能換點別的方法……」白冉重新看回糰子,將冰凌草直接扔到糰子的面前,站起身來「我知道了,你回去跟你主子復命吧!」

「復命?屬下是特意來給白小姐您報信的啊!」洛飛無辜的喊。

「算了吧,就算你是偷偷跑出來的,你家主子精明如斯能不知道?怕不是巴不得你在我面前多說兩句好聽的呢,你快回去領賞吧!」白冉撇撇嘴,再擺了擺手,直接將洛飛趕了出去。

洛飛離開,白冉低頭看著抱著冰凌草撒歡的糰子,微微咬唇「小糰子,你說他是把我說的話聽進去了嗎?」

糰子一口喊住冰凌草的一片葉子,瞪著黑漆漆的眼珠子望著白冉。

白冉忽然粲然一笑,又遞給糰子一棵冰凌草。

再之後的幾日里,白冉在葯閣內未再見到蕭雲逸,只是每天離開前,會差懷生送催生的藥材。

白冉對蕭雲逸忽然的消沉心知肚明,她也開心落得清閑,便也不去找他。

「女魔頭,你就告訴我你想了什麼辦法吧,我要急死了!」顏霖圍著白冉團團轉,伸著手比劃了大約十多次想要掐白冉的姿勢,但也都在白冉抬頭前快速的收了回去。

「不能說就是不能說,你只管多留意煉丹房裡的事情,爭取早日找到破綻就好。」白冉甩開顏霖擋住去路的手,徑直走向倉庫的方向。

「你不是嫌我不信任你,那你現在不告訴我又算怎麼回事,是對我的不信任?」顏霖站定,不滿的質問。

「我現在需要等一個時機,待時機成熟,你自然會知道。」白冉回過身,無奈的解釋「在此之前我會無地點無時間的任意修改我的計劃,難道我每一次斟酌都要告訴你嗎?」

顏霖頓時沉默,隨後又不滿道「那你總得告訴我一個大概吧!」

「大概就是,引蛇出洞。」白冉皮笑肉不笑的嘿嘿兩聲,然後立刻閃身躲進了倉庫。

「引蛇出洞……」顏霖望著緊閉的倉庫門,怔怔的念叨著這四個字。

什麼意思啊,白冉說的他怎麼聽不懂呢?顏霖表情凝重,煩躁的使勁兒撓頭。

「顏小師父,請問白大師在裡面嗎?」一個細小的聲音從顏霖的背後傳來。

「什麼白大師,哪兒有大師!」顏霖正煩悶自己是不是弱智,沒好氣的吼了一通。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