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妖孽狼君別亂來下載
  3. 妖孽狼君別亂來全文閱讀
  4. 第1125章 直接滅了他

第1125章 直接滅了他

作者:晝美


  第1125章  直接滅了他
  「煙羅,你想走就走,不必理會其它不相干的人的意見,王爺還在外面等你呢,千萬不要讓他等久了。」黎許笑著說道。
  「姓黎的,你想一下你剛進阮家門的時候,你是怎麼來巴結我娘親的,現在站穩了腳,你就要過河拆橋,你好過份。」阮煙冰不敢再對阮煙羅不敬,可是對黎許,她敢。
  「你怎麼不說你娘親是個貪得無厭的人呢,如果不是我一進府給了她好處,她會許我進府?修景宜她一定不知道,其實那些首飾什麼的都是老爺給我的,我不過是把老爺給我的再轉交給她罷了,老爺的心裡早就沒有她了,她還死撐著來欺負我們這些人,真是不要臉。」
  「你胡說八道,我娘親才沒有要你的東西。」
  阮煙羅懶著聽了,這時候就想回墨王府,與小錦和小瑟一家團圓,哪怕是一起喝喝茶的時光,也是美好的。
  一邊走一邊以傳音入密之功道:「修景宜,你該去祠堂了。」
  這一句,她重複了三四遍。
  軟榻上的修景宜忽而一下子激動的推開了阮予謹和阮予慕,然後站到了地上,腳上的鞋也掉了一隻,可她全然不管,便往大廳外面走去,「我要去祠堂,我要去祠堂。」她翻來覆去的只會說這一句話了。
  「娘親……」阮予謹去追修景宜,阮予慕也追了上去,可根本拉不住修景宜,她一心一意的就要去祠堂。
  阮家的祠堂在燕城城外的郊區,每年阮家的人都會有固定的時間前往祭祖,而且每一次都是修景宜親自操辦,所以,修景宜對那裡特別的熟悉。
  等阮煙冰與黎許鬥嘴反應過來的時候,修景宜已經隨著阮煙羅走出了大廳,越走越遠了。
  「十一小姐,你媽是瘋了,哈哈,應該是想起了以前做的虧心事吧,自己種下的因,自然要收自己結下的果了。」黎許就差沒加一句活該了。
  一旁曼芬點了點頭,「冰丫頭,你也收收心吧,你要是不放你娘親,直接跟去祠堂就是了,真不必要攔著她,讓她做她自己喜歡做的事就可以了。」
  雨織始終不說話,可她不說話,就代表也不支持阮煙冰,一時間,阮家的幾個當家的姨太太,全都是看修景宜好戲的樣子,讓阮煙冰也無計可施。
  看來,只能任由修景宜自己去祠堂了。
  她不想放過阮煙羅,卻不得不放過。
  阮煙羅說的沒錯,如今她和阮煙羅的身份,那就是雲與泥的區別。
  她怎麼也比不上高高在上的阮煙羅了。
  這突然間的落差,讓阮煙冰一時間接受不了了。
  可對上周遭那些看著她嘲諷的眼神,從前這些人在面對她的時候都是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如今再也不是了。
  阮煙羅出了阮家大門,一眼就看到了燕寒墨的馬車,想到他等了自己很久,快步的跑過去,飛身躍上了馬車,可還沒等她掀開帘子,一隻手臂就探了出來,彷彿長了眼睛似的,一把摟住了她的纖腰,輕輕一帶,阮煙羅就進了馬車,落到了燕寒墨的懷裡。
  「好了?」低啞的聲音,帶著幾許的寵溺。
  這才是阮煙羅現在習慣的世界。
  阮家再是她的娘家,可都不再是她習慣的世界了。
  彷彿越來越遠的影象,哪怕是再回來,也不會盪起什麼漣漪。
  阮煙羅微微仰頭,倏而唇便觸上了燕寒墨的,別以為她不知道,剛剛在阮府,一定是他派人在暗中給她撐腰,那些站在她這一邊的,一定都是燕寒墨安排的,就那個吳媽,絕對是,想想便是心暖,便給了燕寒墨一個大大的獎勵。
  有些話,他不說,她也不說,可不代表他們都不知道。
  兩個人的心裡都明鏡似的,都知道。
  「再撩,直接在這裡把你就地正法了。」燕寒墨低低笑,俊美的容顏在漸漸習慣的沒有點蠟燭的黑暗裡漸漸清晰,看得阮煙羅發花痴了。
  燕寒墨他本身就是毒,一吃就上癮,再也放不下。
  「好呀。」阮煙羅也回以低笑,誰怕誰,她才不怕他呢。
  她可是現代人。
  「這可是你說的,一會不許求饒。」燕寒墨立刻付諸於行動,不過在行動之前先吩咐暗衛啟動馬車。
  「等等。」眼看著燕寒墨這頭狼就要壓上來,阮煙羅才想起她還有正事沒處理呢。
  「嗯?怕了?」燕寒墨長指點在阮煙羅的鼻尖上,笑道。
  「誰怕你了,我是擔心修景宜去不了祠堂。」
  「放心,爺保證她一定會去的,乖,不要想她,太煞風景了,你此刻只要想爺就好了。」燕寒墨說著,頭便俯了下去。
  眼睛對上了眼睛,彼此在彼此的眼裡放大,阮煙羅就覺得燕寒墨的現代語言說的越來越溜了,如果不是他一身古裝,她跟他在一起的時候,都有種穿回去的感覺了。
  真想回去呀,他們一家四口回去最幸福了。
  結果,原本只是開玩笑,開著開著,就變成真的了。
  燕寒墨徹底的把阮煙羅就地正法了。
  等到馬車停下的時候,阮煙羅已經成一癱水的躺在燕寒墨的懷裡睡著了。
  太刺激了。
  不能有大動作也不能出聲。
  那種隱忍的刺激感,讓阮煙羅都快要瘋了。
  「爺,到了。」好在,駕車的暗衛全程都不知道一樣,再加上有夜色的保護,燕寒墨倒是做的自自然然,不放過任何一個把阮煙羅就地正法的機會。
  她還說,這叫什麼車振。
  在現代,都是在小汽車裡。
  真想看看小汽車是什麼樣子。
  等有一天他和她到了現在,一定也嘗試一次小汽車裡的車振,一定別有一番趣味。
  打開暗格,展開了一條毯子,隨即將阮煙羅抱在了懷裡,悄然下車。
  全程,墨王爺都沒有一點不自在的感覺,王爺抱著王妃回府,天經地義,誰要是敢說什麼,用阮煙羅的話來說,直接滅了他。
  然,就在燕寒墨無視周遭那些悄悄的誰也不敢多言的人的目光時,書房的園子里,飛奔而來兩個小身影。
  小錦和小瑟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