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鬼王獨寵俏醫妃下載
  3. 鬼王獨寵俏醫妃
  4.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你想吃么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你想吃么

作者: |返回:鬼王獨寵俏醫妃TXT下載,鬼王獨寵俏醫妃epub下載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你想吃么

「都散了散了!少主不會責罰大小姐,不代表不會責罰你們鬧事!都散了!」魔衛四處驅趕那些百姓,這麼一大群人,跪在這裡,場面一度難以控制。

宮初月訓練夜晟挑選過來的魔衛時,那些百姓的視線一個勁的朝著這邊瞟著。心情無限糾結,估計都在想著,是不是不給他們救治了。

好在,一個時辰后,救治便又開始了,這回的效率可是高了很多,宮初月也輕鬆了不少。

這事情,傳回到魔宮的時候,夜晟那邊的救治已經展開了好幾天。

他們怎麼都想不通,夜晟拿的這些葯,都是什麼地方弄來的。

甚至上次瘟疫的事情,夜晟竟然也能夠在短時間內,湊齊那麼多的藥材,這事情魔主一直在調查,只是沒什麼進展。

那些被夜晟搶了藥材之人不吭聲,送給夜晟藥材之人,更不會吭聲。

魔主這心裡,七上八下的擔憂的很,就怕夜晟羽翼漸豐,影響了他在魔界的地位。

「你可知曉,夜晟那邊送出來的葯,都是什麼葯?又是誰在暗地裡幫他?」魔主忍不住又將鬼醫給傳召進了魔宮。

他這一連串的問題問出來,鬼醫便清楚,魔主這是慌了。

他身在魔宮之外,夜晟遠在千里之外,他又怎麼可能知道夜晟那邊的事情?最近他一直居住在仲秋殿,魔主應該非常清楚他的行蹤才是。

「主上不知,我又怎會知曉?仲秋殿內也無半點風聲。」翎曦稍稍退後,視線與魔主相交的時候,並無半分退縮。

他與魔主之間只是交易關係,他的身份,可是超脫魔界的存在,尊稱魔主一聲主上,那是捧著魔主,不願與他過多計較罷了。

「所的也是,是我唐突了,不知鬼醫可否前去查探一二?這醫藥方面的事情,只有鬼醫親自出手,我才敢放心。」魔主想了想,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這背後之人的身份,不查清楚了,夜晟只怕是留不得了。

只是,現在還未到撐起天命的時機,這個時候殺了夜晟,他將會得不償失。

「如此,在下即刻便動身。」翎曦唇角微抿,他等的便是魔主的這番話。

魔主現在盯著他,沒有魔主的吩咐,他擅自離開,只怕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到時候也不好交代。

只不過,他還真是高估了魔主,這麼長的時間,才看出事情不對勁。

出了魔宮,自暗處走來一身穿黑衣的男子,緊跟上了翎曦的步伐。

「那邊的事情盯的怎麼樣了?」翎曦聲音清冷,目不斜視,說話的時候,加快了步伐。

「那邊看的很嚴,我們的人插不進去。」黑衣人的神情有些沮喪,他這幾天的時間,安插了很多的人手,但是每一次都失敗了。

夜晟那邊的守護,如同銅牆鐵壁一般。

就算是,夜晟一群人在給那些百姓救治的時候,他的人都沒法趁亂混進去。

可見夜晟此人,行事周密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一個都不行?」翎曦不發微頓,臉上的神情,看起來有些深不可測,倒也是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黑衣人搖頭。

「帶上人,先去匯合點等候。」翎曦想了想,他這一路雖然也是需要隱匿行蹤,卻是得到了魔主受意的,他可以去,但是卻不能帶著旁人一起。

他的這些人,不適合暴露在魔主眼皮子底下。

所以,魔主看到的,只是鬼醫帶了一個隨從,悄悄出發去了夜晟所在的位置。

只不過,夜晟那邊得到的消息,可不僅僅只有這些。

晚上。

夜晟與幾人,在河邊見了面。

「少主,最近幾日,外圍有一群身份神秘之人,想要趁亂進入我們的隊伍,避免打草驚蛇,對那些人暫時沒做處理,只是派了兄弟盯梢。」

「魔主那邊,將鬼醫給派來了,之前探子彙報,鬼醫身邊出現過一個神秘人,很快就消失了。」

「魔宮那邊傳來消息,魔主只怕生了懷疑的心思。」

……

夜晟仔細琢磨著魔衛收集的情報,心中已然有了一張初步成型的大網。

只是這大網的中心點,卻是還是沒能夠找到。

支撐這一張大網的幾個支點,或者是多個支點,也沒能確定成型。

「盯好了鬼醫和那一群人,一旦他們有任何的接觸,隨時來報,避免打草驚蛇,讓兄弟們裝扮成村民的模樣。」夜晟雙手環胸,抿著唇迎風而立。

臉上的神情依舊是那般的冰冷,大腦卻是轉的比誰都快。

很快,這一次碰頭便結束了。

快到甚至沒人察覺到,這裡剛剛出現過幾個人。

那些自以為,一直在盯著夜晟的一群人,打死都想不到,他們竟然被夜晟給盯的死死的。

與此同時,夜晟更是派了親信,保護在了宮初月的身邊。

「你這身醫術,以及血石那寶貝,萬不可示人,甚至在仲秋殿也不可以。」夜晟回來之後,看著一邊翻看醫書,一邊吃著飯的宮初月,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宮初月點頭,她又不傻,夜晟以為她是千金大小姐,從小被保護著長大,不諳世事的。

她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早就明白了生存的道理。

或許,夜晟是期盼她平安度過一生的吧?而不是像這般顛沛流離的。

花樣年華,卻要整日里將腦袋提在手中度日。

也不知,這一切到底是誰的過錯,想要做個普通人,當真是如此的困難么?

「你不說說,你到底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夜晟有些吃驚的看著宮初月,她年紀不大,為何身上總有一種不符合她這個年紀的沉穩?

哪怕是尋常的女子,遇上這樣的事情,也該哭鼻子了吧?

但是,夜晟看到的卻偏偏是宮初月要強的一面,做什麼都不輸男子。

「你想聽么?」宮初月吃著東西,聲音有些含糊不清的。

夜晟看著宮初月面前的美食,不禁有些疑惑,營地內什麼時候有這些吃食了?

「想吃?給你!」宮初月撇了一眼夜晟,見他正盯著烤鴨發獃,忍不住撕下一條腿遞到了他的面前……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