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一朵相似的花(大結局)

第979章 一朵相似的花(大結局)

只是,方銘想不到,還能夠有什麼危險存在?

蒼穹上,綠霧人明顯不是巫祖的對手,已經是節節敗退,身上的綠霧也是越來越淡。

綠霧人並沒有實體,他們的身軀就是由著綠霧給組成,這綠霧就相當是他們的身軀,綠霧越來越淡,也就意味着他們的力量越來越弱,但綠霧徹底散去的那一刻,就是他們死亡的那一刻。

轟!

巫祖的最後一拳,直接是將綠霧人給轟散於虛無,這讓觀戰的民眾鬆了一口氣。

先前聽這異族的話語,好像已經是無敵了一樣,可現在不還是被殺死了嗎,這讓所有民眾信心大增,原來異族也不是不能擊破的。

然而方銘臉上的表情卻是沒有鬆懈下來,因為這綠霧人死的太簡單了,這就如同一部電影一樣,一位終極BOSS,前面吹噓的怎麼厲害,可最後出場的時候不過幾秒就被擊敗殺死了,怎麼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的簡單。

蒼穹上,巫祖臉上也沒有什麼喜悅表情,下一刻他一拳突然轟向了前方,那裏,有着一個綠點形成,有很快的便是化作了一團綠霧,綠霧人的身形又一次出現了。

「你們所有的本領都來自於我族,早在你們修鍊開始便已經是被我族給下了咒語,你們是不可能殺死我族之人的。」

綠霧人的聲音再次傳出,而他的話讓得人族所有人心頭又浮現了陰霾,殺不死,那不就代表着奈何不了異族嗎?

「雖然你能成長到這地步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你殺不死我,等到我回到母族,你們人族就等著被徹底滅族吧,不聽話的試驗品,已經是沒有價值了。」

巫祖的眉頭皺了一下,但卻沒有太多的意外表情,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當中。

「殺不死你,那就將你給封印住吧。」

巫祖雙手結印,漫天的星辰在這一刻分佈在了綠霧人的周圍,將綠霧人給圍困在其中,這些星辰不斷的旋轉,每一顆星辰都散發出來璀璨的光芒,相互之間連接成一個個複雜的圖案。

「我說過,你不可能殺死我或者封印我,這是我族強者在製造試驗場的時候便留下的後手,在這個世界,我族是不可被消滅的存在。」

綠霧人的聲音依然是帶着不屑,根本就沒有抵抗,因為他相信自己不可能被封印,無論多麼玄妙的術法,多麼強大的實力,他的根源還是來自於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被族內強者給設計過的。

這就跟機械人定理一樣,人類在設計機械人的時候,不管給這機械人設計的多強大,都會有一條第一定律,那就是不允許攻擊人類。

綠霧人的做法同樣也是一樣。

星辰連接,緩緩形成了一個陣法圖,朝着綠霧人給壓去,當這陣法圖貼近綠霧人的時候,綠霧人終於是保持不住那種淡然了,因為他發現渾身的綠霧都被陣法給鎖住了。

「這種力量?」

綠霧人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因為他發現這星辰中所蘊含的力量竟然是他沒有見到過的。

「這不是這個世界的力量!」

綠霧人明白過來了,那漫天星辰所蘊含的力量並不是這個世界的原有能量,但這怎麼可能,這個世界的所有能量可都是族內強者親自佈置的,都是試驗過的。

「還真是記性不好啊,不是告訴過你了嗎,這個世界有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通道。」

巫祖不屑冷哼一聲,雙手猛地一合,那星辰陣法直接是壓向了綠霧人,綠霧人渾身綠霧在這一刻也是擴散起來,想要逃逸出去。

然而這星辰陣法就好像是專門克制綠霧人的,那些綠霧沒有一縷可以溢出陣法。

「想要封印我,那就同歸於盡吧。」

綠霧人在被封印前一刻,怒吼了一聲,整個身軀自行消散了,而且這一次並沒有再重組。

隨着綠霧人的身軀消散,眾人心頭的陰霾並沒有消失,因為他們在思考綠霧人最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們快看那四道光柱,肆虐的速度又加快了!」

從四位綠霧人出現,但三位進入永恆之門,剩下一位和巫祖戰鬥,這四道光柱從頭到尾都沒有停止肆虐,如果按照現在這個速度,恐怕也就一天的時間,整個世界也都將不復存在。

轟!

另外一邊,永恆之門內,那三位綠霧人的身影也是出現,這三位綠霧人也沒了先前的囂張狂妄,此刻形象可以說是極其的狼狽,身上的綠霧已經不足先前的十分之一。

「召喚族內強者!」

三位綠霧人從永恆之門出現,同時看向了那傳送門,分別射入了一縷光芒進入傳送門內。

看到三位綠霧人的舉動,全球民眾又再次緊張起來,這四人都如此難以擊敗和殺死,如果真的讓異族高層得知消息降臨下來,那整個世界將不保。

「為什麼不阻止啊?」

這是所有人族的疑惑,巫祖竟然沒有阻止這三位綠霧人,而是任憑他們將消息給傳送進入傳送門。

「你們人族,必滅無疑!」

確定了消息已經傳送進去了,三位綠霧人都鬆了一口氣,只要消息傳出去,族內高層們必然會得到消息,到那時候高層降臨,人族將不復存在。

「是嗎?不過說起來,還是要感謝你們,謝謝你們替我們定位了坐標。」

巫祖臉上露出了笑容,而也就在這一刻,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傳送門口,那是一位白衣女子,一身白衣如雪,帶着絕代風華。

看到這白衣女子出現,方銘眼中有着亮光,在他看來,巫祖如此大的計劃,不可能沒有這位白衣女子的身影。

僅僅只是站在傳送門前,那三位綠霧人身軀便是在發抖,因為他們在白衣女子身上感應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這股力量甚至已經是超過了他們所能了解的極限。

「人……人族怎麼會有這等強者的。」

其中一位綠霧人聲音帶着顫抖,而另外一位綠霧人似乎是想明白了什麼,驚呼道:「你們是故意的,是故意想要讓我們把消息給傳出去,想讓我族高層降臨。」

這個猜測讓得這三位綠霧人有些心悸,人族竟然如此的瘋狂,不但想要滅掉他們,這是想要再殺到他們母星去。

可是他們想不明白,人族到底是怎麼培育出來這麼一位強者的。

「果然,她才是人族最後的底牌。」

方銘心裏也是明白了,這白衣女子雖然也是巫師一脈,但實力還要在巫祖之上,白衣女子是人族最強大的一張底牌。

傳送門前,所有人都以為白衣女子會在這裏等候異族強者降臨,然而後者下一步卻是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震驚的舉動。

一步踏出,白衣女子直接是踏入了那傳送門內,這已經是被動防守了,這是主動殺上門去。

綠霧人的這傳送門是那種世界通用傳送門,要想傳送到哪個世界,是需要定位的,而這三位綠霧人給族內高層傳消息,就需要用到定位。

一開始那能量塔進入傳送門同樣也需要定位,但那能量塔不同,那能量塔已經是來回穿梭了數次,而且本身就是那個世界之物,所以想要通過那能量塔定位到綠霧人所在的世界明顯是不可能的。

但眼下的情況不一樣,這三位綠霧人想要傳送消息傳去,就必須再次打通和他們世界的坐標位置,而這樣一來,巫祖就可以通過定位找到綠霧人所在世界的位置。

雖然知道這些,但是當看到白衣女子殺入傳送門的剎那,方銘的嘴角還是抽搐了一下,這還真是一位猛人啊。

「竟然是反攻,沒有想到他們的計劃這麼的膽大!」

桃花源處,方寶寶也是一臉震驚表情,他知道巫祖他們有計劃,甚至可能還挖了一個很大的坑,所以他不上當,不參與任何事情,什麼死城啊,什麼神靈之城他都不參與。

整個世界所有人族也都驚呆傻眼了,這白衣女子真的是太猛了!

唯有巫祖表情平靜,因為這在他的意料當中,這麼久的籌劃,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

如果僅僅只是滅掉這四位監視人族的綠霧人,他早就可以動手了,但這只是治本不治標,因為封印了這四位綠霧人,還會有其他綠霧人降臨。

要想徹底解決人族的危機,那就只有殺入綠霧人所在的世界,徹底的封絕了對方對人族的野心。

「自不量力,就算進入了我族世界又有什麼用,憑你們難不成還以為能夠在我族翻出什麼風浪?」

三位綠霧人在短暫震驚之後,也是淡定了下來,因為他們相信自家族內高層的實力,人族那白衣女子過去就是找死。

雙方,誰都沒有再動手,無論是綠霧人還是巫祖都選擇了暫時停戰,因為他們知道,這場關乎人族生死存亡的戰鬥,結局走向來自於傳送門內。

一刻鐘后!

傳送門內終於是有了動靜,一隻玉手從裏面給伸了出來,這玉手從傳送門內伸出,方銘眼皮跳了一下,下一刻他便是發現自己被這玉手給提了起來,如同一隻小貓一樣,給人捏著脖子直接捏進了傳送門內。

「這……」

方銘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便是感覺一陣眩暈,等到視線恢復之後,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廣場前,這座廣場上,有着十六座石台,然而此刻已經有五座石台被毀,剩下十一座石台,每一座石台都散發着恐怖的氣息。

白衣女子,就這麼站在那裏,方銘也是第一次看清楚白衣女子的容顏,真正的風華絕代,一頭秀髮隨風飄舞,哪怕是面對着這十一座石台也是絲毫不懼。

「人族,過界了!」

一座石台內,傳出了聲音,而回應他的卻是白衣女子的攻擊,就在石台內聲音傳出,白衣女子便是出手了,衣袖揮動,直接是將這石台給轟破,裏面露出了一根枯竭的巨樹根。

「放肆,真以為我等就奈何你不得,雖然你走到了這一步,但你們人族的命運早就註定,你一個人不可能捅破這個天。」

另外一座石台內傳出了聲音,而這一次白衣女子沒有再出手,只是目光看向了方銘,方銘被看的有些心虛,只能是陪着乾笑。

「他……夠不夠格!」

半響后,白衣女子開口,雖然沒有感受到窺探,但方銘可以確定此刻這剩下的十一座石台內的存在都在打量他。

「不是那個世界的人,你們人族?」石台內傳出了一道疑惑的聲音。

「這點無需你們過問。」白衣女子壓根就沒有打算回答,極其的強勢。

十一座石台又陷入了沉默。

「我們接受你的條件,但前提是你得和我們一樣。」

這一次白衣女子沒有再拒絕,而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從頭到尾,方銘都沒有說一句話,等到他想說話的時候,卻是見到白衣女子手一揮,而他又一次感受到眩暈,再次清醒時,人又回到了傳送陣外。

被人從傳送陣中給丟出來,方銘還沒來恢復穩定,傳送陣動了,直接是將那三位綠霧人給吸入了其中,而後遁入了永恆之門內。

看到這一幕,巫祖眼中有着亮光閃過,身形直接是一步踏入永恆之門內,而永恆之門則是消失不見。

死城內,方正表情也是變得肅穆起來,看了眼在空中的方銘,正色道:「銘兒,好好照顧你母親還有你妹妹她們,為父還有正事要去做。」

死城顫動,下一刻直接是朝着四方極地而去,撞上了其中的一道光柱,硬生生的將這道光柱的肆虐步伐給壓制住,最後更是帶着光柱一起消失。

天葬山深淵深處,一道魁梧的身影這一刻臉上也是露出了複雜表情,然而半響后,義無反顧,直接是一步踏出走出了天葬山,這一步便是來到了極男之地,面對着肆虐的光柱,整個魁梧身軀直接是撞了上去。

光柱將男子的身影給抹殺但很快又再次重組,到最後男子身軀徹底消散,但光柱同樣也是消失。

西邊,有一位寺廟在金光中顯露,帶着梵音繚繞,直接是將極西之地的光柱鎮壓。

「我從永恆中離去,也將從永恆中回歸!」

一個光頭在寺廟金光中顯露,看到這光頭,不少信徒一臉狂熱跪了下來,然而方寶寶此刻卻是撇了撇嘴。

「這傢伙真是奸詐啊,這個時候出來,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才是救世主呢。」

極北之地,有一道身影浮現,那是一道蒼老的身影,在他的胸口處有着一個十字架,老者看着面前的光柱,下一刻,蒼老的手撫摸在胸口十字架上。

「苟延殘喘了這麼多年,該給這個世界做點真正的貢獻了。」

伸手,緩緩的將十字架給拔出,老者將十字架給丟入了光柱之中,而他自己的身影則是在原地徹底的消散。

最後一道光柱,也是就此消散。

……

整個世界恢復了寧靜,然而對於所有人來說,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將永遠銘記在他們的心中。

三天之後!

方銘見到了自己師傅,同時也見到了自己的分身,地點是在陰間。

「銘兒,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惑,現在我可以將一切真相都告訴你了。」

補天至尊感嘆了一聲,老眼中有着回憶之色,說道:「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一直被異族給掌控著,綠霧族在我們人族身上做着試驗,但為了控制人類的發展方向不出現偏差,一開始他們自己教導我們人類。」

「只是經過了幾次試驗之後,綠霧族發現自己教導我們人類會存在問題,因為種族畢竟不同,所以他們決定挑選咱們人族的人來教導人族,也就是他們口中的教導者,也就是你們巫師一脈。」

「第一位教導者並不是現在的巫祖,而是另外一位,只不過那位教導者後來反叛綠霧族,被綠霧族給滅殺了,你們巫師一脈是在後面出現的,這期間經歷了多少世界誰也說不清楚。」

在補天至尊的講述下,方銘終於是明白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終於是知道了真相。

從巫祖開始,教導者的身份才正式確認下來,因為巫祖很聽話,綠霧族人也用的放心,然而這些人並不知道的是,巫祖只是在隱忍而已,在積蓄足夠的實力。

這麼多個時代,巫祖在每一次劫難來臨之前,都將一些有潛力的強者的屍骸給存放在了死城中,就是等待着有一天對綠霧族進行反攻。

而那位白衣女子,就是巫祖所培育出來的最強大的底牌,為了培育出來一位絕頂強者,巫祖做了一個很艱難的決定,他在劫難來臨之前,先行毀滅掉人族,只留下白衣女子和一些火種,讓這位白衣女子獨享整個世界的氣運。

綠霧族監視人族的人,只有在人族滿足一定的條件下才會出現,這也是白衣女子囚禁蠱皇的原因,因為蠱皇的所作所為,差不多要達到綠霧族的要求了。

但那個時候,綠霧族監視的人絕對不能蘇醒,因為最大的變數出現了,而這個變數才可以真正改變人族的命運。

「陰間,陰間的出現在巫祖看來才是真正的變數,因為陰間並不是這個世界之物,而白衣女子到底在這個世界誕生的,上限依然有盡頭,所以巫祖和白衣女子商量后,決定將希望給寄托在陰間上。」

「於是,就有了你所知道的巫師一脈和陰間大戰,實際上那只是障眼法罷了,因為巫祖確定綠霧人肯定還安排了後手,這後手就是那能量塔。」

「能量塔造就了一批所謂的神靈,同時也是監控著整個世界,唯獨有一個地方不在能量塔的監視範圍內,那個地方就是陰間的指引之地。」

「一切的佈局都是在指引之地完成的,就連死城也是藏身於指引之地,而老夫在幾十年前便是踏入過陰間,也進入過指引之地,便是知悉了這些秘密。」

說到這裏的時候,補天至尊看向方銘的目光帶着一縷歉意,說道:「銘兒,其實你會得到巫師傳承並不是意外,這巫師傳承是老道我特意給安排的,因為這是巫祖的計劃,你是整個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因為你的魂魄並不是來自於這個世界,而是來自於陰間。」

「所以準確的說,你就是那個變數,你的未來上限才是真正的不可限量,人族能否擺脫困局,最終的希望在你身上,因為人族的敵人不僅僅只是綠霧族那麼的簡單。」

方銘的臉上沒有太多的意外表情,因為關於這個結局,實際上他已經是有些猜到了。

「這巫祖之所以可以封印那位綠霧人,就是因為陰間的出現之後,星辰軌跡出現了改變,所蘊含的能量不在綠霧族的控制中。至於那寶塔,這是巫祖所給你準備的,裏面有着歷代巫師所留下的能量,只要吸收它,你便是可以超越九星巫師,但這不是你所要做的,你真正要做的就是走出一條自己的路,掙脫出這個世界的束縛。」

「從這一刻起,你就不再是屬於巫師一脈了,你修鍊的也不再是巫師傳承,你的前路沒有經驗可循,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

「靠我自己嗎?」

方銘輕語了一句,回想起自己修鍊出來的星辰圖,脫口而出道:「那我所修鍊的,此後就叫引辰星訣吧」

「引辰星訣,這個名字很貼切。」

補天至尊點了點頭,接下來目光看向方銘的分身,方銘的分身秦陽在這一刻也是開口說道:「那條外界的通道走不通,至少目前走不通,但也不是一無所獲,我在這條通道上了解到了輪迴的真諦,所以我打算待在陰間重建輪迴,一條真正的輪迴通道。」

「陰間是要重建,但除了陰間之外,永恆之門也要注意,按照巫祖所說,他們只是封印了綠霧族通往這個世界的通道,但綠霧族必然不會就此罷休,所以這封印需要源源不斷的加固,這一點老夫會去想辦法,而方銘你要做的就是修鍊。」

……

六十年後!

一座寶塔在九重天上顯露,金光照射整個世界,而在這寶塔之上,一道身影屹立在了那裏,在他的身後,是漫天星辰,在他的腳下則是無數道法則之力。

身影雙眸深邃,凝視着虛空,彷彿要看穿無盡歲月後的場景,許久之後,幽幽一嘆道:「一朵相似的花,終究是要綻放了。」

(全書完!)

PS:完本了,一會寫個感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超品巫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超品巫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79章 一朵相似的花(大結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