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唐朝生意人下載
  3. 唐朝生意人
  4. 第八百零一十四章 奢華地形圖

第八百零一十四章 奢華地形圖

作者: |返回:唐朝生意人TXT下載,唐朝生意人epub下載

骨咄祿既然率兵入侵大唐邊境,其牙帳自然就被立在邊境地區,也就是李之他們突破進入之地。

所謂的首都也是如游牧民族一樣是不停遊動的,建成王即使趕往的原因,是那裡會存在著骨咄祿政權的全部家當,相關文書之類還是需要嚴密看護的。

幾十名高階修鍊者的偷襲,骨咄祿身邊即使有東瀛武士守護,也來不及收拾細軟,更不要說密密麻麻的文書、密件了。

之前急著抓捕骨咄祿,建成王只來得及吩咐人將那一地戒嚴,這個時候就要儘快將之梳理一下帶走了。

可不要小看了那些文字記錄,僅是民族傳承、地理標識、風土人文、氣候環境等那一類的資料,就是一筆巨大政治財產,是多少錢也買不來的。

路上李之向離其、伏辰透露了被他提前隱藏起來的地底寶庫,可是讓二人一時間大喜過望。

一月前去東瀛,雖然攫取了無數寶物,甚至包括修真界才應該有的靈脈,但一則有東瀛皇室眼巴巴看著,二來參與的勢力眾多,分到他們手裡的也是有限。

今日里的發現,且不論內里藏存之物多少,價值幾何,單是可盡數搬走,獨屬於自己的感覺可是極爽。

要知道東瀛一個個寶庫打開,滿眼的眼花繚亂,卻只有極少部分屬於自己,心裡的那份焦躁那是相當難受的。

「就知道你小子絕少空手而歸,只是莘景山也是位人物,那般匆忙布下的禁制能瞞過了他?」離其心有憂慮。

李之笑道:「怎麼說呢,那裡的地形有些古怪,就像我與付大師之前,找到冰晶石的那個地下空間有些類似。而且那裡有天然禁制在通道的最里端,寶庫外卻無任何禁制力遮掩,隨後我加入的那道禁制,可是一縷法則之力,尋常人還真難發現!」

「但藏寶庫應該很巨大,莘景山的宗師級別探識力,還不是很容易探到空間存在?」

「進入那裡需要穿過僅容側身通往的狹長岩隙,深入足有百丈,以我百里探識能力,都不能穿厚百丈岩層厚度,他也不會例外。不過我是通過那道嵌入洞壁角落的岩隙探到那裡,如今岩隙被我遮掩了,便是一隊人馬經過那裡,也接觸不到禁制存在,除非無意間將那間洞壁倔開數丈深淺!」

伏辰笑著安撫離其:「七叔,李先生做事您就瞧好吧,準保妥帖!」

離其還是很興奮的:「正文,你身邊一眾人里,也就是我與你三叔、四叔稍有探寶的機遇,如今終於能親自品嘗一下滋味了,省得這個人老在我耳邊吹噓!」

離其說的這人就是伏辰,也唯有此人接觸到的機會最多,而離其只參與了西域的那一次而已。

伏辰哈哈大笑,「所以我很樂意隨在李先生身邊做個馬弁,好處源源不斷啊,他那氣運,能氣死神仙!」

三人大笑,引來不遠處建成王的眼神探尋,李之笑著解釋:「我們在討論分贓呢,骨咄祿的牙帳里的東西,您老可得給我們分上些!您知道,剛有了女兒,我今後的負擔很重啊,早攢下些嫁妝才好!」

建成王噗地氣笑了:「少在我面前裝窮,你還缺這些?咱可說好了,毛毯皮貨之類的你們可以留下些,金銀財物可不能惦記了,那是要歸於國庫的!」

不同於之前的葛林王,建成王之所以在軍隊副統領一之外,還有個掌國家錢穀保管出納的九卿之一的太府一職,就是因他的不貪。

十王里他的排名僅僅排在倒數第三位,甚至不如葛林王,但卻是僅有的兩位九卿之一,權力僅次於一王淞王。

他身邊哪怕最親密之人講話也很注意,因為此人痛恨貪腐,卻也絕非朽腐,像是這一次的皮貨之類的拿上兩件也是正常,就當立功受獎了。

只有李之喜歡那這個問題來撩撥建成王,反過來,建成王也僅對李之常常無可奈何。

但李之的此類玩笑絕不會過火,點到即止,此刻就面色凝重起來:

「那個東瀛人我已廢去了他的丹田,需要好好審一審,朝廷也好利用其對骨咄祿的神智做手腳的原因,撫慰一下更多突厥牧民!骨咄祿之所以沒死也是如此打算,但他的腦子早已被控制,無法治癒,此刻一如白痴一般」

建成王讚許地道:「或許朝廷不會讓后突厥汗國滅亡,另豎一個傀儡政府,相比將它的版圖划入大唐更容易治理!」

李之搖頭:「那就不是我需要考慮的了,但這些人不同與東瀛人,湖泊前那三千兵馬我一人未殺,只有那些逃亡之人與埋設火藥的被我殺了!」

建成王很認可此種行為:「近兩年你身上的血腥氣太濃,需要做些善事疏解一下了!」

儘管不認同此理,但李之依然謹正附和。

牙帳之地很快來到,僅是所搭設穹頂營帳就佔地十幾丈方圓,這還僅是主帳,另有幾十個稍小營帳星羅圍列。

這些帳篷之外,就是拴馬樁似的木樁圈圍出來的足有幾里的龐大院子,院子內就是流動都城的全部。

主帳篷以橙色土布為底面,用白、紅、綠、黃、藍等顏色的氆氌剪裁綉縫製作而成。

頂部正面和背面綉有一條紅色正面龍頭圖,龍頭的雙角間綉有火焰寶圖案;龍頭兩側各綉有一頭白獅和一頭綠獅,龍獅在瑞雲之中戲寶。

沿邊鑲有黃色氆氌剪裁縫製的萬里長城圖,四角綉有八個漢文「壽」字,門上綉有八祥圖案,做工極其細緻,奢華精美。

建成王也是頭一次進入,手指軍營帳內飾的諸般擺件,笑道:「正文,我勸你就收起氈上幾張虎皮就足夠了,你不需要它們耍些威風,給老年人做鋪蓋,可是抵得上十幾斤重的棉被!」

李之還真是動心了,雖說東北一行,此類物件很是收了不少,但這玩意沒人在乎再多。

像是老祖宗、老明王、關魯公冬日裡腿上蓋上一張,可是極有好處。

建成王卻獨對軍中帳內那副偌大錦繡地形圖興緻頗濃,一邊看一邊感嘆:

「我大唐整個軍隊里也找不出這樣奢侈的地圖來,應該是西域的的手工地毯匠人織就,質地居然是真絲和純羊毛,這個游牧部落性質的國家,還有閑散銀子定製如此珍貴之物!」

離其走上前去也是感嘆:「還真是窮奢極侈,腐化到了極點,這等物件流傳至後代,並不會帶來後人敬仰,更多的是唾罵吧?」

建成王嘆了一聲,表示認同:「我還一直以為此人是個人物,但僅看到這些,其品性可窺一斑,就讓些許好感頓消殆盡!」

李之一旁笑道:「或許這只是他們的祖先征服歐亞草原時候的貢品呢?」

曾經的強大游牧帝國在歐亞大陸上崛起之時,曾威震羅馬,幅員萬里,領土遠超曾經的匈奴,甚至逼迫北周、北齊兩國向他們稱臣納貢。

他們得到什麼樣的珍貴貢品也不稀奇,那時候他們可是名副其實的世界霸主。

但就是這樣一個驕橫的不可一世的龐然大物,居然後來被隋軍輕鬆擊敗,歷史上更因此有羅馬10萬難敵漢人5千的千年名句,那個強大的存在也因此而敗落了。

所以不管來歷如何,這副足有五丈長、三丈寬的奢華極品地形圖,能歷經磨難保存在現在,也實屬不易了。

伏辰走上前端詳,嘴裡喝了一聲彩:「好傢夥,金線字義,銀線構繪江河,碎玉粉飾山林,若是貢品的話,恐是某一小國的傾國之力了吧?」

離其掀起一角掂了掂,苦笑道:「真材實料,整幅圖雖為真絲質地卻重若千斤,國寶中的重器啊!」

建成王卻是擔心沒有這麼巨大的車馬押送,李之笑道:「下月我會去洛陽,由我交給皇上吧,當然以八王地名義!」

建成王笑道:「這樣也好,你有乾坤袋,據說內部空間足有十幾丈,只要不自己貪了,由你帶去也好,以何人名義無妨!」

李之搖頭:「這東西當做歷史見證屬於無價之寶,移作他用其實就沒多大意義了,至多徒引世人驚嘆罷了!」

伏辰點頭,「若讓我來選擇,寧願取一小小的玉石掛墜,這種東西掛在家裡會敗風水的,太過驁囂了!」

建成王鼓掌贊道:「這等認識很精闢,太過奢華便是乖張狂傲,原本的富貴也就成為了凶煞!」

最終還是由李之收起來,各人收取了三兩件零碎物,建成王果然什麼也沒要,而是一招手,就令軍兵前來裝車運走。

這間主帳內僅有一些貴重擺設,卻每一件都是很獨特的精品。

比如主案兩列的兩具西洋盔甲,就是全套的精鋼打造,因有這人呵護,被擦拭得鋥明瓦亮。

僅手裡所握西洋劍,就是那種不亞於馬士革刀的極品劍器,護手與把柄更是純金鍍層,若非建成王在此,李之就要搬進他的秘境里了。

於是他生起了小心思,建議建成王將盔甲也送往皇上那裡,這是他打算在皇宮內討過來。

巨大院落里的各個帳篷里,還真是有很多文字捲軸,金銀之物倒是絕少,不過其中兩處帳篷內是清一色的年少貌美的異族女子。

她們因過度懼怕而萎縮成一團,也均為打包裝車,一併運往洛陽,怕是從此後成為了宮內女奴。

較之之前發現的各類藏寶庫,李之對這些繳獲物充滿了新鮮感,四人不厭其煩的逛來逛去,一直等來李奇與莘景山他們。

李之神識探往他們身後,是近萬人的兩列長長軍俘隊伍,均被繩索捆住了兩手串連,精神萎靡而形頹。

這還是李之首次見到真正的兩軍對壘后的戰場善後,心內莫名升起一股凄涼感,但很快就被李奇的聲音打斷了!

李奇抱拳拱手向建成王:「回稟八王,根據您的指示,一切婦孺均未實行強制,而且容許她們待在各自牧場,並許以她們,或許不久后家裡男人就會安全釋放,所以那些老人、婦孺態度還算安定!」

建成王點點頭:「從即刻起,就讓兵士們在民間以及戰俘中宣揚他們的大汗,是被東瀛人迷失了本性,成為了他人傀儡,這一點很重要!」

隱約感到了什麼,但李奇也並未開口相詢,轉身執行去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