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紂臨
  4. 第251章 尾聲 隨筆

第251章 尾聲 隨筆

作者:

或許是因為也到了那個年紀了,有時夜深人靜時,我也會多愁善感起來。

平日里寫多了假大空的官方文案,偶爾就會想寫些自己真正想寫的東西;想把自己僅有的那點兒才華從工作中剝離出來,作為一種興趣……和自己的情緒一併抒發出來。

然而我也沒有寫日記的那個毅力,所以就寫了這麼篇隨筆。

最後不一定要給誰看,只是整理一下回憶,看看那些曾經多彩而鮮明的東西如今是不是已經褪色。

等我哪天真的老糊塗了,我也可以拿出來翻翻,回想起那些故人和往事。

那麼……從哪兒說起呢。

要不就按照當年的「陪審員編號」來吧,若扯到了其他人那就捎帶著也說了。

一號……是燕無傷吧。

雖然真正的燕無傷當年根本沒來參加我們那次「審判」,但他依然算是一號;他的事兒我還是比較清楚的,畢竟我們直到最近還有聯絡。

浪客曾跟我說過燕無傷的理想,說得簡單一點就是——榮華富貴、提前退休。

俗是俗點兒,不過的確也無可指摘。

可惜,他的理想至少到今天為止還是沒有實現;縱然他現在的日子過得是不錯,也很少再出去跑任務了,但他和浪客兩人至今仍在帝國的正式編製之外秘密的為我們的皇帝陛下服務著。

他倆都是聰明人,我想他們也都明白,離他們退休的那天還遠著呢,就算有天皇帝陛下不在了,他們也得為這個王朝繼續服務下去。

二號是蘭斯,亦或者……古凊?

還是稱他為蘭斯吧,那才是我想起他的臉時腦子裡蹦出的第一個名字。

那一年,他是「判官」,我是「祭者」。

那時候,我厲小帆有一個夢想,一個不那麼現實和利己的夢想。

我要成為一雙眼睛、一對耳朵、一副喉舌……向世間的人展示那些他們看不到、也聽不到,卻應該去看一看、聽一聽的東西。

我要讓那些放棄思考和自省的人重拾反思的習慣和質疑的勇氣。

我會不擇手段地實現這個理想,貫徹我的正義,即使那是一種卑鄙的正義。

於是,我和蘭斯一拍即合……

我不能說自己懷念那種搞「暗網審判秀」的日子,但我必須承認我也曾經享受過它,而且我並不後悔。

假如我那時候知道蘭斯也是個穿越者,或許我們倆之間會有更多的話題和共同語言。

即使是現在,我還是時常會想起蘭斯,想他說過的一些話,想他到底是個好人還是個壞人……他行使的那些「正義」到底是一場場戲謔的遊戲,還是說在那些極端的手段背後他依然有顆善良的心?

我說不清……

也確實沒必要想得太明白。

接著是三號——孟夆寒。

我們的國師大人很低調,每年皇帝陛下祭天的時候我們會見一次面,其他時候就不怎麼聯繫了。

說起來方相奇也在他那兒,阿奇是九號吧……上次見他的時候已經是個少年的樣貌了,但那距離我第一次見他都快過去二十年了,也不知道他的壽命和我們人類之間是怎麼換算的。

孟夆寒也沒怎麼見老,可能跟他修道有關,不過他每次出來都粘著假鬍子扮老,好像是覺得樣子太年輕沒有國師的威嚴。

他也是個明白人,專心搞文化研究和旅遊業,根本沒有「廣納門徒」的意思,「把道門發揚光大」之類的傾向也是全無,他收徒弟全靠「緣分」,所以皇帝陛下對他也很放心。

方相奇倒是一有機會就來皇宮打國師的小報告,話說得難聽得很,什麼「這臭道士和妖精有一腿你們知不知道?」、「這傢伙小完便不洗手、上廁所不關門」、「這貨學濟公吃肉喝酒」、「他竟敢和我四妹假裝我爸媽去參加我的家長會」之類的,每次他在皇帝陛下那兒曝光「天師觀黑幕」都引得龍顏大悅,而每次的結局都是他大哥蚩鴞和二哥陶悟把他強行拖回去。

再接著是四號,傑克。

他的事我就真不知道了,不過他肯定還活著,因為每年的秋天,他都會出現在那不勒斯的郊外,在一座無名的空墳上放上一支玫瑰。

他是個值得尊敬的人,我希望他能過得安好。

然後……五號,是車探員。

他和七號薛叔、十號博士,都是在帝國建立以前就已故去了。

他們的遺物都是我整理的。

車探員幾乎什麼都沒留下,我想這和他多年從事卧底工作有關,一想到這樣的男人曾經也在我身邊潛伏過我還真有點兒后怕。

但「幾乎」就意味著也並不是完全沒有……除了一些隨處可見的生活用品外,我在車探員的房間里還發現了一件格格不入東西——一個非常舊的嬰兒玩具。

我覺得那可能很重要,所以後來去調查了一下:原來那是他小時候被拐走時帶著的東西,或許那時候人販子是怕他哭鬧所以就留下了這個能讓他保持安靜的玩具,而他的養父母也沒太當回事兒就沒扔,於是這東西也就這麼一直留存了下來。

儘管車探員是一個不會在人前流露出什麼情感的人,但我想他內心深處一定很想見見自己那早已故去的生身父母;如果這世間真的存在天堂,願他們一家能在那裡團聚吧。

薛叔的遺物就比車探員多一些了,加入逆十字后他找回了不少當初家裡的東西,在他屋裡基本都是他和家人的合影以及一些用舊了的物件。

他是個想改變「過去」,卻不斷重複著「現在」的人,某些方面他和車探員確有相似之處。

只是車探員比他更加冷酷和現實,而他始終是個理想主義者,一個不願妥協的人。

我曾和皇帝陛下聊起過薛叔的死,陛下的原話是:「我用自己的平凡和卑微,去成就了薛叔這樣的人的非凡和偉大。」

我說:「可偉大的人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死了,而您卻成為了帝王。」

陛下笑著說:「這世間一向如此,不是嗎?」

我後來想了想,好像是的。

最後,博士的遺物……那就海了去了,各種發明、設計圖、配方、研究資料……我一個人根本整理不過來,好在有「藥劑師」幫我。

被燕無傷和蔓迪抓回來后不久,藥劑師的身體就被「報廢」掉了,他就剩下一個腦子,被泡在滿是藥水的缸里;浪客修改了他的認知讓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受限的AI生物」,而其使命就是協助人類、效忠帝國。

饒是如此,這些年裡,藥劑師這傢伙還是有好幾次衍生出了逃跑和反抗的想法,不過他終究是沒再掀起過什麼大的波瀾來。

也是在他的幫助下,博士的很多工作才得以延續。

其實我跟博士打交道的時間也蠻久的,雖然他說話難聽、不好相處,但只要對他稍加了解,就會發現他比起藥劑師那種人來可要好太多了,只是他這樣直來直去的人,就算還活著,恐怕也無法在「帝國」中容身。

寫的有點兒亂了,接下來該是六號了吧……

伊如夢,她和燕無傷的情況類似,「審判」時她本人沒來,是暗水化身成她的模樣來的。

情報部門有調查過她,她和姐姐在帝國建立后基本一直生活在歐洲,搬過幾次家,經常會出門旅行,不過也不會到很遠的地方。

她們姐妹倆都一直未婚,也沒有再和黑白兩道扯上什麼關係,畢竟影織的積蓄已足夠她們無憂無慮過上好幾輩子的了,看來她們是過得不錯。

再然後……七號薛叔十號博士剛才提過了,九號是方相奇也提了……

那麼來說說八號,也是我們的皇帝陛下吧。

子臨登基前後那半年,做的許多事令我也覺得毛骨悚然。

那段時期,我幫他寫了不少非常離譜的文案來控制輿論、掩蓋真相,而我堅持下來的理由僅僅是——我覺得他是對的。

要問我有沒有動搖過,那肯定是有的,但是蘭斯托我帶給他的話支撐著我繼續去相信這位皇帝。

蘭斯那時對我說:「你告訴子臨,若他最終沒能如願死在傑克的手上,就請好好活下去,也請他更努力地善待這個無藥可救的世界。」

很多事情,真的要到後來才能看清楚、想明白……比如蘭斯的話,當時我是一頭霧水的,不過他好像已經算到了很遠。

現在我可以說,時間證明了我堅持下來確實沒錯。

帝國建立的頭五年確實發生了很多讓我不舒服的事,但到了第二個五年,那些事的成效就已顯現出來了,我開始漸漸看清了人們口中常說的「大局」,也慢慢理解了子臨思考的模式。

他說他一直就知道自己的死期,當有一天我感到這世界不但不需要他、甚至他的存在會變得很礙眼的時候,那他的壽命也就差不多走到終點了。

這話讓我感到很矛盾,一方面我也期望著那個他設計的「完全的盛世」的到來,一方面我也擔憂那天來臨時他真的會死。

但目前來看那天暫時還沒到,而且子臨看起來過得也挺高興的……

十幾年前的某一天,子臨突然說想立個皇后,然後失蹤了半個月,回來的時候他是跟莉莉婭一塊兒回來的。

我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也沒問過。

反正莉莉婭是知道子臨的死期的,她應該也有她的想法和覺悟。

他們成婚後給皇宮裡主要帶來了兩個變化,其一是我們的皇帝陛下每天都春風滿面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其二是「硬核女權」迅速在宮中普及,緊跟著就是整個王都、整個帝國……現在我老婆也是成員之一了。

對,也該說到我了。

我是十一號嘛

帝國建立后我就是宣傳部長,同時還兼了個「外交部長」的職責,后一個職位其實並沒有實務要做,只不過是以防萬一……萬一某天我們要和外星文明接洽了,找防衛部長這種軍方的人去不太合適。

但宣傳部長的工作可是非常忙的,尤其在聯邦剛垮台的那幾年裡,我簡直是一分鐘掰開了當兩瓣兒使。

也正是在那段時期,我現在的妻子被派到了我身邊來協助我。她就是前聯邦上校,「九獄」的四名副監獄長之一——蘇菲·克萊蒙特。

大家都覺得能和「阿芙羅狄忒」這樣的絕代佳人一起工作是一件令人無比羨慕的事,其實並不是……

子臨把她派到我身邊的主要原因是:我是這世上極少數免疫她那個「讓人愛上自己的能力」的人之一。

另外,當時王權初定,像我老婆這種很早就投誠而且也立過些功的前朝舊臣,官給低了,不好看,給高了吧……反抗軍那派的人又會有微詞;於是就派到我這個宣傳部長身邊掛個副職,看著級別挺高其實就是給我當秘書,那眾人也就不會再說什麼了。

然而,我可就苦了。

我老婆那會兒對自己那「掛虛銜吃空餉」的定位一清二楚,所以她真就整天混日子。

那於我而言,就是「有事秘書不幹,沒事兒秘書也不干我」。

我背後還要被人指指點點,說我得了便宜還賣乖,這不倒霉催的嘛。

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同情,她觀察了我一個月之後終於也開始幫我分擔點工作了。

再後來,我們的關係就變得很差,兩個人天天見面,從早忙到晚,幾乎天天都因為工作的事情吵起來,這種節奏持續了大約半年。

半年後稍微閑下來一些了,休息時間多了,我們見面也少了。

見了面還是吵,見不著又有點想她。

有天她忽然問我是不是喜歡她,我一時糊塗就認了,她就提議咱結婚吧。

我問她,世上的男人任憑她挑,她怎麼就看上我了呢?她說順從和愛慕對她來說太容易得到了,從我這種會拒絕她的人這裡她才能得到真實的驚喜和感動。

當時我聽了這話也很感動,但婚後過了幾年,有次她喝醉了酒在那兒傻樂的時候跟我說,她當年的甜言蜜語都是隨便說說的,她就是饞我身子……

我看在兩個孩子的份兒上只當沒聽見……

玩笑歸玩笑,她是個好妻子,很看重家庭,所以有了孩子以後她又回到了「掛虛銜吃空餉」的工作狀態,當然了,反正宣傳部是我們家的,外人也都不好說什麼。

我的兩個女兒都特別懂禮貌有教養,可能因為妻子以前是管犯人的,所以對教人有一套……想到這裡就心情複雜。

還是轉換下心情說下剩下兩位「陪審員」吧。

十二號索利德和十三號的榊,幾年前我還見過他們一次。

榊現在在巴黎經營著一家高級餐廳,他是主廚,只管做菜;雅子是老闆娘,負責進貨和店裡的各種管理;索利德則是大堂經理,管人事和服務。

他們的餐廳每周只營業三天,每天只營業數個小時,且只接待少量的客人;在他們那兒用餐的價格極其昂貴,昂貴到讓你覺得去找家專門宰客的黑店陪酒托兒喝一晚上的酒可能還划算點的程度,但他們的生意和口碑卻相當好……預約都得提前半年左右,很多本想上門找茬的美食評論家最後都成了他們這家店的擁躉。

我幾年前帶著家人去巴黎旅遊剛好路過他們店門口,結果被索利德認了出來,於是就在沒有預約的情況下進去吃了一頓,還給我們免單了。

席間榊和雅子也出來跟我們聊了會兒天,他們看起來都還挺好的。

臨走前我實在有點不忍,便隱晦地跟索利德提了「和榊待在一起太久的人遲早會遭遇不幸」的事,沒想到索利德說他們早就知道了,並說他已經把這問題解決了……聯想到他的能力,我也大致猜到了方法,但也沒深究下去。

寫到這兒,關於「陪審員」們的近況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再說說那些不在其列的人吧。

前聯邦首席檢察官雷蒙德·福克斯,自帝國建立以來始終擔任著法務部長的職位,他的老朋友柏瑞探長也被提拔為了警務處長。

前聯邦的三位護衛官也始終在擔當皇帝陛下的皇家侍衛,待遇雖不如當年,但也差不了太多。

我老婆以前的同事卡爾·馮·貝勒,也就是那位九獄的「巢魔」,在帝國「左將軍」的位置上一直待到了退役,他也是皇帝陛下最器重和最信任的將軍之一。

克勞澤大人、獵霸、暗水和尼尼自從去了宇宙之後就沒有音訊了,我想他們以後也不太可能再跟我有什麼交集了。

史老師和冼小小的消息我也沒有,陛下告訴我這倆人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當初蘭斯在黑鷹郡找的工具人赫爾·施耐德如今已經做到了當年「特工之王」N的位置上,這確實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而那位在「聯邦最後的晚宴」上起到關鍵作用的前聯邦卧底特工——「飛勺」馬豪斯·普拉托,在帝國建立后三年便遭到了暗殺,諷刺的是殺他的卻不是聯邦的餘黨,而是當初在鐵血聯盟的舊部。

有傳言說這次暗殺行動中有殺手聯盟的人在背後輔助,但當時已經統一了整個地下世界的崇宮廉仁卻表示絕無此事;真相到底如何,後來也不了了之了……說到底,那些做卧底的,大部分都沒有好下場,因為他們的人際關係要麼是虛假的、要麼就是被阻斷了,所以被殺了也少有人會去深究。

說起「地下世界」,那位蔓迪小姐在帝國建立后倒是從道兒上臭名昭著的「曼陀羅」搖身一變成了個社交名媛,還主演了電影,她至今仍在熒幕上活躍著,且每年都跟一些年紀或許能當她兒子的小鮮肉傳出緋聞,但她本人從來也沒承認過。

至於羅斯上校、慢哥、葛凝他們幾個,在被短暫的關押后就被釋放,回歸了EAS;這個組織也是唯一一個從編製到人員基本沒有受到任何王朝更替影響的組織。陛下也正如承諾的那樣,沒有去動他們,他們在這次時代的變遷中,更像是一群旁觀者、一群無關緊要的配角。

而其他諸如FCPS、PUT-OID、監督者、EF等等的前聯邦機構,雖然在克里斯托城被屠城的時候被有意識的隔離了,但事後大部分也都受到了清洗。

和蘭斯一直糾纏不清的那位卡門·莫萊諾長官,也在蘭斯離去幾個月後不知所蹤了,我並不知道她的去向。

最後,還有三位比我們陪審團資歷都老的逆十字成員——凱九、K和張三,這三位在傑克試圖刺殺陛下的那晚之後也都是人間蒸發、音訊全無。

張三的事兒我知道,他是姬珷的兒子,我想他可能已經在天老闆關於下個時代的布局裡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凱九和K我是真的從頭到尾不清楚他們的事。

後來我問陛下,他們到底什麼來歷?

陛下才告訴我,凱九,即「CC99」,其實就是CesareClone99的縮寫,他是一百多年前的反抗組織「鋼鐵戒律」大團長切薩雷·巴蒙德的克隆人,這個編號的意思就是在他之前有98個克隆體都失敗了。

而「槍鬼」,K·R·施瓦茨,則是和克勞澤大人一樣,從「冥界」回歸的人,他來自於一個更遙遠的、我們所不知的時代。

這兩人,說白了都是天老闆的人,從來也不是子臨的人,子臨本就不會把他們怎麼樣的。

好了,寫到這兒也差不多了,要是還有遺漏的、想不起來的……那我現在想不起來,以後八成也想不起來了。

唉,人到了這個年紀啊,有時夜深人靜時,就會多愁善感起來。

那些曾經多彩而鮮明的東西,終有一天是要褪色的。

那個曾經的逆十字,屬於我這個時代的逆十字……燕無傷、蘭斯、孟夆寒、傑克·安德森、車戊辰、伊如夢、薛叔、子臨、方相奇、富蘭克林博士、索利德·威爾森、榊無幻,還有我……厲小帆。

也已如歌里唱的那樣——他們都老了吧,他們在哪裡呀?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

(全文完)

大家還在看:無相進化超神制卡師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恐怖修仙世界功法修改器召喚夢魘這世界的土著好兇猛瘟疫醫生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