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黃金漁村下載
  3. 黃金漁村全文閱讀
  4. 472.雞殺手(1/5)

472.雞殺手(1/5)

作者:全金屬彈殼

  六月下旬,村裡村外的樹上響起了知了協奏曲。
  知了開始成群出現,數量越發多了,孩子們晚上沒事幹就搭夥出去摸知了猴,他們摸到以後來找敖沐陽,問他還收不收。
  敖沐陽點頭:「收,價格按照去年的走,有多少我收多少。而且不光收爬拉猴,爬拉子我也收,不過價錢得便宜一半。」
  爬拉子就是當地對知了和蟬的俗稱,夏季早期蛻皮的知了也能吃,不過口感比知了猴差很多,營養也差不少,等到再過一兩個月,那知了就不能吃了,它們體內會寄生有蛆蟲。
  聽了這話,正在他家裡玩的敖沐東幾個人很納悶:「龍頭你就這麼愛吃知了猴啊?」
  敖沐陽笑道:「這東西好吃又有營養,你們不愛吃?」
  「愛吃,可吃幾個就得了,你至於收那麼多?」敖沐東問道。
  敖沐陽道:「沒事,吃不了腌起來放到冷庫去保存,咱們村裡的冷庫反正空間大。」
  敖大國吐了口煙圈后說道:「嗯,龍頭這樣做很對,多收一些爬拉猴,等過了夏天沒了這東西,那可以高價往外賣,遊客們絕對喜歡吃。」
  敖沐東一行頓時樂了:「嘿,這是個好主意啊。」
  有福賊眉鼠眼的顛著小碎步跑來,它在敖大國身邊轉一圈又去敖沐東身邊轉一圈,眯著眼睛抽著鼻子,看起來很是享受。
  看到它這幅樣子,敖沐陽上去逮住它對著它那翹起的小屁股就是兩巴掌。
  敖沐東又納悶了:「怎麼啦,龍頭?這小東西沒犯錯呀,你怎麼揍它?」
  「沒犯錯?」敖沐陽沒好氣的說道,「你們沒看到它在抽二手煙嗎?」
  幾個人以為這是在敲打自己,趕緊掐滅煙頭:「對不住龍頭,我不抽了。」
  敖沐陽擺手道:「你們誤會我的意思了,這小東西不知道跟誰去的,它竟然會抽煙,而且還會偷兵爺的煙袋鍋抽,要是身邊有人抽煙它就去蹭二手煙……」
  「還有這回事?」他的話沒說完就被人打斷了。
  敖沐東樂了,他把沒有掐滅的香煙遞給有福道:「來,有福,來兩口。」
  有福快速回頭看了眼敖沐陽,然後扭過去頭遠離煙頭。
  這不是拒絕,這是欲拒還迎!
  守著敖沐陽它不敢上嘴,等敖沐陽出去之後,這會再有人給它香煙,它立馬撮上去抽了起來。
  這一幕看樂了幾個人,他們把有福抽煙當做了樂子,各自點燃一個煙捲來逗著它抽:
  「來,有福嘗嘗我這個,我這是蘇煙,味道給力的很。」
  「有福抽這個抽這個,哈哈,軟中華,你肯定沒抽過。」
  「盤子叔你真是大方,自己都捨不得抽的軟中華你給這狐狸,來你給我啊,我來抽,我也喜歡抽這個……」
  敖沐陽從窗口看到了這一幕,看著有福得意洋洋的在眾人跟前轉來轉去、左一口右一口,他差點沒給氣死。
  他衝進屋子裡龍捲風一般將眾人手裡的香煙拍掉,怒道:「以後在我家不準抽煙,誰再抽煙別怪我不給面子!」
  眾人訕笑:「好好好。」
  有福用後腿撐著身體站起來,然後伸出一個前腿指著幾人嘴裡吱吱叫,看起來很憤怒的樣子,好像在控訴這些人把它帶壞了。
  敖沐陽拎去它來又是一巴掌:「你嘚瑟什麼嘚瑟?還學會推脫責任了?滾蛋,去後院老老實實打洞去!」
  有福連蹦帶跳用最快速度逃到了後院,站在梧桐樹陰影里,它的大耳朵抖動了幾下,內心情緒很暴躁。
  一隻小雞仔晃晃悠悠從它面前經過,小雞仔剛孵化不久,一身絨毛淡黃色,軟綿綿、蓬鬆松,好像身上沾了些棉花屑。
  幼年禽類是耳廓狐的食物,它們個頭小,只能欺負這種小禽類,碰到稍微大點的就只有被欺負的命。
  看著這隻嬌嫩的小雞,有福張開嘴舔了舔舌頭,然後以餓虎撲羊之勢撲了上去,一下子將那小雞仔給掀翻在地。
  小雞仔嚇得唧唧尖叫,有福張開嘴露出一絲獰笑:你叫啊叫啊,叫破喉嚨也不會……挖槽!
  摁著小雞仔還沒等下嘴,屁股上一陣火急火燎的疼,有福驚怒交加的跳了起來,落地后他轉過身,看到一隻母雞在氣勢洶洶的盯著它。
  小雞仔趕緊爬起來,一瘸一拐藏到了老母雞身後。
  老母雞後面一共跟著六七隻小雞仔,它張開翅膀怒視有福,目光殺氣十足!
  有福頓時生氣了,怎麼個意思,吃你個崽子你有意見?你有這麼多崽子,就不能分我一個吃嗎?你怎麼這麼不講義氣!
  本來挨了敖沐陽的揍之後它就不爽,如今又被老母雞給啄了屁股,小狐狸覺得自尊受損,它要找回場子!
  在這個家的牲口圈裡,那條狼排第一,我排第二,你們這些長羽毛的排在最後,現在你敢來啄我,這就是想造反,老子必須給你們點顏色瞧瞧!
  有福拉長了臉走向母雞,它是野生動物,對戰鬥有著本能的敏感,它的本能告訴它,這隻母雞絕不是它的對手。
  昂首挺胸走上前去,有福用兇殘的眼神告誡母雞:這隻小雞崽子老子吃定了,就是耶穌也保不住它,我說的!
  它靠近后還沒有發起攻擊,母雞率先出動,只見它兩隻翅膀拍打著,連蹦帶飛撲向有福,張開嘴就咬了上去。
  耳廓狐的戰鬥力在通體型動物中還是不錯的,畢竟屬於犬科動物,它們跟彪悍的北美灰狼是親戚,當然屬於八竿子打不著的那種親戚。
  母雞不是有福的對手,耳廓狐的靈活性和爆發力很出色,母雞氣勢洶洶的撲上來,連耳廓狐的毛都沒有咬到一根就被它跑開了。
  隨後有福發起反擊,它繞著母雞轉圈子,幾圈將母雞給繞暈了,母雞腳步蹣跚、漏洞百出,有福上去給了它一口,撕扯下一嘴雞毛。
  母雞疼的咯咯尖叫,有福再度露出猙獰笑容,準備發起致命一擊,好好給這母雞上一課,讓它清楚自己在家裡的地位。
  然後,有福聽到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它下意識扭頭往周圍看,這樣就沒有然後了,一群公雞聽到母雞慘叫聲后跑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