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林寧上來

別讓林寧上來

「好。」念穆跟隨警察走到護士的休息室,細緻地把事情的經講述。

警察一邊聽一邊記錄,因為案件的受害者林家夫婦,所以記錄得格外的細緻認真。

病房內。

林文正已經醒。

慕少凌關心:「岳父,身體哪裏舒服?」

「點頭暈……」林文正眯着眼,環顧了一周圍的環境,確定里醫院,想到昏迷之,看見念穆自己當質救周卿,便急的想起。

「岳父,您先躺好。」慕少凌按救護鈴。

「阿卿怎麼樣?還念穆呢?當了質,現被挾持?」林文正焦急問,一邊妻子,一邊親生女兒,怎麼能焦急?

「念穆受了點傷,沒事,至於岳母,您看看您的右邊。」慕少凌看了一眼右邊的方向,周卿躺另外一張病床,還沒醒。

據司曜說,念穆的請求。

知無論林文正還周卿,定然會關心對方,所以乾脆讓夫妻兩同一病房。

林文正聞言,轉頭,雖然些暈,但還看清了周卿就另外一張病床。

「阿卿。」喚了一聲。

病床的周卿沒反應。

「岳母還昏迷,醫生給做檢查,暫沒發現腦部損傷,岳母受到驚嚇暈了,現都得住院觀察,明再做一檢查,沒事就能回家休養,等會兒醫生,覺得哪裏舒服,記得跟說。」慕少凌說了長長一段話,都為了讓林文正放心。

「那念穆受傷了?傷哪裏了?那些抓住了?」林文正又發一連串的問題。

妻子沒事,那的寶貝女兒呢?

「手受傷,半月應該就能好,用擔心,那些已經被警察控制,現層,但跟警察錄口供。」慕少凌繼續解釋。

「那就好……」林文正算鬆了一口氣。

看到念穆被挾持的瞬間,便暈了,後面發生什麼事情,也知曉。

司曜推開病房門,走進,看見林文正醒了,走近病床,詢問:「林先生,沒覺得哪裏舒服?」

「覺得頭暈。」一陣眩暈滑,林文正閉眼睛皺起眉頭。

「嗯,的腦沒顯示血,估計碰著的候腦震蕩,狀況兩能緩解,還什麼嗎?」司曜說着,拿起手電筒撐起林文正的眼皮做檢查。

瞳孔的反應,還角膜正常。

「身點疼。」林文正又說。

「的身也正常的,沒骨折的情況,估計摔著些肌肉戳傷,用擔心,後面都會緩解的。」司曜說,一老年樣摔著,沒骨折,腦部沒損傷,算幸運。

「那夫呢?」林文正並關心自己的身體狀況,只想知周卿的身體狀況如何。

的身體本就虛弱,么一驚嚇,擔心的血壓跟心臟都受了。

「林夫結果跟您的一樣,都沒問題,身也會些淤青,都能慢慢消散,用擔心。」司曜說着,走到周卿那張病床。

也掀開周卿的眼皮檢查了一番。

沒問題。

「為什麼到現都沒醒?」林文正又問,周卿一直么昏迷,放心。

「林先生,您放心吧,每醒的速度都一樣,您的身體比林夫的好,所以醒的快點,但林夫的身體比較虛弱,所以醒的慢一點,用擔心,超三,林夫也會醒的。」司曜轉身,安撫。

林文正醫院件事,引起了頭的重視。

用等申請接管林文正夫婦,面就達了指令,二位住院的期間,便管床醫生。

「沒事就好……」林文正些沉默。

也知身體舒服,還擔心周卿跟念穆的情況,想說話。

「對了,還,林姐也住院了,醫院邊沒VIP病房,需往邊再加一張床嗎?」司曜徵求着的意見。

其單的VIP病房的病身份也簡單,而且的病也重,沒能其病房。

而林文正現病房一家庭式的VIP病房,本就能容納兩到三張床。

「讓普通病房待着。」林文正閉着眼睛,語氣里滿滿厭惡。

「行。」司曜應,「還念教授細心,收入院的候,就讓安排一家庭式病房,樣您跟林夫一起也用互相擔心牽掛。」

「念穆求的?」林文正意外問,剛才聽的話,還以為醫院邊夠病房了,所以才樣安排。

「的,里家庭式的VIP病房。」司曜見也關心林寧的情況,便再提。

「挺好。」林文正。

「好了,什麼事情,您直接按鈴就。」司曜檢查都沒什麼問題,便轉身看向慕少凌,「請護工了嗎?」

「沒。」慕少凌的匆忙,到醫院的第一瞬間,便檢查念穆的傷勢,還沒得及安排些。

「幫留了一經驗的護工,需的話直接讓?」司曜徵詢的意見。

「嗯。」慕少凌點頭。

即使保姆,但照顧方面,還護工比較好。

而且夫妻一起住院,只林家的保姆能忙,多一護工替保姆分擔照顧工作也好。

「行,那先了,還一台手術準備。」司曜說,就離開。

林文正又開口:「裴醫生。」

「林先生,什麼吩咐?」司曜停離開的腳步。

「跟護士說,別讓林寧。」林文正說,提及林寧,依舊沒問林寧因為什麼住院。

現想見到林寧,也願意讓林寧打擾跟周卿休養。

「好的,沒問題。」司曜笑眯眯回答,離開病房后,便吩咐護士長,讓注意讓林寧進入病房打擾林家夫婦。

觀株宮鍾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上一章下一章

別讓林寧上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