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迷失戰境下載
  3. 迷失戰境全文閱讀
  4. 第731章 周末特別篇 齊旬司正傳12 金棺鬼影2

第731章 周末特別篇 齊旬司正傳12 金棺鬼影2

作者:快樂熊3


  第二天清晨,等郝仁厲醒來的時候,才一眯開了睡意朦朧的雙眼就看到齊旬司和馮老匠正在門口不知談論著什麼。
  「又背著我說什麼呢?」郝仁厲悄悄的穿好衣服,偷偷摸摸的跑到門口躲在牆角邊偷聽。
  「你確定嗎?昨天你真的見到了那邪物?」這是馮老匠震驚的聲音。
  透過門縫,郝仁厲觀察者兩人的一舉一動。
  「確定,那邪物可不好對付,是個殭屍。」齊旬司托著下巴沉思道。
  「殭屍?殭屍不會有那麼大的邪氣啊?」馮老匠皺起了眉頭,顯然是不相信齊旬司的話。
  「要是普通的殭屍我也就不會找您商量了。」齊旬司嘆了一口氣搖著頭說道。
  「哦?是什麼?」馮老看著齊旬司問道。
  「我說出來了啊,您的心臟可小心著點……是殭屍四大鼻祖之一,旱魃。」齊旬司緩緩的說道。
  「咕咚!」一聲,馮老匠應聲倒地,翻著白眼,口吐白沫。
  「我去,我就是說說!您可別真有事啊!」齊旬司趕忙從口袋你拿出幾粒藥丸抱起馮老的上身,撬開馮老的嘴給他服了下去,過了好一會,馮老匠才睜開眼睛。
  「算了,到時候再說吧……」馮老匠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正打算進屋喝口酒壓壓驚,結果一進門就看見同樣暈倒在地上抽搐的郝仁厲。
  「旱魃……我們要去盜旱魃的墓……乾脆點在這裡就殺了我吧……」郝仁厲的表現和剛才的馮老一模一樣,面如土色,口吐白沫,嘴裡還說著胡話,齊旬司沒好氣踹了他一腳,邁過他的身子就不理他了。
  上午,距離馮老計算出的下墓時間還剩下三個小時,三人正在檢查隨身帶的東西做最後的準備。
  「黑狗血帶了嗎?」
  「帶了。」
  「白蠟帶了嗎?」
  「帶了。」
  「手電筒帶了嗎?」
  「帶了。」
  「食物帶了嗎?」
  「帶了。」
  「鎮屍符呢?」
  「也帶了。」
  「好,那就差不多了。」馮老匠滿意的拍拍手,轉身進屋去了,不一會兒,從屋裡拿出了兩樣東西出來。左手拿著一把尖刀,右手拿著一把鐵絲繩。
  「兇器!」看著馮老從屋裡帶出的東西,齊旬司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錯,還能看出來。」馮老匠拿了一個小鐵鉤,掛在鐵絲繩上面。「這把尖刀是五年前一場滅門慘案時兇手用的兇器,見過血,已有通靈之意,陰氣極強。這個鐵絲繩也是在一場兇殺案里兇手拿去活活勒死兩人的兇器,也有通靈之意,這些都是煞器,你可小心點,別被反噬了。」
  「刀挺不錯的,我也得去拿點東西,不帶武器可不行。」齊旬司從身後拿出了一把劍,沒錯!正是烏光西門劍!
  「咦?你哪裡來的劍?我記得你和我一起來的時候沒帶劍啊!」一直像在看戲一樣的郝仁厲突然插了一嘴。
  「喏。」齊旬司扔給了郝仁厲一個東西,「自己看去。」
  郝仁厲順手接了過來定眼一看,原來是一隻木質的木馬,沒有花紋,沒有裝飾,顯得十分普通,只有巴掌大小。「特洛伊木馬!容納萬物!我說你哪裡來的烏光西門劍呢!感情是放在這裡面了呀!」郝仁利不由得露出了貪婪的眼光,大有像搶的意思,但是他不敢。
  這特洛伊木馬是齊旬司在寧城的一次拍賣會上拍買的,被一個考古磚家看走了眼低價賣給了齊旬司。特洛伊木馬的故事是在古希臘傳說中,希臘聯軍圍困特洛伊久攻不下,於是假裝撤退,留下一具巨大的中空木馬,特洛伊守軍不知是計,把木馬運進城中作為戰利品。夜深人靜之際,木馬腹中躲藏的希臘士兵打開了城門,所以堅不可摧的特洛伊淪陷了。
  「特洛伊木馬能裝下成百上千的人,為什麼就不能裝別的呢?」齊旬司把特洛伊木馬從郝仁利的手上收了回來,「別給我弄丟了,裡面還儲存著好多東西呢!」
  「靠,好像個百寶箱似的。」郝仁利羨慕的說了一句。
  「你不帶什麼武器嗎?」齊旬司似笑非笑的看著郝仁利問道。
  「我?哈哈!我衣服里藏的可都是蠱蟲!殺人如無形啊!」郝仁厲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你可別逗了,據我所知,蠱好像大多數只能對人有效果吧,你覺得墓室里會有活人給你練手嗎?」齊旬司沒好氣的白了郝仁利一眼說道。
  「呃……」郝仁厲的表情一下子就僵硬了,但還是很快反駁道,「那有什麼,我的蠱還可以催動殭屍呢!」
  「那你乾脆就別剛苗疆蠱師了,直接去當趕屍人算了。」齊旬司依然白了他一眼默默的說道。
  「我才不要呢額,趕屍人多醜啊!而且……而且……我還要討老婆呢!」郝仁利氣急的沖著齊旬司叫了起來。
  「好了,好了,吃完飯就準備走了。」馮老匠趕快把兩人拉出去,「一會去下墓九死一生,我先請你們吃頓飯,盡一下地主之意。」
  「好哇!還等什麼?趕快,走!」郝仁厲一聽到出去吃飯,眼睛都發光了,反拉著齊旬司和馮老匠就走。
  …………………………………………………………………………………………
  「咳咳,所以,您在路上說的特色美食就是這個?」郝仁厲半信半疑的指著面前的一桶速食麵說道。
  「嗯哼。」馮老點頭表示他說的完全正確。
  「那啥,你們慢慢吃吧,我出去兜兜風。」齊旬司站起來就走。
  「好在我在特洛伊木馬裡帶了點備用食物,本來想下墓的時候吃的,沒想到現在就要解燃眉之急。」齊旬司幽怨的偷偷跑進一個小巷子里,放大特洛伊木馬,從裡面拿出一塊牛肉乾無恥的吃起獨食。
  然而齊旬司渾然不知一隻黏糊糊的肉蟲爬在牆上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我就知道,好你個齊旬司,虧我還把你當哥們,你不給我吃,我也不讓你吃好。」郝仁厲催動蠱蟲,氣急敗壞的說著,打了一個別人看不懂的手勢。
  牆上的肉蟲像是接收到了什麼指令,嗖的一下從牆上掉了下來,啪嗒!掉在了齊旬司即將咽進嘴裡的牛肉乾。半晌,巷子里發出了響徹雲霄的咆哮聲,「郝仁厲!我特碼操你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