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純陽第一掌教下載
  3. 純陽第一掌教全文閱讀
  4. 第六百八十八章 母女相認

第六百八十八章 母女相認

作者:池寧羽


  圍牆外不遠處有一排農舍,繞過一道竹籬,有三間烏瓦白牆的小屋。這是俠客島尋常百姓的居屋,住在這裡的,都是沒有武功在身、上了年齡的女子,平時承擔著洗刷、整理等工作,可謂是俠客島中地位最低的一群人。
  只見一個中年女子坐在桌邊,一手支頤,獃獃出神。這女子看模樣四十多歲,姿容秀美,不施脂粉,身上穿的也是粗衣布衫,面容卻有幾分愁苦之相。
  不遠處走來五六個中年婦人,手中端著漿洗衣物,互相嬉笑打趣,其中一人遠遠的叫道:「曲家二娘,咱們該去洗衣服啦!」
  屋裡那女子慌忙起了身,打開屋門,勉強笑道:「郭家娘子,今日妾身偶感不適,便不與諸位一同前去了。」
  「這樣啊……」幾個婦人都點了點頭,又有一個和善婦人笑道,「女人嘛,總是有些不便之處,既然如此,那便好生休息罷!」
  打發走了幾個婦人,那中年女子又重新回到房中,無力的軟倒在小床上,獃獃的望著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麼。
  突然,她胸口猛然一跳,一股血脈相連的異樣感覺流遍全身,腹中的金蠶王蠱劇烈的掙紮起來。
  她一驚之下,霍然躍起,一隻手按著小腹,感應著腹內王蠱的不斷跳動,不由得大驚失色,暗道:「怎麼回事?金蠶蠱竟然與什麼東西起了呼應?這俠客島中除我之外,不會再有第二隻王級毒蠱,莫非是有外人上島?」
  「二娘,我來找你玩啦!」
  一個粉妝玉琢的小丫頭推開小門,蹦蹦跳跳的跑進屋裡,她大約八九歲模樣,生得眉清目秀,樣貌極是可愛。
  她舉起一隻蟋蟀,笑道:「尋煙二娘,你瞧我給你帶什麼好玩的來了?」
  不必問,這貌不驚人的中年女子,赫然便是昔日名動江湖的五毒教教主、俏羅剎曲尋煙。
  曲尋煙勉強笑了笑,柔聲道:「囡囡真乖,小心些,可別捏死了……」
  「嗯!」小姑娘嘻嘻笑了起來,「才不會呢!我會很小心的。」
  曲尋煙摸了摸小姑娘的羊角小辮,問道:「囡囡今日不用讀書么?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
  「最近都不用上課啊!」那小姑娘笑得很是得意,「郭先生去中原啦,因此咱們也放假了,等先生回來才會再上課呢!」
  「中原?」曲尋煙心中無端的一跳,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郭先生一人去中原作甚?」
  「這我就不知道啦……」那小姑娘晃了晃腦袋,笑嘻嘻的說,「這次去了很多人呢,端木家的三位老爺都去了,方康郭尹四大家族也去了不少人。聽說島上的武功好手,大約去了一半還多呢!」
  曲尋煙皺了皺眉,低聲自語道:「他也去了中原么?為何不告訴我……」
  「對哦!」小姑娘歪著小腦袋,好奇的問道,「尋煙二娘,聽他們說,你也是有大本事的人,這次端木家的二老爺怎麼沒帶上你?」
  曲尋煙搖了搖頭,勉強打起精神,笑道:「來,二娘教你怎麼控制這蟋蟀……」
  她乃是伺弄毒蟲的大行家,更何況這小小的蟋蟀?頓時逗得小姑娘格格歡笑,小手幾乎都要拍紅。
  二人正玩得開心,猛然聽到遠方尖銳的哨聲此起彼伏,曲尋煙何等人物?頓時聽出示警聲,不由得眉頭一皺,問道:「島上來了敵人么?如何示警哨音如此急促?」
  那小姑娘也探頭朝門外看去,疑惑道:「不會吧,俠客島遠隔重洋,怎麼會有敵人來島上?更何況那麼多厲害的叔叔伯伯都在,誰又能在這裡惹麻煩?」
  聽到哨音越來越近,曲尋煙一把將小姑娘拉在身後,走出門外,向哨音傳來的方向凝目看去,一看之下,不由得全身鮮血為之凝固。
  數百俠客島中人圍追堵截,掀起滔天煙塵,從中傳出一聲清嘯,剎那間將那千軍萬馬的廝殺聲一齊淹沒。
  只見俠客島眾人翻翻滾滾,不住向兩旁散開,一對年輕男女在刀山槍林中急馳而前,猶似大船破浪衝波而行。
  曲尋煙凝目望那兩人時,但見左首一人峨冠博帶,身著儒風道袍,乃是一位俊雅道長,手持長劍,擋者披靡;另一人藍衣飄飄,卻是個美貌女子,手持玉笛,化蝶而行,周圍敵人攻勢極猛,卻無一人能沾得到她的身子。
  看清那少女的模樣打扮,曲尋煙心中如同有一柄大鎚猛然一撞,不由自主地手捂胸口,一顆心幾乎要跳將出來,喃喃道:「苗疆的蚩靈衣……這女子,莫非是我五仙中人?她……她這一身功夫……」
  一個樣貌不俗的中年文士此時氣急敗壞,一路狂奔而來,大叫道:「攔住他們!攔住他們!若是放走了他們,你們都得死——」
  「哼!」蕭千離側頭瞥了那人一眼,皺眉道,「陰魂不散!適才僥倖讓你逃了一命,如今還敢追來?」
  此時前後左右到處都是喊打喊殺的追兵,蕭千離略一盤算,伸手一把拉住曲璃,背後劍匣徐徐展開,四道流光衝天而起,誅仙劍陣轟然落下,只聽霹靂一聲爆響,凡是身在劍陣之內的,無論男女老少,皆被混沌劍氣生生鎮死,剎那間數百追兵,僅剩下僥倖未曾入陣的大貓小貓三兩隻而已。
  曲璃也被誅仙劍陣的驚人威勢嚇了一跳,拍了拍胸口,吐著丁香小舌道:「還好你拉我一把,不然我非要吃個大虧不可……」
  蕭千離收回劍陣,笑道:「這劍陣威力驚人,便是我全力催動,也是大耗真元,若非這些不長眼的傢伙苦苦相逼,本座卻也懶得動用。」
  此時那僥倖未死的幾人獃獃怔怔的看著滿地屍體,突然大叫一聲,轉身就跑,甚至有人把鞋子跑掉一隻,卻也猶自未覺,當真是嚇破了膽子。
  曲璃剛舉步欲行,卻一眼見到房屋邊站立的一大一小兩個身影,目光轉處,卻不禁神情獃滯,一步步向那邊走了過去。
  蕭千離目中神光閃動,在那中年女子身上轉了一轉,遲疑了一下,並未舉步。只見曲璃一步步走到那女子身前,似乎問了一句什麼,突然悲泣一聲,一把抱住了中年女子,哭得肝腸寸斷。
  蕭千離輕嘆一聲,緩緩轉過身來,低喝道:「藏頭露尾的傢伙們,都給本座乖乖躲好!若是誰敢露頭,便看他腦袋是不是夠硬!」
  他突然右手一抖,一道無形劍氣直直飛出十餘丈,一個藏在柵欄后的護衛剛剛露出一個腦袋,斗大的頭顱立刻衝天飛起,脖腔中噴出一道血箭,無頭屍身轟然倒地。
  陸續趕來的護衛都驚得魂不附體,急忙將自己藏得更嚴實,連眼睛都不敢往這邊望上一望,心中只是暗暗叫苦,連康先生都死了,怎麼留守島上的高手還沒出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