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戰王梟寵:醫妃葯逆天下載
  3. 戰王梟寵:醫妃葯逆天全文閱讀
  4. 第796章 東錦霄,你無恥!

第796章 東錦霄,你無恥!

作者:醉月弦歌


  第796章 東錦霄,你無恥!
  李閣老和秦國公分別是太子和七殿下的外祖。
  現在最大的兩個黨派就是太子黨和七王黨,兩個皇子之間的對立自然而地就延伸到支持他們的人身上。
  更何況是和他們關係這麼親近的外祖父。
  所以李閣老和秦國公兩人在朝堂之上也歷來都是針尖對麥芒,你說這樣不好那樣好,我就非要說那樣不好這樣才好。
  且兩人都頗有口才,都能給你說出個一二三四五來。
  今天的早朝,可以算是秦國公這幾十年來跌過最大最慘的跟頭了,作為死對頭的李閣老怎麼可能放過這樣一個嘲笑對手的機會?
  旁邊的兒子秦政就怕老子的脾氣壓不住,趕緊暗暗使力把秦國公給拖緊了。
  秦國公動彈不得,只得從鼻子里哼出了一聲,「走了!」
  多說無益!
  秦政如蒙大赦,趕緊扶著老爹離開。
  李閣老還在後面喊,「秦國公要是日後府上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開口不要客氣啊,畢竟大家幾十年的同僚了!」
  秦國公太陽穴的青筋突突突地跳!
  秦政趕緊加快腳步迅速把秦國公扶走。
  李閣老神清氣爽,「國公府也倒了,七殿下還在昭華殿養病呢,這下看他拿什麼跟太子殿下爭!」
  言罷,一甩衣袖,意氣風發地大步離開。
  勤王走了出來,站在李閣老他們剛才站過的地方,看著秦國公和李閣老一狼狽一得意,截然不同的背影片刻,無聲地勾了勾唇。
  「王爺。」福公公不知何時站到了勤王身後。
  勤王迅速回身,已然恢復成了那個淡雅如竹的謙謙君子,「福公公。」
  福公公朝勤王躬了躬身,「王爺,萬歲爺請您去御書房一敘。」
  勤王的神色微微一動,心中卻並不意外。
  他之所以在這裡停留這麼久,看戲只是順便,實則就是在等父皇的傳召。
  頷首,「勞煩福公公前面帶路。」
  兩人悄無聲息地和退朝的人群走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人群中一雙銳利的黑色鳳目全程將這裡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
  「喂!」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東錦霄回頭,挑了下眉。
  秦追臉色糾結又尷尬,更便秘似的,「我們已經按你說的做了,希望你記得你之前說過的話。」
  東錦霄蹙眉,「哪句?」
  「你!」秦追差點掄起拳頭揍人。
  東錦霄展顏一笑,「記得,三年。」
  秦追這才臉色漸緩,卻仍舊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我才發現,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欠揍?明明記得還故意裝作不知道!」
  害他差點以為自己上當了,著了皇后那邊的道!
  要是從頭到尾都是東錦霄聯合皇后那邊的人給國公府下的一個套的話,他們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東錦霄收回唇邊的弧度,反問,「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討人厭的嗎?怎麼說的好像第一天知道似的。」
  秦追輕咳了一聲。
  確實,他之前當真是對東錦霄一點好感都沒有,但經過了昨天,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了點改變。
  即便是現在,他也不敢確信東錦霄沒有騙他們,可是總覺得……想要去試一試,試著相信這個人一次。
  「那個……」
  東錦霄擺了下手,打斷,「算了,跟我說話這麼累的話,就不用勉強自己了,我走了。」
  秦追一愣,駭然抬頭,「站住!我還有話要說!」
  東錦霄實際根本一步都沒有挪動,「嗯?」
  秦追看他那淡定自然的樣子,忽然覺得自己剛才是不是被擺了一道,說什麼要走,純粹是這傢伙激自己把話趕緊說出來的吧?
  雖然這感覺很不爽,但不得不承認,這個方法對秦追來說確實很有用,否則他真得在哪躊躇半天還未必能把要說的話說出來。
  「關於……我兒子……」秦追深吸了一口氣,再抬頭時已經沒有任何糾結猶豫了,「我兒子的狀況不是很好,我夫人說你身邊那個小太監好像醫術了得的樣子,咳咳!你看看是不是能趕緊把人帶出去給我兒子看看。」
  東錦霄靜靜聽他說完,問,「所以你是要把孩子交給小雲子了?」
  「喂!」秦追急得大喊一聲,臉紅脖子粗,「誰說要把孩子交給你們了?我就是讓你把人帶過去國公府給我兒子瞧一瞧!孩子現在還這麼小,怎麼可能離得開生母!」
  東錦霄搖頭,「不行。」
  秦追一愣,「什麼?」
  「不行。」東錦霄清清楚楚地把剛才的兩個字重複了一遍。
  如此明確不留餘地的拒絕,是秦追來之前根本就沒有想到過的。
  他做好了準備可能要給東錦霄嘲,可能會被趁機提出一堆條件,可能東錦霄會故意為難。
  但怎麼也沒能想到,東錦霄什麼過度都沒有,居然就是這麼直接地拒絕了。
  「為什麼!」他以為他們現在應該算是站在一邊的了。
  東錦霄低沉醇厚的聲音沒有起伏地說,「想要保住你的孩子,就把孩子交給我們,如果不願意,你們自己去找大夫,隨便什麼人都可以,我不會插手。」
  他今天來上朝之前洛雲染就這件事特意囑咐了他,讓他無論如何要死咬著這一點不放。
  雖然這種明顯的要挾頗為無恥,但是,用洛雲染的話說,他們在別人眼裡也向來不是什麼光明磊落高風亮節的人。
  無恥就無恥,只要能達到目的,其他都無所謂。
  「你……無恥!」秦追果然忍無可忍,憋得眼睛周圍一片都紅了。
  東錦霄絲毫不為所動,淡淡道,「隨你怎麼想,反正話我跟你說清楚,你答應就來找我,不答應就算了。」
  其實洛雲染原話是——我向來也不是什麼光明磊落的人,有什麼事你儘管往我頭上推,就說我不願意。
  但東錦霄不願意讓她一個人背這個名聲,索性由他這個做主子的一力承當下來。
  東錦霄說完,便不打算多留。
  剛才的事情讓他有點惴惴不安,如果事情有變,他得早做安排……
  「你等等!」秦追展開雙臂攔住他的去路,恨恨地咬了咬牙,「……我,我回去和我夫人商量一下,晚些給你答覆。」看得出來眼神還是頗為掙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