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下載
  3. 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
  4. 第一千兩百零一章:燁,你的眼神不好

第一千兩百零一章:燁,你的眼神不好

作者: |返回: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TXT下載,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epub下載

「嗯!」林雲夕笑著點了點頭,「燁,你放心,一定會有辦法記起來的。」

她一定會想到辦法,讓他找回所有的記憶,讓她們彼此的人生,不留遺憾。

龍燁天勾了勾唇角,笑意有些高深莫測。

是他,對她不夠好,她才會有這樣的想法嗎?

忘情果,沒有解藥,從來沒有聽說過,吃了忘情果的人,還能記起自己忘記的那個人。

若不是他的身份特殊,一人擁有三魄,他才能有機會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他忽然伸開雙臂,緊緊的將她擁在自己的懷裡,頭埋在她的肩窩裡,聞著她身上屬於她的清香,聲音低沉渾厚:「夕夕,我不介意你把記憶找回來,我會陪在你的身邊,一起想辦法把這段過去找回來。」

他心裡並不嫉妒,因為他們是同一個人,同一個魂魄,他用不著自己嫉妒自己。

「好!都說夫妻同心,其利斷金,只要我們夫妻二人一起尋找,總有一天能找回來。」林雲夕笑道,身子往他懷裡靠了靠。

「嗯!」龍燁天笑了笑,只是這一次的笑意更加迷人,他依然保持著同樣的姿勢。

兩人就這樣,一路靜默著沒有說話,一路欣賞著沿途的風景。

以金龍的速度,一直飛行了四個時辰,直到天快要黑了,他們兩人才到了魔幻島。

金龍在魔幻島的上方停了下來。

林雲夕俯視著傳說中的魔幻島。

如同一條龍趴伏在大海中央,這裡真的沒有被積雪覆蓋。

大海茫茫,波濤浩瀚,渺無邊際,海天相接處,一座風景如畫的島嶼,在白霧中,隱隱現出輪廓。

整個島嶼,猶如浮沉於驚濤駭浪之中。

島嶼的另一頭是懸崖,如緞帶一般垂下巨大的瀑布,以銀河落九天的奔騰氣勢傾瀉而下,流到了大海里,巨大而壯觀的水簾幕,在夕陽殘照下唯美的猶如夢幻一般的奇景。

林雲夕微微勾唇,倒真應了那句話,越是美麗的東西越是危險。

如此美如仙境的島嶼,卻是讓人人敬畏,無人敢靠近一步。

林雲夕忽然心神振奮,越是危險困難的地方,越能挑起她的征服心裡。

龍燁天看了一會島嶼,收回目光,說道:「夕夕,下去吧!」

只有兩日的時間救洛天紫,他們的時間挺緊迫的。

救回洛天紫,他得儘快去找魔珠。

「下去吧!」林雲夕嗓音低沉。

這個島嶼上,一定會有五色草。

一年四季不會被大雪覆蓋的地方,一定會有五色草。

這裡的環境,也適合五色草生長。

龍燁天收回金龍,帶著林雲夕飄然若仙的落入島嶼上。

兩人落在一塊巨大的黑色岩石上。

粗略的表皮,踩上去有些軟軟的。

林雲夕拿出兩粒丹藥,一顆她親自喂到龍燁天的口中,隨後自己服下一顆。

她才低頭看了看腳下,這一看,讓她微微有些疑惑,這黑色的巨石,居然有粗劣的紋理,就像躺著的大象,身上出現的一道道皺褶,還有細微的毛髮,若不仔細看,無法發現。

這……?

她驚訝的抬頭看著龍燁天,笑著調侃道:「燁,你眼神不好,你確定我們腳下的是巨石,而不是其他東西嗎?」

龍燁天漫不經心的低頭看了一眼。

深黑的目光,又緩緩看向那張調皮的笑臉,腹黑的笑了笑:「夕夕,站在魔獸的背上,依然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林雲夕眸光輕閃,見他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笑了笑,那雙宛若遠山般的黛眉,輕輕的上揚,柔美優雅,溫度恰如其分,流露出一股自然的絕美,眸底閃爍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我看不是一覽眾山小,而是羊入虎口。」

龍燁天勾了勾唇角,擁著她的手臂緊了緊。

看著腳下巨大的龐然大物,起初他還真沒有注意到,這並不是一塊巨岩,而是一隻沉睡中的魔獸,而且是一隻十二階魔獸。

他眸光倏然一冷,冷峻中透著一股嗜血的氣息。

他忽然低頭,對著她邪惡一笑:「夕夕,有我陪著你,不會羊入虎口,而是在虎口裡拔牙。」他嘴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自信。

林雲夕抬眸,看著他稜角分明的臉龐,一雙深黑的眼眸閃動著攝人心魄的幽光,她搖頭笑道:「燁,我沒有你這樣的自信!而且我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和魔獸戰鬥,必須先找到五色草救紫兒。」

她這一說,龍燁天忽然笑得宛如春風般動人,腹黑地說:「那就只能麻煩燃了。」

林雲夕眉心閃了閃,忽然知道他為何笑的如此自信詭異,原來,他壓根就沒想和魔獸戰鬥,而是打著燃的主意。

「沒用的男人!」燃突然罵了一句。

林雲夕一聽,那眼角眉梢都蕩漾著笑意,透著絕俗的清麗,燁應該想不到,燃能聽得到他的聲音。

「夕夕,笑什麼?你不是說,趕時間嗎?」龍燁天勾唇看著她,不是他不想戰鬥,而是,想讓燃有機會表現一下。

林雲夕眸光倏然看著他,擔憂地說道:「燃在煉獄城受傷嚴重,如今還沒有完全好,只怕沒有把握殺了這十二階魔獸。」

龍燁天別有深意的看著她,一字一頓地說:「夕夕,你太小看你的神寵了,即使是受了傷,十二階魔獸在它的手中,依然不會是他的對手!」

燃,傳說中唯一的神寵,實力高深莫測,聰明更勝人類。

「沒良心的男人,自己沒有能力戰勝這魔獸,卻在我這個受傷的神獸身上打主意。」燃不滿的聲音傳到林雲夕的腦海里。

林雲夕一聽,笑了笑,雙唇揚起微小的幅度,笑的雲淡風輕,又顯得飄逸動人。

看著身旁的男人調侃道:「燁,你不會是打不過這隻魔獸吧?」

龍燁天微微一怔,是愣了一會才忽然反應過來,頓時自信滿滿:「夕夕,我可是尊貴不可一世,英明神武的魔君,怎麼會怕一個畜生?」

他只不過是不想浪費時間,卻被這個小丫頭看不起。

龍燁天正想為自己辯解,忽然,他們腳下的魔獸,感應到他們的氣息。

沉靜如巨石的身子,緩緩動了起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