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明第一禍害下載
  3. 大明第一禍害全文閱讀
  4. 第433章 視政

第433章 視政

作者:俗人喝茶


  朱壽是坐不住的人。
  便宜老爹能十幾年如一日待在方寸之地,可他不行。但他明白,皇帝是不能隨意出行。
  於是,大明門左右兩側的五府六部,成了他經常走動的目標。參加完上午的文華殿廷議,下午就到五府六部溜達。官員們還能攔著皇帝不讓視政嗎?雖然這視政的頻率很高。
  以前官員們總怕見不到皇帝的面,生怕『從此君王不早朝』。現在他們就怕見到皇帝。你說皇帝不好好地留在宮裡,坐在官衙看著他們辦公算什麼事兒?別說偷懶了,辦事效率慢一些就被當眾指出。可把他們的老臉臊得。
  戶部是新皇出現頻率最高的地方。
  「從朕下命令到今天為止已經是第十日了。你們就把老式的戶籍樣式修改了交給朕?郵政編碼、戶籍編號排列規則呢?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搞不定!黃冊、魚鱗冊沒了,天下百姓等著朝廷儘早給答覆。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朱壽叉著腰,隨意指了位官員問,「你,朕說的就是你,說說這十天你都做了些什麼公務。」
  「回……回稟陛下,微臣,微臣只是環衛所的主事。京師接連舉辦大典,入京的人數眾多,街上留下許多垃圾,茅房也臭不可聞。小的這十日都在督促屬下打掃。」被問話的綠袍小官嚇得雙腿哆嗦。
  朱壽收斂了怒氣,威嚴地問,「環衛所由五城兵馬司管著。你沒事跑到戶部來做什麼?」
  「環衛所的器具損壞,戶部一直沒撥款。微臣就是來問問,來問問。微臣這就走。」綠袍小官撒腿就跑。
  朱壽沒好氣地說:「跑什麼跑,朕還沒問完話呢。戶部給你們每個月批多少損耗費?發放是否及時?」
  戶部官員對著綠袍小官擠眉弄眼,小官快要哭了,「稟陛下,環衛所器具壞了,微臣就來戶部討要損耗費。哪位主管有空閑,就找哪位。」
  朱壽一手支在辦公桌上,一手撐腰,雙目不斷地掃視戶部的官員。
  被新皇瞪著,眾人十分不安。
  「朕總算找到你們經常加班的原因了。典型的『三個和尚沒水吃』!」朱壽一副受冤枉的模樣,「朕要向父皇鳴冤。都說朕苛待官員,總給你們派大量的公務。事實是你們相互推諉。」
  聽了新皇的話,官員們恨不得擊鼓鳴冤。新皇顛倒黑白!戶部的公務真的是太多了。每人領不同的任務,怎麼會推諉?以前確實有推諉的情況,在新皇還沒繼位的時候就改正了。要不然監國的那段時間,大家怎麼熬過來。
  新皇訓話,不喜歡有人頂嘴。官員用各個像受氣的小媳婦,委屈地看向新皇。
  朱壽指指韓文:「韓尚書,你說說看戶部具體的職責。」
  韓文摸不清新皇的打算,一字一句斟酌道,「戶部管理天下的田地、人丁戶籍、收繳各項賦稅、派發官員俸餉,還有一切與調糧撥款有關的事宜。每一布政司,河套除外,有專人負責。此外還有照磨所、寶鈔提舉司、寶鈔廣惠庫等負責印鈔、鑄幣的部門,贓罰庫、廣積庫等庫房。」非常官方的回答。
  朱壽摸摸下巴,開始分配職務範圍。
  「韓尚書統管戶部,此外還需專職負責田地、人丁戶籍情況。朕會讓工部重建黃冊庫,地址就挑選在密雲水庫附近。到時黃冊庫一切事宜直接向尚書彙報。以後黃冊庫再有賬冊蟲蛀、內容被更改,戶部尚書要負全責。」
  韓文拱拱手:「下官領命。」
  「左侍郎陳清陳大人,負責收繳賦稅、派發俸餉等一切過手錢財的事務。朕下定決心推行金本位,其他人的反對是沒用的。
  你告之各地清吏司,戶部開始以黃金為結算單位。清吏司盡量收繳金、銀、銅錢,統一與各地錢莊兌換錢幣、塑料幣。至於民間,將會由皇家錢莊負責展開兌換錢幣業務。從下個月起,戶部撥出的一切款項,只能用錢幣或塑料幣。塑料幣在朝廷內部流通,絕對不允許流到市面上。」
  「明白了嗎?」朱壽冷聲問。
  陳清苦笑著回道:「遵旨。」
  使臣還沒離開,內閣沒對金本位的推行達成一致,新皇先讓戶部照辦。以新皇的脾氣,他可拗不過。內閣若是有意見,讓他們直接找新皇理論。
  「右侍郎王儼王大人,負責管理各類賬冊、負責文書的照磨所。賬冊包括各地上繳賦稅賬冊、庫房賬冊、俸祿賬冊、朝廷各類支出。用阿拉伯數字制定郵政編碼的事交給你管理。對了,黃冊、魚鱗冊按照同一個編碼規則編號。看到編號,就要讓所有人大概在哪個地方。」
  「記住嘍,管賬的不能經手財物,經手財物的不能碰賬。」
  王儼點頭:「臣明白。臣遵旨。」
  「挑選一戶部郎中專管國庫。收入錢糧需要陳大人簽章的入庫憑證,支出需要王大人的出庫憑證。庫房的物品錢糧,需要定期與他處的賬本核實。」
  「還需挑一人專職管理四海八荒的商路。除了草原絲綢之路、海上絲路、茶馬古道,赤嶺馬市、大寧城等地處邊界之外的地方,都要關注。等西廠把各條商路建設成熟后,朕會讓戶部接手的。」
  「是。」韓文領命。這是近期聽到最好的消息了。
  朱壽笑眯眯地問綠袍小官:「現在知道找誰辦事了嗎?」
  「啊?」小官一臉懵圈。
  朱壽翻翻白眼:「左侍郎陳大人負責收繳、發放財物。要錢找陳大人。」
  轉而看向陳大人:「陳大人好生分配手下。各司其職,各管一處。常規的開支應有確切的章程。怎麼分配,何時領錢,何地領錢,何人負責。朕希望今日就看到戶部完整的章程。」
  陳清擦擦額頭的汗水:「陛下能說的更加具體點嗎?戶部從無此先例。」
  「谷大用,讓黃偉來一趟戶部。」朱壽吩咐道,「內承運庫有著嚴格的財務處理機制。讓他別藏著掖著,把經驗傳給戶部。」
  於是,一眾戶部官員乖乖地排排坐。認真聆聽太監講課。不認真不行啊,新皇虎視眈眈盯著他們。
  朱壽擦擦嘴,喝了口普洱茶打膩。面前擺著吃完的鮮奶蛋糕。
  「這是河套興起的新點心,味道還不錯。諸位大人也嘗嘗。朕還帶來了雲南的普洱茶。大家吃飽喝足,休息半柱香,今日就把戶部的章程弄出來。」
  韓文對屬下點點頭,帶頭吃起了新皇帶來的吃食。
  「蛋糕配茶,吃起來別有風味。」韓文想探探新皇此番舉動背後的含義,開始找話題聊。
  朱壽笑眯眯地回道:「是不錯吧。河套開了奶油作坊,派人在赤嶺馬市開了蛋糕店。蛋糕深受國外客商的喜愛。國外客商買了奶油和玉米粉、小麥粉等配料,帶著做蛋糕配方回國。連帶採買了普洱茶、大同的烤爐。我朝再開草原絲綢之路,定能重現漢朝時的輝煌。戶部可得抓緊安排下去。」
  「哎,尚書大人也該管管經常加班的官員了。加班,說明處理公務的能力欠佳。或調崗、或調任、或外派,把能力強的留下。」
  韓文尷尬地陪笑。
  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